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朝华赋〕〔叶先生别闹〕〔霸道大帝〕〔体修之祖〕〔从变形金刚开始〕〔朕又不想当皇帝〕〔我有一座末日城〕〔花开咫尺开花〕〔活在月球之上〕〔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秦烟陆时寒〕〔在团宠文里做反派〕〔特种龙王〕〔王者归来〕〔穿越全能学霸〕〔星际战争:守护者〕〔百鬼妖乱〕〔我是王富贵〕〔HP一生相伴〕〔轮回:无限高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章 坑神
    得,又被坑了。

    见赵云闭眸,诸葛玄道捋了捋胡须。

    现场,则一片宁寂。

    大多数人,都在看赵家少爷,连严康也在看。

    加啊!你特么继续加啊!

    就一次,再加一次,老子就让给你了。

    加你妹,没钱。

    这,会是赵云的回应,小爷脑子又没进水。

    “恭喜严兄,喜得宝剑一把。”

    严康未等来赵云加价,却等来了大族的挖苦,逢这桥段,众族就格外的团结,过过嘴瘾,心里也舒坦。

    “死皮赖脸插一脚,被坑了吧!”

    拍客们多啧舌,没人同情严康,起码等人与王阳斗完了再参与,这般迫不及待的去抬价,傻子都看得出你丫的在捣乱,既是捣乱,那被坑就纯属活该了。

    “该死的老东西。”

    严康双眸猩红,面庞又狰狞不堪了。

    “该死。”

    王阳也在暗骂,两贱人,这般想斗,去外面干架去啊!那么多宝贝不斗,偏偏选老子看上的赤色宝剑。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而他,就是那只鱼,一个大浪给他拍那了。

    事实上,他与严康都是鱼。

    如赵云所说,凡昨日在望月楼群殴他的、凡昨夜炸兵铺的,一个都跑不了,别看那些挖苦严康的大族子弟们,都幸灾乐祸,若竞拍,赵云也会挨个的坑。

    没办法,谁让他有神级挂嘞!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各自的底线,月神都门儿清。

    “少主,低调些吧!”

    血鹰长老说道,脑瓜不好使,你特么就别往上冲了嘛!参与了三回,被人坑了两次,银子大风刮来的?

    “我有分寸。”

    严康咬牙切齿道,口上说着有分寸,心中哪会甘心。

    等着吧!他还会找赵云较量。

    不坑那货一次,就不算完,不信逮不住你。

    咳咳!

    黄岩一声轻咳,随之收了赤色剑,私下也不免唏嘘。

    此剑,也值二十万?

    这都归功于赵云,不是托,却比托更敬业,就这两把,让他拍卖阁多进账三十万,他这个主持,也是有佣金提成的,里里外外,多赚了好几千两,舒坦。

    说话间,他已取一物。

    此番拍品,乃一颗赤色果子,放在精雕玉琢的玉匣中,浓郁的果香,沁人心脾,而且生灵力极其澎湃。

    “生灵果。”

    伴着一声惊异,闭眸养神的赵云豁的开眸,也豁的起了身,许是来的太突兀,吓得同桌人不由一激灵。

    他动作太大,不少人都望见了。

    而一直盯着赵云的严康,自也望见了,倒是观察细致,既想着坑,那赵云的一言一行,他都尽收眼底。

    生灵果,顾名思义:生命的果实。

    如这等果子,用之可加寿元,三五年还是有的。

    寿元将终的老家伙,最喜这等物件儿。

    人老了,啥都没命值钱。

    听赵云语色苍老,又这般激动,任谁听了,都本能的以为他是个老家伙,多半还是个寿元无多的老家伙,乃至见了生灵果,才如此的激动,激动到失态。

    机会来了。

    严康一声狞笑,想用生灵果续寿命,那要看你的钱够不够了,敢坑老子,你特么的也得来一次大放血。

    “生灵果。”

    赵云死死盯着那颗赤色果子,眸中精光炙热,气息也不免急促一分,瞧那神态,颇有上去开抢的架势。

    “一颗果子而已。”牛轰撇嘴道。

    “你懂什么,吃了那果子,是能加寿命的。”

    小财迷悠悠道,依稀记得,当年她寿元将终的爷爷见了生灵果,也是这般激动,甚至还更甚如今这位。

    还是那句话,人老了,啥都没命值钱。

    “我说,还没起拍呢?”紫发小孩拽了拽赵云。

    赵云深吸一口气,这才坐下。

    看他那双眸,自始至终,都盯着那颗生灵果。

    演戏嘛!他是专业的。

    若不戏精附体,怎能钓大鱼呢?

