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四章 城主的茶水钱
    忘古城主府,颇是热闹。

    曾去望月楼赴宴的子弟,无论男女,都被请来喝茶了,已分成了两拨,外来子弟一拨,忘古子弟一拨。

    常言,论功行赏。

    只不过,这次是反着来,论过惩罚,杨雄有的是时间,挨着个的聊,大族的子弟都很有钱,不宰白不宰,不给你放点血,你特么不长记性,敢在城中干仗,出场费还是很高的,也难得逮住这么大一块肥肉,而且,还是他忘古城占理,那他还不朝死了要。

    “杨雄,你有种。”

    不难得见,每一家老辈领走自家的少主时,都在暗骂,老脸都格外的黑,瞧这架势,没少被杨雄勒索。

    “舒坦。”

    不远处凉亭,小胖子揣手而坐,笑的乐呵呵的。

    赵云也在。

    对此事,他不怎么上心,在想算计他的人。

    “你说,城主得了赔偿,分俺们点儿不。”牛轰道。

    “不找你要钱就不错了。”

    赵云一声嘀咕,杨雄的秉性,他是知道的。

    “赵云,你给老子等着。”

    另一方,严康出了城主大堂,隔着老远,便对这边暴喝,满目狰狞,咋看都像一只恶犬,要不是族中老辈拦着,多半已杀过来,若非赵云,他何至这般狼狈,丢钱是小,丢人就很恼火了,瞧他这般的上火,不用说,城主找他家,要了不少赔偿,谁让他是最先动的手,枪打出头鸟儿,杨雄就不怕刺儿头。

    赵云无视,也懒得搭理。

    “都你自找的。”小黑胖子冷笑,那么多人属严康跳的欢实,献殷勤献到那份儿上,怕也没谁了,这下好了,非但没拿下赵云,还碰了一鼻子灰,不止丢钱还丢人,把你心仪的对象,一并坑的灰头土脸。

    说到柳如月,牛轰看了不远处。

    那边,也有一个亭子,柳如月便在那,还有柳苍空及柳家管事柳士元,自坐那便冷眼看这,无论是柳如月还是柳苍空,神色都难看的厉害,恨的牙痒痒。

    “我很不待见她。”

    牛轰撇了撇嘴,这一家子,都特么什么人哪!赵云好歹是柳家女婿,一个想让他死?一个想让妹妹做寡妇?不说其他,就说今日望月楼,若赵云真的下跪,那你柳家也会跟赵云一样,会丢人丢到姥姥家。

    赵云则只看柳士元。

    当日离开忘古城,半道遭人截杀的事儿,他可还记得呢?那个通晓御剑术的杀手,便是柳士元派去的。

    “竟是武修。”柳士元咬牙切齿。

    没错,是他派的人,本以为能轻松解决赵云,谁曾想,赵云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为此事,他着实诧异了一番,一个断脉废体,竟能逃过武修追杀,至今日,他方才醒悟,原是被赵云给骗了,若是早知如此,那他派的可就不是真灵境,而是一尊玄阳境了。

    “赵云,你给老子等着。”

    大骂声又起,乃韩明和宇文昊,已被自家老辈领回来,也是隔着老远,骂的凶狠暴戾,脸色狰狞不堪。

    此刻,已知赵云身份。

    还真是有缘哪!在青峰城因赵云而落败,被燕天峰狠狠坑了一回,来了忘古城,又是赵云,被坑的更惨,杨雄这个杀千刀的,比燕天峰有过之而无不及。

    “少主。”

    两城的老辈,一边拽一个,可不能再闹腾了。

    伴着骂骂咧咧声,几人走了。

    走一拨,便还有下一拨,但凡被勒索的,走前都会对赵云恐吓一番,那可不是吓唬赵云,他们真会针对赵家,丢了这么多钱,丢了这么大的人,哪能不找个场子回来,定要让他赵家,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这些,赵云早有预料。

    这也是他,竭力隐藏身份的原因,非孤家寡人,身后有家族,可不想拖累,如今,还是把家族拉下了水,既如此,套路得变变了,一味的忍让,对方会更加肆无忌惮,强者为尊的世界,想要安生,便需比对方更强,强到让他们恐惧,强到让他们不敢惹。

    所以说,皇族徒儿这个身份,得好好利用。

    而他所编排的师傅,在适当时候,也得拉出来溜溜。

    说话间,林邪晃悠悠的出来了。

    他家,是不用赔钱的,记忆晶石中,呈现的清清楚楚,酒宴上林邪老实的很,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看客,如此,杨雄自是不好找他要钱,也没那个理由。

    赔钱的,都是那些干架的子弟。

    譬如严康,也譬如韩明和宇文昊,那俩,到哪都是刺儿头,自持是少城主,嚣张跋扈,在青峰城,给人青瑶一顿好骂,如今来了忘古,也是没规矩的主。

    传说中坑爹的货,说的就是他们。

    “改日,喝一杯。”林邪走时,对赵云挤吧了眼。

    “好说。”

    赵云笑了笑,看林邪,还是很顺眼的,小胖子也说了,那人还是不错的,身为天阳族少主,且血脉霸道,却没啥个架子,此番,送出记忆晶石的就是他了,不止给城主解围,也帮他们狠狠打脸了众大族。

    不知何时,外来子弟走光了。

    被请来喝茶,的确需交茶水钱,真不是一般的贵。

    没办法,自家少主太给力。

    剩下的乃本城子弟,除赵云和柳如月都被叫了进去。

    杨雄自不会给好脸色。

    赵云好歹是咱忘古城的,被颠倒黑白时,尔等竟是无一人走出来作证,我忘古城的人,都特么这般怂?

