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八十八章 频频有来客
    被俩老头儿盯着,赵云终是撑不住了,一声干咳,起身走了,去了不远处的凉亭,柳如心就在哪安静的坐着,未见玉儿小丫头,该是跑去准备茶点了。

    “我咋没这好命嘞!”

    胖老头儿唏嘘不断,天武境的师尊哪!仅这一层关系,就足以在大夏横着走了吧!赵云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师尊,怕是没人敢惹。

    嗯罗生门那帮疯子除外,只要给钱,亲爹亲娘都可能给灭了。

    “我说,能不能给我放下来。”诸葛玄道老脸昏黑,强行压下了要骂娘的冲动,奈何被胖老头儿用了符咒,且捆他的绳索,也是特殊祭炼,真元被封,还真挣不断。

    “这么一个人才,偏偏只剩下一条手臂,影响美观。”

    “他家的媳妇,双目失明?”

    “不过那小姑娘,长得还是挺水灵的,该是特殊的血脉。”

    胖老头儿揣手,嘀嘀咕咕,俨然把诸葛玄道的话,当放屁了,难得逮住这么个大好的机会,哪能放了,得给你挂到天黑。

    “行,你给我等着。”

    诸葛玄道的脸,瞬间黑了个透顶,迫切想寻赵云,把全部功法要过来,将跌落的境界修回来,完事儿,把这个老不死的,剁吧剁吧炖了。

    这边,赵云已到凉亭。

    感觉到赵云到来,柳如心忙慌起了身,早在方才,便知道赵云回来了,能隐约听到他们的谈话,却是听不太清。

    “可还习惯。”

    赵云一笑,又扶着柳如心坐下了,语气柔和,生怕吓到这个小丫头,自小便活在黑暗之中,她的世界,该是阴冷和枯寂的,对外界事,太敏感了,也怪在柳家,被欺负惯了,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会惹出惊吓。

    “习惯。”

    柳如心轻语,一个字都不敢多说,如赵云所想,的确被欺负惯了,在柳家,但凡多说一句话,都免不了被责骂。

    “莫怕,有我。”

    赵云微笑,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把她当妻子,也把她当妹妹,九世轮回的夙愿,先前或许是感激,但如今,已渐渐演变成了一个情字,这是他妻,他会守到白头偕老。

    咔嚓!

    正说时,突闻玉盘碎裂声,是丫鬟玉儿来了,看见赵云的瞬间,手托的盘子,不慎跌落了,吓了柳如心身体一颤。

    “少爷,你的左手呢?”

    玉儿小声问道。

    左手?

    柳如心听闻,蓦的抬了手,在黑暗中摸索,摸到了赵云右手,摸到左边时,却是一条空落落的袖子,小脸瞬时煞白。

    “会长出来。”

    赵云笑道,随手拿了果子,削成一块块,轻轻送到了妻子嘴边。

    他一块块的喂,柳如心一块块的吃,小口塞的满满的,自始至终,俩小手都拽着赵云那个空落落的袖子,眸子依旧垂着,有水雾萦绕,该是心疼的泪。

    玉儿默默退了下去。

    这个小凉亭,成了小两口的专属,画面嘛!还是很温馨的。

    “还挺般配的。”

    胖老头儿看的有滋有味。

    hetui。

    诸葛玄道的脸,就不怎么是脸了,被挂在树上,也不怎么老实。

    完事儿,胖老头儿就脱了臭袜子,揉成了一团儿,硬生生的塞人嘴里了。

    tui再让你tui。

    唔唔!

    诸葛玄道的老眼,有泪花浸出,也不知是恶心的,还是被熏的。

    这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里平静,城外依旧热闹。

    一场打群架,越打越热火,怕是大族的子弟,基本都上去了,一边如吃了枪药,一边如打了鸡血,战的如火如荼。

    “红颜祸水?”

    不少老家伙捋胡须,瞟了一眼城墙,忘古城的天之骄女,倒是稳站钓鱼台,是大战的看客,也如九霄的玄女。

    “此刻,若是来个抛绣球,会更应时衬景。”牛轰一声唏嘘。

    老实说,也不怎么待见柳如月,也是因那场偷梁换柱的婚礼,不想嫁就不嫁呗!直说就好,又没人逼你,把妹妹推过去,性质可就不一样了,那是挨个打赵家的脸哪!得亏是赵云,若换做是他,会天天堵在柳家门前大骂,没这般欺负人的。

    “终有一日,她会后悔。”

    小财迷嘟哝一声,继续数她的钱,对赵云,她还是很看好的,那小子的天赋,可不是一般的妖孽,足以弥补血脉的弱势。

    她敢这么说,整个大夏龙朝,论同阶对战,没人会是赵云的对手,赵家的少爷,绝非池中之物。

    轰!砰!轰!

