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比我狂〕〔萧雨辰沈露〕〔狂狼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圣骨传〕〔造骨〕〔重生七零之福妻当〕〔蚀骨危情:前妻,〕〔我在NBA当大佬〕〔我在异界造妖兽〕〔惊天战神〕〔唐残〕〔我怎么橘里橘气的〕〔妖者无疆〕〔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狂医豪婿〕〔重生七零:大佬锦〕〔禁欲总裁,求放过〕〔厉少,你家老婆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章 迷踪阵
    是夜,赵云和牛轰定身在一片深山老林前。

    “就这了。”

    牛轰灌了一口酒,指了指里面。

    “山北水南。”

    赵云喃喃道,环看了四周,玄门天书有言,山北水南,阴之地,自然,具体还要看地势,若三光皆有,也可驱阴成阳,所谓三光,乃指阳光、星光和月光。

    “你这剑不错,借俺用用。”

    牛轰颇自觉,从赵云腰间抽出了紫霄剑。

    赵云没说什么。

    进去是找人干架的,哪能没吃饭的家伙。

    说着,两人齐齐踏入。

    进山林,便觉阴风儿一阵,越往里走,阴气越重。

    至深处,已极大影响视线了。

    “待会对上那老家伙,你只顾打,他的摄魂铃交给我,俺有方法对付它。”牛轰小声道,昨夜,赵云之所以未能拿下法师,多半因那摄魂铃,能祸乱心神,致使赵云攻伐处处受制,若非如此,必灭法师。

    “啥方法。”

    赵云随意道,在低眸看大地,脚下的泥土,皆呈深黑色,在抬眸望天空,因阴气遮掩,不见星辉月光。

    “家传秘术。”

    牛轰嘿嘿一笑,并未透露,整的神神秘秘的。

    呜呜!

    突闻此声,不知是阴风呼啸,还是本就有厉鬼哀嚎。

    “别怕,俺罩着你。”

    牛轰拍了拍胸膛,许是早来过,见怪不怪,拎着赵云的紫霄剑,那个走路的姿势啊!还是那般的嚣张。

    赵云左瞅右看,时而还回眸。

    自进了山林,身后凉风儿阵阵,总觉有人盯着他。

    两人一前一后,继续深入。

    所谓的阴气,变的氤氲缭绕,且呜呜声更重。

    “我说,这地儿咱俩来过吧!”

    “好像是,这课歪脖子树,俺记得特别清。”

    “这特么第几回了。”

    山林中,两人嘀咕声不断。

    该是迷路了。

    是迷路了,同一个地方,来来回回已走了十几趟。

    又一次,两人定身。

    大半夜的,在这片林子里,愣是走不出去了。

    “迷踪阵。”牛轰沉吟一声。

    “八成是了。”赵云一声唏嘘,暗道法师的门道真多,好似早知他俩会来寻仇,才提前布下了迷踪阵。

    “放火烧了林子?”

    牛轰说着,拇指和食指搓了一下,搓出了一朵火苗。

    “不怎么好使。”

    赵云仰头看天,望不见星象,待收眸,朝一方走去。

    每路过一棵树,都会停下瞧瞧。

    迷踪阵属阵法,既是阵法,必有阵脚,找着它破了便好,玄门天书中是这么说的,但愿法师的道行不够,若迷踪阵的级别太高,阵脚是不容易找出来的。

    “找啥了。”

    牛轰跟了上去,凡赵云看过的书,他都会看一遍。

    “找宝贝。”

    赵云眸光如炬,不放过任何细节。

    很快,见他蹲下。

    面前是一棵古松,猛地那么一瞅,与其他树没啥两样,但定眼去凝看,能见树干下端,刻了一道婴儿巴掌大的符文,被杂草掩盖,不仔细看都瞅不见的。

    “就你了。”

    赵云弹出了一缕真元,击碎了那道符文。

    顿的,阴雾稀薄一分。

    赵云见之,暗道方法正确,这迷踪阵级别并不高。

    “俺懂了。”牛轰眸光一亮。

    两人兢兢业业,走一路找一路,见符文必打碎。

    足半个时辰,才破了迷踪阵。

    待出树林,是一片坟地,荒草萋萋,有不少连墓碑都没,不知谁家的人,也不知埋了多久,数量颇多。

    “无意叨扰,见谅。”

    牛轰变的絮絮叨叨,一路都在拱手。

    “这就是个极阴之地。”

    赵云又喃语,处山北水南,泥土呈深黑色,有阴风阵阵,阴气集聚不散,如今,竟还有这么多的老坟。

    多种迹象表明,此乃养尸的好地方。

    那法师,该是不止通巫术,在风水上多半也有颇多造诣,不说其他,就看他选的这地儿,真特么绝了。

    “瞅见没,在那。”牛轰抬手遥指。

    赵云随手眺望,远处有一座小山头,道观便在上面。

    只不过,阴气朦胧,难以看清。

    未多言,两人直奔那去了,都拎出了家伙。

    几步踏出,阴气又重。

    更诡异的是,明明距离道观不过几百丈而已,但走了很久,还是未到,抬眸去看,还是距离那么远。

    “咱是不是鬼打墙了。”

    牛轰干咳,察觉了不对,总觉在原地踏步走,或者说,是在原地转圈儿,不然,为嘛走不出这片坟地。

    “该是障眼法。”

    赵云说道,如这等事,也是头回遇见。

    “老不死的,会的不少嘛!”

    牛轰骂道,前是迷踪阵,后是障眼法,花样儿真多。

    铮!

