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三章 不准备说两句?
    “记忆晶石。”

    杨雄见之,眸子亮了一下,这快竟是,何止是宝贝啊!简直是稀世珍宝,市面上没有卖的,有价无市。

    “记忆晶石。”

    赵云喃喃自语,杨雄认得,他貌似也认得。

    那可是好东西。

    认得的,可不止他俩,在场稍有阅历的,基本都熟。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晶石的能力。

    记忆晶石嘛!顾名思义便是记忆,能刻印发生过的事,就譬如,先前望月楼中的一幕,两方各有各的理,实难评断,但有此晶石,就不用听人瞎咧咧了。

    好个小胖子,竟有这宝贝。

    杨雄看牛轰的神色,不由深邃了一分,且心中有感激,他乃城主骑虎难下,牛轰送晶石,算是解围了。

    小胖子只咧嘴一笑。

    这可不是他的,是林邪给他的,林邪顾忌族中的利益,不方便站出来,才给了他记忆晶石,用来作证。

    “既是都在,一同看看。”

    杨雄淡道,一指解了记忆晶石的禁制。

    顿的,一副水幕映在半空。

    水幕中所呈现的,自是先前望月楼的一幕,歌舞升平,鼓瑟笙箫,从赵云到来,至望月酒楼被爆符炸平,任何一个细节,都记录在内,画质极其的清晰。

    还是林邪有情调。

    邋遢的人,也干正经事儿,每到一处,总会记些留念,今日这场大戏,足够精彩,哪有不刻印的道理。

    有他刻印,才成证据。

    主要是,见不得人颠倒是非,看那些上窜下跳的子弟,也极其的不爽,这个忙他得帮,赵云也值得深交,有如此数量的爆符,若说赵云身后无庞大的后台,鬼都不信,多半涉及皇族,才会有这么多爆符。

    现场,无人做声。

    谁对谁错,也无需评断了,傻子都看得出是谁在找茬,那么多大族子弟,嚣张跋扈,欺负一个独臂的人,赵家少爷也是被逼急了,才甩出了一道道爆符。

    “小子,这晶石给力不。”

    小胖子嘿嘿一笑,还用手戳了戳赵云。

    “给力。”

    赵云笑了笑,暗自对牛轰竖了个大拇指,就算无晶石,他也不怕的,真以为他赵云,是这般容易拿捏的?先前是为掩饰武修身份,处处忍让,如今已暴露,不介意疯狂,天天画爆符,挨个炸死你们丫的。

    画面的回放,很快消散。

    杨雄的腰板儿,挺直了不少,方才无证据,骑虎难下,也不好发作,不好偏袒,如今嘛!事实真相大白,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他娘的,在老子的忘古城,都这般嚣张?你们不是打赵云,是打我的脸哪!

    他未言语,只看大族子弟。

    瞧那帮兔崽子,各个脸庞火辣,先前各个都信誓旦旦,此番都偃旗息鼓了,事实胜于雄辩,画面回放了,说啥都没吊用,是谁先动的手,如今已有答案。

    瞧众族老辈,也有点儿挂不住脸了。

    本想混淆视听,谁曾想冒出一块记忆晶石,说好的酒宴,说好的相亲,这特么哪个人才,在拍记忆留念,此画面一出,啪啪的打脸哪!或者说已没脸了。

    真特么窝火。

    看客们多揣着手,唏嘘啧舌,实则心中已骂了千百年,隐世大族了不起?竟特么跑俺们忘古城来欺负人,就这,还有脸颠倒是非,一个个脸不红气不喘。

    好个天之骄女啊!

    世人看的最多的,还是柳如月,晶石画面呈现的清楚,身为酒宴东道主,自始至终,她都是在冷眼旁观,毫无作为,任由大族的子弟,肆意欺凌人赵云。

    就这,方才还有脸喝斥?

    真要问罪,她难辞其咎。

    正如赵云和林邪所想,这场闹剧她才是主角。

    事实上,杨雄对她也是失望至极。

    让你代表城主,代表忘古城,就是这般压场子的?

    相比他,杨雄跟世人更同情赵云。

    人孩子招谁惹谁了,就因一纸婚约,这般与人过不去?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搞搞清楚,是柳家悔婚,是柳如月偷梁换柱,自个不嫁,竟把妹妹推出去,让赵云尊严尽失,现如今,竟还有脸让人下跪?

    看柳如月,脸颊红了一片。

    无人知道,她的脸红究竟是羞愧还是恼怒,多半都有,但如今的她,该是恼怒多余羞愧,本一场好宴会,因赵云弄的这般难堪,害她大庭广众下这般丢人,天之骄女从来都高高在上,何曾这般丢过颜面。

    “众位,不准备说两句?”

