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三十四章 打垮
    夜宁静。

    房中,数钞票嗯数爆符的声音,颇是悦耳。

    赵家的少爷,是个正经人,数都数的那么认真。

    看麻衣老者,嘴角直抽搐。

    那是爆符吗?

    对,那是爆符,整整一厚沓,能把墙壁都贴满了。

    这特么的,他哪来这么多爆符?

    麻衣老者浑身凉飕飕,他是不怕爆符,一两道其实没啥,但若是多了,何止能撼动,还能给他炸上天。

    毕竟,他不能动真元。

    打赌嘛!这是他自个说的,不动真元,鬼才扛得住。

    有个师傅,真好。

    还是这句话,在麻衣老者的心中,一瞬演绎了千百回,如此数量的爆符,多半就是那个老家伙赏下的。

    失算,严重的失算。

    天晓得赵云还有这等底蕴,爆符不要钱的吗?

    “这贴一道。”

    “再来一道,若是我赢了,你可不能耍赖。”

    “俺师傅,脾气可不怎么好。”

    赵云已数完,还是人畜无害,已着手贴爆符,专瞅要害贴,啥个裤.裆、脑门儿、前胸、后背,只要还有点空隙,都会贴上一道,力求一口气给人炸上天。

    “来,剑法拿好。”

    麻衣老者未多说,备好的天雷剑诀,塞给了赵云。

    完事儿,此货扭头便走。

    不走不行了,不走就挨炸了,这小东西是属畜生的。

    “别啊!让我试试。”

    赵云快走一步,拽住了老者,老实说,真想试试新爆符威力,是否真能撼动玄阳境,心里也好有个底。

    “滚蛋。”

    麻衣老者吹胡子瞪眼,一个穿墙溜的没影,大半夜的,老子真是闲的,跑你这扯淡,还拿爆符吓唬老子,这他娘的,要功法不成,竟还搭上了一部剑法。

    夜,还是那般宁静。

    老头儿走了,赵云则怀揣古卷,嘿嘿直笑,所以说嘞!没那金刚钻,就少揽瓷器活儿,小爷我有爆符。

    很快,便闻房中剑鸣声。

    是赵云在舞剑,天赋奇高,学啥都快,一部天雷剑诀,已得了其真谛,剑剑带雷鸣,真不是一般的霸道,再配合风神步身法,真能打出一剑绝杀的威力。

    自然,这是需磨炼的。

    秀儿曾说过,神通秘法终究是外力,打铁还需自身硬,底蕴足够,哪怕普通的一掌,一样能毁天灭地。

    想到月神,他看了一眼意识。

    已有多日,她未有醒来的迹象,只知更加的梦幻。

    “好霸道的爆符。”

    阁楼中,麻衣老者拈着一张爆符,正放在灯前研究。

    这是他临走前,偷偷拿的。

    爆符嘛!他不是没见过,与赵云的略有不同,两两相比,那小子的爆符,貌似更正宗,看符咒上雷纹与火息,便知此符中加持了雷与火,威力可想而知。

    “画爆符之法,只皇族才知。”

    老者喃语,眸光深邃,曾为天宗之人,自知古老秘辛,此符之法,早在百年前,便被大夏龙朝列为禁忌,只皇族的嫡系,才能得真传,不可能流入民间。

    事实上,不止这画爆符之法。

    还有其他秘术和功法,如遁地、隐身等等,也都被列为了禁忌,如今世间所流传的秘籍,皆皇族玩儿剩下的,其目的极明显,是为巩固自身的统治地位。

    “他,是皇族的人?”

    麻衣老者眉宇微皱,口中的他,指的自是赵云师傅。

    这般猜测,也算说得通了。

    纵非皇族人,也定与皇族脱不了干系,天宗高手如云,皇族亦深不可测,卧虎藏龙之辈,多不胜数的。

    “若是皇族,会缺丹药?”

