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六章 你可认得
    “竟还有人?”赵云骤然色变。

    那是个独臂老者,瘦若干柴,形销骨立,如被抽了血,干巴巴的,披散的头发,掩了半个脸庞,知道的那是个人,不知的,还以为那是一只饿死鬼呢?

    “好精纯的气血。”

    老者开眸,惬意的吸允着,看赵云时,还舔了猩红的舌头,浑浊的眸,还泛着绿油油的光,阴森可怖。

    “玄阳境。”

    赵云轻喃,老者未隐藏气息,无需看小灵珠,便能隐约感知出来,不过,气蕴略显不足,该是体有暗伤,曾研究过玄门天书,他也略懂相面和看病之术。

    他猜的一点儿不差。

    独臂老者的确有暗伤,且已诟病多年,如似得了肺痨,说话时中气不足,时而,还会剧烈咳嗽几嗓子。

    “前辈,无意叨扰。”

    赵云一步步后退,准备退着退着就开遁,老者虽有暗伤,虽是独臂,却非一般的武修,远非阎老鬼能比,至少第八重,灭他还是不在话下的,用爆符炸并非不行,但他也得丢小命,这不是上面,这是在半山腰凿的洞穴,而且地宫颇狭窄,根本就施展不开,一旦开炸,必坍塌,这点儿觉悟,他还是有的。

    嗡!

    未等他开遁,洞口的石门便嗡的一声闭合了。

    很显然,独臂老者要关门那啥。

    “你怎会知此地。”独臂老者幽笑,还是那般森然。

    “误入。”

    赵云干笑,实则心底在骂娘,天晓得孤狼的藏宝之地,还有一尊玄阳境,若知如此,鬼才跑这找刺激。

    这倒好,被人堵这了。

    “误入?”独臂老者冷笑,“知此地者,只我徒儿。”

    “真是误入。”

    “怎的这般不听话。”

    老者嘴角微翘,上一瞬还在石台坐着,下一瞬便如鬼魅般到来,干枯的手掌,携强劲的掌风抓了过来。

    嗖!

    赵云反应足够快,脚踏风神步,瞬身遁退。

    “好俊的身法。”

    老者阴笑,并未追杀,而是抬了手臂,张开了干枯的五指,朝向了赵云,掌心真元淌溢,有漩涡演化。

    后遁的赵云,顿觉一股恐怖的吸力,强到让他无法抗拒,本是倒退着,因这股吸力,又被吸向了老者。

    铮!

    危机关头,他豁的出剑,一剑风雷贯长虹。

    “不自量力。”

    独臂老者满目轻蔑,只伸了两指,不偏不倚的夹住了紫霄剑尖,任赵云如何催动真元,也难刺进半分。

    嗡!

    老者一指轻弹,震的赵云翻飞,紫霄剑剧烈嗡动,颇有炸碎的前兆,他也好不到哪去,被震的五脏剧痛,特别是持剑的手臂,臂骨已裂开,有鲜血淌流。

    除此,变身术也被震散,当场显真身。

    见其尊荣,老者双目微眯,赵云与他记忆里一人颇像,特别是那双眼,同样的深邃,且是同样的睿智。

    噗!

    赵云终是站稳了,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伤的不轻。

    这便是真灵境与玄阳境的差距,更莫说差了一个大境界还多,真要正面硬干,他一个回合都撑不住的。

    “赵渊是你何人。”

    独臂老者笑看赵云,他的笑,让人毛骨悚然。

    “不认得。”

    赵云回的干脆,微不可查的扫看四方,得想法逃出去,可看了一圈儿,这地宫貌似只有石门一个出口。

    至于与赵家的关系,自是矢口否认。

    还是那句话,他非孤家寡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得藏好身份,可不能给赵家惹麻烦,一个家族,若是被一个玄阳境第八重盯上,这辈子都别想再安生了。

    “那这个,你可认得。”

    独臂老者幽笑,手中多了一物,乃是一个香囊。

    赵云见之,皱了眉头。

    那香囊,他自是认得,因为那是他的,已经丢了很多年,是娘亲为他绣的,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是香囊上的那个“云”字,用的是単凤刺绣,乃她娘亲的独门针法,看似简单,实则复杂无比,莫说忘古城,纵整个大夏朝,也绝寻不出第二个,无人能模仿,他很疑惑,娘亲给他织的香囊,为何在老者这。

    “果是赵渊的宝贝儿子。”

    独臂老者笑的森然,嘴角还掀起了一抹凶残的弧度,那双浑浊的老眸,也猩红一分,眸光不止嗜血,还多了暴虐,无需再问,从赵云神色,便已得出答案。

    赵云未言语,眉宇皱的更深。

    这个诡异的独臂老者,认得他的父亲?

    “认得,自是认得。”老者狞笑,似能读出赵云心语,正因能读出,才露了森白的牙齿,笑的阴森不堪,“他的妻、你的娘亲,便是老夫震碎的心脉。”

    轰!

