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一十章 赵云VS严康
    “莫不如,加些彩头。”

    “怎么加。”赵云亦笑看严康,也有这么个意思,不成想对方先说了,搞点儿战利品,这活儿他乐意干。

    “我赢,你便当着全城人的面,向我叩头认错。”严康笑的戏虐玩味,“另外,你赵家的兵铺,归柳家。”

    “我赢呢?”赵云笑道。

    “你赢,此果归你。”严康说着,拂袖一枚果子,正是昨日在拍卖会上,拍到的生灵果,果香浓郁芬芳。

    “不好。”

    “那你的意思?”

    “我赢,便要你身上所有的财物。”赵云淡淡道。

    “小子,胃口不小嘛!”

    “家里穷,挣点儿外快,血鹰少主该是不会反对。”

    “随意。”

    严康嘴角微翘。

    赌啥他都应,在他看来,他没理由输。

    “要不咋说是大族来的子弟,果是爽快。”

    赵云说着,随手抽出了紫霄剑,还对剑哈了口气,完事儿,还在身上擦了擦,严康随意,他更加的随意,赌啥他都无所谓,因为无论赌啥,严康都注定输。

    这点儿自信,他还是有的。

    同阶不败,便是他无敌的信念,谁来都不好使。

    纵只剩一条手臂,一样如此。

    “今日,定废了你。”

    严康一声冷笑,豁的动了,是飞身后退,后退中,振臂一挥,十几道剑气射过来,刺的空气都铮鸣而动。

    “很绚丽。”

    赵云淡淡一声,说的是剑气,乍一瞅的确很好看,至于威力,就不敢恭维了,非小看严康,连他护体真元都破不开。

    “水遁:泥泽。”

    但闻严康幽幽一语,手中印诀已定格了,光华的战台,顿的泥泞不堪了,整个都成泥泽,吸扯之力不小,乃至于如风攻来的赵云,脚踩了泥泽,速度大跌。

    这,才是严康的真正目的。

    先前的十几道剑气,无非是恍自,早见识过赵云身法,那得想个法,拖慢其速度,这水遁的泥泽便很好使,也属旁门左道,是辅助类的秘术,不过很实用。

    “会的不少嘛!”

    赵云唏嘘,看来血鹰族的少主,也并非没脑子。

    铮!

    此一瞬,严康已攻来,手握的乃一把银剑。

    攻伐嘛!还是很凌厉的。

    再说这泥泽,是他所祭,无速度限制,身法也足够诡幻,若换做一般的真灵第二重,必会被一剑洞穿。

    可惜,他找错了对象。

    赵云非一般真灵境,还未等命中,便被轻松避开。

    “很好。”

    严康冷笑,侧身飞遁。

    嗖!

    赵云如影随形,紫霄有剑影,铮鸣而动。

    磅!当!磅!

    随后,便是金属碰撞声,皆是独臂,两比拼剑法,每有一次碰撞,必有一撮火花,铿锵的声响不绝于耳。

    不难得见,严康彻底落下风。

    拼剑法,他差远了。

    赵云剑诀之玄奥,诡谲莫测,看一招一式,好似都有无穷变化,剑影颇多,分分合合,剑鸣声极其刺耳,而且一剑更比一剑霸道,一路打的严康站不稳。

    “怎么可能。”

    严康心中骇然。

    他所用之剑诀,可是家族的秘传,在大夏,是能排上名号的,在赵云这,竟是处处受制,而对方的剑法,真真诡异,竟寻不出丝毫的破绽,交战也不过十回合,他身上剑痕血壑,已不下数十道了。

    小家族的少爷。

    修为也不过真灵第二重。

    这个叫赵云的货,哪学来的这般精妙的剑法。

    “好玄奥的剑诀。”

    “赵云所用,绝对赵家剑法。”

    “这小子,果是不一般。”

    城门前,人影无恙;城墙上,亦是黑压压的一片,看的真真的,惊异声颇多,饶是老辈,都被赵云的剑法,赞叹不已。

    “天雷剑诀?”

    胖老头儿一声嘀咕,还侧首看了诸葛玄道。

    诸葛玄道只笑不语。

    赵云的剑招,的确有他天雷剑诀的影子,只不过,早已非天雷剑诀了,赵家的少爷,天赋不是一般的妖孽,已是自创了剑法,看那剑招,显然有人剑合一的意蕴了。

    先前,小财迷便是这般败的。

    不成想,几日后再见,竟又精妙了不少。

    “还真有几把刷子。”

    紫发小孩啧舌,赤嫣唏嘘,真真大开眼界了。

    “皇族家的徒儿,果是有几把刷子。”

    忘古老头儿笑着捋胡须,不说其他,就说那剑法,他所见过的真灵境,从无一人能使出,赵云乃是第一个。

    “好小子,深藏不漏啊!”

    林邪灌了一口烈酒,对赵云的剑法,也大为赞叹,不远处的尹魂,则双目微眯,头回见这等诡异的剑招。

    “难怪杀不死你。”

    柳家管事也在,咬牙切齿,赵云竟藏得这般深。

    “背负废柴之名的旷世天才吗?”

