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五十二章 绑着安全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满山林。

    赵云醒了,蔫不拉几,足用了大半夜,才抚慰了精神伤势,至今,脑袋瓜子还晕晕乎乎,是摄魂铃太诡异,不知使用方法,伤敌的同时也在自伤,体表的剑痕多半已愈合,但武道内伤,却不那般容易好。

    看幽兰,还搁树上绑着呢?

    好好一美女,愣被绑在了树上,足足绑了二十多圈儿,显然不是人干的事,就这,某人还想多绑几圈。

    也对,这姑娘疯起来,六亲不认。

    此刻,她睡的正香,莫说作乱,动一下都难。

    赵云揣着手,杵在树下看了又看。

    幽兰霸道的血脉,已藏于体内,此刻寻不到半点踪迹,好似只在特殊时期才会爆发出来,至于何时爆发,幽兰该是心知肚明,便如昨夜,早知血脉会反噬,才提前锁了自己,看样子,她以前经常这么干。

    只不过,昨夜是个意外,铁链未能锁住她。

    这一点,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想到,乃至于他也跟着遭殃,被追杀了大半夜,落了浑身伤痕,若非病急乱投医,用了牛轰给的摄魂铃,他多半已被斩灭了。

    除此之外,便是功法。

    幽兰诡异的功法,必是与其霸道血脉相连的,逢月圆便真元溃散,而后血脉便反扑,之后又真元散尽。

    这,该是一个过程。

    此刻,她干涸的真元,正一点一滴的回来。

    如这等怪异武修,赵云是头回见。

    他看时,幽兰一声低吟,缓缓开了眸,欲动却动不得,看了一下自己,才知被绑了,还绑的结结实实。

    “为何绑我。”幽兰皱眉的看着赵云。

    “为啥绑你,心里没点数?”赵云说着,嘴角有血淌溢,气息也够萎靡,再瞧那张脸,也不是一般的苍白,一瞧便知受了伤,而且,受的还是内伤。

    “我打的?”幽兰试探性道。

    “我自个撞的。”赵云随意回着,还在上下左右的扫量着幽兰,若非你半夜发狂,我能被打成这熊样儿?人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倒好,当晚就给我来个大惊喜,早知如此,傻子才会趟这趟浑水。

    幽兰沉默了,俏眉微颦。

    那铁链,是用特殊铁料铸造,纵血脉反噬,也难以挣脱,往日都是这般过来,如今看来,昨夜的铁链根本就没有锁住她,看赵云形态,便知被打的很惨。

    “血脉又增强了?”

    幽兰喃语,定是这个缘由,强到连铁链都锁不住。

    “那,不是你的本命血脉吧!”

    赵云说道,这是他得出的结论,幽兰的血脉绝非先天就有,多半是后天灌入,每逢幽兰虚弱便会反扑。

    譬如,真元散尽时。

    幽兰不语,在赵云看来,这是默认了。

    正因她的默认,赵云才干咳。

    明知会有月圆,就搁家老实待着,就别出来溜达了呗!也怪他,同情心泛滥,妄自插手,活该被人揍。

    “能不能,解开绳索。”

    幽兰低眸轻语,而后还补了一句:我只月圆时,才会犯病,意思明显,放了我,短时间内不会发狂的。

    “绑着好,绑着安全。”

    赵云意味深长的抹了一把鼻血,还是内伤太重。

    “我。”

    幽兰玉口微张,脸颊埋的更深,说了话,却是未说完,能见脸颊多了一抹淡淡红霞,该是有难言之隐。

    “尿急?”

    “嗯。”

    “我去别处溜达溜达。”

    赵云挥手斩了绳索,一手拎着剑,一手捂着老腰,一瘸一拐的走了,远远去看,那背影咋看咋逗乐。

    这若换做某大少,不来一套口哨儿,都不会走的。

    身后,幽兰就颇显狼狈了,许是身子弱,走都走不稳,特别是那脸颊,已映满红霞,貌似有点儿羞人。

    这边,赵云已走的足够远,打了头野狼,寻了空旷地,燃起了篝火,烤肉的香味,很快飘满四周山林。

    “我是跟不上了,自求多福。”

    赵云一声嘀咕,说的自是牛轰他们,倒想与小胖子汇合,奈何身受重伤,如此状态,走出这片山林都难,还有,来前不止一次看地形,都不知此刻在哪。

    说到伤势,他嘴角又溢血。

    外伤好说,恶心的是内伤,不是一两日就能复原的。

    正说间,幽兰来了。

    那姑娘,还是走不稳,手拄着一根枯树干,踉踉跄跄,赵云伤的重,她伤的也不轻,头脑至今还晕乎。

    摄魂铃的铃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主要是昨夜,赵云玩儿命的摇,摇了个两败俱伤,莫说玄阳地藏,此刻纵来一个真灵,都能灭了他俩。

