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杨辰和秦惜〕〔露遇拼婚时光〕〔盘天之战〕〔甜妻很萌总裁需娇〕〔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成神前的那几年〕〔赝太子〕〔农夫凶猛〕〔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是光明神〕〔一号狂婿〕〔修罗神帝〕〔超级战医〕〔做首富从捡宝箱开〕〔梅府有女初成妃〕〔蛮荒神女〕〔一世倾心:冷王的〕〔万界真武大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二章 我与你有仇?
    墓道幽暗,赵云与牛轰走的小心翼翼。

    这么大的墓,无机关的话,鬼都不信的,那得走稳了,一步踩不好会掉坑里的,想到了多种可能,唯独未料到道观的下面,竟是一座古墓。

    “血迹没了。”

    前方,牛轰蹲在了地上,是一路跟着血迹过来的。

    看赵云,则手托小灵珠。

    至今,都未见它再泛起深绿色。

    也便是说,法师距此的距离,超越它感知的范围。

    无奈,两人只得继续往里走。

    墓道并不短,且并非笔直,是螺旋朝下的,约莫估计,已深入地底几百丈,如此大的工程,搞不好是个王公贵族,也可能是个前辈高人,身份必不简单。

    “小胖儿,你那音波秘术,教教我呗!”

    赵云托着一团火焰,一边看墓道墙壁,一边说道。

    “俺这是祖传的。”牛轰道。

    “我救你了三回,就这么报答我。”赵云撇嘴。

    “出去教你。”牛轰咧嘴一笑。

    “停。”赵云当即到,拽住了牛轰,只因听到了窸窣声,沙沙的那种,像是一地的虫子,正搁地上爬。

    他听的不错,真是虫子,后面有前面也有,如婴儿拳头那般大,黑压一片,爬满墓道,正朝他俩扑来。

    “尸蟞?”

    “蛊虫。”

    “不对。”

    “嗜血虫。”

    俩人皆退后一步,背靠了背。

    这虫子可不怎么好惹。

    嗜血虫,仅听名字就知不是啥好玩意儿,这若钻入体内,不吸干你的血,它是不会出来的,最主要的是,数量多啊!赵云之心境,都忍不住头皮发麻了。

    “难怪法师先前急着出去。”

    牛轰说道,这么多嗜血虫在墓中,想想都发毛。

    轰!

    赵云祭了兽火,笼暮了身体,也笼暮了牛轰。

    嗜血虫生属极阴。

    既是极阴,这玩意儿自是怕至阳,譬如火焰。

    老辈是这般说的。

    这,也并不是绝对,强大的嗜血虫,还是很任性的。

    别说,有了火焰,嗜血虫真就停了,但也仅仅是停了,还堵在前与后,一旦火焰熄灭了,定会扑上来。

    “走。”

    赵云第一个转身,直奔深处,牛轰紧跟与之并肩。

    因火焰,嗜血虫都让道。

    不过,也有那么几只刺儿头,不带动的,被火燃灭。

    “我说,是不是来了个大家伙。”

    牛轰干咳,暗自吞了一口口水,看的是身后。

    “是挺大。”

    赵云也开口,身后有,前面也有,还真就是个大家伙,足有三五丈大,乍一看像蜘蛛,实则是嗜血虫。

    一前一后,该是一公一母。

    至于这些小嗜血虫,不用说,就是它俩的娃了。

    “真元护体。”

    赵云一声铿锵,两柄飞刀在手,甩向了两方,还不忘提醒牛轰,要开炸了,护好身体,免得遭了波及。

    轰!砰!

    爆炸声顿起,母嗜血虫当场被炸碎,绿色液体崩飞。

    再瞧那只公的,竟特么避过了。

    不止避过了,还朝两人扑了过来,张了血盆大口。

    “滚!”

    牛轰嚎了一嗓子,自带龙吟虎啸。

    铮!

    同一瞬,赵云一剑攻出,剑体覆满烈焰,且有雷电撕裂,加持了真元,一剑斩出,将公的劈成了两半。

    呜呜!

    嗜血虫刚死,便闻呜呜声,似若厉鬼哀嚎。

    而后,便见毒雾,涌满了墓道。

    两人见之,皆屏了呼吸,又以真元堵在了鼻孔。

    再往深处走,机关依旧不少。

    还好,两人配合够默契,至少,此刻还活蹦乱跳的。

    “仅是墓道,就这么多的坑。”

    牛轰啧舌,颇佩服盗墓者,都特么迎难而上啊!

    砰!

    他说时,赵云又一头撞墙了。

    又,为什么说又。

    只因这一路,走那么一段,赵云便会来一次撞墙。

    “你是不是有病。”

    牛轰试探性问道,眼神寓意明显:有病就治。

    “滚蛋。”

    赵云捂着脑门儿,疼的龇牙咧嘴,之所以一次次撞墙,是在试验穿墙术,但这墓道很诡异,能防穿墙术,他是不信邪,撞了一回又一回,撞得鼻青脸肿。

    墓道,终是到了尽头。

    准确说,是前面没路了,被一堵石门挡了道。

    “这个我来,我懂。”

    牛轰自告奋勇,踮起脚尖,转了一下门前的石灯。

    嗡!

