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三十二章 时候不对
    麻衣老者住下了,寻了一间幽静的小楼。

    赵云本想去聊聊来着,思来想去还是作罢,如今不止要演戏,还得打个心理战,不能太上赶着往前凑。

    “这小东西,咋一点儿不好奇嘞!”

    见赵云未跟来,麻衣老者揣手一阵嘀咕。

    要知道,他可是玄阳境武修,是个小辈都会跑来套近乎的吧!保不齐他一高兴,还能赏点儿宝贝啥的。

    赵云倒好,跟没事儿人似的。

    不过仔细琢磨一番,麻衣老者便也释然了,该是那老前辈太可怕,所教出的徒儿,多半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如他这个玄阳境,多半就是一个小阴沟儿。

    不多时,赵云自兵铺归来。

    路过小楼时,他侧眸看了看,完事儿便回了自个方面,咔嚓一声紧锁了房门,而后良久都未见出来。

    “真耐得住寂寞。”

    麻衣老者唏嘘,他这玄阳境,总不能上赶着找一个凝元境聊天儿吧!这般一整,未免也太丢威严了。

    嗡!嗡!

    这边,赵云已祭天雷与兽火,依旧同时淬炼两把兵器,是一心多用,一边运转太初天雷诀,一边运转洗髓易筋经,一边参悟风神步,一边研读玄门天书。

    至夜幕降临,他才收手。

    这一日不停歇的淬炼,又累的够呛,精力耗了个干净,蔫不拉几,也直欲昏沉入睡,又一次超负荷了。

    至此,他才拿出了丹药。

    三颗真元丹,药香四溢,沁人心脾。

    吃丹药,也是有讲究的。

    如他,精力枯竭之时服用,效果更佳,三颗丹药入体,似清泉淌溢,精力得以补充,精神也受滋养。

    又一次,他感受到了精神的蜕变,脸庞的苍白色随之褪去,布满血丝的眸,清明不少,也还深邃一分。

    “不错。”

    赵云一笑,惬意的吸允这丹的余香,若是再多来几颗,感觉必定更加美妙,吃上两三斤,也不嫌多的。

    “少爷,吃饭了。”

    外面,传来武二的呼唤,酒肉饭菜已摆满桌子,还真是顿顿有酒肉,赵家兵铺的待遇,的确阔气的很。

    “来了。”

    赵云应了一声,转身出门,的确饿的发慌。

    出了门,他第一眼瞅的便是小阁楼,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前辈,下来喝点儿?”

    鲁莽和老孙头儿他们,也都随声望去。

    早知兵铺来了一号人物,且很自觉,自个就找地儿住了,至今,他们都不知啥来历,只知是来寻赵云的,而且,深不可测,搞不好是一尊可怕的玄阳境。

    吱呀!

    众人瞩目下,小阁楼的门开了,麻衣老者伸着懒腰走出,神态似昭示了一番话,老夫本不想吃,是你叫我吃的,如此,老夫便勉为其难,赏你个脸面呗!

    嗖!

    赵云只觉微风一阵,只觉眼见鬼魅一现,上一瞬还在二层小楼处的麻衣老者,这一瞬,便已到了下面。

    “好快的速度。”

    鲁莽心中一惊,如此诡幻的身法,若想收拾他这个真灵境,怕是不用出第二招,一招便能把他绝杀了。

    “地藏境下来的,果是霸道。”

    赵云也暗自唏嘘,玄阳境他不是没见过,如他父亲赵渊,如阎家的老鬼,都是玄阳境,但是与这位相比,真就小巫见大巫了,同为玄阳境,差别太大了。

    “来前辈,喝酒。”

    麻衣老者已坐下,鲁莽颇懂事儿,抱着酒坛笑呵呵的倒酒,这可是个狠人,得给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孺子可教也。”

    麻衣老者捋了胡须,有模有样,怎么说嘞!看这帮小兔崽子还是很顺眼的,特别是那个叫赵云的少爷。

    赵云笑着,随众人落座。

    这个晚餐,气氛有点儿诡异,平日都自家人,如今来个一个前辈,且是极可怕的前辈,都拘谨了不少。

    自然,也有那么三两个酒性不怎么好的,喝的脸红脖子粗,咋咋呼呼的找人干架,拉都拉不住的那种。

    至今,他们都还搁树上挂着呢?

    出手的,自是麻衣老者,吃个饭都不清净,找揍。

    “这老头儿,下手真狠。”

    赵云就安分了,俨然一个乖宝宝,都不知麻衣老者怎么出的手,就见眼前一晃,那仨真灵境就上天了。

    嗯?

    他怀中的小灵珠,不经意间亮了一下,泛的是紫光。

    很显然,一定范围内有玄阳境。

    以他的感知力,也只能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一丝气息。

    “必为柳家的玄阳境。”

    赵云心中这般猜测,多半是来打探消息的。

    他猜的不假。

    的确是玄阳境,也的确出自柳家,蒙着一件黑色大袍,正藏在房檐的一侧,从那,能清晰望见小园。

    “玄阳境?”

