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一章 瞒不住了
    “叩头认错。”

    严康一语,惹出了颇多共鸣,欲献殷勤者,着实不少,看那一个个的神态,都是大义凛然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赵家的少爷,犯了什么滔天大错呢?

    无非就是羞辱。

    只要赵云照做,那么,印在柳如月身上的那一块污点,便是被抹去了,所有的错,都会归咎在赵云身上,而柳如月,即无辜受害者,如此,可完美无瑕。

    事实上,柳如月心中竟也是这般想的。

    看她立在那,毫无言语,哪有要制止的意思。

    “真高看你了。”

    林邪倚栏而立,提着酒壶撇了嘴,口中的你自是指柳如月,偷梁换柱倒也罢了,自家妹夫被这般颠倒是非的欺凌,竟无动于衷,这特么啥个心态,搞搞清楚,你如今代表可是整个忘古城,就这般压场子的?怎么个意思,为了完美,竟要牺牲赵云的尊严?

    如此天之骄女,何等道貌岸然。

    所以,他决策还是很正确的,相比样貌、血脉和势力,他更看重品行,纵要娶妻,也绝不会是柳如月。

    “叩头认错。”

    喝声未停,一声接一声,一声比一声义愤填膺。

    “要的就是这场面。”

    在场的忘古城子弟,皆忠实的看客,多露了玩味的笑,特别是传假消息引赵云的那位,嗯,也就是王阳,暗中笑的最开怀,他,才是这场阴谋的策划者。

    不让在城中干架,总得找点儿乐子。

    瞧如今的大戏,可比歌舞升平,有意思多了。

    这,便是人世。

    某些人哪!就见不得人卑贱,总想上去踩一脚。

    但,不是所有人都如王阳。

    也不明事理的,却是敢怒不敢言,各个都非孤家寡人,身后都有家族,少参与为妙,也便是传说中的中立者,强者为尊的世界,弱小还是老实些较安全。

    “里面干啥嘞!”

    街上,不少人路过的街人侧眸,楼中的大喝,在外听的清清楚楚,嚎的这般响亮,是谁犯了弥天大错?

    “方才见赵云进去了。”

    有人揣手道,垫脚探头的往里瞅。

    “这。”

    太多人挑眉,真如此,就太有意思了,这是个啥局面,废柴一个,就搁家老实待着呗!竟跑这找刺激。

    “叩头认错。”

    严康的大喝声,最是铿锵有力,不自觉中,他的头顶,恍似多了一道光圈儿,一道名为道义至高点的光圈儿,好似接受了神明的指派,来惩戒罪恶之人。

    他这一声,又出千层浪。

    唯恐天下不乱者,还真是哪都有,都跟着起哄。

    “认你妹的错,都特么有病吧!”

    牛轰大骂,一嗓子嚎的霸气侧漏,听的人耳朵嗡嗡。

    气人,太特么气人了。

    这世道,颠倒是非者,何时变的这般理直气壮了。

    这可是忘古城的地盘,这么嚣张?

    赵云未言语,看了看左边,又瞅了瞅右边,这特么的,是惹众怒了?还有这下跪的理由,着实很新奇。

    “跪是不跪。”严康笑看赵云。

    “赵家的人,只跪爹娘。”赵云一语平平淡淡。

    “如你这般硬气的,着实不多见。”

    严康幽幽一笑,看其双眸,闪烁了诡异之光。

    此一瞬,赵云心神恍惚。

    没错,是严康对他用了幻术,他的眼,非一般的眼瞳,自带一种天赋,与他双目对视,会被拖入幻境。

    等着吧!赵云要跪了。

    大族的子弟,多翘首以待,好似也知严康双目的玄机,莫说一个断脉废体,纵是武修,多半也会中招。

    “天眼。”

    赵云心中喃语,中了幻术不假,但只一瞬便脱了幻境,所谓的天眼,他是早有耳闻的,乃一种特殊眼瞳,自带一种特殊能力,如严康这种,用眼便可施幻术,且不用结印,防不胜防,能力还是很实用的。

    不过,严康找错了对象。

    用瞳力施幻术,是涉及精神的,精神的级别若不到家,莫说一双天眼,纵给你仙眼,一样使不出威力。

    很显然,他的精神级别,在严康之上。

    这,都归功于那颗紫精灵果,助他精神得以蜕变涅槃,仅此一点,严康的天眼幻术,对他就不怎么起作用,除非精神高过他,以此,才能将瞳力最大化。

    “好小子。”

    严康不免挑了眉,在场的人,也颇多诧异,一个武修,拥有一双天眼,对断脉废体施幻术,竟是没用。

    “不对,他是武修。”

    林邪双目微眯,看的真切,普通人破不了天眼幻术的,只有一种可能,那个独臂的赵云,不是断脉废体,这就有意思了,忘古城的人,貌似都不知道啊!

