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六十五章 印章玄机
    “她之来历,非你想象,少问为好。”

    麻衣老者揣了手,看了一眼房外,话语悠悠。

    “比起她,我更好奇那紫衣仙姑?”

    “怎么,你见过紫苓?”麻衣老者不由挑了眉。

    “曾在山中,找我问过路。”

    “曾在古墓,救过我的命。”

    “古墓?”老者皱眉,“你去过阴月王坟冢?”

    “误入。”赵云讪讪一笑。

    “胆子还真不小。”麻衣老者瞥了一眼。

    “紫苓前辈,是不是守墓人。”

    “她家祖上,是追随阴月王的,自造有陵寝那日起,守墓便是其天职,世代如此,外面那个小丫头,算是她的徒儿,因族中有变动,才送来忘古城,交由老夫照看,说白了,是来我这避难的。”

    “懂了。”赵云一笑,继续写功法。

    “几日不见,竟已是真灵境,真小看你了。”

    “是师傅教得好。”

    赵云又把师傅拎出溜了一圈儿,听的老者咋舌不已,就说嘛!老前辈选的徒儿,岂是池中之物。

    功法写好,赵云便出了房门。

    白日梦小丫头还在,还真是小财迷,就几十两银子,已不知埋头数了多少遍,且神色极其的认真。

    也或者,她本就喜欢数钱。

    “小妹妹,我给你块元宝,传我一部秘术咋样。”

    赵云笑眯眯的。

    那形态,咋看都像一个大叔,拿着一块糖果,在忽悠小姑娘,这丫头来历不小,多是一脉隐世大族,族中秘法该是不俗,她若传,他自乐意学。

    吱呀!

    未等白日梦开口,便见身后房门开了,不见麻衣老者,却见一只脚掌伸出,一脚把赵云从二楼踹了下去,一块元宝就想学秘法,你脸咋那般大嘞!

    “你个老东西,给我等着。”

    赵云起身,捂着老腰走了,暗想着哪日强了,就往老者的裤.裆里塞一沓爆符,炸你个断子绝孙。

    回房中,他自锁了房门。

    至此,他才拿出了夜行孤狼的独家印章。

    “这玩意儿,真有玄机?”

    赵云握着,翻来覆去的扫量,不放任何细节,期间,他还用手敲了敲,而后,又放在耳畔听了听。

    敲着敲着,他双目微眯了。

    听着听着,眸子也深邃了。

    此印章,的确有玄机,里面该是空心的,所料不差,印章中必藏着东西,至于是啥,尚未听出来。

    这般想着,他轻轻捏碎了。

    如他所想,印章是空的,里面藏着一个指甲大小的纸团,待拆开看,其上多纹路,该是一张地图。

    他眸光亮了。

    还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这必是藏宝的地图,只要按照此地图去找,定能寻到孤狼的藏宝地,偷了那么多,还有稀世珍宝,多半都藏在那。

    如今,孤狼已死。

    他该是这世上,唯一一个知道藏宝之地的人了。

    说着,他摊开了地图。

    藏宝图只巴掌大,其上纹路密密麻麻,看地形该是座山,至于是哪一座,还需挨个的去甄别找寻。

    研究过地图,他才盘膝而坐。

    麻衣老者给的精元丹,一颗颗被吞,不止滋养精神,还能提升精神级别,用过,心灵都空明不少。

    其后,便是画爆符了。

    近日,他便会起身去寻宝,爆符会是一个依仗。

    精神力提升,画符的速度自也提升。

    他是很敬业的,自入了房门,一日都未见出来。

    夜幕悄然降临。

    伴着一缕风,老者来了,依旧不走门,直接穿墙。

    机智如我。

    赵云手脚够麻溜,拂袖收了画符的行头。

    “你师傅,是皇族的人吧!”

    老者颇自觉,自个就找地儿坐了。

    “何以见得。”

    赵云埋着头,只顾擦拭他的龙渊剑。

    “爆符。”老者淡道。

    赵云闻之,眸光一闪,先前的某种猜测,此刻得以印证,那么多的爆符,也只皇族的人才会有。

    “还未回答老夫的问题。”老者又问。

    “大家都明白人,何需多说。”赵云对着龙渊哈了一口气,忽悠的话语,说的那叫一个自然。

    “可知名讳。”

    “复姓大夏。”

    “你这是句废话。”老者黑了脸,但凡是皇族之人,都姓大夏,这特么还用你说?我问的是名讳。

    “这个我真不知。”

    赵云摊了手,本想胡扯一个,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若歪打正着,真有这么个名字,岂不扯淡,如此,云里雾里的最好,神秘感嘛!可不能揭开。

    麻衣老者不言语了。

    看赵云神态,貌似不是在说谎。

    他的眸光,就深邃不少了。

    至少,他确定了赵云师傅属大夏皇族。

    “少爷,城主府有人找你。”

    正说时,突闻房外呼唤,听音色是武二。

    “城主府?”

