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八十六章 我啥也没看见
    “我杀了你。”

    月夜里的山林,颇是幽静,却因一声刺耳的嘶吟,被打破了。

    乃那女子。

    趁着月色,跑这湖泊沐浴,正是惬意,稀里糊涂的就被砸了,天上来的,用不用瞄这么准,是女的还好,偏偏是个男的。

    “我啥也没看见。”

    赵云遁出湖泊,扭头便跑,逃的连滚带爬,天地那个良心哪!这真是个意外,天晓得湖中有人洗澡,而且,还是个女的。

    “哪走。”

    身后,一赤衣女子提着剑,紧追不放,一头秀发还湿淋淋的,衣裙紧贴着娇躯,衬出了玲珑的身段,绝美的脸颊,红霞一片,灵澈的美眸,绽放着娇艳的火花,她可不管巧合还是意外,看了她的身子,必须死。

    “我啥也没看见。”

    前方,赵云逃的头也不回,许是心虚,也是许是因女子修为,可不是真灵境,是货真价实的玄阳境,虽只一重,但也不是他能匹敌的,一掌够他受的。

    “留下。”

    赵云不说还好,此话一出,赤衣女子追的更凶了,一路追一路打,剑气一片片,太多古木被拦腰斩断。

    轰!砰!轰!

    幽静的山林,因他这二人,变的是狼藉一片,惊得妖兽嘶吼,也惊得飞鸟乱窜。

    “跑,哪跑。”

    女子瞬身如风,强行追到,凌厉的赤色剑气,轻松切开了一座巨石。

    赵云险被劈中,看脊背上,却多了一道森然血壑,遭了余波。

    “我真没看见。”

    “还狡辩,留下你的狗命。”

    “有话好好说。”

    赵云狼狈,还是连滚带爬,以风神步遁身,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剑,完事儿,在腿上贴了一道速行符。

    嗖!

    这人哪!若是开起外挂来,那跑的就快了,如这位,嗖的一声就没影儿了,符咒速度还是很给力的,把女子甩出一大截。

    “好个速行符。”

    女子一声冷哼,拂手之下,掌中也多了一道符,也是速行符。

    嗖!嗖!

    这下,一道黑影变两道了,两人一前一后,穿行于茂林之间。

    轰!咔嚓!砰!

    有嘈杂的声响,不绝于耳,是赤衣女子,速行符用的不怎么熟,追杀途中,不知撞断了多少树,也不知撞碎了多少岩石,本是翩然的姿态,狼狈不堪。

    比起他,赵云就好太多了,速行符玩儿的很溜,真是见缝插针,未见他其撞山撞树,每一物,都能巧妙的避过。

    越如此,女子越气急败坏。

    恼火的同时,也不免惊异,在她记忆中,能将速行符玩儿这般溜的,赵云绝对是第一个,更让她诧异的是,赵云的速行符,还真不少,前前后后百十里,那货已换了不下三道符咒了,而她,仅有的一道符咒,已消耗完,凭的完全是自身速度。

    “得亏早有准备。”

    赵云一声干咳,拂手之下,又一道速行符,窜入了一片山谷。

    嗖!

    赤衣女子随后便到,奈何,已不见他身影,天晓得跑哪去了。

    啊!

    女子气急,抓狂的跺着脚,追杀了一天,愣是没追上那个真灵境,非速度不行,是速行符没那小子多。

    “别让我再看见你。”

    月光下,赤衣女子冷冷道,绯红的脸颊,不知是怒的,还是羞的。

    深夜,赵云从地底冒出头,左右瞅了瞅,见没人,才跳出了地底,一脸的尴尬。

    月下,他又玩儿命往回跑,已逃过追杀,得收拾那白衣青年。

    待到那片山林,只见血雕,真就撞了个粉身碎骨,至于青年,并不在这。

    “你跑不了。”

    赵云冷冷一声,顺着血迹,朝一方追去,无需去看,便知那货伤的不轻。

    事实正是如此。

    茂林深处,他找到了青年,正盘在一块石头上疗伤,脸色煞白,该是摔出了内伤,嘴角溢血不断,浑身上下也狼藉不堪。

    “该死。”

    就这,他还有心思在大骂,也不知在骂赵云,还是骂他的血雕,这一遭着实凄惨,往日凭坐骑,可谓出尽了风头,今日,却被血雕坑了,若非它想吃赵云和那只杂毛鸟,他何止落得这般惨烈的下场,坐骑没了不说,还弄的一身伤,坑主人,他家的血雕绝对是一把好手。

    谁?

    不知哪一瞬,他豁的起身,许是伤重,一步没站稳,险栽下巨石,完事儿,还咳了一口血。

    “你说呢?”