    麻衣老者揣了手,又是一番嘀嘀咕咕。

    此事漏洞颇多。

    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便是那老前辈,绝对的可怕。

    翌日,赵云早早出了兵铺。

    药材店,是他常去之处,武道耗资源,隔三差五便会跑一趟,如药丸、如灵液,皆是修炼的必备之物。

    还好,他手中有银子,足够支撑。

    再回兵铺,打老远便望见了麻衣老者,脸色有些黑。

    这不怨我。

    赵云就淡定了,大半夜的,是你非要跑来找我赌的。

    不行,老夫得找个场子回来。

    麻衣老者深吸一口气,白搭一部剑法,这事儿咋想咋憋屈,堂堂玄阳境的武修,竟在凝元境手中吃瘪。

    “大干一场。”

    赵云收眸,吃着糖豆儿,又给自个锁在房中。

    所谓大干一场,无非是炼器。

    不过,此番不同往日,所淬出的兵器,都加了一丝雷电,以此,来加持威力,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炼器术,将雷电炼入兵器中,却不流失,要的是技术活。

    不可否认,耗费的精力自也成倍。

    不多久,第一把兵器铸成,乃是一杆大戟,加了雷电,有雷纹铭刻,硬度柔韧度,都被炼到了最巅峰。

    品阶提升,价格自也提升。

    翌日,柳家兵铺开张了,客人是有,却少的可怜。

    看赵家,铺门紧闭。

    第二日,柳家兵器降价,原先五十两,又降到四十两,五十两没人买,四十两也没人买,等着继续降。

    这,是柳沧海的无奈之举。

    拖得太久了,他需补亏空,需尽快回收银子。

    除此外,便是各家族施的压力。

    这场垄断的豪赌,是他拉的同盟,各个都投了不少钱,垄断还好,早晚有钱赚,家族问起也算有交代。

    可惜,打的是败仗。

    或者说,是对柳沧海失望了,俺们顶着亏空与你豪赌,结果白忙活,投的钱必须拿回,族中已很不满。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各家的压力,都堆在了柳沧海这,此境况,将其逼至绝路,本族无援助,其他家族也都嚷嚷着要银子。

    如此,才有了这场降价。

    明知赔钱,还得硬着头皮上,欲在短时间内收回银子,以填补亏空,其他家族投了多少钱,自会一分不少的拿回去,至于赔了多少,都得他自己个兜着。

    第三日,价格又将。

    好好的兵器,五十两买的,都降到了三十两。

    赵云等的便是这一日。

    银子嘛!早已备好,是该他反击的时候了。

    所谓反击,也是垄断。

    五十两卖出的,三十两往回买,一口气给柳家兵铺搬空,完事儿,再淬炼铸造一番,价格又蹭蹭的涨。

    “有多少,要多少。”

    鲁莽蒙上了黑袍,已揣着银票跑过来了,活了三十年,头回这般阔气,甩银票甩的那叫一个霸气侧漏。

    “真有钱。”

    街人多有侧眸,见柳家兵铺外,停了足有十几辆马车,此刻正在装兵器,每一辆马车,都装得满满的。

    “这两家,忒有意思。”

    街人嘀咕道,前几日,柳家疯狂的买,赵家疯狂的卖;如今角色调换,赵家疯狂的买,柳家疯狂的卖。

    “商战,这是一场商战。”

    明眼人一瞧,便知门门道道,两家暗自斗法啊!

    啪!

    马鞭声已起,十几辆满载兵器的马车,都齐齐开动了,真就一口气,做空了柳家兵铺,真一件都没剩。

    “必是赵家兵铺派的。”

    王德一声冷哼,瞧那神态,自认料事如神。

    “还用你说?”

    柳沧海大骂,他能想到垄断,赵云会想不到?五十两一件卖出,再三十两买走,从那算,都不会赔钱。

    “这这般便宜赵家?”

    “钱庄、本家、其他店铺、各大家族,都逼着老子要钱,我能如何?”柳沧海捂了心口,喷了口鲜血。

    该是急火攻心了。

    这一瞬,他把赵云骂了千百遍,也把柳苍空骂了千百遍,战略没错的,是本族不给力,是队友坐不住。

    关键时刻,都特么掉链子。

    自家炼器师找不着人,把对方炼器师挖过来也行啊!

    纵挖不过来,派人灭了啊!

    这整的,他这打得热火朝天,连整个身家都赌上去了,家族却掉链子,就连同盟们,也各个落井下石。

    最可气的是柳苍空。

    身为家主,只你一句话,便可帮我度过难关,最起码,给予财力支持,老子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地步。

    偏偏,柳苍空见死不救。

    说话间,不少人影已推门进来,乌泱泱一片,多是各店的管家,也有其他家族的人,听闻柳家兵铺做了大买卖,赶脚便来了,是组队来找柳沧海要钱的。

    给,都给。

    柳沧海也干脆,投了多少钱,一分不少,如数归还。

    “果是敞亮。”

    众人笑呵呵的,银子拿回了,家族那边也好交代。

    “不送。”

    柳沧海淡道,又有要吐老血的冲动,找了一帮猪队友,太他娘的开心了,要银子,一个比一个的积极。

    “火大伤身。”

    众掌柜笑着,组队而来,也联袂而走。

    众人走后,又有人来。

    乃柳家钱庄的管事,轻摇着折扇,逼格满满。

    很显然,也是来要钱的。

    这些时日,柳沧海从钱庄借走了不少银子呢?