    赵云故作诧异,放了龙渊剑,起身出去了。

    说是有人找,实则已进了小园。

    大眼一瞅,正是忘古老头儿,穿着颇正式,正揣手杵在那,左瞅右看,这个后园,布置的挺别致。

    “真是城主府的人?”

    “那还有假,俺去过城主府,见过这老头儿。”

    “玄阳巅峰,竟亲自来。”

    鲁莽那帮人才,扎堆儿搁那嘀咕,

    “前辈找我?”

    赵云来了,依旧装疯卖傻,实则早有预料。

    演戏,他是专业的。

    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不忽悠不行啊!

    “赵家少爷,借一步说话。”

    忘古老头儿拱手寒暄,一脸笑呵呵的。

    “前辈,这边请。”

    “少爷请。”

    也或许是巧合,在忘古老头儿转身的呢一瞬,瞟见了麻衣老者,正从赵云的房间,穿墙走出来。

    “是他。”

    就这一眼,忘古老头儿一步没踩稳,差点儿栽那。

    “啥个情况,他怎么也在这。”

    忘古老头儿心中大惊失色了,好似认得麻衣老者,正因认得,才难以置信,乃至于这般失态。

    “有这般吓人。”

    此一幕,赵云皆看在眼里,下意识瞟了瞟麻衣老者,自始至终,都未朝这边看一眼,不过瞧忘古老头的神态,便知麻衣老者的身份,必定不简单。

    不然,也不会给人吓成这样。

    “小友,冒犯问一句,方才那位老者。”

    “我赵家客卿长老。”

    “客卿长老?”忘古老头儿猛吞了一口口水。

    这个客卿长老,足够震撼。

    他人不知,他怎会不知,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难不成,与赵云的师傅,有交情?”

    忘古老头儿已站稳,思绪万千,笃定自己猜的不错,若非有交情,以麻衣老者的身份,怎会做赵家客卿长老,纵城主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吧!

    “前辈,请。”

    赵云一笑,打断了忘古老头儿的思绪。

    “好好。”

    忘古老头儿干笑,不敢有丝毫怠慢,所谓不敢怠慢,便是进了雅间儿,赵云未坐,他愣是没敢坐。

    “不知前辈寻我,所谓何事。”

    赵云笑道,颇有后辈礼数,为老头儿斟了茶。

    “受你家师尊所托,送来此物。”

    老头儿笑道,将那张空空如也的符纸递了过来。

    “你见过我师傅?”赵云故作惊异。

    “有幸见过。”忘古老头儿呵呵一笑,“真是老夫眼拙了,你竟有一个皇族的师傅,失敬失敬。”

    “前辈,莫往外说。”

    赵云一声干笑,演的那叫入木三分。

    “这个我懂。”

    忘古老头儿笑呵呵的。

    其后多话语。

    忘古老头儿所问,与麻衣老者基本类同,无非就是问名讳和封号这些,赵云的回应,亦如先前。

    他来得快,去的也快。

    临走前,还看了一眼麻衣老者的阁楼,好巧不巧,望见了白日梦,看他的老脸刷刷的变,走时还在擦汗,这世界是怎么了,忘古城咋这么多牛叉人物,他得赶紧回去,禀报城主,赵家不简单哪!

    “我是不是捡到宝了。”

    赵云嘀咕,看的也是那座阁楼,从忘古老头儿的神态来看,那老家伙和白日梦,地位绝不弱城主。

    嗖!

    他正看时,白日梦如鬼魅一般,现身他身前。

    “好快的速度。”

    赵云心境骇然,真灵第八重,竟有这等身法。

    “老头儿说,你很能打。”

    白日梦扬着小脑袋,大眼扑闪闪。

    “还行。”

    赵云应了一句,至少同级别,他是没输过的,论战绩,咱也不俗,前与后,已弄死了俩玄阳境。

    “我也很能打,跟我打不。”

    小丫头天真无邪道,从哪看,都是人畜无害的。

    “真灵第八重,打我第一重?”

    赵云上下扫量白日梦,在窥看其血脉,很不凡。

    “俺不动真元。”

    “这个可以有。”

    “我打赢了,你给我钱。”

    小丫头说的很认真,说钱字时,俩眼财迷迷的。

    “若我打赢了呢?”赵云笑道。

    “你打不赢的。”

    “瞎说,我很能打的。”

    白日梦未再答话,对着她的小拳头,哈了一口气。

    嘿!

    赵云不干了,真元暴涌。

    轰!砰!

    两人齐动,一个小拳头,一个威龙掌。

    哇!

    而后,满园的人,就都扬起了头,俩眼珠左右摆动,是目送赵云出去的,从小园,飞出了兵铺。

    很显然。

    是被白日梦,一拳头打飞的。

    “舒坦。”

    麻衣老者笑的开心,见赵云挨锤,说不出的酸爽。

    轰!

    很快,便闻这等声响,倒飞的赵云,撞在了一座酒楼上,好好的墙壁,板板整整一个人形大窟窿。

    “嘛呢?”

    继而,便是嘈杂的大骂声,有酒楼老板,也有酒楼客人,喝的真兴起,便有一人从外面砸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