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四十六章 龙血
    “真有龙?”

    赵云趴地上听了良久,淡淡的龙吟声,似若龙之啼息,冗长而雄浑,特别是往上翻涌的气,热腾腾的。

    待起身,他施了遁地与穿墙。

    奈何,山石太硬太厚重,两种秘术皆成摆设。

    嗡!

    他捋了袖子,拎了龙渊剑,一剑剑往下凿,实力不济,便只能这般凿,若道行足够,一剑能把山劈开。

    “小子,你干啥嘞!”

    牛轰来了,还提着一个箩筐,装了酒水与饭食,看样子,是给赵云送饭的,大老远便能闻见酒肉香味。

    “山中好似有龙。”赵云回道。

    “鬼才信你。”牛轰撇了嘴,转身走了。

    “真有。”赵云不以为然。

    夜幕降临,他才一屁股坐下,累的够呛,不过已凿出一个大洞,龙吟声更显清晰,滚滚的热浪,一片接一片,磅礴如江海,坐在里面,浑身都热血沸腾。

    灌了一口灵液,他才起身。

    这次,他丢了龙渊剑,拎出了一沓爆符,要硬炸。

    轰!砰!轰!

    而后,便闻轰隆声,一道接一道的引爆,有碎石炸出,崩的漫天皆是,本不小的大洞,又被炸的更深。

    “再来。”

    赵云灌了几口灵液,又去埋爆符,此法除了耗真元外,其他没啥,只要爆符足够多,山都能给炸平了。

    “你特么有病吧!”

    牛家庄方向,传来牛轰的大骂,距离不算远,普通人或许听不到,但他是武修,听力极敏锐,能隐约听见,大半夜的睡的正香,被爆炸声一次次的惊醒。

    回应他的,是一道道爆炸声。

    小胖子一声暗骂,以真元堵了耳朵,呼呼大睡。

    这边,赵云又一次停了。

    不停也不行了,用的爆符太多,已耗的真元枯竭。

    再看大洞,又被炸的更深。

    赵云便坐在里面,吸收翻滚热气,便如吸收灵气那般,热气甚是澎湃,竟比灵气更精粹,半个时辰而已,真元便恢复了,速度之快,远甚补真元的灵液。

    “龙气?”

    赵云挑眉,看了看体表,有龙息萦绕,看体内亦如此,龙吟不绝于耳,因龙气的冲刷,经络都柔韧了不少,让他更加坚信山中有乾坤,搞不好,真有龙。

    歇息后,他又埋爆符。

    轰隆声再起,炸的山林飞鸟乱窜。

    轰!砰!轰!

    赵云不是一般的敬业,主要是爆符多,真炸上瘾儿了,真元枯竭,便去吸龙气,完事儿,便又继续炸。

    看那大洞,已足够深。

    真如赵云所言,给他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真元和爆符,真能给一座山炸平,自然,还得有强大的毅力。

    这等毅力他是有的,连炸了三天。

    为此,没少挨骂,小胖子每天都来,每回都堵在山下,一通骂骂咧咧,到了,都懒得上去与赵云扯淡。

    “真有龙。”

    赵云秉持他的坚信,炸的兢兢业业,多日积攒的爆符,此刻已然见底儿了,耗费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

    咔嚓!

    夜下的轰隆声中,似有屏障碎裂。

    “开了?”

    赵云小声道,一步步凑上去,路过龙渊时还伸手拔出,而且,做好了时刻开溜的准备,保不齐有危险。

    吼!

    刚到洞口,便闻亢浑的龙吟,滚滚龙气自内汹涌而出,许是距离太近了,某人当场被撞翻,跌下了山巅,手中的龙渊,也横飞了出去,天晓得落在了哪。

    半空,赵云一声大骂。

    此山不算低,往上爬费时间,掉下去却是分分钟的事儿,这般高耸,这般的砸下去,不摔成一坨才怪。

    他自不傻,单手掐印诀。

    如这等尴尬局面,水遁该是很好用,在即将坠落之地,化了一方水潭,不偏不倚,一个噗通砸了进去。

    还未出水潭,他便仰头望了天空。

    哪有什么龙,那分明是一滴血,金色的血,所谓龙气,便是自那滴血中淌溢出来的,龙气澎湃汹涌翻滚,时而化云彩,于空飘飞;时而化龙形,盘旋九霄,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有亢浑的龙吟,震颤心神。

    “龙血?”

    赵云喃语,看的神色怔怔,至此才知此山为何是金色,多半是龙血映射,只在夜晚,才会生出璨璨的光,先前之所以未察觉,是因龙血山中,被山体阻隔,因他炸开,才破了那屏障,致使龙血自内飞出。

    吼!

    他看时,漫天龙气荡尽,皆敛入了龙血之中,不止龙气,还有方圆几千丈的灵力,也被龙血吞了个干净,而后才从天坠下,沐浴星辉月光,显的更璀璨。

    “好东西。”

    赵云忙慌一步上前,伸手去接。

    那可是龙血啊!

    这一接可不要紧,龙血当场窜入了他体内。

    唔!

