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轩林初雪〕〔光怪陆离症候群〕〔上门龙婿〕〔这只妖怪不太冷〕〔太上武神诀〕〔第一女婿〕〔威武妈咪腹黑爹〕〔莫小优封擎宇〕〔重生之嫁纨绔〕〔超神大掌教〕〔双面老公夜夜宠〕〔重生之创业人生〕〔逢春〕〔桑旗夏至〕〔初婚有刺桑旗夏至〕〔雷小闪逃生记〕〔武灵第一神尊〕〔桃源仙村〕〔金刚不坏大寨主〕〔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章 装逼不易啊!
    “大你一千。”

    赵云的话,果是不负众望,又加了一千。

    “你找死。”

    “少主,莫冲动。”

    “滚。”

    而后,便闻雅间嘈杂声,听声响该是严康那厮暴怒了,也必定是暴怒了,颇想从上面跳下来,找赵云干一架,却被自家长老拉住了,这可是万古拍卖阁。

    “莫放肆。”

    黄岩一语沉声,多方暗处皆有真元透露,皆玄阳巅峰,意思很明显:再特么敢露杀机,你就不用走了。

    他的话,还是很好使的。

    看在场人,各个都翘首以待,一副看大戏的姿态。

    “严家少主,可还加价。”

    “加,老子出二十五万。”

    黄岩话方落,便严康一声怒嚎,眸子已猩红。

    嘶!

    又是倒抽冷气声,这个数目,莫说拍客们,饶是黄岩听了,都不免一哆嗦,这他娘的,是不是玩儿大了,二十万买一件衣裳?不晓得桃仙子在此,会不会颇感荣幸,她所出品的落霞仙衣,竟能拍到这个价格,多少年了,这在整个大夏龙朝,该是头一回。

    “意思意思得了,别太狠。”

    诸葛玄道揣手道,自是对赵云说,这该是善意的提醒,别特么你再加价,人干脆不要了,那才真尴尬。

    “想要仙衣,找我啊!”

    “我认识花仙子,不用多,十万就好。”

    “八万,给你打个折。”

    紫发小孩搓着小手笑道,也是在对赵云说。

    “大你一千。”

    赵云说道,拍了拍肩膀灰尘,说的平平淡淡,月神早就探出,那货的底线是三十万,他还有浪的空间。

    “三十万。”

    严康大嚎,这个数字落在拍客耳中,真就如一声轰雷,自拍卖至此,还是第一回听见这个数字,如此多的银子,能砸死一个小家族,大族来的果是尿性。

    “这般喜欢,拿去。”

    赵云干脆闭了眸,心中却乐开了花。

    月神探的一点儿不差,神级挂啊!一坑一个准儿。

    “恭喜严兄,喜得仙衣一件。”

    “三十万两,还是血鹰族有钱,我等自愧不如。”

    “火大伤身,悠着点儿。”

    大族的子弟,又特么不安分了,你一言我一语,如似说相声,相比严康,他们先前吃的瘪,都不算啥。

    噗!

    雅间,严康一口气没喘顺,真就吐血了,猩红的眸子,狰狞不堪,冰冷的杀机,是对赵云也是对大族。

    拍客们不以为然。

    这能怪谁,活该呗!人拍卖你跑出来装逼,让人平白无故多花九万多两,许你捣乱,就不许他人捣乱?

    “人孩子装个逼,真不容易啊!”

    胖老头儿捋着胡须一声唏嘘,如严康,几次装逼未遂,这次终是成功了,只不过,这代价有点儿惨烈。

    多花二十万,显然伤筋动骨。

    等着吧!至最后丹药拍卖,他血鹰一族,注定无缘了,众多大族带的银子都差不多,哪还有能力去争。

    “既无加价,此落霞仙衣,归严康小友。”

    黄岩这句话,说的是铿锵有力,三十万两,着实不少,他反应了好一会儿呢?安插了那么多托,都不及一个捣蛋者给力,自开拍以来,就属这件最给力。

    “查,给我查。”

    雅间中,严康眸子猩红,咬牙切齿,已是狰狞不堪。

    看赵云,就很淡定了。

    这,只是开始,凡昨日在望月楼群殴他者、凡昨夜炸他家并铺者,一个都跑不了,敢竞拍,坑死你们。

    就喜这场面。

    今日的月神貌似很悠闲,也不睡觉了,就坐在月亮上,双手托着脸颊,眸光熠熠,坑人嘛!她很在行。

    风波过后,拍卖继续。

    台上,黄岩老头儿已取一物,乃一部拳法秘籍。

    竞拍者自不少。

    价格嘛!跟落霞仙衣自没法比,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如今这些,都小阴沟,一部秘籍,三万两成交。

    其后拍品,也都如此。

    见过大风大浪,都谨慎不少,主要是怕被坑。

    “这位道友,好是面生啊!”

