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总裁爹地宠翻天〕〔倾天十二门〕〔镇国战神〕〔豪婿〕〔苏厨〕〔第一战神〕〔封神第一帝〕〔巅峰王者〕〔超级学霸:从大考〕〔凌画宴轻〕〔跨界小地主〕〔我在末世解锁超级〕〔报告竹马:你的青〕〔曾经的那个〕〔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我是末世尸王〕〔重生之跨国巨头〕〔同床异梦〕〔萌妻带娃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六十三章 罩不住
    夜里,赵云蒙了黑袍。

    临走前,他去了趟酒楼,取走了埋那的孤狼印章。

    而后,便是马蹄声。

    有燕天峰的手令,一路畅通无阻。

    出了城,天高任鸟飞。

    城主管家看了离去的赵云,又回眸看了城主燕天峰,眼神儿的寓意,极其明显:就这般放他走了?

    “他,终究只是一个过客。”

    燕天峰一声叹,难得遇见一个看着颇顺眼的小后辈,也难得女儿喜欢,偏偏,人家是有妻子的人。

    城主管家也一声叹。

    这,或许便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

    造化弄人哪!

    月下,赵云挥动皮鞭,驾马飞驰,一路都在辨认方向,得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寻到牛轰和村民。

    燕天峰说的不错。

    他于青峰城而言,的确只是个过客,若非受伤来此,若非封城,若非误入城主府,也不会有后来事,一切都是阴差阳错,也好似,冥冥自有定数。

    收了思绪,他速度加快不少。

    若他所料不差,牛轰定会在一座古镇落脚。

    嗯?

    行至一片山谷,他微微皱了眉,只因怀中的小灵珠,蓦的亮了一下,身后该是有人跟着,是玄阳境,并非一个,是两个,修为皆是玄阳境最巅峰。

    未多想,他驾马入了山林。

    别说,还真有两道黑影儿跟了进去,映着暗淡月光,还能见其真容,可不正是忘古城的俩老头儿吗?此番跟来,目的昭然若揭,弄清赵云的身份。

    人嘞!

    入山林不久,两人便停下了,你瞧瞧我,我看看你,能见那匹马拴在树上,却不见了赵云的踪影。

    “是他们。”

    遁入地底的赵云,双目微眯了一下,已屏住了呼吸,也敛去了真元,能隔着泥土,看清两人尊荣。

    说好的,谁都不能出城的。

    这俩老货,咋也出了青峰城,也有燕天峰手令?

    赵云心道,知道他俩来是为啥而来。

    “好小子,小看你了。”

    两老者皆一声干咳,揣着手搁四周溜达。

    “你说,孤狼是否真在青峰城。”

    “他在不在无关紧要,他的印章在便好。”

    “老实说,吾很佩服那小子。”

    俩老头儿颇有情调,一人拎了一根棍儿,在丛林中戳来戳去,一边找着人,还一边聊的贼开心。

    “印章?”

    赵云听了,不由挑眉,所谓印章,自是孤狼的印章,还在他怀中揣着呢?难不成印章藏着秘辛?

    “罩不住。”

    正说时,突闻一声狼嚎,嗓门儿颇高。

    “罩不住?”

    俩老头儿听了,嘴角不由一阵抽搐,都特么罩不住了,还嚎这般响亮,是怕人不知,还是本就有病,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荒山野岭嚎个啥劲嘛!

    赵云停了,寓意就不同了。

    听音色,该是小黑胖子,所谓罩不住,实则是“赵不住”,牛轰曾问过他名字,他就扯了这么个名讳,不得不说,这仨字儿一出,的确有够霸气。

    在这遇见牛轰,实属意外。

    多半是牛轰已安顿了村民,自个跑出来找他的。

    好巧不巧,找到了这片山林。

    好巧不巧,他就在这片山林。

    “去瞧瞧。”

    俩老头儿已动身,直奔山林深处。

    轰!砰!轰!

    很快,便闻轰隆声,该是俩老头儿出手了。

    “有病吧!招你惹你了。”

    “嘿,还敢骂我。”

    大骂声颇多,有牛轰的,也有俩老头儿的。

    啧啧啧!

    轰隆声没了,就剩俩老头儿的啧舌声了。

    已逮住牛轰。

    正因逮住了,才啧舌不已,这货吃啥长大的,咋这般胖嘞!胖就不说了,咋还这般黑了,打老远一瞅,就瞧见两排牙齿,走近一瞧,才知是个人。

    “这就尴尬了。”

    赵云也到了,望见俩老家伙,正拎着牛轰上下扫量呢?一边看一边唏嘘,该是从未见过这品种。

    “干嘛!你们干嘛!”

    牛轰大呼小叫,被拎着一条腿,脚朝上脑袋瓜朝下,俩手正搁那扑腾呢?稀里糊涂的就被干了。

    “拎回去研究。”

    俩老头儿看了良久,都未瞧出个所以然,干脆拎走了,大半夜的,还真看不清,这货长得忒黑了。

    然,刚走出两步,便见漫天纸钱。

    哦不对,该是漫天符纸,随风哗啦啦的飘落。

    “我说,这是爆符吧!”

