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六章 忘古拍卖
    翌日。

    天色方大亮,忘古城便热闹了起来,人流很默契的聚向城中心,拍卖阁便坐落在那,乃此城最大的阁楼,一眼望去,恢宏磅礴,如这阁楼,平日是不开门,也只在有拍卖会的期间,才会摆出最大的门面。

    三年一度,格外隆重。

    远远,便瞧见带刀侍卫,杵在拍卖阁两侧,往年也都是这般整的,敢有人闹事儿,都会请去大牢坐会儿,想干仗便去城外,经昨日一事,怕也没人再敢明目张胆的打架了,城主的茶水钱,还是很昂贵的。

    这一点,大族都已见识过。

    路过望月楼时,不少人唏嘘,好好一座酒楼,赵云说炸就给炸了,不过,会有人赔偿,无非耗时耗力。

    同样在重建的,还有赵家兵铺。

    “赵氏一族日后的生意,怕是很难做了。”

    “惹了大族,能安生才怪。”

    “是赵云太张扬,那么多大族,他还真敢炸。”

    “这下,连累家族了。”

    “你脑子进水了?是赵云张扬,还是大族太嚣张跋扈,昨日记忆晶石中的画面,老夫可是看得一点不拉,谁对谁错一眼可见,换了吾,一样炸他满天飞。”

    “话是这般说,但大族着实不好惹。”

    街人多议论,叹息的有,鸣不平的有,讥讽嘲笑的也有,还好无伤亡,人手足够多,很快便可重建。

    待收眸,街人不由加快脚步。

    参加拍卖的忒多,得去早点儿,得占个好位置。

    如此热闹,哪能缺赵云。

    老早他就出了兵铺,寻了个没人的地儿,先易容变身,后蒙了黑袍,这黑袍,可不是一般的黑袍,得自仇家夜行孤狼,是由特殊材料缝织,能力便是遮掩,无论样貌或修为,都能掩的滴水不漏,做完这些,他还按了一只假手,免得被认出,真要拍了宝贝,真要与他人结了恩怨,也怀疑不到他赵云身上。

    拍卖阁已开门,人影乌泱。

    赵云也在其中,随人流而入,这地儿,他并非第一次来,忘古城最大的阁楼,比忘古城最大的酒楼还要豪华,亦是雕栏玉砌,亦是青绸幔帐,栽了不少奇花和异草,泛着淡淡的香气,嗅之,沁人心脾。

    各找各的座位。

    拍卖阁分上中下三层,一层最大,二层是为本城各族所备,皆是雅间儿,至于三层嘛,是众大族的专属,如韩明、宇文昊、严康和林邪这种,会在三层。

    这便是身份的象征。

    但,并不代表第一层就比第三层弱,有太多隐世前辈,有太多地藏境武修,都隐匿在第一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是拍卖,还是低调点儿为好,保不齐就被谁盯上,孤家寡人还好,若身后家族,必须得收敛,除非特别强,纵知身份也不怎么敢招惹。

    赵云就自觉了,寻了最角落。

    “道友,好是面生啊!”

    伴着悠悠话语,一人坐在赵云身侧,仔细一瞅,正是诸葛玄道,还是那件粗布麻衣,只不过,易了容貌,赵云或许看不出,但在月神眼中,却无所遁形。

    他这句好是面生啊!逗的赵云想笑。

    在场的,大多都蒙着黑袍,大多都易了容貌,长啥样都看不出,不面生才怪嘞!天晓得谁是谁家的人。

    诸葛玄道不怎么安分,自坐下,便一直窥看赵云。

    可惜啊!他眼界有限,或者说,赵云这件黑袍,太奇异了,隔绝了窥看,看不出尊荣,也瞧不出修为。

    “老道,这般低调,可不是你的作风。”

    胖老头儿也来了,很自觉,一屁股塞赵云和诸葛玄道中间了,也易容了,可那肥硕的身体,还是那般厚实,眼界不算低,能认出诸葛,却是认不出赵云。

    熟人不少。

    胖老头儿之后,即紫发小孩和赤嫣,那么多座位不去,都奔这来了,特别是紫发小孩,不是一般的实在,自坐下连吃带拿,桌上茶点被他一人扫荡大半。

    干什么啊!

    赵云心中不由揉眉,在兵铺扎堆儿,来了拍卖会还扎堆儿,这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咋都瞄这么准嘞!

    “赵云那小子没来?”