    下方。

    赵云已迈开了脚步,已绕过了严康,也懒得与其理论,最主要的是,不想暴露武修的身份,这若在外面,若在荒山野岭,不炸死这熊孩子,他就不姓赵。

    “哪走。”

    严康一声冷哼,自是不敢,幻术被破,显然挂不住脸,那得找个场子回来,那得在柳如月面前献殷献殷勤才行,他既是说了,那今日,必须让赵云跪下。

    劲风呼啸,他一手抓向了赵云。

    赵云微皱眉,一步挪开,轻松避过。

    “还不叩头认错?”

    出手者,不止严康,堵在门口的子弟,也都涌了上来,既是赵云自个不跪,那他们,不介意帮帮赵云。

    嗖!嗖!嗖!

    赵云见缝插针,在人与人的缝隙中穿行,身法诡谲。

    “这身法。”

    林邪见之,不由站直了,眉毛微挑,好似认出了赵云,同样都是独臂,而看这身法,也是同样的玄奥。

    “他是武修。”

    不少人双目微眯,虽未见赵云露真元,却能自赵云身上,嗅到真元的气息,这身法,普通人绝对使不出,这般一看,赵云能破天眼幻术,便也说的通了。

    “是你。”

    柳如月轻喃,皱了俏眉,赵云能修炼了,她也是今日才知,看其玄妙的身法,她是见过的,可不就是那日在青峰城主府,被青瑶拉去做夫君的那个人吗?难怪,难怪感觉那般的熟悉,原来是她的妹夫。

    意外,真真意外。

    是她小看了赵云。

    但,也只是小看,在她天灵之体眼中,赵云还是弱者,她颇为的诧异的是,赵云如何修的灵脉,又如何,在这么短的世间内修到真灵境,进阶未免太快。

    “好熟悉的身法。”

    比起柳如月,比起林邪,韩明与宇文昊就不怎么确定了,修为强弱之分,这眼界嘛!自也有高低之别。

    “该死,何时修复的灵脉。”

    王阳冷哼,眸中已有寒芒在闪射,心中不免咬牙切齿,本是算计赵云,本想看赵云出丑,竟整出这么个惊喜,让他措手不及,还有赵云的修为,开挂了?

    如他,太多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这些人,多是在忘古城与赵家敌对的,见不得赵云好,明明是一个废物,如今摇身一变,竟是又成武修了,可笑的是,他们自始至终,竟都被蒙在鼓里。

    被欺骗的感觉,着实让人不爽。

    自今日前,他们在赵云面前,貌似不是高高在上了。

    “抓住他。”

    大喝声嘈杂不堪,看客们在惊异,严康他们则在捉人,武修也好,废物也罢,此刻必须把赵云给逮住了,这么多人追,真就不信了,你还能跑出去不成?

    “瞒不住了。”

    赵云脚踏风神步,遁来遁去,说是瞒不住,并不确切,该是被逼出来的,总不能被这帮人摁那跪下吧!

    “谁在算计我。”

    他这一声心语,带有一抹冷意,若非被引到这望月楼,也不会被拿来开涮,也怪他,心太急乃至大意。

    如今,武修身份公布于众,麻烦必少不了。

    不说其他,就说韩明跟宇文昊,那俩可不是省油的灯,若是铁了心的报复他与赵家,家族必举步维艰。

    咔嚓!砰!哐当!

    望月楼热闹了,叮铃咣当的声响,不绝于耳,追逐中,不少桌椅茶几被打碎,好好酒楼变的狼藉不少。

    抬眸去看,画面很养眼。

    足几十个大族子弟,满楼的追赵云,愣没追上,或者说,赵云身法忒溜了,莫说其他人,就连尹魂那等高手,都不免露了惊叹,赵云的身法,太诡幻了。

    “这出戏,也很精彩。”

    林邪灌了一口酒,期间还瞅了一眼柳如月,好似依旧无动于衷,没准备插手,这让林邪,不由摇了摇头,身为东道主,也代表了城主,竟枉顾忘古城颜面,赵云再怎么着,还是你家妹夫,还是忘古城的人,你这个压场子的,至今竟都无作为,让人失望。

    等着吧!这会是一场闹剧。

    而这场闹剧的主角,不是会赵云,而是她柳如月。

    “给老子站住。”

    严康一声怒吼,一掌拍了出去,追不上人,恼羞成怒,直接开攻了,掌心有真元淌溢,一掌威力颇强。

    赵云无视,瞬身避过。

    他虽避过了,可酒楼的楼梯,却被一掌打碎。

    轰!砰!轰!

    轰隆声频频不断,严康出手了,追赵云的也都出手了,各个都脸色难看,连人都捉不住,还混不混了。

    “既是这般喜欢闹腾,那便热闹热闹。”

    赵云一声冷笑,这帮兔崽子,不是欠揍,这是欠炸啊!喝酒就喝酒,相亲就相亲,想闹就特么闹大点。

    爆符嘛!他有,乾坤袋里多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