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比我狂〕〔萧雨辰沈露〕〔狂狼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圣骨传〕〔造骨〕〔重生七零之福妻当〕〔蚀骨危情:前妻,〕〔我在NBA当大佬〕〔我在异界造妖兽〕〔惊天战神〕〔唐残〕〔我怎么橘里橘气的〕〔妖者无疆〕〔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狂医豪婿〕〔重生七零:大佬锦〕〔禁欲总裁,求放过〕〔厉少,你家老婆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一章 傀儡
    “师傅。”

    俩道童怂了,转身便跑。

    铮!

    他们跑的不慢,不过赵云更快,一剑绝杀了第一道童,翻手一掌,打的第二道童五脏俱碎,当场毙命。

    呜呜!

    道童身死,坟堆的行尸,也没了控制,一具具倒下。

    “他娘的。”

    牛轰大骂,拎着龙渊上来了,形态颇显狼狈,肩头上,还被抓出了一道血壑,有青烟直冒,乃是尸毒。

    不过,无大碍。

    毕竟,这些低级的行尸,不比当日阎老鬼对抗的老尸,同尸毒却远非一个级别,如这种,能强行逼出。

    轰!砰!

    赵云已牛轰一左一右,齐齐杀入了道观。

    道观并不大。

    入了道观大门,便是一个庭院,栽了几棵古松。

    未见法师,不过他是在的。

    赵云怀中的小灵珠,也泛亮光,本来,是无法测定法师修为的,多半因昨夜,其遮掩被爆符给炸坏了。

    “老家伙,滚出来。”

    牛轰一声大喝,直奔对面的禅房,法师就在里面。

    嗡!嗡!嗡!

    不等牛轰杀到,便见禅房前的大地,有三口石棺拔地而起,牛轰猝不及防,一脑袋撞得duanduang响。

    待定身,三口棺材棺盖倒下。

    棺中,都有一个人屹立,神色木讷,双目空洞。

    “又是僵尸。”

    赵云一步上前,与牛轰并肩。

    “这是傀儡。”

    牛轰说道,都是尸体,但显然不是一个品种。

    “傀儡?”

    赵云挑眉,神色颇显新奇,只听过,今夜还是头回见,比起下面的行尸,这仨傀儡的气场,要强不少。

    吱呀!

    禅房门开了,法师一步走出,面目极其凶残。

    待见赵云,脸色更狰狞。

    他伤的这般惨,皆是拜赵云所赐,十几道的爆符,不止炸残了他一条手臂,还炸没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也便是那小纸人儿,几百之多,全给他挡枪了。

    “好东西。”

    赵云与牛轰皆无视,就盯着傀儡看,都是宝贝。

    杀!

    法师一声冷哼,当即下了诛杀命令。

    令下,三尊傀儡皆懂。

    的确与行尸不同,落地之声砰砰响,且走路带风。

    威龙!

    赵云瞬身如风,紫霄萦绕雷电,一剑洞穿一尊傀儡。

    然,傀儡无情,也不知痛。

    挨了一剑,便还回去了一掌,打的赵云闷哼。

    另一方,牛轰也差不多。

    或者说,比赵云更惨,已嘴角溢血。

    “好强的掌劲。”

    赵云喃喃,约莫估计傀儡战力,类同武修真灵巅峰。

    “小心机关。”牛轰提醒道。

    无需他说,赵云也瞧见了,迎面来的傀儡,浑身上下,都有飞针射出,皆染毒液的那种,且细如牛毛。

    磅!砰!轰!

    斗战瞬间拉开序幕,三打二的阵容,如火如荼。

    叮铃铃!

    法师未闲着,仅剩的一只手,摇动了摄魂铃,还是诡异之声,能祸乱心神,至少,赵云顿觉脑海晕乎。

    “滚!”

    牛轰开口,一嗓子骂的霸气侧漏。

    这一吼,非同一般。

    这一吼,竟带龙吟虎啸,音波极其强横。

    唔!

    法师一声低哼,倒退了一步,摄魂铃声被破了。

    “家传的秘术,吊不吊。”

    牛轰咧嘴一笑,张口又是一嗓子。

    “吊。”

    赵云一声笑,一剑贯长虹,直奔法师刺来。

    然,有鬼魅乍现。

    乃一尊傀儡,挡在了法师身前,还张口吐了飞针。

    赵云轻松避过。

    未等站稳,第二傀儡杀至,一掌刚劲猛烈。

    遁!

    赵云入地,绕到了傀儡身后,抓了其手臂,整个都给其抡了起来,而后,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大地上。

    砰的声响,还是很悦耳的。

    看傀儡,被甩的当场散架了,骨骼咔嚓声颇多。

    为此,赵云也付出了代价。

    是第三傀儡,本是与牛轰斗战,偷袭了他一掌。

    哇!酸爽!

    以他之底蕴,都被打的咳血,也怪傀儡太强。

    “嘛呢?”

    赵云大骂,骂的自是牛轰,三尊傀儡,老子一挑三呗!能不能看好你那个,有事没事就跑我这搞偷袭。

    “用爆符,炸啊!”

    牛轰一声干咳,知道赵云还有不少爆符。

    炸,都给他炸了。

    赵云也是在,脚尖点地,飞速后遁,甩出了三柄飞刀,皆挂爆符,两尊傀儡分两个,第三柄直奔法师。

    法师也自觉,扭头窜入了房中。

    老实说,他这尊真灵巅峰,已被爆符炸出阴影儿了。

    轰!砰!

