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五十六章 真是个怪人
    “好久不见。”

    青瑶身姿翩然,已笑着迎上去。

    “半年而已。”

    柳如月一笑,下意识看了赵云。

    不知为何,瞧见赵云的第一眼,她便有一种极熟悉的感觉,特别是赵云那双眼,好似曾在哪见过。

    奈何,赵云蒙着人皮面具,难以望清其真容,只知,他是一个真灵境,看气息,该是个真灵一重。

    赵云不语,随之收眸,抱着古琴走了。

    能在这见到柳如月,他还是颇感意外的,竟与青峰城主的女儿是故友,以前可从未听她说起过。

    “代表忘古城?”赵云心中喃语。

    在他看来,柳如月造访,可不止是看故友这般简单,多半是因孤狼,多半也听闻了消息,来此目也明显,追回被盗的财物,顺便,制裁夜行孤狼。

    若如此,那其他古城,也定会派人来,且身份都不会简单了,能代表一城,多大的面子,便如柳如月,若非涉及天宗,忘古城主也不可能派她来。

    “他是。”

    柳如月俏眉微颦,看了青瑶。

    “故友。”

    青瑶一笑,略显尴尬,主要是今日赵云,冷漠的有点儿让她猝不及防,好歹是天宗的弟子,好歹是她的客人,打声招呼也好啊!咋转身就走嘞!

    “小姐,苍狼城的少城主来了。”

    正说间,别苑又有闻禀报。

    话还未落,一个白衣青年便已走入,生的器宇轩昂,许是为了配合渐入佳境的格,手中还握着折扇,时刻都在向他人昭示着一句话:老子很帅。

    “***,别来无恙。”

    “青瑶妹子,可有想我。”***笑道。

    “莫打趣。”

    “哟,柳大小姐也在,今日着实荣幸。”

    “好生热闹。”

    笑声起,别苑外又走入一人,也是个青年,银袍烈烈,身份自不凡,乃赤阳城少城主:宇文昊。

    看吧!赵云猜的果然不错。

    来者皆大名头,拜访青瑶是真,为夜行孤狼也是真;追回财物是其次,主要还是找回那件珍宝。

    “请。”

    凉亭中,青瑶已摆下一桌小酒宴。

    酒宴气氛,不怎么和谐。

    所谓不和谐,是指***和宇文昊,这俩貌似有过节,自坐下后,看对方的眼神儿,都阴阳怪调的。

    其实,两人此次来,还有第三个目的:提亲。

    没错,是提亲,好巧不巧,都看上了青瑶,也可说,是家族看上了,来一场政治联姻,岂不美哉。

    事实上,柳如月长得也很美,也是家族欲联姻的对象,可惜啊!人家是天宗弟子,这高枝儿可不好攀,相比而言,青峰城的青瑶,最合适不过。

    “多日未见,切磋一番可好。”

    ***瞥了一眼宇文昊,难得逮住机会,那得好好表现表现,有那么一种火气,已憋在心中很多年。

    “好说。”宇文昊戏虐一笑。

    完事儿,别苑就很热闹了,铿锵声哐当声不绝于耳,一个如打了鸡血,一个如吃了枪药,干得是热火朝天,修为不分上下,自也战的旗鼓相当。

    看青瑶,已是习惯。

    这俩少城主,逢是见面必掐架。

    “真是个怪人。”

    她更多关注的,还是赵云所在的阁楼,心中还不免犯嘀咕,若换做是他人,见了这么多大来头的人,且还有俩美女,上赶着巴结还来不及呢?那位倒好,入了阁楼便没再冒头,好似也不怎么喜欢热闹,俩少城主打的如火如荼,不出来看看?

    “好熟悉。”

    柳如月喃喃自语,对***和宇文昊的干仗,不怎么上心,还在想赵云,那双眼,是越想便越熟悉。

    场面,一度尴尬。

    这种尴尬,自是指***和宇文昊,干的脸红脖子粗,就想好好表现表现,实则,俩美女压根没看。

    看啥呢?

    两人皆郁闷,斗战时也时而侧眸望看。

    里面有宝贝?

    也怪他们来的晚,若来早了,就没这疑问了。

    这整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阁楼,愣是将他们的风头抢了个精光,好歹是少城主,给点面子好不嘞!

    “好顽强的印记。”

    阁楼中,赵云唏嘘不已,已祭了雷电,却丝毫撼不动刻在古琴上的印记,并非抹不掉,是极其缓慢,一时半会儿,还真炼不化,并非雷电级别不够,是他修为境界太低,使不出雷电的真正威力。

    轰!砰!轰!

    阁楼外,轰隆声不觉,俩人才越干越猛。

    赵云曾侧眸,隔着窗户的缝隙,能见***和宇文昊,做少城主的非泛泛之辈,修为不在青瑶之下。

    不知何时,轰声才湮灭。

    看两人,一个嘴角溢血,一个鼻青脸肿,战了个平手不说,还整了一身狼狈,到了都没撂倒对方。

    “不服再来。”

    “怕你不成。”

    三杯酒下肚,俩人又针尖对麦芒。

    “好了。”

    青瑶揉了眉头,大老远跑我家打架来了?