    赵云身躯巨颤,如被雷击,本深邃的双目,瞬间布满一条条血丝,将眸染的猩红,手提的紫霄剑嗡鸣而动,汹涌的怒火,冰冷的杀机,淹没了他之心神。

    血债,这是滔天的血债。

    对娘亲,他记忆只能追溯到七岁那年,便是那个冰冷的夜,家族遭仇家报复,娘亲为护他,挨了黑衣人一掌,心脉尽碎,待父亲赶到,娘亲已奄奄一息。

    “云儿。”

    这该是是娘亲临死前,对他的最后一声呼唤,最温柔也最无力,带着不舍与泪水,倒在了父亲的怀中。

    他也记得,娘亲闭眼的那一瞬,父亲那声仰天的嘶吼,是多么的嘶哑与悲怆,那晚,父亲一夜白了头。

    七岁,他不谙世事,以为娘亲睡着,却不知这一睡,便是永恒的诀别,多少年了,他都不敢在父亲的面前提娘亲,只知父亲在无数个夜晚,独自在月下徘徊,抱着娘亲的灵位,黯然神伤,是思念,也是愧疚,为寻凶手,倾尽了财力,奈何,至今都未寻到。

    上苍有眼,竟让他撞见了。

    或许,冥冥自有定数,他这一趟,果是没白来。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有趣,着实有趣。”老者幽笑,嘴角微翘,面色狰狞如恶鬼,“赵渊,九年前杀你妻,不成想九年后,你的儿又自已送上门,今生,你注定孤家寡人。”

    杀!

    赵云这一声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俨然忘却了对方乃玄灵第八重,竟从正面攻了过去,还是风雷一剑,火息萦绕,覆满了雷电。

    老者冷笑,又伸手,攥住了紫霄剑。

    然,未等他开震,赵云便弃了剑,以斗战圣法欺身肉搏,还是那诡异的攻伐,一招一式,皆刚猛霸烈。

    “好个近身搏杀。”

    老者略有诧异,一瞬措手不及。

    但,也只一瞬。

    赵云的攻伐虽刚猛霸烈,却远伤不到他,所谓的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与摆设无异,差了一个大境界还多,莫说伤他,连他防御都轰不破,无非挠痒痒,玄阳第八重的护体真元,岂是真灵能破开的。

    轰!

    伴着一声雷暴,赵云又横翻了出去,老者压根儿就没出手,仅凭汹涌的真元,便将他震的近乎散架了。

    噗!

    这口鲜血,赵云吐的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了,天晓得被震碎多少骨骼,浑身上下都疼的如烈焰燃烧。

    “将你炼成一尊傀儡,该是不错。”

    老者阴笑,森白牙齿尽露,早已寻思好,将赵云炼成傀儡,便命令他去刺杀赵渊,那一幕,必定养眼。

    走着走着,他突觉不对,下意识低眸。

    入目,便见身上贴了三道黄符,准确说,是爆符。

    这特么的,有点儿措手不及。

    该是先前近身搏杀时,赵云贴在他身上的。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三道爆符已开炸了,饶是他,都被炸的蹬蹬后退,所谓护体真元,都被炸出了豁口,堂堂玄阳第八重,也被炸的喋血,胸前一层肉皮都掀开了,血淋淋的肉,森然可怖,也得亏他底蕴足够强横,若换做一般的玄阳境武修,多半已被炸上天了。

    铮!铮!铮!

    未及他反应,迎面便有十几柄飞刀射来,皆挂爆符。

    “小杂种,真小看你了。”

    老者咬牙切齿,自能望见飞刀的爆符,真元随之涌动,成狂风大作,欲将飞刀卷走,爱去哪炸去那炸。

    可惜,他又一次低估了赵云。

    未等狂风席卷飞刀,飞刀就变了轨迹,直冲天宵。

    “御剑术?”老者惊异。

    没错,是御剑术,每一柄飞刀上,都刻着赵云的烙印,配合手中印诀,才避过了狂风,而此刻,十几柄飞刀,已从天而下,触及老者身体时,集体爆炸。

    轰!砰!轰!

    十几道爆符的威力,还是很强悍的,炸的这个小地宫,都嗡隆隆晃动,有碎石坠落,颇有坍塌的征兆。

    再看老者,形态足够狼狈了,护体的真元,方才愈合,方才裹满全身,便又被一道道爆符炸的满目疮痍,形销骨立的身躯,多处崩开,一两处能见血骨。

    噗!

    这口血,老者喷的霸气侧漏,因爆符,触及了体内暗伤,在此一瞬发作,可怕的反噬,让他浑身剧痛。

    “血债血偿。”

    赵云嘶吼,不给其喘息的机会,又是飞刀连射。

    “找死。”老者一声狞笑。

    这次他学聪明了,如一道黑影袭来,不等飞刀爆符开炸,便已杀至赵云身前,干枯的手掌,隔空探来。

    嗖!

    赵云早有预料,老者探手的瞬间,便已起身后遁。

    期间,他还单手掐诀。

    爆符嘛!肯定还有的,掩藏在地皮之下,是方才埋的,一左一右,老者一脚踩一个,板板整整俩地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