    两人说时,大战愈发猛烈,有人受伤,有人退场,也有人参战,看的观战者,都眼花缭乱,至于呼喝声,还是排山倒海的来,看戏嘛!唯恐天下不乱。

    “再这般打下去,怕是会出事。”城墙的一角,城主管家干咳道,用了易容术,无人认得出。

    他在,忘古城城主杨雄自也在,同样易容,也跑来看戏。

    “不在城中打便好。”

    杨雄笑道,若在城中出事,那是他护佑不周,城外那就随意了,各大族问起,也没他责任。

    城主管家摇头一笑,继续观战,不是没见过大族子弟打群架,但如今日这般浩大的,还是头回见。

    想到这,他侧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柳如月,阵仗之所以这般大,多半也因她,跑来提亲者太多,难得有表现的机会,还不豁出命上啊!

    “柳苍空怕是乐开花了。”

    杨雄捋了胡须,看的是另一侧。

    没错,柳苍空也在,谁不来他都会来,腰板挺的不是一般的直。

    这么多青年才俊,选哪个嘞!

    轰!砰!轰!

    轰隆声中,城门外的大战,又一次升级,大战者不止是小辈,各族的老辈们,也都开掐了。

    脸?要啥脸?

    莫说城主管家,连杨雄瞧了,都不由扯嘴角,成一锅大杂烩了。

    在他看来,这帮小兔崽子,这帮老不死的,不是来参加拍卖的,也不是来提亲的,是特么扎堆儿跑这来约架的。

    一场闹剧,至天黑才落幕。

    瞧那一票票人,无论老的小的,没有最狼狈,只有更狼狈,一瘸一拐者颇多,骂娘者也不少,若非有人拦着,还得再练练。

    大戏散了,看客们也都散了,鱼贯进城,唏嘘声、啧舌声、感慨声颇多,看样子,没怎么尽兴。

    待入城,各个都老实了。

    都知道规矩,敢在城中打架斗殴,会被城主请去喝茶的。

    还是那句话,要打出去打。

    夜里的忘古城,还是那般繁华,大红灯笼高挂,一盏盏娇艳如花。

    因有外来者,今夜的店铺,至今都未关门,特别是酒楼和茶馆,而赵家兵铺,也是其中一个,看完了大戏,跑来溜达者不少,顺便,选两件趁手的兵器。

    “哇擦,你的手呢?”

    兵铺后园,很快响起一声狼嚎,乃牛轰那厮,外出几日,咋还缺了一条胳膊呢?

    小财迷也大眼扑闪,人都有两只手,你这缺了一条,很影像美观呢?

    “无妨。”

    赵云一笑,也没啥个解释,等真灵第五重呗!总会长出来的。

    话落,兵铺有来客。

    乃一女子,赵云瞧了,撒腿就想跑。

    没错,是哪个叫赤嫣的赤衣女子,与胖老头儿是熟人,与诸葛玄道也是熟人,论辈分,那都是师叔。

    她来了,紫发小孩也来了,还是捂着老腰,还是鼻青脸肿的,貌似自返老还童,就没安生过,三天两头的挨揍。

    “啧啧啧。”

    瞧见诸葛玄道,俩人那个神态啊!不是一般的精彩,咋还降阶了,咋还被挂树上了,还有,口中这只臭袜子,得有个把月没洗了吧!

    我塞的。

    胖老头儿虽未言语,可那副牛逼哄哄的神态,却很好的阐述了这番话。

    看出来了。

    赤嫣和紫发小孩神色语重心长,在场的,除你谁有这个胆子。

    诸葛玄道终是被放下来了,都没空骂娘的,扶着老树大吐特吐。

    “这下热闹了。”

    赵云干咳,他这外出一趟,所撞见的熟人,基本都凑到了他家,各个都自觉,门都不走的,都是跳墙进来的。

    “少爷,赵家封族了。”

    老孙头儿小声说道。

    “封族?”赵云皱眉,“好端端的,为何要封族。”

    “不知。”老孙头儿道,“听说,是家主闭关前的命令,至忘古城拍卖会期间,赵家全族封闭。”

    赵云未言语,丝毫不怀疑,是他父亲的作风,逢忘古城拍卖会,皆为多事之秋,赵家这些时日,风头太盛,省的惹事端。

    “来来来,开饭了。”

    鲁莽一声嚎,抱着酒坛过来了。

    今夜的晚餐,人着实不少,侍卫一桌,赵云他们一桌,唯独缺一人,那便是诸葛玄道,还搁那吐呢?