    胖老头儿揣着手,捋着胡须左瞅右看。

    “他若没来,老子倒立吃屎。”

    紫发小孩语不惊人死不休,听的一桌人,包括赵云在内,都不由侧了眸,如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都在摸下巴,暗想着,要不要把这货,塞到茅坑儿里。

    “不吃白不吃。”

    小胖子也来了,坐在靠前的位置,与他一道的还有小财迷,是偷跑出来的,俩人也实在,不是来参加拍卖的,是来吃东西的,坐那便吃,一边吃一边拿。

    “卧虎藏龙。”

    赵云暗中唏嘘,仅这第一层,就不少地藏境,不乏巅峰级,各个扮相奇特,只为掩人耳目,若非月神告知,他都不知有这么多修为高深的武修,也难怪杨雄会派军队入城,而且,不少都聚在了拍卖阁四周,算是上个保险,若地藏境干架,动静不会小了。

    说话间,本城家族陆续登场。

    赵云望见了王家家主,直奔了第二层,至于王家少主王阳,则蒙着黑袍入了第一层,隐藏的还很不错。

    如此大场面,自不缺柳苍空。

    那厮,龙行虎步,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态。

    太多人撇嘴。

    老实说,看他不怎么顺眼,家里出了一个天灵之体,做了天宗弟子,看给你能的,别一不留神儿飞升了。

    说到柳如月,自也在,上了第二层。

    其后,便是大族了,皆未隐藏,严康、韩明和宇文昊,都在其中,嘴角微翘,笑的戏虐,各个器宇轩昂,但瞧见他们,世人总会想起昨日事,被请去喝茶,各个灰头土脸,与今日相比,真真鲜明的对比。

    黑炎族少主尹魂也到了,只不过,入了第一层。

    天阳族少主林邪也到了,不过,入的也是第一层。

    好巧不巧,俩人坐的还是一张桌子。

    都隐藏了身份,相互不知对方是谁,不晓得,若知对方身份,这俩本就有仇的人才,会不会当场开战。

    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也颇有韵味。

    搁那坐着的,乃青瑶和幽兰,皆女扮男装,静静饮茶,时而会抬眸环看一眼四方,多半都在找同一人。

    “肃静。”

    嘈杂声中,一老者登台,人称黄岩,都叫他黄老头儿,乃拍卖阁的管事,听说,他背景涉及天宗,而这座拍卖阁,则涉及皇族,至于真假,都不得求证。

    虽为玄阳境,可他这一话,还是挺好使的。

    喧闹的拍卖阁,顿的宁静。

    “规矩都知,不再赘述,拍卖开始。”

    黄岩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废话一句不多说,直接上拍品,乃是一个长长的木匣,是两个小厮抬着上来的,一瞧便知,匣中所放之物很重,不是一般的重。

    万众瞩目下,木匣打开。

    嗡鸣声随之响起,有刀气乱窜,更有金光绽放,更有烈焰燃烧,所谓烈焰,该是铸造时,残存的火息。

    “金刀。”

    拍客们眸光一亮,特别是专修肉身的武修,眸光最是璀璨,那把刀,不是一般的凶悍,看刀气就很唬人,肉身强度不够,也拿不起那把刀,是力量型武修的最爱,一刀砍下去,纵劈不死人,也会砸死人。

    “果是开堂彩,第一件拍品就这般晃眼。”

    不少唏嘘,不过早在预料中,这是拍卖阁的一贯作风,捡一件不俗的宝贝打头阵,也只为博个好彩头。

    的确,还未开拍,气氛已热笼。

    已有太多人,要敞开膀子干一场,并非干架而是竞拍,进了拍卖阁,比的不是谁强,而是谁的钱多了。

    “烈焰金刀,金炎钢所铸,重八百斤。”

    黄岩老头儿悠悠道,简单介绍了一番,依旧不多赘述,在场的都敞亮人,眼界都不低,也无需他多说。

    “底价一万两,逢加价,不得低于千两。”

    黄岩腰背笔直,一话颇洪亮,无限响彻拍卖阁。

    “一万一。”

    “此刀,吾甚喜欢,老夫出一万五。”

    “两万。”

    底价一经报出,拍卖阁顿的热闹了,烈焰金刀的价格,是一路飞窜,三五个瞬息,便杀到了两万,仅这价格,就压死了一大片,莫说散修,连本城的众家族,也不可能随意就拿出来。

    “好刀。”

    赵云也是俩眼冒光,与烈焰金刀比,他的紫霄剑,就是一个破烂,但与龙渊比嘛!那金刀的级别,就远不够看了,一个金钢,一个天外陨铁,铸兵材料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好刀。”

    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也随意说了一句,但在他们看来,也只是勉强入法眼,材料远不如赵云的龙渊剑。