    伴着一声嗡隆,石门开了。

    赵云扶着门框,探头往里瞅了瞅,见无危险才走过去,门的另一侧,竟是一座悬崖峭壁,牛轰走的太急,险些一头栽下去,有碎石跌下,都没啥回声的。

    “一座古墓,这么多门道。”

    赵云唏嘘啧舌了,眺望的是对面,也是一座悬崖峭壁,这两座两悬崖之间,有吊桥相连,而且是三条。

    很显然,只有一条是真的。

    选对了,自相安无事;选错了,多半就是黄泉路。

    “这条不行,有毒障。”

    牛轰说道,正趴在左边吊桥前嗅来嗅去,看那副姿态,咋看都像一条哈巴狗,而且是鼻子贼灵的那种。

    “有吗?”赵云蹲下,啥也没嗅到。

    “相信俺,准备错,必有毒障。”牛轰说着,还指了指自个鼻子,好似在说:俺这是祖传的,很灵的。

    完事儿,他嗅了中间那条。

    未见异状,又跑去嗅了嗅最右边的,被呛的俩眼浸泪,天晓得嗅到啥了,鼻子太灵敏,也不是啥好事。

    “来,这条。”

    牛轰捂着鼻子,走上了中间的吊桥。

    “嗅到啥了。”赵云随之走上,好奇的问了一句。

    “狗屎。”

    “那得多大一坨。”赵云随意道,正扶着铁链往下瞅,下面黑漆漆一片,多看一眼,便觉心神要被吞噬,就这高度,纵玄阳境掉下去,也会被摔成肉饼。

    牛轰还是很靠谱的。

    这条吊桥,真没啥毛病,一路轻松走过。

    对面悬崖,还是石门挡道。

    “有了。”赵云看了一眼小灵珠,亮了深绿色。

    也便是说,法师在里面。

    “这回得弄死你。”牛轰暗骂,拎出了吃饭的家伙。

    嗡!

    伴着一声嗡隆,石门大开,有光辉映出。

    两人齐齐杀了进去。

    这该是主墓了,入眼便见一口棺材,摆在正中间祭坛,除此之外嘛!便是陪葬品,多金银财宝与瓷器。

    “好大一座棺材。”

    牛轰啧舌,那是一口石棺,比普通棺材大好几圈呢?

    “前辈,让俺们好找啊!”

    牛轰看的是棺材,赵云看的则是棺材下的人。

    没错,正搁那盘坐疗伤。

    见两人进来,已豁的起了身,急火攻心,喷了口老血,双目血红,面庞狰狞不堪,形态不是一般的狼狈,该是先前那道爆符,他躲的不够远,遭了波及。

    “我与有仇?”法师咬牙切齿道。

    仔细想想,貌似是赵云先招惹他的,从他这抢人。

    “大师真健忘,三年而已,不记得晚辈?”

    赵云淡道,提剑而来,深邃的眸,闪烁了冰冷的光。

    被他这一说,法师眯了眸。

    不可否认,他看赵云,真是越看越面熟了。

    “你。”

    看着看着,他蹬的一步后退,神色变的难以置信。

    “看来是记起了。”赵云笑道。

    “不可能。”法师吼道,“老夫分明已废了你。”

    “真是不巧,晚辈命大。”

    “好啊!”法师一声狞笑,“真后悔没补一剑。”

    “方不方便告诉晚辈,你是替谁办事。”

    赵云步步逼近,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想知是谁算计他,自认与法师无仇,多半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法师不语,豁的甩出了三张符。

    显然是声东击西,丢了符,便欲夺路而走,身负重伤,绝非两人对手,硬战必死,也是怕赵云的爆符。

    “你走得了?”

    赵云一声冷哼,风神步更快,一剑斩翻了法师。

    未等起身,他一脚便踩了上去。

    这一脚,绝对的够力道,踩的法师鲜血狂喷。

    “说。”赵云冷冷道。

    “我亦不知。”法师咳血,“只知他左手六根手指。”

    “六根手指。”

    赵云喃喃一语,随之收了脚,眸光闪射。

    他之记忆,如书页翻张。

    可是,翻遍了记忆,也找不出一个有六指的熟人。

    他在想,法师却起身跑了。

    真是不假,如他这类人,都不擅长战斗,手段是不少,肉身弱的可怜,赵云的一脚,差点儿给他踩废了,三年前若非偷袭,他也不可能斩断赵云的灵脉。

    “老狗,咱的账也算算呗!”

    法师逃过了初一,却逃不过出去,踉踉跄跄未跑多远,便被牛轰收拾了,一剑干脆霸道,直接砸死了。

    到死,法师都是郁闷的。

    或者说,是后悔,悔不该招惹赵云和牛轰。

    “六根手指。”

    这边,赵云揣着手,搁原地踱步,还在想那个凶手。

    “来,这两个选一件吧!”

    收拾了法师,牛轰颠颠儿抱来,一手拿着法师摄魂铃,一手拿着一部古书,既是战利品,那就平分呗!

    赵云这才收神,抬眸看去。

    摄魂铃嘛!他早已见识过了,是由一种特殊铁料铸造,赋予巫咒,所发出的声响,有祸乱心神的魔力。

    看那本古书,名为《符纹录》。

    顾名思义,是记录符纹的秘籍,譬如法师用的黄符。

    这个,他也贼稀罕。

    画符之法,他只知爆符,其他还真没见过。

    “这两个,都想要。”

    “那凉快,你去哪待会儿?”牛轰瞥了一眼赵云。

    “符纹录。”

    “得嘞!铃铛归俺。”牛轰嘿嘿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