    其中一老头儿问道,俩眼珠上下左右的转动。

    “好像是。”

    另一老头儿猛吞了一口口水,爆符嘛!他自是见过,但这么多的爆符,还是头回见,一眼望去如下雨一般,这若引爆,他俩不死也的丢了半条命。

    “是他。”

    牛轰见之,俩眼骨碌碌直转,知道是赵云,他认识的人中,也只赵云通晓画爆符之法,也有赵云那等逼格晃眼的人才,才能摆出这般大的阵仗。

    “忘古城的吧!”

    赵云现身,立在一座小山头,俯瞰着下方,吃了变声丸,声音颇是苍老,忽悠人,此乃必备套路。

    俩老者豁的转身,老眸微眯。

    那小山头,啥时多出个人来,竟无丝毫察觉。

    “人放下。”

    赵云悠悠道,话的意思极明显,你俩拎着的小胖子,是我的人,要么放了他,要么,小爷送你们上天转转,这么多爆符,我就不信炸不飞你俩。

    “阁下,是皇族的人吧!”

    忘古老头儿呵呵一笑,自是不敢动,爆符撒的位置,颇有讲究,不等跑出去,就会被炸个满天飞。

    “你说呢?”

    赵云淡淡道,变声后的语色依旧苍老。

    忽悠人,是个技术活儿。

    纵无月神撑场面,他也得站稳了,可不能有丝毫怯场,非但不能怯场,还得强势些,真被看出破绽,俩老头儿真要硬来,他与小胖子,都得交代在这,俩玄阳境巅峰,可不是驼背老者能比的。

    至于皇族,指的自是大夏皇族。

    皇族的人,地位不是一般的尊贵,看俩老头儿的神态便知,眸中有忌惮,也有敬畏,但凡是皇族来的,忘古城主都惹不起,更莫说他俩玄阳境了。

    为何把我认作皇族的人。

    赵云喃喃,眉宇微皱,一瞬思绪飞转。

    多半是因爆符。

    思来想去,也只这种可能了,爆符不常见,普通的武修,哪怕是城主,都未必有这等数量的爆符。

    这或许,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而这种象征,一般人多半不知道,涉及皇族,他父亲赵渊,都很少提及,那不是小家族能妄自评论的,身为城主府的人,俩老头儿该是知道某种秘辛,不然,说到皇族,也不会露出谦卑的姿态。

    “竟是皇族,失敬失敬。”

    俩老头儿皆拱手,也放下了小黑胖子。

    如赵云所料,如此数量的爆符,一般人不可能有的,身份尊贵如城主,也不例外,因为在很多年前,爆符便已绝迹世间,或者说,是被皇族勒令禁止了,真正的画爆符之法,也早已被皇族垄断。

    的确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不是吹,哪怕持此爆符者,只是一个小小的凝元境,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惹了皇族,可比惹了城主要吓人的多,轻则丢命,重则会株连九族。

    更遑论,他们看不清赵云修为。

    这,便是中无形的震慑,是皇族的名头太大。

    “小子,你可悠着点儿。”

    小黑胖子心中祈祷,走的战战兢兢,只因满地皆爆符,生怕踩到了,这若赵云一不留神儿开了禁制,他一瞬就会被炸的粉身碎骨,渣渣都不剩的。

    “误会,皆是误会。”

    俩老头儿一声干笑,依旧不敢动,一怕赵云直接开炸,二怕触怒这个神秘的皇族人,安分点为妙。

    “真把我当皇族了?”

    赵云心中嘀咕,看俩老头儿,该是吓的不轻。

    “敢问道友,也是来捉孤狼的?”

    俩老头儿呵呵一笑,难得见皇族人,得套套近乎。

    “不然,你以为老夫是来游山玩水的?”

    赵云一语沉声,颇具威严,既开了忽悠模式,那得朝死了忽悠,得把自己个,当做真正的皇族人。

    毕竟,他还有个神秘莫测的师傅。

    先前,连财满楼麻衣老者,都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更莫说这俩了,真要追查,便往师傅身上推。

    不是吹,若月神苏醒了,若由月神来忽悠,会更牛叉,能把这俩老头儿,唬的分不清东西南北的。

    好小子,你真行啊!

    小胖子心中唏嘘,一本正经的忽悠,唬的俩玄阳巅峰,动都不敢动,这道行,一两天可练不出来。

    “多有冒犯。”

    俩老头儿讪讪直笑,好似说了不该说的。

    “烦劳将此物,交于我徒儿。”

    赵云淡道,拂袖之下,一物自半空飘下。

    乃一张符纸。

    是啥都无所谓的,那句徒儿才是正题。

    忽悠嘛!得牵着对方鼻子走。

    俩老头儿已忙慌接下,符纸上啥也没有,空空如也,就只是一张普通的符纸,在他们看来,是需特殊方法才能窥看,至少,他俩是看不出端倪的。

    “敢问道友,你家徒儿是。”

    看过,俩老头儿才试探性的望向小山头。

    “忘古城,赵云。”

    赵云淡淡道,此话目的明显,给赵家找个靠山。

    皇族的名头,可比城主好使多了。

    有这么个后台,赵家的处境,会好上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