    “三万。”

    “老子出三万五,有种再加。”

    “三万五叫这么响?老夫与你凑个整,四万。”

    “你也歇着,五万。”

    烈焰金刀的拍卖,无比激烈,不止气氛热闹,火药味儿也正浓,不少竞拍者露真元,颇有干仗的架势。

    “五万两,可还有加价。”

    黄岩淡道,瞥了一眼那几个露真元的人才,眼神儿寓意很是明显,拍卖就拍卖,想打架,滚去城外打。

    他这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黄岩不可怕,可怕的是拍卖阁,想搁这闹事儿,除非天武境,至于地藏和玄阳,还是安分分坐着为妙。

    “可还有加价。”

    黄岩收眸,再次问道,环看了整个会场。

    良久,都无人出声。

    五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一般的武修,一辈子都未必见过这么多钱,放在家族,也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大族倒是可以参与,然,他们不缺兵器,而且,目标也不是这把刀,后面还有更扎眼的宝物。

    至此,烈焰金刀的拍卖,终是落幕。

    得刀者,赵云认得,乃忘古老头儿,那老家伙也藏在第一层,扮成了青年模样,得了金刀,乐呵呵的。

    乐呵归乐呵,却也肉疼。

    为了一把刀,半辈子的积蓄,全特么砸进去了。

    “肃静。”

    台上,俩小厮已抬走金刀,随之摆上去的,一方玉盒,虽被密封着,却掩不住丹药香的飘飞,嗅的在场人眸光又亮,很显然,其内放着的,是一颗丹药。

    “一纹塑骨丹,底价五千两。”

    黄岩淡淡道,这丹药之能力,稍微有点儿常识的武修都清楚明白,他也懒得介绍,不废话,直接起拍。

    “六千。”

    “八千,此丹吾志在必得。”

    “一万。”

    丹药嘛!无论几纹,都是好东西,纵是有,也鲜有出售者,拍卖阁得丹药,该是为数不多的途径之一。

    物以稀为贵。

    炼丹师稀少,丹药自也稀少,从来都是有价无市。

    在场大多数人,基本都是奔着丹药来的。

    正因如此,此丹不肖三五个瞬息,便已抬到三万两。

    就这,还蹭蹭蹭的往上窜。

    赵云闭眸假寐了,一纹塑骨丹,顾名思义,是锻炼骨骼的丹药,先天开灵脉者,最需这等丹药来夯实根基,此番竞拍者,多是老辈,是拍来给后辈用的。

    此丹,他要之无用,。

    洗髓易筋经,可比塑骨丹霸道多了。

    “四万。”

    最后一个叫价者,乃林邪,说的平平淡淡,看样子,是给族中小辈买的,大族的少主,也足够大魄力。

    “五万。”

    林邪之后,尹魂也开了口。

    完事儿,俩人便惹了四方目光,同桌而坐,却是同台竞争,俩人距这般近,不会一言不合开战吧!

    “六万。”

    “七万。”

    “八万。”

    “九万。”

    俩人很有意思,一个轻摇折扇,一个悠闲饮茶;一个顶风儿来,一个顶风儿上,价格都喊的平平淡淡。

    “绝对是大族。”太多老辈捋胡须。

    更多人小心肝怦怦直跳,他们的钱,都是论两;大族的钱,都是论万,计量单位貌似就差了一个天地。

    “按说,大族该有炼丹师的。”

    不少人嘀咕,一纹丹竟也争的这般激烈。

    “想的未免太简单。”

    老辈的话颇具深意,八成以上的炼丹师,不是在皇族,便是在天宗,而散落民间的,基本都是九流货色,若是找他们炼丹,佣金可不是一般的昂贵,而且,还不一定能炼的出,如这等例子,已屡见不鲜。

    所以,这是个吃香的职业。

    炼丹师,先决条件是火,就算有,也未必能成炼丹师,真正的炼丹术,民间是没有的,也被皇族与天宗垄断了,这便是丹药有价无市的原因,炼丹材料并不贵,可丹药世面上并没有,乃至于丹丹都昂贵。

    同理,炼器师也一样。

    皇族与天宗很霸道,无论炼丹亦或炼器,基本都垄断,世面上所流通的兵器,也如世面流通的各种药丸,都九流货色,药丸称不上丹药,九流货色的兵器,自也称不上武器,因为根本不是炼器术铸造的。

    “秀儿,啥时教我炼丹。”

    赵云心中嘀咕一声,眼巴巴的看着月神。

    “待有天火。”

    月神的慵懒道,完事儿又闭目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