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一章 斗战圣法
    “头晕。”

    赵云摇晃着,终是起来了,可不能太狠了,见好就收。

    不然,人会骂娘的。

    赵家的少爷,演技真好啊!

    还是这来钱快。

    嗯,演技好,出场费也高。

    这是看客眼神儿所代表的寓意,暗自寻思着,哪日有空了,也多来城主府门口溜达溜达,忘古城有钱的主,多了去了。

    哎!

    赵云一声叹息,一手捂着脑门,故作一瘸一拐的走了。

    这声叹,听的众人嘴角一阵抽搐,咋地,白坑了几千两,还不怎么乐意?整的跟你吃多大亏似的。

    瞧柳苍空,就格外窝火了,一趟出来,几千两没了,是家主不假,但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被坑的着实憋屈。

    说到底,还是小看了赵云,真是废人多作怪,闹的他措手不及。

    “我说,那货是不是跑了。”

    不少人老家伙捋胡须,赵云本一瘸一拐,走着走着,撒丫子就跑了,哪像有伤之人,整个活蹦乱跳啊!

    牛逼!

    忘古老头儿唏嘘,皇族家的徒儿,果然非同凡响,见谁坑谁,老丈人也不放过。

    不过话说回来,都柳苍空自找的,以大欺小,活该被坑。

    忘古城夜,颇是繁华。

    赵云腿脚轻快。

    主要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瞧瞧怀中那一厚沓的银票,舒坦。

    再回兵铺,柳如心已睡下。

    赵云悄然立在了床头,祭出了真元,给柳如心温养身体。

    这般仔细看,他家的媳妇,长得还是挺漂亮的,看的久了,不免心猿意马,一股邪火,又蓦的上来了。

    不过,他还是强行压下了。

    温养之后,他才偷摸出了房间,拿出了杨雄送的玉盒。

    拆开封印,才知是一颗丹药,一颗紫色的丹药,映着月光,其上的两条丹纹,极为刺目。

    没错,是二纹紫丹。

    “好东西。”

    赵云拈着丹药,放在月光下看了又看,晶莹剔透,且丹香肆意,嗅上一口,便觉心旷神怡。

    长这么大,还是头回见二纹丹,该是一枚寿命丹,在秘卷中见过。

    顾名思义,是补充寿元的丹药,如这类丹,老家伙们最是喜爱,能多活几年,比啥都实在。

    杨雄送此丹,足见诚意。

    不晓得,若让杨雄得知真相,会不会当场吐血。

    “放小葫芦里。”

    蓦的,一声轻语响彻。

    赵云眸光一亮,望向了意识,是月神醒了,正搁那狠狠伸懒腰。

    这一觉,睡的足够久,魂力仿佛比先前精粹不少,更显如梦似幻。

    “放小葫芦里。”

    月神打着哈欠,同样的话,又说了第二遍。

    “这,有啥讲究。”

    赵云拿了紫金小葫芦,把二纹寿命丹塞了禁区,葫芦中装有灵液,塞进去后,他还不忘晃了晃。

    再去看时,丹药已融入灵液中,有缭绕丹气自葫芦口溢出,沁人心脾,待灌上一口,只觉一股清泉,淌满了全身,身体为之一阵,精神也荣光焕发,可比灵液精纯多了。

    “哪吞的龙血。”

    月神一手握着虚幻的小镜子,一边搭理着秀发,一边问道。

    “牛家庄。”

    赵云随意回着,还在晃小葫芦,晃两下,便往里瞅一眼。

    “运气不错。”

    “秀儿,能不能教我炼丹术。”赵云揣了小葫芦,笑呵呵的看向月神。

    “何时寻了天火,何时教你。”月神话语悠悠。

    “天火。”

    赵云一声干咳,瞧了瞧丹海的兽火,的确不俗,但与天火比起来,那就差太远了。

    他嘀咕时,一片金字洒在了意识中,每一颗,都金光璀璨,自是月神传的秘术,魂力回复不少,颇多神通,自也能记起了。

    “斗战圣法。”

    赵云仰眸,一字一顿的读了出来,乃一种近身搏杀的仙法。

    看过,他眸光熠熠。

    此法,对人体之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皆有极细致的阐述,如何才能使出最大的威力,如何能攻要害才能一击必杀,其内都有介绍。

    至于招式,自也千变万化,囊括掌法、拳法、腿法可谓包罗万象,且颇多都是极度反常规的,若非得见,他都不知还能这般打,以前也从未尝试过。

    这,还仅是最基本的。

    月神所传,也只冰山一角,不过却自带幻象,颇多招式演变,都能清晰望见,至于能悟多少,要看他的悟性了。

    “此法对肉身强度要求极高,莫好高骛远,免得自伤根基。”月神淡淡道。

    无需她说,赵云自也明白,不说其他,就说那些反常规的招式,就不是一般的武修能使出来的,一个用不好,便是伤筋动骨。

    不过,也正因超脱了常规,才能出其不意,斗战圣法的确奥妙无穷,通篇都透着霸烈之意。

    足有三个时辰,他才起身,于月光下演练圣法,霸道的招式,让他的筋骨肉,都剧痛不已,肉身强度不达标,妄用此法,无异于自裁。

    吼!吼!

    月下,龙吟声不绝,赵云一招一式,皆带亢浑的龙吟,威力不是一般的霸绝,圣法主攻,要的便是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与心境。

    这些,他已渐渐具备。

    黎明,悄然降临。

    他未停,还在极尽的演化,已从最初的招式模仿,练至后来的意蕴融汇。

    但,这依旧是皮毛。

    欲得精髓,欲到极致,还需颇多时日的磨炼,而且,不能独自闭门造车,得在斗战中参悟,如此,才能事半功倍。

    “这,是啥个打法。”

    麻衣老者不知何时出了房门,又倚着栏杆俯瞰,神色惊异,赵云的招式,不是一般的诡异,而且,也不是一般的霸道。

    师傅教的。

    赵云未言语,神态代表了一切,那得忽悠忽悠这老头儿。

    纵他不说,麻衣老者也这般认为了,至少,此法他还从未见过,不是师傅教的,鬼都不信。

    赵云终是停了,满头大汗,筋骨肉的剧痛,都赶上洗髓炼体了,一般人的确练不来,不过配合炼体,真真相得益彰,能极尽打磨肉身。

    而此刻,再灌上一口融有寿命丹的灵液,感觉更是美妙至极,浑身疲惫都散去不少。

    “听说,昨夜你去碰瓷儿了。”麻衣老者揣手笑道,看样子,已昨夜事。

    正因知道,他才唏嘘不已,原来,这园里还住着一个戏精呢?能让柳苍空吃瘪的,可不多见。

    “穷啊!”赵云回道。

    修炼太耗资源,银子基本已花光,昨夜的几千两,已是他最后的家底儿,没钱了,可不就找地儿弄点儿银子嘛!

    说到银子,他收拾了行囊。

    耽搁两三日,也该去探宝了,颇想看看夜行孤狼,有多少珍藏,也想瞧瞧那件珍宝,到底是个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