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九十七章 袈裟
    丹药竞拍,尹魂偃旗息鼓了。

    塑骨丹归林邪所有,别看他表面没啥,实则,暗中已把尹魂骂了千百遍,因这货,他多花了好几万两。

    “九万两啊!”

    啧舌声颇多,小小一丹药,底价不如金刀,成交价竟超越了金刀,还真是,越稀缺的物件儿,便贵重。

    “肃静。”

    台上,黄岩已收了一纹塑骨丹,第三物随之摆上。

    乃一部古书。

    或者说,是一部秘籍,属剑法类秘籍,级别不算低。

    拍卖阁出品,必是精品。

    秘籍的竞拍,也够热火,一个个嗷嗷大叫,嚎的脸红脖子粗,一不留神儿上头了,成集体骂娘的现场。

    “与天雷剑诀差远了。”

    赵云一瞬开眸,一瞬闭眸,他不缺剑法,更不缺秘籍,意识里有一尊神,啥个神通没有,无需用钱买。

    秘籍有主,七万两成交。

    得剑法秘籍者,乃黑炎少主尹魂,林邪没少捣乱。

    之后,乃一颗灵果,炼丹所需的材料。

    不过纵如此,还是竞拍热火,能用来炼丹,自也能用来滋养体魄,价格嘛!不高不低,三万两成交了。

    “你说,鸿渊能否斗过罗生门主。”

    胖老头儿揣着手,小声嘀咕了一句,是对诸葛说。

    “无人见过罗生门主,谁晓得。”

    诸葛玄道耸肩,听到那个名号,就不免浑身凉风阵阵,只要钱足够,大夏荒帝都敢刺杀,可见这罗生门,是有多么疯狂,且各个神秘,搞不好在场的人中,便有罗生门的人,无处不在的刺客,最是难防。

    “八万。”

    正说着,诸葛玄道蓦的举了牌子,拍了一颗精元丹。

    “你,很缺精元丹?”

    胖老头儿瞥了一眼,这老诸葛,貌似很中意精元丹。

    “缺,很缺。”

    诸葛玄道一语意味深长,没办法,赵云那货就要精元丹,他还等着此丹换攻法呢?待修为境界重回巅峰,第一个收拾胖老头儿,敢往老子嘴里塞臭袜子。

    “又有一颗。”

    赵云心中嘿笑,待回去,诸葛玄道就会找他换功法。

    瞧紫发小孩和赤嫣,就很有意思了。

    这俩,好似对赵云更感兴趣,一边一个,她左手托脸颊,他右手托脸庞,看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这货,自来了就没开过口,大多时候,都是在闭目养神,让人极度怀疑,这位不是来参加万古拍卖会的。

    赵云不语,继续假寐。

    若非没空位了,必定换个地儿,纵好过被盯着。

    “肃静。”

    黄岩老头儿淡道,拂手之下,不知第几件拍品摆出。

    此物放那,拍客们表情有些奇怪。

    “我说,那是一件袈裟吧!”

    “嗯,寺院的方丈,最喜这等物件儿。”

    “老头儿,你这脑门儿锃光瓦亮,你是和尚不。”

    “阿弥陀佛,滚蛋滚蛋。”

    拍客揣了手,聊的的很和善,大多数人都在环看会场,光头有不少,至于是不是和尚,那就不好说了。

    “这袈裟,啥个能力。”有人问道。

    黄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穿身上,辟邪。”

    “辟邪好,辟邪安全。”

    “底价三千两,起拍。”

    尴尬的是,黄岩话落,下方无一人回应,喝茶的喝茶,撩妹的撩妹,俨然把他话当放屁了,一幅幅神态,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别拿这些糊弄俺们,都是武修,会怕妖魔鬼怪?还辟邪,辟你妹的邪,俺们又不是和尚,又不是出家人,脑子进水了穿袈裟?

    黄岩一声干咳。

    就说吧!不是和尚,谁买这玩意儿,若非拍卖阁阁主,非要把这件袈裟塞进来,鬼才愿意拍卖这东西。

    事实证明,很尴尬。

    拍卖阁从无流拍之物,这袈裟,多半会是第一件。

    “麻溜,换一件。”

    “换丹药,能补寿元的那种,老子没几年好活了。”

    “功法也行,俺们不挑食儿。”

    拍桌子的不少,话声嘈杂不堪,都不待见那件袈裟。

    黄岩干笑,微微抬了手。

    老实说,他也不待见这袈裟,或者说,不待见和尚。

    “三千两,我要了。”

    蓦的,角落传来一声苍老的话语,惹不少人回头看。

    开价者,正是在赵云。

    吃过变声丸,让人不觉以为,他就是个老家伙。

    “这,该是个和尚。”

    “出家人不打诳语,小点声儿。”

    “是不是光头嘞!”