    赵云顿的一声闷哼,一滴龙血是小,可它携带的力量,却澎湃似海,如丹药入体当场化开,磅礴的力量,瞬间充斥他的身体,灌入了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每一股都在乱窜,都如那烈焰燃烧。

    噗!

    他喷了血,一步没站稳,险些栽倒,龙血力量太强横,在体内肆意翻腾冲撞,已不知撞断了他多少经络,不知多少筋骨因此而断开,就连体表皮肤也龟裂不少,破出了一道道缝隙,有鲜血自裂纹中淌流。

    吓人,太吓人了。

    自远处看,他便如一个血人,通体膨胀,直欲炸开。

    也对,龙血力量太磅礴。

    而他,只是一个凝元境,容纳不下,定会被撑爆。

    啊!

    他的低吼,甚是痛苦,承受不住这等力量,不止身体,还有精神,头颅欲裂,一瞬瞬分不清真实虚幻。

    咔吧!咔吧!

    危急时刻,他运转洗髓易筋经,也运转了太初天雷诀,极尽炼化着龙血的力量,淬炼成了武修的真元。

    这下,换他的丹田撑不住了。

    丹田本是枯竭,被炼化来真元所填满,致使丹田极速涨开,照这架势,一旦到某种极限,定会被撑爆。

    铮!铮!铮!

    赵云当即拂手,将仅剩的爆符都甩了出去,而后引爆,引爆爆符,需消耗真元,以此来减轻丹田压力。

    然,这远远不够。

    爆符抽走的真元,仅仅九牛一毛,还有更多的真元涌入,不止进了他丹海,还灌入他全身每一个角落。

    威龙!

    赵云紧咬牙关,施展了此秘术,一掌接一掌的不带停,以将体内的真元发泄出去,不然,定会被撑爆。

    轰!砰!轰!

    因他胡乱冲撞,胡乱攻伐,山林遭了秧,不知多少古木,被打的崩断,也不知多少山石,被打的炸裂。

    可惜,依旧不够。

    有真元发泄,也有力量充盈,显然跟不上节奏。

    “破,给吾破。”

    赵云嘶吼,以龙血力量强行冲击境界。

    啵!

    境界屏障成摆设,昨日第九重,此时一举破入真灵境,修为进阶,好处多多,当是一个蜕变,丹田因此拓宽,经脉因此变的粗壮,磅礴力量也得以宣泄。

    “好险。”赵云摇摇晃晃,脸色煞白。

    得亏他够机智,也得亏他未开小差,哪怕是一个恻隐,都可能万劫不复,自开始,便小看了那滴龙血。

    轰!

    厄难刚过,便闻苍穹轰隆,电闪雷鸣。

    赵云豁的抬眸。

    这回的雷电,与往日不同,并非要下雨,是凭空出雷,让他有一种心悸之感,总觉那雷电是针对他的。

    “我的天劫?”赵云色变,认出了那是啥。

    玄门天书中有言,人若是太妖孽,或是忤逆上苍威严、触犯某种禁忌,上苍都会降下雷劫,以示惩戒。

    就是不知,他属哪一种。

    无论哪一种,他都躲不掉,玄门天书就是这般说的。

    扛的住便是生,扛不住便是死。

    赵云摇晃一下,强行站稳,运转太初天雷诀,既是雷,多半也能吸收,弄不好,还能加持天雷的威力。

    轰!

    说话间,雷电已下,准头儿不是一般的好,一道劈的赵云皮开肉绽,而这等雷霆,远非下雨的雷能比。

    不过,这等雷的确能吸收。

    赵云清楚感受到,天雷威力增强了,霸道不少。

    除此之外,便是好处。

    所谓的好处,便是淬炼身体,磨难也是磨炼,劫数也是造化,是一场涅槃,他的筋骨肉,都得以锻炼。

    轰!砰!轰!

    未能劈灭渡劫者,天劫威力又提升,雷电一道道的来,一道比一道强,一副不弄死他就不算完的架势。

    “来。”

    赵云一喝铿锵,又运转了洗髓易筋经,在雷电中渡劫,也在雷中淬身,愈合了体表裂痕,也重塑了筋脉,连一寸寸的骨骼,也在淬身中,一根根的接续。

    不知何时,雷鸣才湮灭。

    待硝烟散去,只留他摇晃的身影,一头栽在了山林中,两场劫,险被龙血力量撑爆,也险被天劫劈死。

    夜,终是堕入了宁静。

    翌日,牛轰又来了,一路上都在左瞅右看,表情奇怪,记得昨日来时山林还好好的,今日却一片狼藉。

    “人嘞!”

    牛轰仰了头,未见山巅有赵云,待爬上,还是不见人,自这俯瞰,山林乱七八糟,似经历了一场浩劫。

    牛轰不明所以,满山林找寻。

    倒是寻到了赵云的龙渊,却是不见赵云的影子。

    也对。

    昨夜赵云发狂,施风神步跑一路打一路,不知跑哪去了,此刻还在昏厥中,对牛轰的呼唤,俨然不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