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七十九章 你跑啥?
    “能。”

    月神给的回应,语气颇肯定,听的赵云眸光闪射。

    “待真灵第五重,赐你一条更霸道的手臂。”

    月神狠狠伸了个懒腰,受了一场惊吓,她得缓缓。

    连她都说霸道,赵云自是信。

    未耽搁,他去树枝拿了装药丸的小袋子,又将散落的东西,一一收回,至于龙渊和紫霄,还在地宫中。

    而后,他才顺着岩壁爬了上去。

    并非要去地宫找独臂老者算账。

    仇自是要报,报仇之前得先准备点儿东西。

    譬如爆符,已然耗尽了。

    先前,他伤的近乎身死,那厮也好不到哪去,他有仙露疗伤,对方却没有,要趁对方伤势还未复原之前,杀他个回马枪,此事要快,万一那货跑了呢?

    他不会找人帮忙。

    既是娘亲的仇,他会亲手斩下对方的头颅。

    “暗伤反噬,他已降到第三重。”

    “哦不对,是第二重。”月神又补了一句,因为在前一瞬,感知到老者的修为,又特么降了一重。

    “很好。”

    赵云眸光四射,干劲儿十足,一路朝上爬,照他的速度,至多几个时辰便能爬出幽渊,备好爆符,回来弄死那个老东西。

    这些,独臂老者自不知。

    那厮,状态可不怎么好,头发已斑白,且还有一缕缕脱落,本就形销骨立,如今,更干瘦如柴,恍似一副骨头架,蒙了一层肉皮。

    一夜之间,连降六重天。

    这得多少年才能修回来,体内的暗伤着实让他发狂。

    “赵渊。”

    越想月怒,他的眸猩红不堪,咬牙切齿,配合那血肉模糊的脸庞,狰狞如恶鬼,许是太怒,一口气没喘顺,乃至急火攻心,又是一口鲜血,气息不知萎靡,还很混乱,竭力压制暗伤,连身上的血壑,都无力去愈合,在给其来几道爆符,定是无比酸爽。

    “有一只会飞的坐骑,该有多好。”

    这边,赵云一边攀爬一边嘀咕,若有,也无需这般费力,一个命令,便是一飞冲天,想想都觉拉风。

    不知何时,他才爬出幽渊。

    入目,便见一个邋遢青年,正拎着酒葫芦朝这方走来,喝的晕晕乎乎,一走三摇晃,有点儿放荡不羁,举手投足间,还带些洒脱,如一个流落风尘的剑客。

    看样子,是路过此地,跑来看看传说中的乌龙渊,瞧了赵云,不由一愣,是眼见赵云从下面爬上来的。

    “小灵珠竟无反应。”

    赵云瞅了一眼怀中,灵珠并未亮,也便是说,感知不出邋遢青年的修为。

    很显然,那青年身上有遮掩修为的秘宝。

    未多想,他转身窜入了丛林,时间紧急,他可没时间耽搁,需尽快找地儿买画符行头,尽快屯爆符。

    诶?

    邋遢青年一瞧,随手扔了酒葫芦,直奔赵云追来。

    赵云未看,脚踏风神步,身如疾风。

    “哎呀?”邋遢青年挑了眉,也脚底生风。

    尴尬的是,依旧未追上。

    “逼我动符。”

    邋遢青年拎了一张黄符,随手贴在了腿上。

    好嘛!此货速度一路飙升,如黑影穿行于林间,速度快到极致,很快追上了赵云。

    赵云侧眸,瞟了一眼邋遢青年腿上的黄符,符上刻满纹路,符的正中心,还有一个古老的“行”字。

    若未看错,那是速行符,顾名思义,能在短时间内,让自身速度暴增,如爆符,也是一次性的符咒,用一次便报废,自分级别,也要看是谁刻画的,此符很实用,只需很少的真元,便可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不过,这种符世间少有,行市上也鲜有人卖,多半都掌握在皇族和大世家手中,瞧青年骨骼惊奇,品貌俊逸,且血脉不俗,来历定是不小。

    “我说,你跑啥。”

    邋遢青年也侧眸,一边疾行如风,一边上下扫量赵云,看得出,赵云用了变身术,他看不清其真容,只知赵云气血磅礴,身法玄奥,绝非一般的真灵境。

    “尿急。”

    赵云收眸,回的随意,若非急着出去,不然,定会与这货好好聊聊,我跑我的,管你吊事儿,浪费一张速行符来追我,闲的吧!

    “我看,你是赶着回家去媳妇吧!”

    邋遢青年撇嘴,找理由也不找个清新脱俗的,还尿急?尿急还跑这么快,不怕尿裤子上?

    赵云无视,速度猛地加快。

    不过,速行符也不慢,一路都能赶上风神步。

    “这荒山野岭,我打个劫行不。”

    邋遢青年与赵云并肩,扯了扯赵云的衣角。

    这话,听的月神都乐了,如今打劫的,都这般好说好商量的?

