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掠爱成瘾:傅少的〕〔娶一赠一,娇妻有〕〔剑道第一仙〕〔婚期365天〕〔高人竟在我身边〕〔雪狼出击〕〔我的1990〕〔叶落落慕少棠〕〔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任苒凌绍呈〕〔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昆仑将军叶君临〕〔绝武狂兵叶君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鹰制空
    “得,这下完了。”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赵云就是活靶子。”

    “血鹰飞的也忒高了。”

    见严康一方冲天,看客们齐齐仰眸,展翅的血鹰,还是很刺目的,如一片血色云彩,在苍穹中飘来飘去。

    鹰的嘶鸣,响满天地。

    看客的神态,多是羡慕,也想有一只飞行坐骑。

    血鹰就不错,看着就唬人。

    赵云也仰眸,严康虽脑子不好使,但毕竟属大族,还是少主,底蕴是有的,那厮欲上天,他是拦不住的。

    “赵云,拿命来。”

    严康的暴喝,已在空中响彻,已挥剑遥指了下方。

    顿的,漫天剑影倾洒。

    嘈杂的剑鸣声,还是很刺耳的。

    最主要的是剑光数量,多的让人头皮发麻,如凌天剑雨,道道闪寒光,乃血鹰族的秘传剑阵,有制空权,再配合威力不俗的剑阵,可谓相得益彰,若非他只有一条手臂能动,打下的可就不是剑阵而是杀箭了,单攻绝杀的那种箭,如此,才是真真的绝配。

    铮!

    赵云持剑,极尽舞动了,防的密不透风。

    距离嘛!他曾计算过。

    只可惜,血鹰飞的太高,已超出了他攻伐的极限,连御剑术都打不到,严康也够刁钻,瞄的也极其的准。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严康狞笑,往口中塞了一颗丹药,剑影铺天盖地。

    “得,还真是活靶子。”

    “无差别攻伐的凌天剑阵,早晚耗死赵云。”

    “无制空权,就是这般恶心。”

    观战者多唏嘘,在战台上,严康被锤的抬不起头,上了天,那厮就不是一般的霸气了,会飞的都很牛逼。

    “如此,稳了。”

    血鹰族的众长老,多在捋胡须,这便是血鹰族的优势,打不过便可上天,他们攻伐有效,对方却不是。

    如今,便是很好的例子。

    他家少主在天,赵云在战台,只有防御的份儿。

    “等着,我借坐骑给你。”

    小财迷说着,便要召唤她家的白鹤。

    莫急!

    诸葛玄道一笑,将她拦了。

    同样阻拦的,还有胖老头儿、紫发小孩和赤嫣。

    难得的好机会。

    他们倒要看看,赵云有多少底牌。

    呱呱!呱呱!

    说底牌,底牌就来了,呱呱的声音已响起。

    是赵云施了通灵术。

    坐骑嘛!他也有,别看卖相不咋滴,却是金翅大鹏。

    “他竟会通灵。”

    诸葛玄道一阵挑眉,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非那种特殊血脉,也能通灵?”

    紫发小孩愣了一下。

    “并非绝对,全看个人。”

    胖老头儿悠悠道,怪只怪赵云,天赋异禀。

    “失传的通灵术。”

    “赵家的少爷,手段果是千奇百怪。”

    “如何做到的。”

    诧异声响满了全场,年轻子弟愕然,老家伙老眸深邃,还真是低估了赵云,非那特殊血脉,咋通灵的。

    “我说,那是一只乌鸦吧!”

    “嗯,大号的乌鸦,一锅炖不下。”

    “咋总想着吃嘞!”

    看客们又抬眸,大鹏已展翅,也一飞冲天了。

    啥杂毛鸟,俺这是金翅大鹏。

    下方的议论,赵云似听得见,说着,还抚了一下大鹏,如一个老爷爷,在摸自家的孙儿,那叫一个溺爱,堪与神兽比肩的金翅大鹏,那得好好培养感情。

    日后装逼,全靠它了。

    呱呱!呱呱!

    大鹏颇惬意,呱呱的叫声中,欢快也兴奋。

    心意相通,自也亲切。

    “好个通灵术。”

    严康一声狞笑,老实说,也颇感诧异。

    不过,也仅是诧异。

    通晓通灵术又如何。

    凭一只大号的乌鸦,与我血鹰比?可笑。

    他未攻伐,就等着赵云上来。

    如今,是个大场面,那得向世人,昭示一番他血鹰族的制空权,来一场空战,打残赵云,该是很养眼。

    看他座椅血鹰,更是不屑。

    比个头,那只杂毛鸟差远了;比速度,那只乌鸦也远不够看,若非主人制止,它多半已冲下将其撕碎。

    “这就有意思了。”

    看客们都已揣了手,已集体仰眸,本是一场比试,打着打着,都特么上天了,空战不常见,今日开开眼。

    呱呱!呱呱!

