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八十四章 空战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

    大鹏展翅高飞,翱翔天空,而赵云便在其背上,终达成所愿,终是一飞冲天了,正贪婪的俯瞰下方,长这么大,还是头回站这么高,阅遍了大川山河,看尽了幽谷苍原,心境开阔不少。

    呱!呱!

    大鹏颇雀跃,一路都在叫,嗓门儿却有些沙哑,因涅槃蜕变,至厄难变故,再到赵云通灵,修为荡尽,记忆成空白,第一眼望见的是赵云,对其格外亲切,他们心意相通,赵云舒畅,它也欢快。

    “有意思。”

    月神唏嘘,看的不由揣手,世间多阴差阳错,赵云着实撞上不少,至今都为他通灵而感慨。

    “不错。”

    赵云笑道,坐在大鹏背上,轻轻抚摸,如一个长辈抚摸后辈,颇是溺爱,人不可貌相,这鸟嘛!自也一样,终有那么一日,其貌不扬的的杂毛鸟,会再次翱翔九霄。

    那时,才是真的吊炸天。

    蓦的,突闻身后狂风大作,惹得赵云回眸,入目便见一片血色云彩,准确说,是一只血色大鸟,该是一只大雕,属血雕,通体呈赤红色,约莫五六丈大,比起血雕,他座下的大鹏,就如一只小鸡儿。

    嗖!

    血雕速度颇快,如一阵风,三两瞬息便到这片天空,放慢了速度。

    它的背上,还屹立着一人,是个白衣青年,手握折扇,风度翩翩,却面相阴柔,能闻胭脂香味,配合那双丹凤眼,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娘们儿呢?

    此刻,血雕斜了一眼大鹏,满目轻蔑,且眸光凶厉,一瞧便知不是善茬,明明是一只坐骑,可它通体,都散发着可怕的煞气与血腥气,让人不觉以为,它是一尊嗜杀成性的大魔头。

    血雕看大鹏,青年看赵云,也是一眼斜视,笑的戏虐,见赵云抚摸大鹏,更是一脸的不屑,就一只杂毛鸟,竟这般的溺爱,竟还当做宝贝,显然是土包子一个,废物的主人,配废柴的坐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俺这是大鹏。”

    赵云未言语,还在抚摸着,得搞好关系,待哪年大鹏恢复记忆,也好套近乎,培养感情嘛!

    看大鹏,神色就有惧怕了,惧怕血雕的眼神儿,充满了恶意,毕竟,它无记忆无血脉,任何一个稍有修为的坐骑,都会让它倍感压抑。

    青年收眸,血雕加快速度,许是故意的,或者说,就是故意的,那双翅膀扑闪时,用力颇大,成一片疾风,刮的大鹏没飞稳,也刮的赵云险跌落下去。

    “你牛逼。”

    赵云暗骂,若非血雕太快,若非大鹏追不上,不然,定炸他个满天飞,招你惹你了。

    追不上没事儿。

    未多久,血雕又折返回来,隔着老远,都能见它凶厉的双目,闪着暴虐和嗜血之光,而且,是直奔他们来的,已有两道血芒,自血雕眸中射出。

    很明显的桥段:杀人越货。

    “好小子。”

    赵云豁的起了身,而大鹏,则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血芒,朝一方逃去。

    “你,走得了?”

    白衣青年幽笑,也很悠闲,立在血雕背上,轻摇着折扇,可谓逼格满满,对付一个真灵境的武修和一只卖相极难看的杂毛鸟儿,他都懒得出手的,他的坐骑血雕,完全能灭了他俩。

    事实上,并非是他要杀人,是他家的血雕,肚子有点儿饿了,想找东西吃,而且不喜死物,专喜飞禽和人肉,这么多年,他都是这般养的,不然,血雕也不会有那么浓的煞气和血腥气。

    嗖!

    血雕迅如闪电,又眸射血芒。

    呱呱!

    大鹏颇通人性,翅膀扑闪,第二次避过血芒,速度也猛增了。

    嗖!嗖!

    两只大鸟,于空中盘旋,一追一逃,自下方去看,俨然是一片血色和黑色的云彩,在来回追逐。

    “有趣。”

    白衣青年阴笑,嘴角微翘。

    话落,血雕便展翅高飞了,高度越过大鹏,若从这方向俯冲下去,能一爪子撕碎那只杂毛鸟。

    “就怕你不来。”

    赵云一声冷哼,单手掐诀,插在腰间的紫霄,如一道幽芒射出,若能命中,必一剑洞穿血雕的腹部,他不攻击白衣青年,打他坐骑便好,摔死你丫的。

    “御剑术?”

    青年挑眉,显然未曾料到,飞得太高,未必是啥好事,对方通御剑术,那他与血雕,俨然就是个活靶子。

    嗖!