    同桌的几个人才,都在上下扫量赵云,可惜,这货藏得密不透风,地藏巅峰如胖老头,都看不出端倪。

    赵云气定神闲,没啥表情变化。

    他可不是和尚,但那件袈裟,的确是好物件儿。

    袈裟也是破烂儿。

    这,是月神想说的,不过,袈裟上刻着的那个卍字嘛!却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在仙神两界,称那种古字为遁甲天字,无人知其来历,却知不俗的玄奥。

    “三千两,可还有加价。”

    黄岩笑道,微不可查间,还瞟了一眼赵云。

    “大师喜欢,就给人家呗!”

    小黑胖子拍了拍肚皮,不知那是赵云,无非就是逗乐,已吃饱了,还撑得慌,如此,那得得练练嗓子。

    无需他说,也没人抢。

    于武修而言,辟邪的袈裟实为鸡肋之物,没啥大用处,三五两买下还好,三千两就算了,钱是好东西。

    “既无人加价,那此袈裟。”

    “三千一百两,本少主要了。”

    未等黄岩把话说完,便被人打断了,话语声传自三楼,准确说,传自血鹰族的雅间儿,说话者正是严康,正斜躺在一个卧榻上,神色悠闲,一话说的颇随意,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那袈裟是他囊中之物了。

    不过,在拍客们看来,纵不是囊肿之物,也基本差不多了,谁会傻着与大族抢宝贝,也拼不起那财力。

    就说吧!有不安分的。

    赵云一声干咳,先前不要,我了出价,你就跑出来抢,还没等着老子坑你,你就先跳出来找不自在了。

    “三千五百两。”赵云淡道。

    “有意思。”严康一语幽笑,“五千两。”

    “一万。”

    赵云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既是他家秀儿说的,定是宝贝,拼的倾家荡产,也会把袈裟抢过来。

    纵抢不到,也不能让严康好过。

    “好,很好。”严康嘴角微翘,“我出两万两。”

    “三万。”

    “四万。”

    “五万。”

    “六万。”

    方才林邪与尹魂竞拍的桥段,如今又来一回,赵云报过价,严康顶风儿就上;严康加了价,赵云也是顶风儿就来,一言接一语,让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袈裟,真是宝贝?”

    听着价格,在场的拍客,都不免挑了眉,方才没人要,此刻俩人斗的那叫个欢实,愣是拍到了六万两。

    然,再打量袈裟许久,也未见玄奥之处。

    莫说拍客,连黄岩,都不觉侧眸,多看了那袈裟几眼,可惜眼界也有限,看不出啥出奇,就是一件稍有成色的袈裟,若硬说它不凡,那便是这袈裟的面料,乃一种特殊的蚕丝,但也不至于喊到六万两啊!

    “钱多烧的。”

    拍客们摸着下巴,瞟了一眼赵云,也瞅了一眼三楼。

    “搞不好,都是和尚。”

    如这句话,不知多少人嘀咕,都这般中意袈裟。

    “加,继续加啊!”

    严康冷笑,与我血鹰族拼财力,你特么算那颗葱。

    “这位道友,可还加价。”

    黄岩笑道,看向了最角落的赵云。

    “八万。”

    “大你一万,九万。”

    严康一声冷哼,已是很窝火了,自来忘古城便诸事不顺,颇想找地儿发泄,如今,拍卖都能撞上刺儿头,也还真有不怕死的,那他得用银子,砸死那货。

    “十万。”赵云终是开了眸。

    此话一出,全场集体回头,连二三楼的家族也都看来,这货是真有钱哪!敢与大族硬钢,还有,那袈裟,确定值十万两银子?你俩,斗的未免太上火了。

    “意外,真真意外。”

    同桌的诸葛玄道他们,皆啧舌不已,未想到身边这个,还是一个大土豪啊!十万两,说喊就喊出来了。

    “严家少主,可还加价。”

    黄岩笑的乐呵,袈裟的价格,已大大超了预期。

    “该死的老东西。”

    严康怂了,搁那咬牙切齿了,看眸中,还有寒芒乍现,本以为能轻松拿下,谁曾想,对方也是不拿银子当钱看哪!他堂堂大族的少主,竟是被一路压着打,十万两银子,俨然已超出了预支,不怂也不行了,这次袈裟竞拍,他严康,注定又要丢一回脸了。

    “严康,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大门大户,还缺钱?若是银子不够,老哥借你?”

    “别怂,用钱砸。”

    阴阳怪调的话语,频频响起,多传自三楼,多是大族子弟,皆是与血鹰族敌对的,难得逮住这么好机会,还不朝死了挖苦,这般牛逼,那就接着砸钱哪!

    看严康,脸色顿的狰狞了。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他貌似已成一个笑柄了。

    “少主,莫忘了我等来的目的。”

    血鹰长老忙慌道,心中却在骂娘,你特么的,傻逼吧!你又不是和尚,要袈裟有吊用,当真看破了红尘?装逼也要有个限度,咱家的钱,不是风刮来的。

    “可还加价。”黄岩望向了三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