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三章 哪个道上的
    “定你妹。”

    赵云一声冷哼,吃过一次亏,可不会上两次当。

    定身咒虽恶心,但并非不可破。

    如这咒法,强行运转真元,护住周身便好,也可能是对方的定身咒,还未修练到家,对他不怎么好使……

    铮!

    说话间,天空杀箭又射来,并非漫天箭雨,而是单攻一箭,映着暗淡星辉,泛着冰冷寒芒,威力极强。

    赵云脚尖点地,瞬身避过。

    迎面,便见一黑影冲出,乃一个独眼大汉,体型雄伟,且气息霸烈,手持的是一把鎏金大锤,一瞧便知,是力量型的修士,仅他的大锤,至少也有几百斤,方才,一脚猛跺将其逼出地底的,就是这货了。

    嗡!

    独眼大汉一锤抡来,大锤撞得空气嗡嗡响。

    哐当!

    与其拼力量,赵云显然不是对手,被一锤抡翻。

    铮!

    还未等稳**形,第三人杀出来了,是一个黑发老者,瘦骨嶙峋,眼眶已极尽凹陷,老眸闪满阴森之光,使得乃一柄细长的剑,直攻命门,是一剑绝杀。

    “配合真默契。”

    赵云啧舌,此一剑避不过,对方计算的精确,天空的一箭和大汉的一锤,皆幌子,皆是为这一击必杀。

    危急时刻,他强行侧身。

    血光乍现,他避过要害,肩膀却被洞穿了。

    吼!

    挨了一剑,自会还回去,一掌威龙打的老者蹬蹬后退,看老者神态,显然不怎么好受,且眸中还多惊色,一个真灵一重,哪来这般重的掌力,他真灵巅峰,都被打的吐血了,难怪上面派他们三人一块来。

    至此,幽林才堕入宁静。

    天宵,大鸟还在,独眼大汉也在,拎着他的鎏金大锤,看着都唬人,老者也在,手中细长剑嗡鸣直颤。

    至此,赵云才稳住阵脚,嘴角有鲜血淌溢,是黑色的鲜血,方才老者的一剑,剑上必抹了剧毒,整条手臂都有乌黑色蔓延,可怕的剧毒,正侵入他体魄。

    还好,他非一般武修,有兽火护体,强行护住了心脉,但剧毒一时半会儿逼不出,对方也不会给机会。

    “小小一重,果是难缠。”

    独眼大汉嘴角微翘,气息更显暴虐。

    “哪个道上的。”

    赵云看了看老者,也瞧了瞧大汉。

    嗡!

    回应他的,乃大汉的一锤,是凌天砸下来的,还未等命中,赵云便觉霸烈之意,在他看来,真灵境领域,怕是没人敢硬抗这一锤,纵小财迷,多半也得掂量掂量,妄自硬接,搞不好,会被当场砸成一坨。

    力量足够,速度就差点儿意思了。

    赵云不傻,拼不过可以躲,脚踏风神步,一瞬避过。

    “灭。”

    黑发老者一剑杀至,他与独眼大汉,就成鲜明对比了,大汉力量霸绝,速度不行;而他,速度足够诡幻,力量却孱弱;还有天上那个,至今不敢下来溜达,显然是打辅助的,意思很明显,你特么悠着点儿,上面还有一个呢?敢露破绽,老子一箭秒了你。

    吼!

    赵云身形如风,拼速度,黑发老者还差点儿,绝杀的一剑,又被轻松避过,还挨了他的一记威龙掌。

    噗!

    这口老血,老者喷的霸气侧漏,又是掠身飞遁,期间,单手结印,口吐了乌黑气,乃一片汹涌的毒雾。

    赵云施风遁,吹散了毒雾。

    有些毒,兽火能防;有些毒,是兽火防不了的,如老者吐的毒雾,是经过特殊祭炼的,或者说,老者本身就是一个毒人,如这类武修,浑身上下都是坑。

    “吃吾一锤。”

    大汉暴喝,舞动鎏金锤抡了过来。

    遁!

    赵云依旧不敢硬抗,以玄奥的身法避开,还未等定身,天上那个就不甘寂寞了,又是一箭射穿了长空。

    “待会收拾你。”

    赵云一剑挡下,直奔了黑发老者,有那厮在旁边杵着,他别想安生,一个不留神儿,会被其一击秒杀。

    老者见之,再次后遁。

    他是此刻,正面硬战没底气,要的是一击必杀,若非大汉和紫衣青年还在,不然,他早他娘的开遁了。

    “走?”赵云一剑风雷霸绝无比。

    出剑的瞬间,他还单手结了印,在老者身后,聚出了一汪泥潭,属水遁,也属旁门左道之法,是从符纹录中学来的,此术虽无杀伤力,打辅助却很好使。

    的确,后退的老者,俨然未顾忌身后,一脚踩了进去,因泥潭吸扯束缚,后遁的速度,蓦的降了一分。

    他降了一分不要紧,赵云却到了。

    老者双目凸显,瞳孔也紧缩,此一剑太强,他避不过,既是避不过,那其后一幕,就格外难受了,被一剑洞穿了胸膛,到死都是郁闷的,他堂堂真灵巅峰,擅长绝杀的刺客,竟是被一个一重从正面秒了。

    “该死。”

    大汉到了,凌天的一锤,还是那般吊炸天。

    “换你了。”

    赵云一声冷哼,将紫霄插在了地上,也卸下了龙渊剑,赤手空拳而来,避过了一锤,欺身至大汉身前。

    轰!噗!咔嚓!