    至此,两人才歇战。

    赵云倒敬业,还搁那炼印记,炼完就走。

    可他,还是太小看印记了,太强了,与其说印记强,倒不如说是他的主人强,都逝去这么多岁月了,她的印记却是不灭,搞不好,是一尊天武境。

    成果,还是有的。

    天雷撕裂,包裹了古琴,却针对印记,自是炼化了一些,无非是时间问题,以他看来,最多两日。

    城中,依旧喧闹。

    往日繁华的大街,今日略显苍凉,随处可见带刀兵卫,挨着个的盘查,整的人心惶惶,莫说真灵境,连玄阳境都架不住这阵仗的,也没人敢不配合,真触了城主眉头,来一尊地藏境也照灭不误。

    一人之力再强,也难敌千军万马。

    这点儿觉悟,他们还是有的,长点脑子还是好的。

    至于夜行孤狼,自是没捉到。

    昨夜逮住的黑衣人,显然不是孤狼,青峰城主又不傻,那就是个普通的小偷儿,盗了不过几百两。

    纵非孤狼,也定不轻饶,偷盗财物,那得关你个把月,不让你吃点儿苦头,你特么不长记性的。

    “搜,继续搜。”

    青峰城主暴喝,抓了个冒牌货,不上火才怪。

    磅礴的青峰古城,依旧封闭,只进不出,无他手令,谁都不能出城,也包括来访的两个少城主。

    急了,这个城主,是真被急了。

    可想而知,对他施压的人,来头是何等的大。

    夜幕,悄然间降临。

    房中,赵云还是那般兢兢业业,炼化这不灭的印记,太耗精神力,也怪昨夜他太疯狂,画了太多的爆符,至此脑瓜还晕晕乎乎,可比淬炼兵器难多了,还好,他足够坚韧,印记大半已炼化了。

    吱呀!

    房门开了,哦不对,是窗户开了。

    还未见人,先闻女子香,青瑶爬窗户进来了。

    “啥毛病。”

    赵云眼神儿奇怪,虽未言语,神态代表所有,堂堂城主之女,好歹是有身份的,有门不走爬窗户。

    “辛苦了。”

    青瑶轻语一笑,见了琴上印记,眸光亮了,大半已炼化,真就找对人了,这小子的雷电果是不凡。

    “撑不住了。”赵云说道。

    “早给你备好了。”青瑶笑了笑,取了一个小钱袋,沉甸甸的,装的可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药丸。

    是补充精神力的药丸,起码上百颗。

    赵云看的唏嘘,不亏是城主家的宝贝女儿,出手就是阔绰,家底儿厚,最不缺的就是修炼资源。

    他自不客气,伸手抓了一把。

    嘎嘣嘎嘣声响,还是很悦耳的,看的青瑶一阵扯嘴角,这小子有意思,吃药丸都是这般野蛮的?

    “能不能,摘下你的面具。”

    青瑶笑道,颇好奇人皮面具下,是怎样一副尊荣。

    “戴着好,戴着安全。”

    赵云意味深长道,出门在外,得处处小心,自出了牛家庄,他就一直戴着面具,并非装,而是不想给赵家惹麻烦,若是孤家寡人,那就随意了。

    青瑶一笑,并未强求,最后看了一眼,又顺着窗户爬出去了,那形态,咋看都像是一个小偷儿。

    恰逢对面阁楼的柳如月出房门,好巧不巧的望见了这一幕,不免俏眉微颦,青瑶这是啥个cao作。

    看见的不止是她,还有刚入别苑的***。

    他夜里来此,自是找青瑶的,手中还提着一方玉盒,是给青瑶准备的礼物,看外形,价值不菲。

    “阁楼里是谁。”

    ***双目微眯,盯住赵云的阁楼,房中有烛火摇曳,自外能望见人形,该是个青年,不知在干啥。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青瑶,是从里面爬窗户出来的。

    孤男寡女,tou情?

    ***脑洞大开,不免浮想联翩,大半夜有门不走爬窗户,还那般偷偷摸摸的,是谁都会这般想吧!

    一时间,***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那感觉,就像是自家的媳妇,夜里跑去偷汉子了。

    “很好。”

    ***一声冷哼,怒气冲冲的走了。

    送礼,还送你妹的礼。

    也得亏这是城主府,不然,他多半已杀进去了。

    他走后不久,宇文昊也来了。

    要不咋说都是少城主,干的事儿都一样,这货手中,也提着一方精致的玉盒,也是跑来送给青瑶的,而且是选在夜里,显然是想跟青瑶单独聊聊。

    他来的晚了。

    若也瞧见先前的一幕,多半也会气出内伤。

    是来的晚了,青瑶已歇息。

    也或者,是青瑶不怎么待见这货,门都没让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