    “这般迫不及待?”

    柳沧海一口气没喘顺,又咳了血,外家族上赶着要钱,他认了,竟连自家钱庄也如此,我还能跑了不成?若非都逼的这般紧,老子何至于降价出售兵器。

    “三爷,一码归一码。”

    钱庄管事皮笑肉不笑,他只顾收钱,其他不管。

    “拿走,不送。”

    柳沧海冷哼,一沓银票递出,乃他全部身家,赔的钱,得他补上,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把干到解.放前。

    “回见。”

    拿了银票,钱庄管事起身走了,一语不咸不淡。

    “关张,兵铺关张。”

    柳沧海摆了手,无力的坐下,铺中再无兵器,还能叫兵铺?司空也找不着人了,无货源,还开什么店。

    而后,家族命令便到了。

    是发配的命令,发配之地,是一个极偏远的小镇。

    “三爷,好生歇着。”

    王德淡淡道,也转身走了,腰板挺得笔直,一句三爷,哪还有半点儿恭敬,语色也不难听出轻蔑之意。

    世态炎凉。

    柳沧海已无翻身之力,已被本家制裁,无异被打入冷宫,如这等人,纵是家族中人,也没啥个前途了。

    他走了,伙计也走了不少。

    树倒猢狲散,这家不行,便找下家谋生计。

    “好,很好。”

    房中,柳沧海的笑,也不知是悲哀,还是凄凉。

    败了。

    这场垄断的商战,他败的一塌糊涂。

    想回家族?

    怕是不可能了,赔了这么多钱,不找你算账就不错了,还想着回去?这辈子,都别想染指族中权力了。

    他该是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外派的子弟,自始至终,都只是家族的一个傀儡。

    有用便用之,没用便弃之。

    这么多年,他都在自欺欺人,妄想有一日能重回族中,至今日,他方才醒悟,现实比幻想,残酷的多。

    赵家兵铺后园,已堆满兵器。

    逛了一大圈儿,从这出去的,又都回来了。

    继而,便是鞭炮声。

    乃赵家兵铺,又特么开张了,看四方街人,早已习惯,三天两头的关门,隔三差五的关张,忒有意思。

    瞧了价格,骂娘者颇多。

    不怪他们如此,只因兵器都涨价了:一百两。

    待看兵器,没人咋呼了。

    兵器嘛!绝对的好兵器,比起先前,竟多了一丝雷电,其上雷纹颇醒目,仅此一点,就对得起一百两。

    “得,倾家荡产买过,又出好兵器。”

    “以旧换新,价格公道。”赵家兵铺的规矩,忘古城皆知,只要是现成兵器,可置换,有多少要多少。

    “奸商。”

    麻衣老者揣着手,瞥了赵云一眼。

    “没钱,哪来修炼资源。”

    赵云蔫不拉几,一夜铸兵,至今未歇息。

    奸商,他自是认。

    慈不掌兵,义不经商,哪个做生意的不奸,无商不奸嘛!再说了,他家兵铺也没拿劣质兵器忽悠客人。

    这点,麻衣老者不否认。

    融了一丝雷电的兵器,配得上百两的价格。

    赵云灌了酒,不知在想啥。

    柳家兵铺被打垮了,对方已无炼器师,便是从根本上断了货源,再想搞垄断,得需先前双倍的财力才行,因为,已涨到一百两,无本族支持,无其他家族的银子援助,仅凭柳家兵铺一家,翻不起大浪的。

    除非,他们能寻到新的炼器师。

    这些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家兵铺的名声打出去了,彻底立足了,柳沧海费心未做到的事,他做到了,真正垄断了兵器行当,这个生意,他会越做越大,不止要在忘古城,还有其他古城,会相继拓展。

    银子,是个好东西。

    日后的武道修炼资源,半数都靠它了。

    如今,他可专心修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