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章 相亲大会
    望月楼。

    忘古城最大的酒楼,雕栏玉砌,青绸幔帐。

    楼中热闹。

    皆青年才俊,男的风度翩翩,女的娇艳如花,来头都个顶个的大,不是家族的少主,便是族中的掌上明珠,多见一男一女,凭栏杆而立,搁那有说有笑。

    这场景,咋看都像相亲大会。

    并非所有外来子弟,都是奔着柳如月来的,还有不少其他势力的,涉及了利益,各族都期望政治联姻。

    这,是一种默契。

    苍狼少城主韩明和赤阳少城主宇文昊也都在,也是奔着联姻来的,先前是去青峰城提亲,如今,带着使命来了忘古城,也想求娶天灵之体,虽知希望不大,但总得试试,万一成了呢?他们背景也不算小。

    期间,两人多次环看四方,似在找什么人。

    找谁呢?自是在找青瑶,想起她,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当日在青峰城丢尽颜面,为赎人,两城父辈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个仇,两人可一直都记得呢?

    遗憾的是,未有寻到。

    或者说,青瑶压根就没来,离了兵铺,便不见了踪影,对这场合她不怎么感兴趣,至于请柬,送人了。

    “如月妹妹,越发靓丽了。”

    身为酒宴主角的天灵之体,身边自不缺人,非但不缺,还乌泱泱一片,多是青年,多是隐世大族的少主,人手一折扇,轻轻摇着,自带渐入佳境的逼格。

    清冷淡漠的柳如月,今日笑靥如花。

    也对,这么多人倾慕,极大满足了虚荣心,在她想来,她是有这个资本的,天灵之体还外加天宗弟子。

    “果是美味。”

    酒楼的一角,小黑胖子一手握着酒壶,一手抓着鸡腿,吃的满嘴油腻,在场的属他最敬业,人都是来相亲的,各找各个的对象,而他,貌似是来吃饭的。

    他这桌,还有一人。

    仔细一瞅,正是天阳少主林邪,那日用速行符追赵云的,就是他了,还是那般邋遢,此刻正揣手看牛轰,眼神儿很奇怪,奇怪牛轰的吨位,也奇怪他的肤色,这娃吃啥长大的,咋这么胖嘞!咋这般黑嘞!

    “我说,你咋不去嘞!”

    牛轰抬眸,看了一眼林邪,昨日见过林邪干仗,血脉奇异,实力不俗,绝非一般家族少主,如此大势力,该是来向柳家提亲的,可来了望月楼,便找角落坐下了,就搁这看他吃饭,人都跑去与柳如月那了,都搁那竭力表现,这位倒好,跟没事儿人似的。

    “没兴趣。”

    林邪随意道,来前也早就说过,不怎么待见天灵之体,若非老家伙们硬逼着他来,鬼才愿意跑这溜达。

    “这话我爱听。”

    牛轰咧嘴一笑,也不待见柳如月,这点他俩相同。

    说罢,他又一通猛灌。

    完事儿,便胡吃海塞,要一张请柬不容易,这么多的美味佳肴,在外面是吃不到的,那得吃个够本儿。

    林邪颇有情调,看的一本正经。

    因这俩人才,这个小酒桌,俨然已成一道亮丽的风景,一对对少主小姐路过,都会朝这投来异样的目光,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一个搁那吃,一个搁那看。

    峥!

    蓦的,有琴音响起,传自楼中心的一座舞台,看台上,有一女子在起舞,非外来子弟,乃忘古城一家族小姐,也是受邀赴宴,特上台献舞,并非强制性的,全凭自愿,能否得到赞赏,就要看自个本事了。

    她的舞姿,还是很美妙的。

    四方皆有叫好声,天晓得多少青年才俊眸光熠熠。

    “这姑娘,俺喜欢。”

    牛轰侧眸看了一眼,俩眼圆溜溜的,凡会跳舞的女子,都有一种别样的风韵,配合那身段,美不胜收。

    “老实说,你俩不怎么般配。”

    林邪回道,就说个头儿,你还没人姑娘长得高呢?

    嘁!

    牛轰不以为然,继续吃喝,吃完麻溜走人。

    另一边,舞者已下来。

    随之上台的乃一青年,也是大族少主,已去过柳家提亲,众人看时,他已自腰间取了一根玉箫,看样子,要给在场的人,秀一段他的**绝技,无非就是卖弄,以惹柳如月关注,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搞不好,真能抱得美人归。

    不得不说,他的箫声还是很悦耳的,惹太多人的目光,连柳如月,都不由侧眸,听之,似见高山流水。

    万众瞩目。

    青年顿的飘飘然,某种逼格,已渐至圆满。

    “除了吹,你还会点儿啥。”

    有人赞赏,自也有人骂,皆是与青年敌对的家族少主,见那货搁那卖弄**,都露了极其不爽的神态。

    楼中,就是这么一副风景。

    在场的每一个,都是演员,某些私怨,都藏在了暗处,如林邪和尹魂,若非禁止私斗,早特么开干了。

    所以,此酒宴很不容易。

    把一群刚打过群架的人,硬拉到一块,还不允许打架,真真难为大家了,一笑泯恩仇?貌似不太现实。

    说话间,箫声已散。

    颇多人意犹未尽,心神都还在余音中徜徉。

    诶?