    血雕反应不慢,轻松避过,自天上俯冲,血芒不断,还有青年,也弯弓搭箭,瞄准了赵云和大鹏,要将他俩,一并射穿。

    铮!

    赵云控剑,以紫霄剑攻伐,御龙渊剑格挡,破了血雕一道道血芒,也斩飞了白衣青年的箭。

    哐当!磅!铿锵!

    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两人两鸟,在天宵拉开一场空战,互有攻伐,碰出一道道火花。

    赵云火气不小,头回上天,就撞上杀人越货的主,不怒才怪。

    呱!呱!

    大鹏嘶鸣不止,也够亢奋,与赵云心意相通,赵云怒它也怒。

    同样怒的,还有那只血雕,眸色更显暴戾,嗜血之意更浓厚,速度修为皆碾压,竟拿不下。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青年冷哼道,又弯弓搭箭。

    铮!铮!

    赵云更快,已有飞刀甩出,每一柄都挂一道爆符,逆天而上。

    血雕满目轻蔑,看都未看,如这攻伐,能轻松避过,纵能命中,也伤不到它,它很抗揍的。

    然,待望见飞刀上的爆符,它双目顿的凸显了,同样色变的,还有那青年,这他娘的,还有这操作?哪来这么多的爆符。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道道的爆符,已然炸开了,本朝下俯冲的血雕,被一路炸上了天,血骨崩飞,还真是够能抗,竟没给它炸死,不过,却炸掉了它一只翅膀,有血雨倾洒,再飞不稳了,只剩一个翅膀,搁那胡乱扑腾。

    再看青年,也好不到哪去,血雕虽承受了爆符威力,他也遭波及,险被炸下去,本白衣胜雪,如今,通体被染红,有血雕的血,也有他的血,人与坐骑,都被爆符炸的一脸的懵逼。

    “走,速走。”

    青年冷哼,左手捂着右臂,歇斯底里的大喝,真小看了赵云,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今血雕身残,若还在空中打,那才是真的活靶子。

    “走?”

    赵云冷笑,一路紧追不放,大鹏够配合,血雕只剩一个翅膀,不止飞不稳,速度也一落千丈,若连这都追不上,那它就不用混了。

    铮!铮!

    赵云神色并愣,手御两剑,边追边打,无视白衣青年,就打他的坐骑,在陆地上,射人先射马,在天空嘛!打人就得先打鸟儿了,就这个高度,玄阳境一路摔下去,也能摔成肉泥。

    “真要不死不休?”

    青年大喝,怒的五脏剧痛,自有血雕那一日起,在空中战斗,他就没落过下风,今日,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堂堂真灵巅峰,竟被一个真灵二重追着打。

    “留你过年?”

    赵云一喝铿锵,御剑斩来,又在血雕的身上,劈出一道血壑。

    噗!噗!

    其后一幕,就格外血腥了,血雕一路逃,大鹏一路追,赵云一剑接一剑,斩的血雕惨叫连连,好好一坐骑,已成血呼啦。

    “该死。”

    青年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偏偏他不通御剑术,难远程攻击,加之血雕已身残,处处受制,自出道还未吃过这般大的亏。

    铮!

    剑鸣声刺耳,紫霄剑又来,剑体有寒光四射,一剑命中血雕。

    啊!

    血雕能吐人言,一声惨叫,再撑不住了,自空一头栽了下去,自远看,那就是一道血色的光,划出了一抹极优美的弧线,撞向的是一座山头,不出意外,血雕会撞得粉身碎骨,而白衣青年,多半也会半身不遂。

    “杀过去。”

    赵云一声咋呼,紧追不放,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然,大鹏飞行不过两三丈,便嗖的一下没影儿了,毫无征兆。

    它没了,赵云就很尴尬了,没了坐骑,也栽了下去,倒是忘了,大鹏不比驯服的妖兽和灵兽,它属通灵兽,通灵到这世界,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限一到,便会回归灵界。

    不过,他比青年运气要好,下方乃是一片湖泊,摔不死他的。

    说那湖泊,着实清澈明净,湖水荡漾,波光粼粼,仔细凝看,湖畔还放着几件衣衫,女子的衣衫,摆放整齐,姹紫嫣红。

    不用说,湖中有人沐浴。

    这些,坠落的赵云自不知,如一块天外陨石,从空砸了下来。

    在入水前一瞬,湖水荡漾,有一人从湖中冒出,是一个女子,头发湿淋,脸颊挂满了水珠。

    噗通!

    就这般巧,刚冒头的女子,都不知哪跟哪,就又被赵云砸了回去,那个水花啊!荡的奇高,还有噗通的声响,也极悦耳。

    啧啧啧!

    月神唏嘘,咋舌不已。

    世上巧合千千万。

    赵家少爷占一半。

    真奇了怪了,这个小武修,开挂了吗?咋走哪都能撞桃花运。

    噗!

    三两瞬息,赵云第一个冒头。

    而后,便是那女子。

    四目对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