    赵云未言语,第二次侧眸,眼神儿是斜的。

    方才未仔细瞧,此番,得好好瞅瞅。

    这一看,此货果然不凡,浑身透着一股渐入佳境的逼格,都这般直接了,还说的这般含蓄,真有学问。

    得亏此刻他没爆符,不然,定会呼这货脸上一道。

    “行不?”邋遢青年试探性问道。

    “行。”

    赵云说着,一个穿墙,穿过了前方的巨石。

    砰!

    赵云是穿越过去了,但邋遢青年嘛!就没怎么来得及刹车了,或者说,在前一瞬还在看赵云,还在问能不能打劫,这方才回眸,便一头撞在了巨石上了。

    “哎呀我去。”

    赵云跑出很远,都还能听闻那货的痛叫声,无需去看,便知那厮正捂着脑门儿,搁那摇晃,搁那龇牙咧嘴呢?

    一头撞石头上,能好受才怪。

    也对,距离那么近,时间那么短,极难停下和改方向,也怪速行符,速度太快,不知其奥妙,便很难掌握,毕竟,那是外力,能跟上风神步不假,但二者有本质不同,与人干仗,风神步很实用;但论逃遁,速行符貌似更好使,因为消耗的真元极其有限。

    想到这,赵云瞅了一眼月神。

    这个眼神儿,寓意还是很明确的,能不能传我画速行符之法,日后遇见干不过,也多一门保命神通。

    好说。

    月神未给答话,算是默认了,经昨夜一事,是得多传赵云点儿保命之法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赵云身死,她同样葬灭,昨夜的厄难,至今忆起还有后怕。

    随她轻拂袖,一片金字洒下。

    自是速行符的咒法,罗列的板板整整,绝对正宗。

    大眼一瞅,不比画爆符容易。

    赵云一心二用,一边看符之法门,一边踏风神步狂飙,没了邋遢青年唧唧歪歪,他耳根清静不少,真要干架,他也不怕那厮,至多不过真灵巅峰,纵打不过,保命还是不在话下的,最主要的是他没时间。

    足半个时辰,他才停下。

    前方,有一座不大的小古镇,来前曾见过,虽不算太繁华,虽比不上忘古城,但画符的行头一应俱全。

    赵云买了不少。

    完事儿,他又一路直奔那片山林。

    要画爆符,也是去荒林画,也可盯着独臂老者,若那厮真跑出来,他纵是无爆符,也会上去硬干,不然,真跑没影儿了,去哪找他去,绝不能让他逃了。

    回去的途中,他又遇见邋遢青年。

    打老远,便见那货一瘸一拐,一路都捂着脑门儿,也不知是喝高了,还是撞的太狠,走路如踩海绵,摇摇晃晃。

    赵云变了方向,将其绕过,并非怕邋遢青年,是不想多生事端,也怕邋遢青年再跟着他过去,独臂老者涉及甚广,少有人知道为好。

    他走后不久,十几匹快马,停在了邋遢青年身前。

    不,并非快马,而是一种形似白虎的妖兽,体型庞大,浑身燃着烈焰,一双硕大的虎眸,看着就唬人。

    该是烈焰凶虎兽,一种古老的坐骑。

    有此坐骑者,没一个是泛泛之辈,要么身份高贵,要么背靠大族,一般的家族,可没这福分,因为民间根本就没有,那是大势力的专属,不朝外出售,是地位的象征。

    “少主。”

    每一头烈焰熊虎兽背上,都跳下一人,把邋遢青年围了个顶透,一句少主,喊的那叫一个头疼啊!

    一眨眼功夫,人找不着了。

    见邋遢青年一身狼狈,众人多神色奇怪,一瞧便知,又妄自用速行符,方向还没掌握好,又特么撞墙了。

    “少主啊!可别再乱跑了。”

    “把你弄丢,俺们可吃罪不起,当是行行好。”

    “上苍保佑,还好无事。”

    众人七嘴八舌,多是老家伙,清一色的玄阳境。

    “随处转转,别大惊小怪。”

    邋遢青年摆了摆手,脑瓜至此还晕乎乎的。

    “可不能大意,罗生门最近很不安分。”

    “这话,你都叨叨八百遍了。”邋遢青年甩了甩脑袋,正因受不了唠叨,才一个人跑出来放风儿,一个不留神儿,与那座巨石,来了一个极亲密的接触。

    “走了,趁早上路,天黑前能到忘古城。”

    “听说柳苍空是好面儿的人,少主到那,可不能这般吊儿郎当,俺们是去提亲的,代表的可是天阳族。”

    “可不能丢了身份。”

    “老实说,我不怎么待见柳如月。”邋遢青年干咳道,“那场偷梁换柱的婚礼,玩儿的着实高啊!”

    “谁让她是天灵之体嘞!”

    “天阳配天灵,绝配,你是少主,要为后代着想。”

    “匡扶天阳族,靠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