    而严康,就是那条大鱼,正寻思着坑他,那得给他制造一个机会,坑已挖好,就等着那货往里跳呢?

    事实上,严康已入坑。

    怪只怪,赵云演技太精湛,莫说严康,连同桌的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他们,都已深信不疑了,笃定这位,已没几天好活了,如此,急需生灵来补充寿命。

    “吾都差点儿信了。”月神斜了一眼赵云。

    这货,的确很有天赋,不止是修炼,还有演技。

    入戏太深,谁都当真。

    “底价一万两,逢加价,不得低于千两。”

    黄岩一语响彻会场。

    “我出。”

    “五万两。”不待拍客把话说完,赵云便开口了。

    这一话,的确够霸气。

    这一话,也有太多人尴尬,到都嘴边的话,愣是被赵云给堵了回去,一口气加了四万两,你特么牛逼。

    “五万两,可还有加价。”黄岩环看四方。

    “无人加价了,继续下一件便好。”赵云迫不及待道,还是在演戏,也时刻都在演戏,戏精已附体了。

    “五万两就想要生灵果?谁给你的底气。”

    严康一声冷笑,赵云迫不及待,他貌似更加急不可耐,赵云越急越想要,他就越兴奋,坑的机会来了。

    “大你一千。”

    “八万。”赵云的语气,阴沉了一分。

    “大你一千。”

    “十万。”

    “大你一千。”

    画面,有点儿熟悉了,方才拍仙衣,无论严康怎么加价,赵云都是大一千两,如今,角色貌似调换了。

    “是他太急,纵想要,也别表露出来啊!”

    “这下好了,被严康逮住机会了,还不朝死了坑。”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唏嘘声颇多,拍客们都揣了手,静看大戏。

    “十一万。”赵云一声冷哼。

    “大你一千。”严康戏虐一笑。

    “十五万。”

    “大你一千。”

    严康惬意的扭动了脖子,颇享受这等感觉,憋闷之气,就指着这把发泄呢?感觉嘛!说不出的酸爽。

    “小辈,当真要撕破脸?”

    赵云冷冷道,看的是三楼,眸中有凶光乍现。

    “竞拍嘛!价高者得知,若没钱,便哪来的滚哪去。”

    严康这一语,可谓逼格满满,笑的那叫个畅快。

    “好,很好。”赵云怒极反笑,“二十万。”

    嘶!

    现场的倒抽冷气声,又连成一片。

    生灵果是珍贵,但远远不值这个价,有这钱,都能买一颗寿元丹了,论续命药效,可比生灵果强多了。

    “加,有种再加。”

    赵云冷看严康,任谁瞧了都不觉以为他已到震怒边缘,也怪他演技忒好,耍的人团团转,且至今不知。

    “大你一千。”严康笑的玩味。

    “二十五万。”赵云一拍桌子,豁的站了起来。

    “再大你一千。”严康嘴角微翘。

    “三十万。”

    赵云凶光更胜,这一语是从牙缝崩出来了,现场的人,分明听到了磨牙齿的声音,该是他咬牙切齿了。

    “三十万,这货疯了吧!”

    “怕是真没几日好活了,太需要生灵果补寿元了。”

    “这就尴尬了。”

    啧舌声不少,就这么寸,你想要,偏偏有人不给你。

    “再大你一千。”

    嘈杂声中,严康又是一笑。

    已想好了,赵云再加一次,就麻溜收手。

    可惜,他等不到了。

    万众瞩目下,赵云深吸一口气,方才豁的站起,如今,缓缓坐下,又成一尊雕像,又闭眸养神了,够了,已到严康底线了,再加,掉坑里的就是自己了。

    现场,又成一片宁寂。

    所有人,都在看赵云,加不加给句话啊!

    瞧严康,眉宇皱了一分。

    怎么说嘞!总觉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道友,可还加价。”

    良久,才闻黄岩开口,试探性的看着赵云。

    “钱不够。”

    赵云随意道,找的这个理由,也是很正当的说。

    没银子了,还竞拍个毛钱。

    不过明眼人一瞧,这显然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坑的问题,你这个坑,挖的不小,把人血鹰少主给埋了。

    “这演技,真真没话说。”

    “老道,瞧没瞧见他头顶,多了俩字儿。”

    “嗯,坑神。”

    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的话,永远都是那般有学问。

    “逮住一人朝死坑,不合适吧!”