    幽兰已坐下,埋首垂眸,脸颊依旧红。

    “你在正常状态下,能飞不。”赵云问道。

    幽兰不语,轻轻摇了头。

    血脉的反噬,非她所能左右,至于为何会飞,是因被灌入的血脉,涉及一个古老种族,有神奇的力量。

    赵云未再问,安心烤肉。

    饭后,两人便上路了,一个一瘸一拐,一个摇摇晃晃,也算相互扶携,路过昨夜那个洞穴时,还不忘停下看了看,虽然摔的不轻,但的确救了两人的命。

    如此,走走停停。

    至第二日清晨,才走出这片山林,还是荒山野岭。

    所幸,有村落。

    赵云寻了一辆马车,载着幽兰,直奔最近的一座古城,无论是谁,都继续疗伤的药,小村落是没有的。

    “多谢。”

    蓦然间,车中传出了幽兰一声轻语,某种感激是由衷的,若非赵云,她已死两回了,此乃莫大的恩情。

    “别忘还就好。”赵云扬了马鞭。

    幽兰的浅笑,略显朦胧,总会在不经意间,透过窗帘看一眼赵云的背影,这是她第一次这般仔细的审视,她的世界一片黑暗,这道背影却仿佛一寸光明。

    唔!

    看过,她便是一声低吟,本就苍白的脸颊,更显煞白,许是很冷,瑟瑟发抖,冷到蜷缩了圣体,就连呼出的气,都颇显冰寒了,时而还痛苦的呻.吟一声。

    还未完。

    冷过之后,便是浑身灼热,热到如烈焰燃烧。

    没错,她身上还有毒。

    但,她这种毒的解药,并非什么人都有。

    赵云曾几次回眸。

    “功法的诟病。”幽兰牵强一笑,随便扯了幌子。

    夜幕降临,一座城池映入眼帘。

    那是青峰城,赵云认得,当年历练时曾来过,也是在青峰城,他遭了法师的暗算,灵脉一断便是三年。

    幽兰出来了,蒙了一件黑袍。

    两人或许同有一种默契,赵云也蒙了一件。

    “后会有期。”

    入了城,赵云微微一笑,便转身入了熙攘的人群。

    “后会有期。”

    黑袍下,幽兰一声轻喃。

    久久,她才黯然收眸,一走三回头。

    到了,都不知他姓甚名谁。

    夜的青峰城,颇显繁华,丝毫不弱忘古城,亦是人影熙熙攘攘,大红灯楼高挂,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

    赵云于人群中穿行,几次停下。

    买了疗伤的药丸和补充真元的灵液,顺便,又置办了一套画符的行头,遭遇强者,爆符还是很实用的。

    “瞅见没,赏金又增加了。”

    “三万两啊!啧啧啧,还是官府阔气。”

    “你说咋就逮不住他嘞!”

    街上多议论声,多有人围着悬赏告示指指点点。

    至于被通缉者,自是夜行孤狼。

    赵云瞧了,也不免唏嘘,在这竟也能看见通缉的告示,想想也对,必是各大家族施加压力,特别是柳家,近日流年不顺,不捉住那厮,着实难消心头恨。

    看过,他加快了脚步。

    再定身,是一间客栈,吃过晚饭,便自锁房中。

    咔吧!咔吧!

    而后,便是这等声响,两种功法一同运转,配合药力,配合灵液,抚慰着体内伤痕,复原只时间问题。

    话分两头。

    幽兰还在城中,所做之事,自与赵云差不多,买了疗伤的药,便寻了一间客栈,护体的真元恢复不少。

    不过,她的毒却越发严重了。

    所谓冰火两重天,说的便是她此刻的状态,站门外去听,痛苦的低吟频频不断,不知的还以为那啥呢?

    蓦的,烛火摇曳。

    下一瞬,一道黑影如鬼魅般走入,是从窗户那过来的,都蒙着一件黑袍,一双眼眸,颇显冰冷和阴森。

    “解药。”

    幽兰好似认得,当即伸了手,手都是颤抖的。

    “好说。”

    黑袍人一语幽笑,随手丢出了一颗赤色的药丸。

    幽兰接下,忙慌塞入口中。

    至此,毒素才减退,苍白的脸颊,终是多了红润。

    这,便是她的人生。

    自成杀手,她基本都是这般过来的,需定期服用解药,完成了任务还好,若完不成,便也得不到解药。

    她厌恶血,也厌恶杀戮。

    多少年了,死在她手中的人,有太多都是无辜的。

    “竟能完成任务,上头很满意。”

    黑袍人阴笑,森然的眸,难掩的是贪婪和淫.秽。

    幽兰不语,如一具冰雕伫立。

    对这黑袍人,她有的只是淡漠与清冷。

    “这是这一次任务。”

    黑袍人拂了手,有一张白纸,自袖中飘出。

    “忘古城,赵家赵云。”

    幽兰随手接下,轻声读了出来。

    “没有画像?”

    看过,她便燃了白纸,皱着眉看向黑袍人。

    “废物一个,懒的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