    赵云已拂手,一把飞刀甩出,笔直朝上。

    轰!

    旋即,一声轰隆便响彻了枯寂的夜,爆符的威力不算小,集聚不散的阴气,都被炸出了一大片清明。

    少了阴雾遮掩,有星辉月光透射。

    破阴气障眼法,引光照下便好,他也只懂皮毛,不过,已经足够了,因为法师的道行有限,也只是皮毛,若对方道行足够,纵再多的爆符,一样炸不开。

    这下,能看的清晰了。

    穷尽目力眺望,能见道观门前,杵着两道人影。

    是俩道童。

    “乃法师的徒儿。”牛轰说道,先前见过。

    只不过,未见那法师。

    多半是昨夜被炸的太惨,正躲在道观里疗伤呢?

    “好小子。”

    俩道童居高临下,笑的阴森可怖。

    铮!铮!

    赵云与牛轰皆不废话,拎着剑直奔山头杀去。

    “不自量力。”

    两道童皆冷笑,齐齐掐动了印诀。

    顿的,散去不久的阴气,又一次集聚,再成障眼法。

    不止如此,坟地也不怎么平静了。

    看一座座老坟,都在颤动,坟堆的土都在往外拱,朝两边滑落,看样子,好似有啥东西要爬出来似的。

    果然,老坟不是摆着看的。

    两人注视下,每一座坟中,都有一具尸体爬出,并非一蹦一跳的僵尸,而是一具具行尸,各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骨头上覆着的,皆是烂肉,腐臭之味极其浓厚,嗅之便欲干呕,何止吓人,还很恶心。

    “尸变?”牛轰挑眉。

    “养尸。”赵云说道。

    这些尸体,多半就是法师埋下的,常年居于坟中,吸收阴之气,没事儿躺里面儿,有事儿便被召出来打架,年数越久,便越可怕,看行尸的数量,起码有几百上千,天晓得法师这些年,偷了多少尸体。

    “要不,咱回家吧!”

    牛轰干咳,方才牛逼轰轰,如今怂的毫无征兆,也怪行尸太多了,一人啃一口,都能把他们啃成渣渣。

    “灭了施术者,自会停下。”

    赵云眸光深邃,傻子才会跟这些行尸硬拼。

    “也对。”

    牛轰又站直了,队友还是很给力的。

    铮!

    又是一柄飞刀,直插云霄。

    轰!

    爆炸声响亮,自带雷鸣,又将障眼法炸开。

    “来。”

    两人齐齐一声大喝,一左一右,要强行杀过去。

    呜呜!

    行尸也动了,自四方围来,口吐阴气,张牙舞爪,数量虽多,但某些领域,是不占优势的,该是级别太低了,行动都有些缓慢,而且,都不懂施秘法。

    “滚。”

    牛轰大骂,双手握剑,没啥章法可言,乱劈乱砍。

    赵云也一样,龙渊覆满雷霆,乱抡一气。

    行尸遭殃了,被劈的横七竖八,骨骼咔嚓声不绝于耳,纵只剩半截身子,还搁那动,在地上爬来爬去。

    “杀过去。”

    牛轰真元汹涌,冲锋在前,是为赵云开路,知道赵云身法诡幻,杀过去灭了两个道童,行尸不攻自破。

    这战略没错。

    赵云自是懂,脚踏风神步,在一具具行尸间穿行,在路过牛轰时,放了龙渊剑,拿了紫霄剑,既是袭杀,紫霄比龙渊好用,至少它轻盈,不会压制速度。

    见之,俩道童顿的慌了。

    驱赶尸体,他们都很在行,干仗嘛!就差太远了。

    如赵云,他俩可打不过。

    “挡住。”道观中传出一身冷哼,听音色,乃法师。

    这货的状态,可不怎么好。

    的确在养伤,一条袖子空落落的,至于手臂,昨夜被赵云的爆符炸了的,他也够狠,把手臂斩了下来。

    噗!

    下方,赵云一剑生劈了一具行尸,已顺着石阶杀上山头,至于牛轰,还被困在行尸群中,数量太多了。

    “烧死你。”

    眼见赵云上来,俩道童皆冷哼,齐齐掐了印诀。

    师傅有令,那得挡住。

    而后,便见一个个火球,从天砸向赵云。

    火球虽大,速度却慢。

    赵云脚踏风神,身法诡谲,一团团火球轻松避过。

    俩道童倒退一步,印诀不断。

    先前是鬼火,如今,成了漫天的雨水,该是一种水遁类的秘术,非一般的雨水,每一滴,都有腐蚀性。

    轰!

    赵云无视,祭了兽火,通体烈焰燃烧。

    水遇火皆蒸发。

    主要是俩道童的道行不行,此法,若是由玄阳境施展,那就不一样了,不知能湮灭兽火,还能灭赵云。

    “还有何依仗。”

    赵云淡道,踏上最后一步石阶,攻上了山头。

    “死吧!”

    俩道童面目狰狞,还是掐诀,成两道虚幻的大符。

    符嘛!还是很好看的。

    不过,也只是好看,却没啥个攻击力,凝元境的法师,拉出去做表演可以,若与人斗战,他俩远不如同阶的武修,孱弱的肉身,一巴掌就给其打散架了。

    这类人,适合打辅助。

    无肉盾在前排扛着,一旦被近身,下场不要太好。

    如今,便是很好的证明。

    赵云一剑,不止破了两道符,连带俩道童也被斩的蹬蹬后退,胸前皆多了一道血壑,若非那符削弱了剑威,他俩多半已被生劈,直接挨一剑,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