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四章 守墓人
    “王,尘归尘,土归土。”

    紫衣仙姑的话,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至少赵云是这般认为的,只因听了心神会恍惚,比摄魂铃更邪乎。

    牛轰基本也差不多,脑袋晕晕乎乎。

    阴月王未停,步步沉重,砰砰声响。

    赵云与牛轰一阵尿急,颇有扭头开遁的架势。

    只仙姑,还恭恭敬敬的跪在那。

    这一回,她口中吐露的话语,让人有些听不懂了,叽叽咕咕的一大串儿。

    “尸语?”赵云喃喃道。

    人有人言,鬼有鬼话,沉眠的亡灵,自有专属语言。

    不过,鲜有人通晓。

    谁会没事儿跑去跟尸体聊天儿。

    砰!

    因紫衣仙姑一番听不懂的话语,行走阴月王,终是停了,身躯剧烈颤动,汹涌的阴气阴雾,更显肆虐。

    自内,好似能听闻嘶吼与咆哮,各种情绪掺杂,愤怒、不甘、哀凉、怨怼震的紫衣仙姑都心神不稳。

    看赵云与牛轰,皆被震的喷血。

    是阴月王太强大,战力显然不在一个次元。

    很快,吼声湮灭。

    还是阴雾汹涌,掩了阴月王身躯,待散去,已不见他的身影,该是回了古墓,继续他暗无天日的沉睡。

    呼!

    赵云与牛轰见之,狠狠松了一口气。

    至此,紫衣仙姑才起身。

    万幸,她劝退了阴月王,不然后患无穷。

    “多谢前辈搭救。”

    俩小辈,还是那般的懂事儿,一左一右,恭敬的行礼,若非仙姑到来,他俩多半已被阴月王掐死了。

    紫衣仙姑不语。

    完事儿,那个叫赵云和牛轰的人才,便被绑了。

    还是那个小道观。

    被绑两人,坐在地上背对背,不是一般的老实。

    紫衣仙姑也在。

    对牛轰,她直接无视,看的是赵云,好似找他问过路,此番在看,她眸光深邃,先前眼拙,竟未觉察到赵云体内,竟有雷电,看雷电强如,级别还不低。

    “前辈,并非有意冒犯。”

    “俺们是进去追杀法师的,那老家伙,可不是啥好鸟儿,瞅见没,下面那些个尸体,都他偷的。”

    “墓中的财宝,俺们可一件都没拿。”

    俩人开了嘴遁,你一言我一语不带停,这事儿得掰扯清楚了,一个弄好,会被扣上一个扒人祖坟的好罪名,紫衣仙姑一个不爽,会把他俩送入鬼门关的。

    紫衣仙姑翩然而立,只听不语。

    两人的话,她自是信,已去古墓看过,见过法师尸体,至于墓室,并无刻意损坏的痕迹,也搜过两人的身,的确没有从里面拿东西,自也不是盗墓之人。

    “清理下方尸体。”

    紫衣仙姑轻拂手,解了两人绳索。

    “得嘞!”

    两人一瘸一拐的下去了,早干完早回家。

    轰!

    很快,便闻一声轰隆,赵云用爆符炸出了个大坑。

    “入土为安。”

    “早些安息。”

    俩人颇是敬业,一具具的尸体,一具具的放入了大坑,每放入一具,便会叨咕一声,不是有意冒犯的。

    待搬完,两人皆看向山头。

    仙姑若不发话,他俩是不能走的,跑也跑不掉。

    “此地之事,莫与外人说。”

    紫衣仙姑一语淡漠,载着一抹威严,话中寓意极明显:敢说出去,定杀的你二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绝对守口如瓶。”

    俩人神色真挚,就差发毒誓了,见紫衣仙姑未再回话,两人才转了身,试探性的迈开了脚步,走着走着,步伐加快了;快着快着,改成小跑了;跑着跑着,直接撒丫子开遁了,如脱缰的野马,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紫衣仙姑反悔,再给他俩拎回去炖了。

    道观,仙姑驻足良久。

    看她神态,难掩的是愧疚,这一趟,离开的有些久了,不成想再归来,王的陵寝,竟变成了养尸之地。

    她这守墓人,太不称职。

    至深夜,赵云与牛轰才停下,寻了一山旮旯藏身。

    “差点儿把命丢了。”

    牛轰一屁股坐地上,剧烈喘着粗气。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

    赵云咳了一口血,至于后面那句没,自个脑补便好。

    牛轰干咳,他的确添了不少乱子。

    赵云未在搭理,盘膝而坐,伤的很重,右臂筋骨已断裂,五脏六腑还剧痛,一口气喘不顺,还会咳血。

    咔吧!咔吧!

