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六十九章 蹲墙角
    清晨的忘古城,颇显繁华。

    这份繁华,因两人走过,又添一抹喧闹。

    乃赵云和柳如心。

    未去寻宝,今日的赵云,也未修炼,牵了妻子的手,在大街上游逛,走走停停,多日难得安逸。

    看柳如心,一路埋首垂眸。

    这小丫头,走哪都战战兢兢,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且紧紧抓着赵云的手,生怕又人被遗弃了。

    “这会是柳如心?”

    “打扮之后,竟还是个美人坯子。”

    “可惜,是个瞎子。”

    “这不正好?废物配瞎子,真天造地设。”

    “小子,留点儿口德吧!”

    街上行人不少,不止吆喝叫卖声,也还有闲言闲语,祝福的自然有,讥讽的也不少,主要还是新鲜,自成亲后,还是头回见赵云与柳如心同时出现,看赵云面带微笑,显然对柳如心再无芥蒂了。

    议论声中,两人渐行渐远。

    别说,真一道亮丽风景,从哪看都极为般配。

    让人眼亮的,还有另一人。

    好巧不巧,柳如月也在大街上,已从青峰城归来了,还是那般清冷孤傲,她周侧一丈,都没人的。

    也对,她是天之骄女。

    同辈之中,无论是谁与她站一块,都黯然失色。

    “本是妻子,成了大姨子。”

    “本是小姨子,变成了妻子,真尼玛有意思。”

    “偷梁换柱嘛!绝配。”

    还是议论声,一路都伴随着,主要是赶的太巧。

    赵云无视,在一个摊位驻足。

    乃卖首饰的摊位,啥个镯子玉簪,琳琅满目。

    “好好待我妹妹。”

    柳如月也到了,语气还是那般淡漠清冷。

    “柳大小姐真有意思,我的妻,自会好好疼爱,还用你说?”赵云说着,将一根玉簪插在了柳如心发髻,觉得不怎么好看,又在摊位继续挑。

    柳如月俏眉微颦。

    老实说,赵云的语气,让她极度不爽。

    不爽就对了。

    赵云只顾选首饰,懒得搭理,未将柳如心当妹妹看,又何必以姐姐的身份,指手画脚,真是可笑。

    不过,他得感谢柳如月。

    这个谢字,必定是由衷的,若非柳如月的偷梁换柱,柳如心也不会做他的妻,便也没有后来的月神,瞎子也好,废柴也罢,他都会将那份九世祝福,守到地老天荒,此情缘,便是柳如月赐予的。

    瞧柳如心,身子瑟瑟发抖。

    没想到会在这碰见姐姐,从骨子里就惧怕,该是卑微太久,无论走到哪,都觉自己是个卑贱之人。

    看摊位主,只顾干笑。

    此城最火的三个人,都凑到了他这,你说巧不巧。

    “就它了。”

    赵云选好了玉簪,放下了银子,带着妻子走了。

    到了,都未看柳如月一眼。

    天之骄女也走了,走出很远,竟颇想回头看一眼,不知为何,瞧见赵云与柳如心的背影,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是站的太高?又渴望人间烟火了?

    夜幕悄然降临。

    小两口回兵铺的画面,还是很温馨的,赵家的少爷,背着他妻子,一路说说笑笑,让人羡慕不已。

    “小子,独家秘方。”

    牛轰不知从哪窜了出来,偷偷塞给了赵云一包东西,成粉末状,轻轻已嗅,还有一种奇异的芳香。

    “春宵一刻值千金。”

    小胖子的笑,带那么点儿猥琐。

    “来,你过来。”

    赵云搂着小胖子的脖子走了,找了一个没人的地儿,将一整包的那啥的药,全塞小黑胖子嘴里了。

    夜里,赵云又打了地铺。

    倒是想上床上睡,怕忍不住啊!月神那娘们儿说了,不能那啥,虽不知啥缘由,却是为柳如心好。

    他这举动,小丫头不免多想。

    听娘亲说,成了亲就会睡一张床,为何丈夫睡地上,是对她依旧有芥蒂,还是嫌弃她是一个瞎子。

    “睡不着的人,真多啊!”

    赵云抱着小灵珠,哈了一口气,擦了又擦。

    这小珠子,今晚很敬业。

    所谓敬业,就是亮了一次又一次,一会青光一会紫光,紫着紫着,还闪烁了银光,就搁那变色儿。

    是门外有人,且还不少。

    大半夜的,的确睡不着,跑这蹲人墙角了,小辈倒也罢了,连麻衣老者那厮,竟也是没脸没皮的。

    最搞笑的,还是小财迷。

    人来她也来,问题是,都不知跑这干啥的。

    “咋没声儿嘞!”

    小黑胖子一声嘀咕,耳朵都帖墙壁上了。

    “怕是睡着了。”

    “不能吧!小两口干柴烈火,能没想法?”

    “急啥,再等等。”

    人哪!还是有点儿追求好,为听那啥,觉都不睡了,大半夜的,在人窗户外,蹲了整整齐齐一排。

    “秀儿?”

    房中,赵云也不怎么睡得着,一次次的呼唤月神。

    “没手?”

    月神未开眸,却有回应,话嘛!说的还是很含蓄的,先前也是说过的,忍不住了,可用手解决啊!

    “当我没说。”

    赵云干咳,蒙了被子,用炼体压制邪火。

    对月神,就一个字:服。

    服归服,内伤自是有的,体验了一回何为**焚身,还好,炼体足够疼痛,强行压制了某种欲念。

    月神曾有开眸,唏嘘不已。

    那么多有媳妇的人,貌似这位最难受,媳妇就在那,偏偏不能那啥,也怪她,没事儿总吓唬赵云。

    夜宁静。

    月光,还是那般皎洁,给夜蒙了祥和的外衣。

    清晨,赵云早早出房门。

    看小胖子他们,则一个个打哈欠,一人顶着一对儿黑眼圈儿,麻衣老者也不例外,且看赵云的脸色,都是发黑的,你特么的,你是不是肾不行啊!

    “脸,是个好东西。”

    赵云拎了紫霄剑,舞的潇洒飘逸,知道这些人才们,在窗外溜溜蹲了一夜,到了,也没见啥动静。

    饭后,赵云出了兵铺。

    有人请吃饭,那人来头可不小,乃忘古城主。

    人给脸,那得接着。

    如青峰,忘古城的城主府,也足够玄乎,太多机关,忘古老头儿带路,一路都在告诫,莫要乱走。

    何需他说,赵云也敢乱走。

    凉亭,已有人等待,是个中年,与燕天峰年岁相仿,同样是玄阳巅峰,同样不怒自威,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威严,磅礴之气,让人颇感压抑。

    他,便是忘古城主:杨雄。

    “见过城主。”赵云还是很懂礼数的,俯身拱手。

    “无需多礼。”

    杨雄温和一笑,此刻看赵云,眸光多深邃,废物少主,是个人才,不然,也不会被皇族收做徒儿。

    可笑的是,世人还蒙在鼓里。

    在此之前,他也是其中一个,若非忘古老头儿禀报,他都不信的,赵云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其后所谈,三句不离皇族。

    赵家少爷的演技,也不是一般的精湛,忽悠的头头是道,愣是将一城的城主,唬的是一愣一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