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三章 阴月王
    战利品分完,两人未走。

    好不容易才到了墓室,怎能不好好瞧瞧。

    两人成了游客。

    牛轰揣了那摄魂铃,凑到了石棺前,已不知绕着石棺,转了多少圈,时而还伸手指,轻轻敲一敲棺椁。

    瞧赵云,则随意溜达。

    墓中的金银财宝,真真不少,十几万两是有的。

    不过,不能动。

    老辈和玄门天书皆有言,阴宅之物动不得。

    所以,看看便好。

    自财宝收眸,他立在了墙下,其上刻着颇多古老图案,看画中人物,多奇装异服,应该不属这个朝代。

    “我擦,这是阴月王啊!”

    另一边,牛轰咋呼了一声,好似发现了什么。

    “阴月王?”赵云挑眉。

    这个自是听过,涉及阴月王朝,是一个颇为古老的国度,曾盛极一时,却在战国时代,被八大王朝联合灭国,那日之后五百年,才是大夏龙朝一统天下。

    而阴月王,便是阴月王朝的末代国君。

    相传,他天生神力,且天赋极高,乃千年难见的奇才,只可惜,是个穷兵黩武的主,阴月王朝灭国的那一战,死战不降,曾一人杀的千军万马溃不成军。

    奈何,王朝气数荡尽,纵他再强,也难扭转乾坤。

    他死后,被敌国割了头颅,挂在城墙足三月之久。

    不成想,这竟是他的墓。

    此墓本不算小了,但若是阴月王,那就太寒酸了。

    好歹,也是一国的君王。

    不过想想也对,都被灭国了,有墓就不错了。

    “的确是阴月的图腾。”

    “一朝的皇帝,竟葬在了这山旮旯。”

    “朝代更迭,成王败寇。”

    俩人一左一右,围着石棺上下看,其上刻有生平计事,概述了阴月王的一生,亡国之君颇具传奇色彩。

    两人心绪不平静。

    怎么说嘞!真正的皇帝未见过,却来了皇帝的坟。

    “前辈,无意叨扰。”

    俩小辈,还是很懂事儿的,临走前,对着石棺拱了手,墓中之物,绝不会妄动,更会扰阴月王的亡灵。

    “走了。”

    俩人转了身,渐行渐远,身后墓门随之闭合。

    叮铃铃!

    很快,便闻摄魂铃声,还是那般的有魔力。

    是牛轰,太喜欢这铃铛,走两步便晃两下。

    “你丫的,别摇了。”

    赵云骂道,距离这般近,听的脑瓜嗡嗡的。

    “看介绍,好似要配合咒语。”

    牛轰不以为然,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摇的更欢实,口中还嘀嘀咕咕,嘟哝着赵云听不懂的咒语。

    “拿过来。”

    “别闹,这是俺的。”

    “还摇?”

    俩逗逼颇闹腾,在吊桥上追来追去。

    嗡!

    正闹时,突闻一声嗡隆,传自身后的方向。

    准确说,是传自墓室。

    俩人都停了,下意识回眸。

    入目,便见已闭合的墓门,有阴气汹涌而出。

    除此之外,便是呜呜声。

    那声音,如似厉鬼的哀嚎,听的两人心灵直颤。

    “诈尸了?”牛轰暗自吞了口水。

    “你的摄魂铃,收起来。”赵云冷哼,此话不带玩笑,多半是此铃铛,扰了阴月亡灵,乃至于尸变了。

    轰!

    话落,墓门红润感炸开了,或者说,是被撞开的。

    被啥撞的:棺材板。

    没错,石棺开了,棺盖随之掀飞,撞塌了墓门。

    “小心。”

    牛轰一声咋呼,躲在了赵云身后。

    铮!

    赵云当即抽紫霄剑,极尽舞动,阻挡着崩过来的碎石,倒是挡下了,却大口的咳血,碎石不强,强的是其上的力量,撞的紫霄嗡动,也震的他五脏俱疼。

    砰!砰!砰!

    未等定身,便闻砰砰声响,缓慢而有节奏,仔细聆听,才知是脚步声,许是身体太沉重,乃至每步落下,都有砰的声响,连吊桥,都被震的一晃一晃的。

    “我勒个去。”

    牛轰大呼小叫,因吊桥晃动,站都站不稳了。

    赵云也基本差不多。

    看墓门,阴气汹涌翻滚,一道人的雏形正缓缓走出。

    正是阴月王。

    是没有头颅的阴月王,尸体保存完整,身披古老铠甲,手提一杆大戟,如地.狱来的阴兵,如九幽来的魔神,浑身上下都阴煞淌溢,其气场,无比的强大。

    赵云与牛轰终是站稳,齐齐抬眸,齐齐吞口水。

    阴月王的体型,太雄伟了,看个头儿,得有两米五还高,在阴月王的面前,他俩跟小孩儿没啥两样的。

    “生是王,死了依旧是王。”

    这,是赵云对阴月王的评价。

    纵是尸体,纵无头颅,可阴月王,还是那般气盖天下,还是那般威震八荒,仅仅是气势,他都挡不住。

    “我记得,摄魂铃能控尸。”

    牛轰说着,又拎出了他的摄魂铃。

    “控你妹。”

    赵云一声大骂,拉起牛轰便走。

    控尸?也要看是谁。

    如阴月王,岂是一个小小摄魂铃魂能控制的,若能控,还轮得着你?那法师怕是早把他召出来溜达了。

    牛轰再不敢乱来。

    两人穿过吊桥,再入墓道,跑的比兔子还快。

    砰!砰!砰!