    自这一瞬,他好似不再是个人,而是一头暴虐的猛兽,筋骨肉、真元、力道,完美配合,出手极度反常规,一招一式皆诡异至极,好似浑身上每一个关节,都成了凶悍的武器,真真拳拳到肉,且招招霸烈,愣一路打的大汉站不稳,骨骼碎裂声频出不断。

    “这不可能。”

    大汉就闷逼了,以力量和近身肉搏著称的他,竟被真灵一重,在自个最擅长的领域打的抬不起头,自被欺身近前,连喘口气儿的机会都没,入目眼花缭乱,不是拳头就是巴掌,劈头盖脸一阵锤,打的他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只觉脑瓜子嗡嗡嗡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疼的如烈焰灼烧,天晓得他挨了多少次重击。

    “怎么可能。”

    在天上的紫衣青年,也露了难以置信之色,大汉的凶悍,他是知道的,同阶敢与他近身肉搏的,着实找不出几个,如今,对上一个真灵一重,竟连反攻的机会都没,那个赵家的少爷,未免可怕的太逆天。

    “秒,着实妙。”

    两人震惊,赵云就不是一般的亢奋了,通体鲜血似火燃烧,如一头发了狂的雄狮,在战斗中,参悟圣法,曾有那么几个瞬间,还契合了心境与意境,直打到成忘我状态,忘却了对方是谁,也忘却了自个是谁,有的只霸烈的攻伐,一拳更比一拳猛,若给其足够的时间,他能给这大汉,一路打成一滩烂肉。

    啊!

    独眼大汉发了狂,嚎声雄浑暴虐。

    然,没啥吊用。

    赵云该咋打还是咋打,他该挨的攻伐,也一样都不少,胸骨炸裂,经脉也断了不少,不知咳了多少血。

    “该死。”

    天上那位看不下去了,当即弯弓搭箭。

    铮!

    这一箭,并非单攻而是群攻,又成漫天箭雨,看样子,不知要杀赵云,还要将大汉也一并灭了,干刺客一行,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不然,可没解药吃。

    “收箭。”

    大汉怒嚎,一声大喝满口都血沫,被锤的太惨了。

    铮!铮!铮!

    这,便是紫衣青年的回应。

    “你够狠。”

    赵云一声冷哼,瞬身遁地,避过漫天箭雨,又瞬身而出,方才站稳的独眼大汉,被他当场抓了一条手臂,整个抡了起来,而后,狠狠摔在了一块巨石上。

    轰!

    岩石崩塌,大地上,被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大汉一口老血,足喷了一丈高,五脏六腑被摔的移了位置,浑身上下八成以上的骨骼,都被摔断了,已不知何为疼痛,就知道迷迷糊糊中,有一人在向他招手,眸子泛着眸光,桀桀的笑,阴森不堪。

    没错,是死神。

    死神嘛!谁死就朝谁挥手,妥妥的。

    “一路好走。”

    赵云一掌,直接了结的大汉的性命。

    又一人身死。

    这位死的比黑发老者更郁闷,本有浑身气力,能打也能抗,却是被一个一重真灵,一路送入了鬼门关。

    铮!

    箭雨又来,天空的紫衣青年显然没打算走,纵老者与大汉已葬身,也没打算走,自有依仗,老子在天上,你在地上,你特么打不着我,但我却是能攻伐你,主要是赵云身中剧毒,拖得越久便于他越有利。

    “到你了。”

    赵云一声冷哼,速如疾风,避过了漫天箭雨,一步踩在了一座石头上,借力跃身而起,在同一瞬,甩出了一柄飞刀,飞刀上,挂着三张爆符,先前为何不用,自是给紫衣青年留着呢?若先前用了,那小子必有防备,爆符这东西,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没办法,谁让紫衣青年站的太高。

    如这号的人才,若是想逃,他是拦不住的,要么不打,要么就其打下来,天上打不着,下来就不好说了,他已计算好,能不能命中青年无所谓,只要能伤那只大鸟就好,给它炸下来,剩下的就很好办了。

    “伤我?”

    紫衣青年一脸不屑,飞刀是不到射程的。

    如他所说,的确打不到。

    飞刀距大鸟还有半丈时,便没了力道。

    这还打毛线。

    然,待瞧见飞刀上挂着的爆符时,青年又骤然色变。

    你特么的,还有这操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