    赵云提剑,自黑暗中走出。

    “你。”

    见之,青年蹬的一步后退,若在往昔,定不怕一个真灵第二重,但此刻,他着实没那份底气了,已伤至半残,战力大打折扣,说白了,使不出多少战力。

    “我乃唐门子弟。”

    白衣青年暴喝,倒也不傻,关键时刻,还知道搬后台。

    赵云不语,一步步走来。

    所谓的唐门,他是听过的,乃一脉古老传承,听闻在战国时代,还是个小王朝,因战乱而灭国,后隐退民间,成隐世大族,此族,少有在世间行走者,外人但凡见了,都会避而远之,因他们,各个都擅用暗器,防不胜防,一个不留神儿便会被阴了。

    但,想用这个吓唬他的话,貌似没啥个吊用,在这深山老林,杀人越货常有的事儿,他不说,也没人知道。

    嗡!

    正走时,突闻嗡动,随之,便是一颗圆不溜秋、像球的铁疙瘩,出自白衣青年,在半空轰然炸开,有一片飞针爆射,果是擅用暗器,还是先发制人的偷袭,看飞针泛幽光,多半染着剧毒。

    赵云无视,浑身入地。

    “遁地?”白衣青年色变。

    “猜对了。”

    赵云一语枯寂,避过飞针,又遁出了地底,瞬间祭剑,龙渊带龙吟,凌天劈去,紫霄随后便到,直攻青年眉心。

    “该死。”

    青年出了剑,斩飞了龙渊,避过了紫霄,还未等定身,赵云已入鬼魅杀至,一记威龙掌霸绝,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胸膛。

    噗!

    青年喷血,一路横翻了出去。

    嗖!

    赵云更快,抓了他的手臂,而后,便狠狠砸在了一块岩石上。

    砰!噗!

    岩石炸裂,青年的一口血,也喷的老高,浑身骨骼,被砸的尽碎,筋脉也不知断了多少,被当场摔成了废人,欲起身,已有心无力;欲开口,口中涌血不断,只双目凸显的望着赵云,于他眼中,那已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死神。

    “一路好走。”

    赵云淡道,一剑斩下。

    “不不不。”

    青年恐惧,生死弥留之际,才知何为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老实实走呗!偏要杀回来找刺激,打劫不成反被灭。

    噗!

    血光刺目,青年当场毙命。

    赵云收剑。

    接下来,便是收缴战利品,这活儿压在行,能拿走的,绝不客气,青年的确是唐门的人,看行囊中,多是暗器,如方才的铁疙瘩,还有还几个,除此外,还有迷雾迷烟,暗器五花八门。

    只可惜,青年遇见的是他,这么多的暗器,还未来得及使出,便被撂倒了,致死都很郁闷。

    “回家。”

    扫了战利品,他毁尸灭迹,拍拍屁股消失在山林,直奔忘古城。

    清晨,和煦阳光倾洒。

    今日的官道上,人影不少,多见蒙着黑袍者,骑马疾驰而过。

    赵云也是其中一个。

    他望见了苍狼城少城主韩明,并未蒙黑袍,看他的坐骑,足够的唬人,乃苍狼兽,一种狼形的妖兽,已被驯服,成了坐骑,速度可比马快多了,除他,还有十几个老者,清一色的玄阳境,多半是护卫,不是一般的嚣张,一路横冲直撞,不知多少人遭殃,却是敢怒不敢言,好似都知他是谁。

    一城少城主,莫说玄阳境,地藏境都不敢随意招惹,他老子的手中,是握有军队的,一人之力再强,也敌不过军队,纵地藏巅峰来了,也得掂量掂量。

    “逼格好生晃眼。”

    赵云唏嘘,瞟了一眼下方,又仰眸看天空,空中多飞禽,白鹤、大雕、苍鹰,皆是被驯服的灵兽,千奇百怪,每一个背上,都立着一个人。

    天上地下,都有一共同点,都是朝着忘古城去的,更准确说,都是去参加忘古城拍卖会的。

    这一点,赵云早有预料。

    忘古城拍卖会,三年一度,是远近闻名的,传闻,拍卖阁的东家,涉及皇族,拍出的物品,无论丹药灵液,亦或功法秘籍,各个都非凡品,不然,也不会惹的四方前来,先前他灭的白衣青年,多半就是来凑热闹的,奈何,半道就被他送上黄泉路了,为拍卖准备的钱财,足有三万两,也进了他的腰包。

    “这次拍卖,真有三纹银丹?”

    “内部消息,绝不会有错。”

    “老夫活了半百,还未见过三纹丹。”

    官道行人不少,议论颇多,扎堆儿搁那聊天儿,七嘴八舌的。

    “三纹丹。”

    赵云一声嘀咕,不免唏嘘,拍卖阁果是大魄力,也难怪会惹来这么多人,若真是涉及皇族,那就解释的通了,九成以上的炼丹师,要么在天宗,要么在皇族,这般拿来拍卖,多半是收敛钱财,以备军需,这片土地,可不止大夏龙朝,四方还有强大的王朝,连年征战不休,也是极耗财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