    黑袍人皱眉,看的是麻衣老者,看那极其隐晦的气息,绝对是玄阳境,弄好,还是一尊巅峰的玄阳境。

    “他就是那个炼器师?”

    黑袍人轻喃,便是为此事而来,来前家主是下了命令的,能拉拢则拉拢,不能拉拢,便送其入鬼门关。

    此番看来,拉拢较为靠谱。

    同为玄阳境,他可打不过那麻衣老者。

    “有意思。”

    麻衣老者嘀咕,赵云都能感知到,他会感知不到?

    他未言语,或者说懒得搭理。

    不过,若对方找茬,他不是介意教其做人的。

    “时候不对。”

    黑袍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下了房檐,便知眨眼没影,某些个事,还是私下单独聊为好,毕竟赵云也在那,这般明目张胆的人挖墙脚,人家是会骂娘的。

    “有个镇场子的,果是不一样。”

    赵云心中一笑,若非麻衣老者在此,藏在房檐的柳家玄阳境,可不会这般含蓄,多半已跳下来装逼了。

    饭后,他又回了房间。

    众人也各自离去,小园瞬间变得空旷。

    深夜,有黑影闪过。

    黑袍人又偷摸进来,找的是麻衣老者,想单独聊聊。

    “哪家的。”

    麻衣老者淡道,坐灯下悠闲的翻阅古书。

    “柳家。”

    黑袍人一笑,看似淡定,实则满目的忌惮,先前距离较远,感知不清,如今,才知这麻衣老者的恐怖。

    “我家家主,欲请道友一叙。”

    黑袍人不废话,取了一张请柬,小心翼翼的放下。

    麻衣老者不语,看都未看。

    他这副神态,可谓逼格满满,好似在说,话已带到了,便哪凉快哪待着去,等会儿清人,就伤和气了。

    黑袍人干笑,转身不见。

    如老者所说,话已带到了,去不去是人家的事儿。

    “好小子,藏的够深。”

    麻衣老者笑道,口中的小子,指的自是赵云,很显然,柳家至今不知炼器师便是赵云,今夜,该是把他认作那个炼器师了,这份请柬,多半是挖墙脚的。

    正因如此,才很有趣。

    老丈人费心挖女婿的墙脚,到哪都格外的新鲜,不过,以柳家做事的风格,完全做得出,前些天一场偷梁换柱的婚礼,都整的那般溜,更莫说挖墙脚了。

    说着,他还瞥了一眼请柬。

    柳苍空嘛!他还是略有耳闻的,绝对是个狠辣的角色,真给他惹毛了,纵是自家的女婿,也照杀不误。

    去不去嘞!

    麻衣老者又看古书,老实说,不怎么想去,一来他非炼器师,二来嘛!真不想与柳家扯上关系,是因赵云的师傅,这若日后找柳家清算,多半会捎上他。

    这边,赵云还在淬炼兵器。

    黑袍人来时,他是能隐约感知到的,是那个小灵珠的功劳,至于跑来干啥的,用屁股想也知:挖墙脚。

    怪只怪,他隐藏的太好。

    乃至于,柳家至此都不知他就是那个炼器师,今夜赶巧,撞见了麻衣老者,是个人,都会对号入座的。

    他会继续藏,还得小心翼翼的藏。

    柳苍空的为人,他还是很了解的,真若得知这个秘密的话,多半会在暗中收拾他,哪怕他是柳家女婿。

    嗖!

    蓦的,微风一阵,房中多了一人,正是麻衣老者。

    “这货,是咋进来的。”

    赵云挑眉,看了看门窗,可都是紧闭着的。

    “穿墙?”

    他心中嘀咕,就算不是,也绝对是类似的秘术,要不咋说曾经是玄阳境,这麻衣老者,的确有够恐怖。

    “想学吗?”

    麻衣老者已找地儿坐下,笑看赵云。

    “不想。”

    赵云摇头,回的干脆也利落。

    穿墙嘛!我也会。

    麻衣老者嘴角一扯,看赵云神态,貌似对这穿墙之术,不怎么上心,不用想,便知这小东西也通晓此术,至于谁教他的,无需去问,必是他家的师傅。

    “开个价吧!”

    此计不成,麻衣老者敞开天窗说亮话了,自认赵云听得懂,把剩下的功法全给我,价格嘛!咱好商量。

    “丹药,只要丹药。”

    赵云一笑,比起银子,他更看好的是真元丹。

    “小子,我脾气可不怎么好。”

    “我师傅的脾气,也不怎么好。”赵云道。

    多年后,若有人采访他,他必会来一句:当时我害怕极了,货真价实的玄阳境啊!一掌拍死他没商量。

    “看来,老夫有必要让他开开眼了。”

    麻衣老者心道,随手自身侧拿了一把剑,想给兵器折断,以吓唬吓唬赵云,这等技术活,他经常干的。

    尴尬的是,他没掰断。

    也不怪他,房中那么多兵器,他偏偏拿的是赵云的龙渊剑,天外陨铁所铸,岂是你想掰断就能掰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