    蓦的一声轻咦,打破了宁静,惹得在场人回眸。

    入目,便见熟人。

    没错,是赵云,听闻小胖子被打,一路就杀过来了。

    他的到来,才是真的万众瞩目。

    赵家少爷是个名人,忘古城的人都认得,外来的子弟,这几日略有耳闻,那是天灵之体昔日的未婚夫。

    “这就有意思了。”

    “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也敢舔着脸来。”

    “有戏看了。”

    忘古城的子弟,都特么来了精神,一副看大戏的姿态,未想到赵云会来,有他在,这里会无比的热闹。

    没办法,谁让他的身份特殊。

    再瞧柳如月,已俏眉微颦,本笑的嫣然,待见了赵云,顿的清冷,露了一丝鄙夷与不悦,她乃天之骄女,偏偏与赵云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时常被世人提起,于她而言,那是一块终生都难以抹去的污点,若可以,她愿抹掉,哪怕是付出惨烈的代价。

    如此,她才是完美无瑕的。

    让她未料到的是,赵云竟会跑这来,诚心添堵吗?

    “他,就是赵云?”

    “如假包换,你说断脉废体也就罢了,咋还成残废的独臂了,天灵之体曾经的未婚夫,就这德性?”

    “他也够惨的了。”

    有人的地方,自不缺闲话与议论,有讥讽,也有惋惜,不知是可怜赵家少爷,还是惋惜那个天之骄女。

    “废物一个。”

    外来的大族子弟们,大多数都神色难看,在他们看来,千年难遇的天灵之体,是一个圣洁也无暇的仙女,却被染上了污点,而那个污点,便是独臂的赵云,想到这,就不免心生恼怒,这感觉便像一件艺术品,被刻了一道极其难看的瑕疵,破了那份完美。

    赵云不语,极尽目力找寻。

    倒是寻到了牛轰,但那厮,正搁那埋头大吃大喝。

    “没挨揍。”

    赵云的喃语,只他听得见,看小黑胖子的胃口那般好,且活蹦乱跳,哪像挨揍了,与武二所说不相符。

    “怕是小武看错了。”

    赵云一声干咳,随之收了眸,转身便走。

    嗖!

    方才抬脚,便见一道鬼魅般的人影袭来,挡了他的路,乃先前上台**的那个,血鹰族的少主:严康。

    此族,以驯养血鹰而闻名。

    赵云自是听过,族中各个都有血鹰坐骑,一般的势力,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与血鹰族对上的,都在天上飞,一旦开战便无制空权,地上各个都活靶子。

    “你,就是赵云?”

    严康幽笑,一纸折扇已开,侧身站着,下巴抬的奇高,说话时看都未看赵云,准确说是无视,眸中难掩的是轻蔑,先前秀了箫声,貌似还不够,还得表现一番,看柳如月俏眉微颦,显然不怎么待见赵云。

    “来都来了,这般急着走?”

    急于表现的,可不止严康一个,还有不少子弟聚过来,而且很善解人意,把门都关了,堵了赵云去路,各个嘴角微翘,且不怀好意,讥讽与轻蔑暴露无遗。

    赵云微皱眉。

    至此,他貌似懂了,该是被人算计了,该是暗中有人,借武二透露假消息,以引他过来,其目的不难猜:拿他开涮,谁让柳如月,曾是他赵云的未婚妻呢?唯恐天下不乱者太多,想看大戏者也比比皆是。

    尴尬的是,他至今才反应过来。

    如今日这个局面,他确实不适合在场。

    他的猜测,一点儿不假。

    的确,是有人传假消息,至于是谁,在场每一个都有可能,是忘古城人的几率较大,特别是敌对的家族,便如王家,便如王家少主王阳,巴不得赵云出丑呢?也无需他动手,外来的大族子弟们,绝不会让赵云安生了,说白了是借刀杀人,杀人或许不至于,但今日,赵云既是来了,可就没那般容易走了。

    “走可以,磕头认错。”

    严康轻摇着折扇,笑的戏虐玩味。

    “敢问,我犯了什么错。”

    赵云淡道,他不惹事,不代表就怕事。

    “自个什么德性,心里没点数?”严康冷笑,“欲染指天灵之体,便是你的错,跪下,对如月妹妹说一句:是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便放你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