    拍客们多捋胡须,看赵云的眼神儿,那叫个敬畏啊!

    坑神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老实说,这也不能怪赵云,是严康非要往上冲。

    “该死。”

    严康的神态,不再那般玩味戏虐了,又成面目狰狞了,在心中,还狠狠扇了自个两巴掌,说好的早早收手,是他太贪心了,整到最后,竟砸自个手里了。

    “恭喜严兄,三十万喜得生灵果一枚。”

    又到这桥段,大族的子弟们,又集体送祝福,特别是三十万那仨字儿,语气特别重,那个幸灾乐祸啊!

    噗!

    严康一口气没上来,又一次喷了血。

    被坑了,他又被坑了。

    此刻,纵有千般不愿,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他严康,已成这场拍卖最大的笑柄,没有之一。

    伴他吐血,生灵果的拍卖终是落幕。

    在场人,都意犹未尽,总会在不经意间,回眸看看赵云,此刻,越发觉得他头顶的那俩字,更晃眼了。

    坑人,是个技术活。

    如赵云,分寸就掌握的很好,而且,演技也不是盖的,绕着绕着,就给严康绕进去了,整整三十万哪!

    “再拍卖,得防着他点儿。”

    太多人语重心长,现场有坑,凡有坑神参与,可不能傻不拉几的往上冲,不然,后果很严重,三楼那位,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前后三把,八十万进去了。

    舒坦。

    闭眸养神的赵云,已乐开了花,群殴我,炸我家兵铺,是要付出代价的,前后的几十万两,够本儿了。

    “我若竞拍,你坑我不。”

    紫发小孩戳了戳赵云,看样子,该是有阴影儿了。

    咱,是有职业道德的。

    赵云深吸一口气,一话说的语重心长。

    “鬼才信。”

    诸葛玄道和胖老头儿,就这会儿功夫,已上下扫量了赵云十几遍,为了坑严康,你特么的也够走心了。

    拍卖继续。

    不知为啥,其后拍卖多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总有那么两个刺儿头,蹦跶的很欢,一为坑神一为严康。

    赵云随意,严康就不怎么老实了。

    逢赵云竞拍,他总会第一个跳出来捣乱。

    完事儿,被坑的不分东西南北。

    而赵云,也很上道,逢严康参与,必有他的身影。

    来,继续你们的表演。

    满场的拍客,都成了看客,各个揣手,静看那俩竞拍,价格有高有低,但结局,是出奇的一样,被坑的,都是那个叫严康的人才,天晓得吐了多少回血。

    就这,人还死皮赖脸的往上冲。

    莫说他家的老辈,连拍客们都看不下去了。

    赵云最淡定,一坑一个准儿。

    俺有神级挂,谁来都不怕。

    今日的月神,也足够的悠闲,比赵云还上心,谁谁想竞拍,谁谁的底线是多少,她都门儿清,会第一时间告诉赵云,由此可见,这尊神,骨子里也不是啥个乖宝宝,如那日偷柳家钱庄,要的就是个刺激。

    这一点,与赵云该是臭味相投。

    两人分工也很明确,一个负责窥看,一个则负责坑人,配合嘛!还是很默契的,严康就是典型的例子。

    噗!

    不知第几次,严康喷了血,一头栽那了。

    “查,给我查。”

    这是他昏厥前,最后一声低嚎,满载的是愤怒与杀机,脑瓜子嗡嗡的,这么多回,真被坑的晕头转向。

    活该啊!

    血鹰长老暗骂,早与你说过了,智商不够,别往上凑,这下倒好,银子都被坑没了,你特么老实了吧!

    啧啧啧!

    林邪一声唏嘘,这场竞拍,他是从头看到尾,血鹰族的少主,也够悲催了,惹上一尊坑神,丢钱不说还丢人,此番带来的银子,多半已被他霍霍干净了。

    还是那老前辈坑的好。

    牛轰坐的板正,一话意味深长。

    这话,无人反驳。

    凡坑神上场,貌似没失手过。

    “解决一个。”

    见严康昏厥,赵家少爷终是放心了。

    他放心了,拍客们不放心。

    叫他坑神,实至名归,逮住一人朝死坑,坑的人倾家荡产,可不就得防着他吗?可不想做第二个严康。

    最乐呵的,该是黄岩。

    三年一度的忘古拍卖,就属这回热闹,也就属这回惊喜多,因一个捣乱者,他这佣金提成多了好几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