    不过想想,杨雄也释然了。

    为了一个赵云,去得罪众大族,显然不是啥个明智之举,毕竟,都是小家族,一个个的都经不起折腾。

    他未刁难,都哪凉快便去哪待着。

    之后便是柳如月了,一同进去的还有柳苍空。

    咋办,想骂娘。

    对这家,杨雄明面在笑,心底却想大骂,好个天宗弟子,好个天灵之体,空有旷世天赋,空有霸道血脉,你这脑瓜,咋这般不好使嘞!早知你压不住场子,就该换赵云上,不,赵云不行,他上会更闹腾。

    话说回来,他还得感谢柳如月。

    因她压不住场子,他才坑了这么多钱。

    不过,这是两码事。

    论作为与秉性,他更看好赵云,皇族的徒儿,果是尿性,不说其他,就说今日这一票,赵云干的真他娘的漂亮,就该炸那帮兔崽子,再让你们嚣张跋扈。

    “可伤着了。”

    杨雄故作关心道,想骂归想骂,某个过场还是要走的,谁让柳如月的身份不简单嘞!面子还是要给的。

    “无碍。”柳如月轻语一笑。

    “城主打算如何处置赵云。”柳苍空捋了捋胡须。

    “柳兄以为,该如何处置。”

    杨雄笑看柳苍空,颇想听听柳苍空的高见。

    “废了。”

    柳苍空想都未想,一声冷哼铿锵有力。

    “他可是你家女婿。”

    杨雄揣了手,对柳家的家主,不免高看了一眼,这货,果然不是一般的狠,自家女婿,不求情倒也罢了,咋还朝死了害啊!就因他斗败了柳家兵铺、送了你一个夜壶、坑了你三千两银子?不能吧!你须知,人生在世,有因必有果,若非你柳家偷梁换柱在先,让赵家颜面扫地,人会送你夜壶?若非柳沧海欲做垄断,欲做空赵家兵铺,会被赵云斗败?若非尔等,在城主府门前以大欺小,人会找你碰瓷儿?

    人哪!可不能这样。

    还有,今日之事,貌似不怪赵云吧!要怪也怪你女儿,老子给了她代表城主与忘古城的权力,何等的给面子,偏偏,她没压住场子,整的一发不可收拾。

    到头来,还想把人废了,哪门子道理。

    “柳家没这等女婿。”

    柳苍空一声冷哼,自始至终,都未将柳如心当女儿看;自始至终,也从未将赵家赵云,当柳家的姑爷。

    “此事,吾自有评断,尔等先回。”

    杨雄皮笑肉不笑,废了赵云?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哪!赵云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师傅,那可是皇族人。

    柳苍空走了,柳如月也走了。

    临走前,还对赵云,投去了一道极其冰冷的目光。

    “这般天才,你竟不懂的珍惜。”

    望着柳苍空离去的背影,杨雄唏嘘不已,如这号的人,是咋做上家主的,也对,柳苍空够狠,适合做家主,也只适合做家主,至于父亲嘛!他做的很失败,更莫说做岳父了,好好一女婿,愣被推到对立面,多一个旷世奇才的姑爷不香吗?咋就想不通嘞!

    “终有一日,他会后悔。”管家笑道。

    这话,杨雄无条件相信,能做皇族徒儿,赵家的少爷,绝非表面那般简单的,能在如此的时间,修到真灵第二重,仅此一点,就当得起旷世奇才的名号。

    “见过城主。”

    赵云已进来,该是最后一个被请来喝茶的。

    “小家伙,你的手呢?”

    杨雄下了座位,笑的很温和,并非装的,语气很真挚,还是那句话,他看赵云,比看柳如月顺眼多了。

    “遭了罗生门杀手。”

    赵云笑道,先前忽悠诸葛玄道的话,又拎了一遍。

    “罗生门?”

    也如诸葛玄道,杨雄的眉头也皱了,那可是个不怎么好惹的暗黑组织,只要钱够,大夏皇帝都敢刺杀。

    “还好师傅及时赶到。”

    “怎么,你师尊也在忘古城?”杨雄试探性问道。

    “或许在,或许不在。”

    赵云微微一笑,答的模棱两可,演戏演的也足够逼真,听的杨雄毫无怀疑,那等级别的人,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想隐藏,怕是没几个找得到。

    “如此,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好。”

    杨雄温和一笑,递来了一叠银票,寓意嘛!很是明显,你炸了望月楼,我勒索了钱财,咱见者有份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