    骨骼碰撞之声很快响起,洗髓易筋经配合太初天雷诀,一同运转,两种功法很神奇,有治内伤的功效。

    “好玄奥的功法。”

    牛轰眼亮,仅那咔吧声响,听的就让人心里发毛。

    未多想,他也盘膝,也同样有伤

    待夜幕再降临,才见赵云开眸,一口浑浊之气被长长吐出,伤势已无大碍,一口灵液灌入,滋养体魄。

    看牛轰,还在疗伤中。

    赵云未叨扰,自怀中掏出了符纹录。

    一番参研,受益颇多,

    其内,记录了不少符咒,大多是针对邪祟的,如厉鬼、如僵尸,对活人使用的话,反倒没有太大威力。

    这一点,赵云深有感触。

    法师修为不弱,斗战能力却烂的一塌糊涂,用针对邪祟的符,去攻伐活蹦乱跳的武修,先天就不占优势,单打独战,孱弱的肉身,便是他们最大的罩门。

    这类人适合打辅助,不适合正面硬干。

    待收了符纹录,赵云起了身,已得了些许真谛。

    而后,便是口念咒语,手掐印诀。

    这些,都是有讲究的,每个步骤都有相对应的咒和诀,口上吐露的是咒,手上掐动的是诀,是谓掐诀取气。此乃最基本的,更为复杂的,还需配合脚上的动作,称其为罡步,分很多种,便如五行和八卦。

    这,是个技术活。

    咒诀印与手口脚,外加冥冥的气,都需做到同步配合,而且,变化万千,任何一处有纰漏,或咒语不全,或动作未对,都可能招致失败的,便如画爆符。

    说到符咒,书中也有。

    只不过,多是些残破的,没几样是有用的。

    封!

    闻赵云心中一叱,印诀定格,一道虚幻的大符,朝对面的巨石撞去,但并未破开,符是挺好看的,但这威力嘛!就不敢恭维了,远不如武修的一掌直接。

    “旁门左道,有啥可学的嘛!”

    牛轰不知何时醒了,见赵云施符,不由撇了嘴,若是赵云用此法与他干架,他能把赵云,一路打到哭。

    这点,赵云不否认。

    结印是需时间的,对手可不会给你这个时间,一套咒语未念完,一套印诀未掐完,多半就已被撂倒了。

    自然,若结印速度足够快,那就另说了。

    术业有专攻。

    打妖兽,武修比法师在行;但打僵尸,法师的旁门左道,或许更具威力,在外干仗,也是要看对手的。

    “还是我这铃铛好使。”

    牛轰咧嘴一笑,拎出了摄魂铃,还摇了一下。

    赵云无视,只研究符纹录。

    技多不压身,多学点儿也不是啥坏事,保不齐,日后就会用到了,符纹录中,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

    “走了,回俺们村看看,请你喝酒。”

    牛轰收了摄魂铃,也不管人赵云愿不愿意,拽起便走,一同经历的生死,发觉赵云这货,人还是不错的,前前后后,救了他好机会,有危险也未丢下他。

    赵云未拒绝。

    再次上路,两人越过了三座大山,路过集市还逛了逛,买的皆是小物件儿,听小胖子说,给小孩带的。

    一路无话。

    至天色彻底大亮,两人才在一座山谷前停下。

    赵云看了四周,确定未来过。

    越过山谷,便是个依山傍水的小村落,是谓牛家庄。

    清晨,烟囱多炊烟。

    村落民风淳朴,多是青砖石瓦房,乡间小道曲径通幽,配合山山水水,俨然一片世外桃源,远离喧嚣。

    不亏是牛家庄,这里的人都姓牛。

    赵云一路走过,眼神儿奇怪,所见之人,无论老人孩子,都很正常,再瞧身边这位,黑的着实很感人。

    “晒的。”牛轰一阵干咳。

    “晒晒好,晒晒杀菌。”赵云扯了一下嘴角。

    “牛蛋儿。”

    牛轰招呼了一声,一群玩闹的小娃,都聚了过来。

    集市上买的小物件儿,都有份儿。

    大人出来不少,见牛轰,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见赵云,露的则是好奇,他们这山旮旯,很少有人来的。

    村里人很好客,盛情款待。

    赵云看过,村中武修其实并不多,算上牛轰也只六个,且其中五个,已年过古稀,修为也不过凝元境。

    也对,修炼极耗资源。

    如他,有兵铺养着,有时还吃不消,更莫说这里了。

    饭后,牛轰去了后山。

    是为安葬老村长,被法师勾走的尸体,已被他抢回来,他是个孤儿,是老村长将他养大,哪能不拼命。

    这边,赵云寻了一间茅草屋。

    还真是个武痴,缩在房中研究那部符纹录。

    他已悟得八成真谛。

    而后,便是打坐加炼体,外伤复原,内伤犹存。

    期间,他曾看过月神。

    那娘们儿,还在沉睡之中,至今没有要醒来的征兆。

    夜晚,房外有呼唤。

    话未落,牛轰便进来了,拉起赵云便走。

    “看那。”

    出了房门,小胖子便遥指了一方。

    “哎呀?”

    赵云扒开了牛轰,随其手指眺望向远方,能见一座山,一座金灿灿的大山,乍一看,还真是一座金山。

    “没骗你吧!俺家有金山。”牛轰咧嘴一笑。

    “不是金字,该是金光笼暮。”赵云嘀咕,白日看不清,待到夜晚,那座金灿灿的山,显得格外扎眼。

    “爷爷说,里面住着一尊神明。”

    “但俺不信,偷偷进去看过,啥也没有。”

    “一到晚上便发光。”

    小胖子缓缓说着,简单的介绍着金山的来历。

    “没有武修来看过?”赵云道。

    “俺们这穷乡僻壤,没人跑这溜达。”牛轰一声干咳,“也有人跑来研究,看了个把月,便都走了。”

    “哪来的金光。”

    赵云嘀咕着,朝那方走去,是诡谲的异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