    青瑶轻语一笑。

    “真灵第二重,低估你了。”

    幽兰喃道,在她看来,赵云的道行,绝不止于此,必藏着更多底牌,至于剑法,也只是众多底牌其中的一个,即便如此,也够严康难受,那厮就没站稳过。

    “好个赵云。”

    大族子弟多冷笑,心中多惊异,本城家族的子弟,也大开眼界,如王阳,眉宇已紧皱,今日,若非亲见,如何能信,那还是忘古的废物?显然是旷世天才。

    “这些时日,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淡漠如柳如月,也俏眉微颦,自那场魂力至今日,并无太久,赵云从废人修到真灵第二重,已让她震惊,有那么多爆符,一样诧异,此番,她又被惊了一回。

    层有一瞬,她神色迷离。

    该是记忆中的赵云,回来了,还是那个旷世天才,同样的自信,同样的信念,自他身上,她寻到了光辉,那是无尽的潜力,高傲如她天灵之体,都忌惮了。

    “妙,着实妙。”

    “照这架势,严康怕是要败,丝毫挡不住攻伐啊!”

    “那可不好说。”

    “此话不假,严康有飞行坐骑,那血鹰凶的很。”

    “一旦上天,赵云便是活靶子。”

    城墙城下议论声颇多,唏嘘者有,评战局的也有,在大多数人看来,赵云无胜算,因严康有会飞的坐骑。

    “赵云天下无敌手。”

    “打的严康变成狗。”

    议论声中,还有呐喊助威声。

    乃小胖子和小财迷,很上道,一人举着一个小旗,杵在城墙上,一边摇一边呐喊,是给赵云助威,嗓门不是一般的洪亮,一黑一白,俨然已成亮丽的风景。

    “这俩逗逼。”

    紫发小孩儿一声干咳,全场就属他们扎眼。

    噗!噗!噗!

    场外喊的热火,场上却格外血腥。

    这等血腥,是指严康,怎个惨字了得,浑身血壑颇多,狼狈不堪,已被赵云剑法,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脑瓜子也嗡嗡的,这特么的,老子是被干了吗?

    很显然,他被干了。

    而且,被干的很是惨烈,同阶斗战,败的一塌糊涂。

    “该死。”

    血鹰族的众长老,脸色颇阴沉。

    主要是小看了赵云。

    他家的少主,实力不弱啊!咋就挨揍了呢?

    噗!

    说话间,严康又喋血,被赵云一剑斩翻,若非有底蕴,多半已被一剑生劈了,严康还是有几分道行的。

    “好,很好。”

    严康一步踉跄,嘴角溢血,笑的狰狞不堪。

    赵云不语,提剑而来。

    所谓水遁泥泽,已被他破了,无速度限制,他的步伐,极其的玄奥,一步步虽缓慢,可身后却有残影。

    如此,世人又惊异一回。

    剑法精妙,身法竟也这般诡谲,那货得了啥造化。

    “用爆符炸啊!”

    小黑胖子咋咋呼呼,比赵云更亢奋。

    一道爆符,比啥都好使。

    “若是能用,赵云会不用?”紫发小孩悠悠道。

    “啥意思。”

    “严康身上刻有禁制,爆符对其无效。”

    “还有这操作?”

    小黑胖子挑了眉。

    奈何,他穷尽了目力,也未瞧见端倪。

    “血鹰族也擅旁门左道,底蕴多着呢?”小财迷说道,“早吃过爆符的大亏,严康怎会无防备嘞!”

    牛轰似懂非懂。

    不过,赵云就门儿清了,早在他上台的那个瞬间,便已瞧出端倪,爆符有罩门的,有那么一种旁门左道,专克爆符,若非如此,早特么炸的那货满天飞了。

    “天眼禁封。”

    但闻严康一声冷叱,双目有诡异之光闪烁。

    瞄准的是赵云。

    他之天眼,可不止能施幻术,还能凭空施展封禁。

    不过,是需付出代价的。

    赵云身体一滞,总觉有奇异的力量,锁了他身体,乃至抬起的脚掌,都定在了半空,严康这天眼的秘术,像极了定身咒,只不过,是用眼施展,无需结印。

    所以说,严康打辅助定是一绝。

    至于正面硬干,那厮还差点道行,近战差远了。

    “动,怎的不动了。”

    严康狞笑,提剑走来了,森白牙齿尽露。

    “累了,歇会儿。”

    赵云说道,天眼的禁锢力,可比定身咒强多了。

    “早说过,你赢不了。”

    严康笑的森然。

    话未落,这厮已一剑劈来,看剑威,显然要杀人。

    “那可不好说。”

    赵云淡淡一声,天眼的封禁虽强,却是封不住他,前后只三两瞬,便被强行冲开,恰逢严康一剑斩杀过来,被他瞬身避过了,而后,结结实实赏了严康一脚。

    这一脚的力道,颇够分量。

    “你该死。”

    严康震怒了,怒到要解开封印左臂和修为的符咒,奈何,符咒有时限,一旦刻下,便短时间内无法解开,这特么就很恶心了,是他小看了赵云,被干的措手不及,连天眼封禁都无效,那厮会是真灵第二重?

    这一瞬,一声雄鹰嘶鸣响满天地。

    盘旋在空的血鹰,如一道血光,从上俯冲了下来。

    “必斩你。”

    严康一声暴喝,瞬身跃上了血鹰脊背。

    血鹰展翅,一飞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