    法师避过了,两傀儡却未避过,被炸的粉碎。

    “老狗,哪走。”

    赵云脚踏风神步,穿越了爆符硝烟,杀入了禅房。

    牛轰不慢,随后便到。

    怪异的是,房中并未见法师踪影。

    “人嘞!”

    两人一个拎着龙渊,一个拎着紫霄,上下左右的看。

    禅房不大,人却没了。

    “不会跑了吧!”牛轰看了看敞开的窗户,自行脑补着,多半是在两人进来之前,那货便已跳窗逃了。

    “没跑,还在。”

    赵云拿出了小灵珠,还泛着亮光,一会浅绿一会深绿,浅绿是指小黑胖子,这深绿嘛!自是指那法师。

    看着看着,赵云下意识低了头。

    房中没有,那就是在地下了,搞不好有暗室啥的。

    正看时,小珠子的深绿色光,湮灭了。

    也便是说,法师的位置,已超了小珠子感知的范围。

    说白了,那货跑了。

    赵云一声冷哼,当即施了遁地术。

    尴尬的是,未能成功。

    “不是一般的地砖。”牛轰蹲在地上,用剑敲了敲。

    声音嘛!磅磅的。

    赵云听之,嘴角扯了扯,这哪是地砖,明显是钢板。

    “必有机关。”

    牛轰站起了身,在房中摸来摸去,一边摸还一边的嘀咕,上回来时,没见有机关哪!法师这般的精明?

    “老巢,保命手段自不少。”

    赵云也在找,钢板铺成的地面,遁地穿墙都不好使。

    找了良久,都未寻到机关。

    “接着炸?”牛轰侧眸,试探性的看着赵云。

    赵云轻摇头。

    听方才的声响,这层钢板起码一米厚,炸不开的。

    纵要炸,也先得找对地方。

    “那俩道童,就该留一个的。”牛轰挠了挠头。

    “怕是他俩也不知。”

    赵云沉吟道,师傅嘛!总要留一手的。

    “呔,芝麻开门。”

    牛轰突的来了一嗓子,还学着人有模有样的掐动印诀,很本能的以为,法师设下的机关,需配合咒语。

    也并非没这可能。

    不过这咒语嘛!小黑胖子显然没猜对。

    嘘!

    赵云做了个手势,示意牛轰莫言语。

    只因,小灵珠又亮了。

    不用说,法师又回来了,搞不好,等会就出来了。

    俩人有默契,找地儿藏了起来。

    而后,还收敛了真元,还屏住了呼吸,以绝感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两人目不转睛,猫在暗处左瞅右看,都不知入口在哪,搞不好就在脚下,那得瞅好了,力求一击拿下。

    传说中的守株待兔,就是这么来的。

    不知何时,才闻一声嗡动,空旷地面,有一面铁门敞开,缓缓朝两边收缩,露了入口,能望见有台阶。

    而后,便见一脑袋露出来。

    正是法师,还颇为谨慎的说,就露了脑袋,左瞅右看,想瞅瞅房中是否有人,也瞅瞅赵云他们走了没。

    见没人,他才踏着台阶走出。

    “不对。”走着走着,他骤然色变,又缩了回去。

    “哪走。”

    赵云第一个窜出,同一瞬,还甩出了一柄飞刀。

    “该死。”

    法师脸色苍白,跑的那叫一个溜啊!

    轰!

    而后,便是一声轰隆,不难清楚,夹杂着吐血声。

    铁门并未关。

    或者说,还未来得及关,入口是敞开的。

    “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

    牛轰骂骂咧咧,拎着龙渊剑进去了。

    赵云也不慢。

    顺着台阶,俩人一路朝下走,约莫估计,已入地底。

    待到最底端,才知是一条隧道。

    里面乌七八黑,看不见尽头,天晓得通往的是哪!

    地上能见血迹,显然是法师的。

    两人不敢大意,一人在前开道,一人在后防护。

    “这是个墓道吧!”

    牛轰拎着剑,走一路在墙壁上敲一路,是用特殊石料堆砌,墙上还画着古老的图像,认不出哪个朝代。

    “还真是墓道。”

    牛轰看得出,赵云自也看得出。

    此地阴气颇浓。

    所以,绝对是一座墓,而且,还是一座大墓,不说其他,仅瞧这墓道,就足够耗费财力、物力和人力。

    凭法师三人,造不出的。

    若所料不差,是鸠占鹊巢,该是那法师寻了这座古墓,完事儿,又在古墓之上,造出了一个小道观。

    “阴阳宅?”赵云嘀咕了一声。

    古墓为阴宅,道观为阳宅,阴宅阳用,阳宅阴用,已成一体,二者可相互借气,会冥冥中,成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气运。

    这说法,很邪乎。

    不过,在玄门天书中,的确有一笔介绍。

    可赵云不明白,这么一座大墓,为嘛要建在极阴之地,也是为了养尸?还是说,年岁久了,此处地势地理大变,乃至于风水宝地,呈现出了大凶之象。

    “何止偷尸体,还扒人祖坟哪!”牛轰唏嘘。

    赶尸的技术活儿,法师干的不错,盗墓这行当,他多半也是一个老手,除了不擅斗战,其他都还可以。

    特别是损阴德这一块,那货浪的比谁都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