    “都言赵家少爷,是个断脉废体,如今得见,那些人都特么眼瞎啊!”

    紫发小娃咧嘴啧舌,自赵云坐下,已打量不知多少回,筋骨奇佳,且天赋异禀,除了缺一条胳膊,完全符合旷世奇才的标准。

    “这小袋子,从我哪买的。”

    紫发小娃摸了下巴,已瞅着赵云的乾坤袋,看了好一会儿了,卖赵云时,就是一个小破烂,咋到了赵云着,还变样了呢?

    “来,吃这个。”

    赵云颇懂事儿,给柳如心夹了菜,而后,便把乾坤袋挪了个地儿,这若一不留神儿被紫发小孩抢了去,那就亏大了。

    “咋跟防贼似的。”

    紫发小孩撇嘴,望向了柳如心,很显然,这个瞎眼的小丫头,是一个特殊血脉,同为特殊血脉,他隐约有感应,这丫头与那小黑胖子一样,血脉都未觉醒,小胖子因血脉而通体黑不溜秋,这位嘛!多半是因血脉而失明。

    这就邪乎了,柳苍空还真是个人才,俩女儿,都是特殊血脉。

    对此,赵云也曾经诧异过,柳家的血统,果是不一般,可笑的是,至至柳如心被推上花轿,柳家都不知柳如心乃特殊血脉,若知道,可不会让她嫁到赵家,也怪那时的柳如月,血脉未觉醒,若觉醒了,两人必有觉察。

    至于此刻柳苍空是否知道,那得问柳如月了,不是每一种特殊血脉都有感应,如天灵之体,血脉霸道,却无这方面的天赋,论感应,与牛轰和紫发小孩还差点儿。

    “你我,是否在哪见过。”

    赤嫣也如紫发小孩,把赵云研究了个通透,是越看越熟悉。

    “头回见。”

    赵云干笑,可不能承认了,不然,以这娘们儿的脾性,不掀桌子才怪。

    “可别惹他,他后台硬的很。”胖老头儿以秘术传音赤嫣和紫发小孩。

    “有多硬。”

    两人齐齐望向了胖老头儿。

    “论辈分,你俩得叫他师祖。”胖老头儿未言明,在他看来,这个比喻,就已经很形象了。

    “师祖?”

    俩人又齐齐侧眸,又上下扫量赵云,眼神儿都不一样了。

    震惊,太震惊了。

    这特么的,哪冒出一个师祖。

    赵云就颇感不自然了。

    牛皮吹大了,逢年过节还得给小辈发红包嘞!

    “哟,吃饭呢?”

    现场的宁静,因一道笑声被打破。

    又有来客。

    乃忘古老头儿,兵铺的门关了,人是爬墙进来的,一脸笑呵呵,主要是在场的,没一个是泛泛之辈,且不说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仅赵云一个,名头就足够的大。

    “坐下喝点儿?”

    “不了,老朽是来送请柬的。”忘古老头儿笑道,一张请柬已掏出,递向的是赵云,“明日城主在望月楼设宴,以款待大族来客,没有老辈,皆年轻子弟,届时,柳如月会代表城主出席,凡在忘古城的家族,一家出一人去赴宴,只限年轻一代。”

    “烦劳前辈了。”

    赵云笑着接过,不用说,城主是让他代表赵家。

    至于柳如月嘛!代表城主,便是代表忘古城,她的确有那资格,按理说,此事该由忘古城的少城主来做,奈何,杨雄一生未娶妻,膝下无儿无女,便只得在忘古城年轻一辈中选一人,柳如月很合适,本身乃天灵之体,还是天宗弟子,她不去谁去。

    事实上,杨雄所钦定的人,除了柳如月,还有他赵云,柳如月乃天宗子弟,赵云身份也不俗,乃皇族徒儿,他俩无论是谁,都有资格代表忘古城。

    不过思来想去,还是指定柳如月,若由赵云主持,必成众矢之。

    要知道,那些皆年轻子弟,有不少是来提亲的,加之赵云与柳如月的关系,能安生了才怪。

    人哪!站的太显眼,会是活靶子,反正请柬送来了,去与不去,全在赵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