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四章 罗生门
    轰!砰!轰!

    三道爆符不分先后的炸开,响彻了浩瀚的夜。

    噗!

    那只大鸟当场喋血,主要是躲之不及,被炸的血骨淋漓,爆符八成的威力,都是它承受的,扑腾的翅膀,都被炸灭一个,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自空中坠落。

    看其背上的紫衣青年,也好不到哪去,打辅助是一把好手,肉身和抗炸的能力,就不敢恭维了,大鸟血骨淋漓,他也血肉横飞,因大鸟喋血,他也从天空栽了下来,算到一切,愣是未料到赵云有爆符,炸的他措手不及,站的太高,他也是活靶子。

    轰!砰!

    伴着一声轰隆,大鸟率先落地,将一座小山头砸的崩塌,而后便是紫衣青年,一座巨石被其砸的崩灭。

    碎石纷飞中,不见他俩起来,怕也起不来了,被炸的浑身血淋,如今这一摔,当场半身不遂,此刻还能喘气儿,已是万幸。

    赵云随后便到,拎着淌血的紫霄剑。

    紫衣青年欲起身,奈何有心无力,浑身骨骼都断裂了,经脉也再无一道是完整的,当场摔成了废人。

    “谁派你们来的。”

    赵云淡淡道,提剑一步步走来。

    紫衣青年口中涌血,竟是无惧怕之意,反而对赵云露了一抹莫名的微笑,带着一抹诡异,仿佛也带着一抹感激,看的赵云皱眉,不知这种笑是何寓意。

    看着看着,自紫衣青年口中淌流的血,化作了乌黑色。

    “该死。”赵云瞬身而来。

    可惜,他来晚了,紫衣青年已吞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当场毙命,临死前,神色无丝毫痛苦,反而更多的是解脱,如一个迟暮的老人,走都走的那般安详。

    “刺客。”赵云轻喃。

    杀手任务失败,或落在敌人手中,多半都有自裁这种操作,或许是职业道德,也或许,回去死的更惨。

    他搜了青年的身,未见身份牌,除了这身衣衫和弓与箭,便再无其他,还有大汉和老者,也皆如此,寻不到半点儿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更不知是谁派他来的。

    呱!呱!

    大鸟还未死,躺在碎石中哀鸣,不知是为主人,还是为它自己,翱翔九霄,不曾有一日,这般跌入九幽。

    “罗生门。”

    月神蓦的一语,似能读懂大鸟的哀鸣,自哀鸣中,读出了这么一个秘辛,她自不知,赵云或许知道。

    “罗生门?”

    赵云皱了眉头,他怎会不知。

    那是一个极神秘的杀手组织,早在古老的战国时代便有了,门中高手如云,且网布天下。

    传闻,历代罗生门主皆货真价实的天武境,没人真正见过,但提起罗生门的名,却都闻风丧胆,只要给的钱足够,无论是天宗亦或皇族,貌似没他们不敢刺杀的,千百年来,此例子屡见不鲜。

    这一瞬,赵云想了很多。

    那夜,往他房中吹毒雾的,多半也是罗生门的杀手。

    他甚至怀疑,先前的邪恶法师,也属罗生门。

    这个刺杀组织,太神秘了,以各个身份潜藏于世间。

    “究竟是谁。”

    赵云喃喃自语,颇想知道背后的金主,究竟多记恨他,竟是请了罗生门的刺客,这可不是啥个好消息。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被罗生门盯上,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安生了。

    未多想。

    他取了化尸散,毁尸灭迹,收了三个刺客的兵器与财物,消失在了黑暗中,期间,曾不止一次的咳血。

    这一战,足够凶险。

    对上杀手,任何一瞬都有殒命的可能。

    至此,他体内还有剧毒。

    看左臂,已然全黑,已无直觉了,无力的耷拉了下去,得亏来的是三个真灵境,若是玄阳境,真可能一剑秒了他,那等级别的杀手,爆符都未必炸的到。

    深夜,他寻了一座山洞。

    足用大半夜,他才勉强逼出了毒素,脸色依旧煞白。

    做完这些,他才取了三人的兵器。

    三兵器的确不俗,特别是大汉的鎏金大锤,竟是金玄铁打造,至少八百斤,还有老者的细剑和青年的弓箭,也皆为特殊的玄铁,连真灵境刺客,都有如此的装备,可想而知更高级别的杀手,该有多可怕。

    他祭了兽火与天雷,极尽融化。

    三件兵器的精粹,皆被提炼,是为兵精,皆被炼入了龙渊剑,一番打磨,龙渊更显沉重,嗡声带龙吟。

    灌了一口灵液,他望向了月神。

    他的眼神儿寓意,还是明显的:秀儿,我被杀手组织盯上了,你就不表示表示?譬如,传我保命秘术。

    月神未言语,斜了一眼赵云:老娘传的还少?遁地不好使?穿墙不够玄奥?风神步不够快?还是斗战圣法不够霸道,一个小武修,学那么多用的过来吗?

