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七章 血债血偿
    轰!砰!

    两道爆符炸开了,雷光四射。

    噗!

    这下,玄阳第八重也被炸翻了,脚掌鲜血淋漓,腿上血骨森然,又触及体内暗伤,一口老血喷的霸气。

    主要是,踩的太准了。

    此一瞬,他不止有愤怒,还很震惊,一个小小真灵境,哪来这么多爆符,且每一道都融有霸道的雷电。

    还有,这小子未免太能算计了。

    从开战,就已经算到这一步?心思这般缜密?

    很显然,是的。

    赵云虽被仇恨蒙了心智,但却是清醒的,对方是玄阳竟,蛮干是必死的,非但无法报仇,还会被反杀。

    这份心境,即便月神都唏嘘。

    还真是,阴差阳错中,有太多的巧合了,世界那般大,竟会在这碰见仇家,或许,冥冥真有那个定数。

    “好,很好。”

    独臂老者笑的狰狞,踉跄一下稳住了身形,接连被炸,的确不怎么好受,特别是暗伤,时刻在反噬他。

    “血债血偿。”

    赵云嘶吼,手持龙渊剑而来,凌天劈下。

    “好剑。”

    老者幽笑,徒手硬憾,连人带剑一柄抡飞,还未等落地,恐怖的吸力又来,同一瞬,他还口中吐出了一道乌芒,这架势,不出意外,赵云必被乌芒洞穿。

    “来。”

    赵云紧咬牙关,单手掐剑诀,御动了斜插老者身后的紫霄剑,用的自是御剑之术,自后一剑刺向老者。

    噗!噗!

    两道血光乍现,赵云被乌芒洞穿,老者则被紫霄剑洞穿,都未站稳,一个个摇摇晃晃,一个踉踉跄跄。

    啊!

    老者嘶嚎,真元汹涌,将紫霄剑震出了体外。

    杀!

    赵云稳**形,脚踏风神步而来,一头撞进了老者怀中,饶是老者玄阳第八重,也被撞得一阵趔趄。

    而后,龙吟声不绝。

    赵云又动斗战圣法,先前不怎么好使,但如今,老者的护体真元,已被爆符炸的满目疮痍,已非绝对防御了,他打的便是罩门,最重要的是,老者的暗伤,时刻都在荼毒,此境况,对方不得不分心镇压。

    噗!噗!

    血光频频乍现,纵老者玄阳境,也被一路锤的大咳血,赵云的近身搏杀,不止鬼幻莫测,还刚猛霸道。

    “滚。”

    毕竟是玄阳第八重,底蕴自是恐怖,还是真元的暴涌,将赵云震的一路横翻,有一条手臂,当场崩裂。

    “炸。”

    横飞中,赵云一声铿锵。

    近身搏杀是假,用爆符才是真,如老者这等级别的武修,得将爆符贴在他身上,才能使出最大的威力。

    轰!砰!轰!

    三道爆符齐开,一道接一道,炸的老者连退三步。

    看他形态,已足够吓人,多处血骨曝露,更有鲜血飞溅,自远去看,俨然已成了一个血人,森然可怖。

    噗!

    相比他,赵云也好不到哪去,已站不稳,左臂已耷拉下去,鲜血顺胳膊淌流,剧烈喘着粗气,体内的伤,让他意识都模糊了,若非炼过体,肉身足够能抗,不然定会被震散架,玄阳境第八重,太可怕了。

    “你,还有多少爆符。”

    老者终是站稳了,说话时,口中还有一缕缕鲜血淌溢,像极了一只厉鬼,而且,还是刚吃过人的厉鬼。

    轰!

    这一声轰隆,出自地宫的上方。

    老者豁的抬眸。

    至此,才见地宫的岩壁上,贴满了爆符,足够几十道之多,这特么的的,显然是要将这地宫,炸塌啊!

    轰!砰!轰!

    他看时,几十道的爆符,已接连炸开,地宫顿的摇晃,一块块碎石,从天砸下来,已有要崩塌的架势。

    “要将吾掩埋?可笑。”

    老者收眸,一步踏入,如一道黑影袭杀而来。

    “爆。”赵云嘶喝。

    爆炸声应时衬景,还是一道接一道,并非传自地面的上面,而是地下,天晓得他究竟埋了多少道爆符。

    噗!噗!

    老者遭了大秧,攻杀的一路,频频被炸,还未等杀到赵云身前,便被炸的一路蹬蹬后退,还是太小看了赵云,爆符不要钱吗?你特么哪来那般多的爆符。

    他是个技术流。

    这,是月神对赵云的评断,这小子的算计,她看的清清楚楚,无论是埋爆符,还是御飞剑,每一步都算计的颇精确,堂堂玄阳境,是被他一路牵着走的。

    嗡!

    硝烟还未散去,老者还未站稳,赵云便已攻来,路过斜插地上的龙渊时,他随手提起,还是一剑风雷。

    噗!

    老者又喋血,被赵云一剑插入胸口,不过,并未洞穿,只因,他是玄阳境,肉身足够强;只因,赵云也废了一只手,而且接连使用爆符,真元已极尽枯竭,这一剑,看似霸道,实则,威力是大打折扣的。

    “好小子。”

    老者狞笑,单手攥住了龙渊剑体,死死锁着,再不敢动妄动真元,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镇压体内暗伤反噬,若非暗伤荼毒让他分心,又何至这般凄惨。

    “血债血偿。”

    赵云紧咬牙关,只剩一口真元撑着,死死握着龙渊剑柄,一寸寸的刺入,只要能洞穿,便是功德圆满。

    可惜,他做不到了。

    伤的太重,连最后一股真力,也当场耗尽。

    “你,杀不了吾。”

    老者笑的狰狞,身躯猛地一颤,又一次震翻了赵云。

    龙渊剑横飞,赵云的手臂也横飞。

    没错,他一条手臂被震掉了,喷薄的鲜血,成一道血色的弧光,何止刺痛人眼眸,简直惨烈到了极点。

    这一幕,饶是月神看了都沉默。

    自入主赵云意识,还是头回见他伤的这般惨,一条手臂被废,一条手臂震掉,体内筋脉不知断了多少。

    该是执念在作祟。

    他是一个有执念的人,为讨还娘亲的血债,是拼着命上的,他之战略没错,每一步也都算到了最精确。

    奈何,玄阳第八重太强。

    不过,能战到这个地步,他足以傲视天下了。

    轰!

    伴着一声轰隆,倒飞的赵云,将洞口石门撞得轰然崩塌,掠过了三五丈的岩石,一路跌入了无底深渊。

    “便宜你了。”

    老者踉跄而来,往下看了一眼,如此深的幽渊,纵他掉下去,也会被摔成肉泥,更莫说半死的真灵境。

    噗!

    看过,他一口鲜血狂喷,一步没站稳,也险些栽下幽渊,胸口在淌血,浑身都在淌血,终是压不住暗伤,八重境的修为,一路下跌,直跌到了第三重。

    “赵渊。”他的低吼,满载着愤怒。

    当年偷袭赵家,虽杀了赵渊的妻,却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一条手臂被斩,体内的暗伤也是出自赵渊。

    九年了,足足荼毒他九年了。

    若非如此,他早突破地藏境了,何至于躲在这幽渊。

    但,他还是赚的。

    一个妻子,一个儿子,够本儿了。

    如他所说,赵渊这一生,都注定成孤家寡人。

    想到此,他兴奋的直欲发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