    角落里,诸葛玄道与胖老头儿一左一右,都托着脸庞,上下扫量赵云,这般的大魄力,必定来头很不小,搞不好还是一个隐世的老家伙,保不齐还认得。

    “过客而已。”

    赵云随意回了一句,别特么盯着我看了,盯得我发毛,想聊,咱回去好好聊,拍卖会嘛!别整露馅了。

    “我真认得桃仙子。”

    紫发小孩揣着手,还搁那唧唧歪歪。

    这点,赵云不否认。

    这桌子人,除他都非等闲之辈,多半都与天宗有关的,而那桃仙子,又是皇族绣工,认得也不足为奇。

    “五万。”

    竞拍未停歇,一声苍老的话语,响满会场。

    此番拍的,乃一把赤色剑。

    那剑,的确很不凡,通体赤光闪射,赤色剑气颇凌厉,是由赤寒玄铁所铸,可不是兵铺那些能比拟的。

    “六万。”

    闭目养神的赵云,蓦的一语,只因竞拍者乃王家王阳,音色虽苍老,虽掩的滴水不漏,却难逃月神窥看,既是王阳想要,那得让其多出点血,昨日炸兵铺者,王阳也有份儿,以为无人知,实则早已败露。

    他出价,惹在场人关注。

    没办法,谁让先前那一场,与严康斗的太热火。

    “七万。”

    王阳瞥了一眼,继续加价,那把剑他真真喜欢。

    “八万。”赵云一语平淡。

    “九万。”王阳的语气,不免冷了一分,或者说窝火,那么多拍品,那么多武器,为嘛就偏偏抢这件。

    “为嘛抢?心里没点逼数?”

    赵云心中冷笑,开口又加了一千,对方底线他知道。

    “那把剑,值这个价?”

    “八成又是捣乱,那货可是个不安分的主。”

    “搞不好是真想要。”

    会场窃窃私语颇多,已放弃竞拍,竟看俩人斗价。

    “十万。”王阳冷哼。

    赵云开眸,淡淡道,“十一万。”

    “十二万。”

    不等王阳开口,便闻三楼一雅间传出话语。

    这话一出,全场集体挑眉。

    莫说拍客,连赵云不免瞥了一眼,只因竞拍者是严康,这特么就有意思了,他给王阳捣乱,八成给严康整了个错觉,很本能的以为,是他想那把赤色剑。

    如此,那货便跳出来捣乱。

    目的嘛!自也明显,让他多耗银子,无非就是坑。

    “是你自个找刺激。”

    赵云心中一声冷笑,随手举了牌子,加了一万。

    “十五万。”

    严康一声大喝,语气颇不善。

    实则,他是在演戏,只为给赵云造错觉。

    “十六万。”

    赵云的音色,也不免冷了一分,都是在演戏。

    只不过,他的演技更精湛一些。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严康底线,那就坑呗!

    最尴尬的,还是王阳。

    真奇了怪了,老子第一次竞拍,就跳出俩贱人。

    有意思。

    拍客们神态最具深意,想要剑的人,被那俩比下去了,不想要剑的俩人,却搁那拼演技,玩命的加价。

    “这会是托?”

    黄岩捋了胡须,看赵云的眼神儿,奇怪了不少。

    难不成,是阁主安排的?

    不能吧!我是主持,事先不与我知会一声?

    “二十万。”

    严康这一语,喝的是霸气侧漏,已想好了,赵云再加,他便弃拍,坑人嘛!不能太狠,可不能折进去。

    事实上,他已折进去了。

    良久,都未见赵云吭声儿,又坐那闭眸养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