    杨雄笑看众人,终是一语打破了现场的宁寂。

    “赔,酒楼损失我等赔。”

    众大族老辈都怂了,齐齐呵呵一笑,少主摆的烂摊子,还得他们来收拾,真相大白,由不得他们不怂。

    “赔是自然,规矩怎么说。”

    杨雄笑语悠悠,在老子的地盘作乱,还打了老子的脸,赔钱就完事儿了,我堂堂城主,以后还混不混了,开了这个先例,都跑忘古城干架,我得多难受。

    “城主说个法子,我等照做便是。”

    众族的老辈们,都一脸赔笑,不怂?不怂能行吗?

    瞧见没,军队已进城了。

    杨雄可不是吓唬人,好说好商量还好,再敢唧唧歪歪,他们这些有一个算一个,无人能走出这座古城的,人有理,便也不怕,众族后台硬,杨雄后台更硬,与大夏龙朝比底蕴?他们这些,炮灰都算不上。

    “如此,城主府走一趟吧!”

    杨雄微微一笑,一语颇具威严,寓意明显,去喝杯茶,顺便再谈谈赔偿,都老实点儿,老子脾气可不怎么好,安分些还好,敢唧唧歪歪,今日就别走了。

    他这是在给大族台阶下。

    关系嘛!不能闹的太僵;赔偿嘛!得私下里谈。

    “城主请。”众族一阵讪笑。

    不用他们说,杨雄便已迈开了脚步,威势凛凛。

    至于剩下的,就很尴尬了。

    凡参与斗殴的,或者说,凡前去赴宴的,都排成了队,无人敢造次,因为军队已来了,整整齐齐的两排,在街上杵的板板整整,意思明显:跟上,都跟上,别想跑,也跑不掉,城主说去喝茶,便去喝茶。

    那画面,还是很养眼的。

    大族的子弟,有男有女,都安安分分,在兵卫护送下,一路走过大街,从哪看,都像一群犯人,哦不对,更像是扫.黄被捉的,而且,是人赃俱获的那种。

    啧啧啧!

    有犯人游街,自有人看客观赏,各个唏嘘不已。

    这,可是大场面。

    论逼格,还是城主的晃眼,一句话,都老老实实的了,得让外来者,长个记性才好,来了这得懂规矩。

    “赵云这一票,干的漂亮啊!”

    更多人看的,还是赵云,啧舌也感慨,曾经断脉废体,如今已涅槃重生,还是世人记忆中的旷世奇才。

    人嘛!总不能一辈子都倒霉。

    如赵云,经过大起大落,定会见雨后彩虹。

    “我说,你哪来那么多爆符。”

    赵云走在最后,林邪也揣手走在最后,好奇的问道。

    “捡的。”赵云语重心长道。

    “捡的好,捡的不要钱。”林邪一脸意味深长。

    “你说,城主咋处置俺们。”

    小胖子也在,还藏着一只鸡腿,啃的没脸没皮。

    “喝茶。”

    “喝茶。”

    赵云与林邪的回应,出奇的一致,城主说了:喝茶。

    不过,某些人嘛!是要交茶水钱的。

    这个某些人,指的自是前面那帮作乱的大族子弟。

    茶水钱得交,还不能交少了。

    了解杨雄的人,基本都是这句话,别看城主作风正派,实则心思颇多,来了这么多大族,不放血怎么行,不朝死揩油,他就不是杨雄,与燕天峰有一拼。

    说到燕天峰,就不得不提青峰城。

    说到青峰城,就不得不提韩明和宇文昊,刚在望月楼,他俩也有份儿,此刻并排走着,正想着骂娘呢?

    最想骂娘的,还是他两家的老辈。

    少主啊!干什么啊!去青峰提亲,你俩就不怎么安分,被燕天峰扣押一回,来了忘古城,咋还不老实嘞!喝酒就喝酒,相亲就相亲,脑子进水了去打架?

    等着吧!杨雄要的绝不会比燕天峰少。

    这俩城主,是远近闻名的,上了战场,个顶个的疯子,若论勒索,他俩要起钱来,也是一个比一个狠。

    “该死。”

    大族的子弟,咬牙切齿的神态足够狰狞,特别是严康,严重的失算,本以为能轻松拿下,天晓得赵云是武修,非但未拿下,还被炸伤了,事情也闹大了。

    喝茶?

    喝你妹的茶,想要钱就直说。

    安分点吧!

    众族老辈多在揉眉心,果然,陪自家的少主出来溜达,不是一个省心的活儿,一个看不好,就特么捣乱,咱是来惨叫拍卖,是来提亲的,不是来送钱的。

    前方,柳如月以面纱遮了脸颊。

    羞愧也恼怒,如这场面,真真破天荒的头回遭遇。

    皆因赵云。

    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之骄女,貌似从不会从自身找过错,将所有的恨,都归在了赵云身上,都是他害的。

    “说好的不赴宴,你咋又来了。”

    最后面,牛轰扔了鸡骨头,侧眸看赵云,今日这事儿,说复杂也并不复杂,赵云不去,多半没人闹腾。

    “路过。”

    赵云深吸一口气,还在想那个算计他的人,传了个假消息不要紧,闹出一场祸事,都要被请去喝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