    身后,沉重的脚步声,不绝于耳,是阴月王跟来了。

    “太吊了。”

    牛轰不止一次回眸,脸色煞白无比。

    “你特么的,是不是拿他东西了。”赵云骂道。

    “没拿。”

    “没拿为啥跟着咱俩。”

    “好吧!拿了颗灵珠。”

    “我。”

    赵云一口气没喘顺,差点儿当场喷血?

    “珠子还你。”

    牛轰讪笑,从怀中摸了一颗灵珠,顺墓道扔了下去。

    还真是,阴宅之物动不得。

    别说,把珠子还回去,脚步声真就停了。

    两人听之,皆松了一口气。

    然,三两瞬息后,砰砰声又起,汹涌阴气翻滚。

    “俺已还你了。”

    “别特么嚎了。”

    赵云转了身,脚踏风神步,拉着牛轰飞遁。

    嗡!

    正逃时,突见前方墓道,有一座座的石门,拔地而起,将墓道的出路,堵了个严严实实,该是造墓者布下的机关,一旦有人扰亡灵,便别想出去,也或者,是为挡阴月王,身前太强,死后一旦尸变,鲜有人能制衡,他若出了古墓,天晓得多少人会遭殃。

    “想困死俺们哪!”

    牛轰色变,顿的一阵尿急。

    “威龙。”

    还是赵云干脆直接,一记威龙掌拍了出去。

    石门嗡动,也只嗡动,并未裂开。

    反倒赵云,被震得臂骨崩裂,喉咙一甜又喷血。

    “给俺开。”

    牛轰大喝,手握龙渊,一剑砸了过去。

    哐当!

    石门诡异,明明是石头,但龙渊砸在上面,却有恍似砸在了钢板上,金属碰撞声清脆,还擦出了火花。

    噗!

    牛轰也喷了血,龙渊都被震出手去,被赵云接下。

    “闪开。”

    赵云一声铿锵,拽开了牛轰,随手三把飞刀射向了石门,在撞在石门的前一瞬间,他才引爆了那爆符。

    轰!砰!轰!

    三道爆炸声不分先后,有硝烟滚滚,有雷电撕裂。

    看石门,竟是完好无损。

    赵云并不意外,通常遁地与穿墙无效的,爆符都炸不开,便如这墓道,那极厚重的石门,非一般的石料太硬了,轰不破也炸不开,注定他们要被堵在这。

    放在往常,倒是没啥。

    可如今,后面还有一尊可怕的阴月王。

    他,太强了。

    如这等人,站着让他俩砍,都未必能破开他肉身。

    砰!砰!

    说话间,砰砰声响近了,未见阴月王,先见滚滚阴煞,冰寒无比,连赵云身上燃烧的烈焰,都湮灭了。

    “完了,这下死翘翘了。”

    牛轰脸色煞白,已在内心,扇了自己两巴掌,还未完全掌握,便妄自摆弄摄魂铃,乃至于扰了阴月王。

    铮!铮!铮!

    赵云不语,一口气甩出了九柄飞刀,皆带爆符。

    轰!砰!轰!

    又是爆炸声,丝毫未撼动这墓道,也未能撼动阴月王,甚至于,连半分阻挡都没有,与挠痒痒差不多。

    非爆符不够霸道,是阴月王太可怕。

    如他,纵是拉来一车爆符,多半也难撼动半分。

    噗!

    赵云又喷血,是消耗太大,也是伤的太惨。

    绝路。

    他无计可施了,穿墙无效,遁地也无效,轰不开石门,也炸不毁阴月王,等待他的,该是死亡的审判。

    砰!砰!砰!

    对面,阴月王步伐未停,手提古老大戟,一步一轰隆,何需他出手,仅汹涌的阴煞,都撞的赵云和牛轰站不稳,还有极其可怕的气场,压的二人直喷血。

    嗡!

    就在此时,一道道石门,又接连沉入了地底。

    嗖!

    有微风轻拂,不知是谁祭了一条玉带,自身后飞过来,捆了他们的腰,猛地一扯,把他们俩都拽走了。

    再看出手者,是个紫衣女子。

    赵云见之,顿的一愣,可不正是先前,找他问路的的紫衣仙姑吗?有一只灵兽坐骑,也就是那只白鹤。

    仙姑不语,只看阴月王。

    看她神态,凝重无比,莫说赵云与牛轰,地藏境如她,都忍不住心灵战栗,体绕的紫霞都被阴气扑灭。

    轰!砰!砰!

    阴月王的步伐,还是未停,手提的大戟,摩擦着地面,擦出了一连串的火花,沙沙声响,听的人绝望。

    “王,尘归尘,土归土。”

    紫衣仙姑动了,一步上前,砰的一声跪下了,双手撑地,便如拜见皇上那般,不止恭敬,且还很敬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