    “等我那日被绝杀了,你就偷着乐吧!”

    赵云撇了嘴,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咋这般不懂事嘞!

    月神未再搭理。

    做师傅的嘛!那得让徒弟吃点儿苦头,生死间的磨炼,才能蜕变涅槃,要的就是那份心境,慢慢熬吧!

    赵云不以为然,取了御剑术。

    此法不难学,在剑上烙印禁制,再配合手诀便好,至于能飞多远,能有多大的威力,要看控剑者的道行,底蕴足够强,普通的一剑,隔千丈便可劈山碎石;若是底蕴不到家,怕是连一棵小树苗都斩不断。

    月下,他燃起了篝火,架上了烤肉。

    而他,则抱着御剑术古卷,埋头看的入迷,时而也会抬手,演练一下手诀,如施术掐印,这是有很大讲究的,印式、真元、手诀,得做到完美配合才行。

    还有,此法也涉及精神力。

    精神级别越高,便越容易御剑,说白了就是底蕴。

    在他看来,这御剑术是残缺不全的。

    或者说,是改良版的,绝非真正的御剑之法。

    看到这,他瞟了一眼月神。

    月神自知他神色寓意,却是未回话,赵云所想并不差,此法的确不全,真正的御剑之术,要求极其苛刻的,精神力至少得蜕变成武魂,才能勉强以魂控剑,至超越天武,至武魂蜕成元神,可御天地万物。

    这里的万物,自包括飞剑。

    元神足够强,一剑祭出,百里千里可斩人首级

    待封神,一念成万剑,便是毁天灭地。

    这也是她,为何不传赵云真正御剑术的原因,传也没用,他根本就使不出,武魂都没,更莫说元神了。

    改良版的御剑术,凑合着用吧!

    小小真灵境,妄修大神通,没事儿找刺激。

    铮!

    赵云已取了紫霄剑,指尖萦绕雷电,铭刻烙印。

    而后,还在烙印上染了一滴血。

    至此,他才把剑插在了地上,双指并拢,也默念法门,继掐手诀,豁的挥动手臂,遥指五丈外的大树。

    铮!

    插在地上的紫霄,铮的一声飞,一剑洞穿了大树。

    他手臂划动,又变手势,紫霄顿冲宵而去。

    不过,飞剑有限制,超越既定的距离,便会断联系。

    这一点,他早有思想准备。

    不过,他的确掌握了御剑法门,若先前便通晓御剑术,又何需用爆符,一剑戳上,就能斩下那只大鸟。

    所以说,学会了控剑之法,日后若再对上在天空飞的,便不显得那般被动了,飞的低了,一剑斩下来。

    至于距离限制嘛!只是暂时的。

    随修为提升,随底蕴增强,距离自也会加极限。

    铮!铮!铮!

    山林里,剑声不断,赵云又搁那耍剑了,耍的是飞剑,残破的御剑之术,这货,用的那叫一个顺溜啊!

    “不错。”

    赵云收剑,抹了一把汗水,嘿嘿直笑。

    “垃圾。”

    月神的眼神儿,又有点儿斜了,半吊子的御剑,看给你能的,若真传你仙法,你特么的是不是要上天。

    “一飞冲天。”

    话落,便闻一声狼嚎,在夜里颇显霸气侧漏。

    完事儿,赵云便仰了眸。

    入目,便见一道光,直冲天而去,仔细一瞅,才知那是一个人,一个胖老头儿,肥头大耳,膀大腰圆。

    “会飞,天武境?”

    赵云神色怔怔,看的俩眼圆溜溜。

    “目测,会摔的不轻。”

    月神一语深沉,还一飞冲天,那是飞吗?那是跳吧!

    果不其然。

    一飞冲天的老头儿,待飞到一定极限,便开始往下坠了,朝上冲时,逼格满满;掉下来时,姿势就不怎么和谐了,如是一个溺水之人,在半空来回的扑腾,无处借力,便成一条优美弧线,一路砸了下来。

    轰!

    这声轰隆,还是很响亮的,老头儿该是砸碎了一座山,有碎石崩飞,还有无形的光晕,朝四方蔓延开来,所过之处,古木成片的倾倒,巨石被撞得崩塌。

    噗!

    赵云也跟着遭殃,当场被撞的翻飞出去,有鲜血狂吐,得亏距离还很远,若近了,多半已被碾成一坨。

    “地藏巅峰。”月神悠悠道。

    何需她说,赵云开遁了,还未站稳,便逃的连滚带爬,能灭真灵境,能炸玄阳境,地藏境武修就另谈了,而且是巅峰境,祭了护体真元,就他这级别的爆符,是远远炸不开的,想灭他,一根手指便够了。

    诶?

    轻咦随之响起,听音色,是那胖老头儿,已捂着老腰,已从碎石中爬出,感知到有武修,便朝这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