    金翅大鹏嘶叫,纵知不如血鹰,但并入惧意。

    身为通灵兽,他与赵云心意相通。

    这一点,是严康与血鹰不具备的,赵云战意高昂,大鹏自也不怂的,受主人信念的感染,也是热血沸腾。

    “你先死,还是它先死。”

    严康幽幽一笑,戏虐而玩味,着实看不上大鹏。

    “话说大了,小心闪了腰子。”

    赵云狠狠扭动脖子,俺这可是大鹏。

    “牙尖嘴利。”

    严康一声冷叱,当场开攻。

    血鹰嘶鸣,如一道血光扑来,速度极快,且自带飓风,还未杀到,便觉血气迎面而来,携暴虐的煞气。

    铮!铮!

    赵云单手掐诀,一手控两剑。

    龙渊间嗡动,紫霄剑铮鸣,在同一瞬射出。

    “御剑术?”

    太多人挑眉毛,这貌似也是失传的。

    只柳家管事柳士元,面目狰狞,该是知道赵云的御剑术,是从哪学来的,派去的刺客,被其反杀,任务未完成不说,还被学了御剑的法门,这买卖太亏。

    磅!铿锵!当!

    金属碰撞声,在空中响彻,火花炸满天穹。

    仰眸去看,血鹰与大鹏便如两片云彩,一红一黑,在空中飘来飘去,漫天的乱窜,时而俯冲,时而翱翔。

    看两坐骑主人。

    严康施剑阵,赵云御两剑,互有攻守,斗的难解难分。

    不难得见,赵云落下风。

    或者说,是他的坐骑落下风,速度不及血鹰。

    “有御剑术如何,一样不够看。”

    严康笑的肆无忌惮,空对空对战,血鹰族还从未落过下风,一只黑不溜秋的杂毛鸟,也敢与血鹰争雄?

    赵云不语,无视严康。

    他看的,自始至终都是血鹰,暗想着,咋给其打下来,射人先射马,击落了血鹰,严康就是个摆设了。

    奈何,血鹰速如疾风,太特么快。

    相比诛杀的血雕,与血鹰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血鹰族制空,果然名不虚传。”

    “一只乌鸦,一只血鹰,坐骑本就无可比性。”

    “赵云怕是要跪。”

    太多老家伙捋胡须,自看得出,打空战,赵云落下风,是他的坐骑杂毛鸟,忒不给力,这若被严康击落,从那么高的苍空砸下来,不摔成一滩肉泥才怪。

    “赵云败了。”

    不知是谁咋呼了一声。

    无需他说,都望见了,大鹏挨了一道剑光,从空跌落。

    实则,并未受伤,躲的很及时。

    坠落至低空,大鹏又一个绚丽的漂移,一飞冲天。

    “给老子抓碎它。”

    严康冷哼,挥剑遥指下方,血鹰如一道血光俯冲。

    赵云就淡定,挥手两道符咒。

    乃速行符,贴在了大鹏左右两翅膀上,速行符嘛!不止武修能用,通灵兽同样可以,既是速度不及血鹰,那便开个挂,老子不信你能快过速行符。

    嗖!

    有速行符加持,大鹏速度猛增,如一道黑影。

    严康一愣,开挂了吧!

    血鹰也一愣,好个杂毛鸟,腿脚很麻溜啊!

    “速行符还能这么用?”

    城墙上的林邪,嘴角不由一抽搐。

    “浪费。”

    胖老头儿啧了舌,两道速行符啊!你个败家玩意儿。

    “一飞冲天。”

    小黑胖子颇亢奋,一嗓子嚎的人浑身一激灵。

    嗖!

    如他所料,大鹏一飞冲天了,一路直插云霄。

    “哪走。”

    严康狰狞着脸,一路追了上去,他不服气,他的血鹰,同样不服气,你个杂毛鸟,凭啥比老子飞的高。

    老子不知飞的高,速度还快嘞!

    这会是大鹏的回应,与赵云心意相通,很快便适应了速行符,也或许是它潜质太逆天,纵是变的再难看,它还是大鹏,纵记忆空白,某种资质还是有的。

    战局,瞬时逆转了。

    速度的碾压,血鹰处处受制,血光不断。

    “我不信。”

    严康又震怒,血鹰族制空,又何曾落过下风。

    血鹰同样不信。

    正因不信,才格外亢奋,极其了潜在的凶厉,玩儿命追杀,乃至于,忽略了背上还有个人,窜的太快了,严康几次险些跌落,立在背上,站都站不稳的。

    “就说吧!有转机。”

    “老头儿,你血鹰一族的空战,貌似不好使了。”

    “未分胜负,莫早下定论。”

    唏嘘声又起,啧舌声也不少,先前都不怎么看好赵云,如今成一面倒,看血鹰长老的脸,已然不是脸了,严康丢人倒也罢了,他血鹰一族,也颜面尽失。

    “杀,给我杀。”

    严康的怒嚎,再次响满苍穹,紧拽血鹰朝天去。

    “就怕你不来。”

    赵云一声冷笑,拂袖之下,撒下了一片飞刀。

    没错,是一片。

    每一柄飞刀上,都挂着一道爆符,爆符虽对严康无用,却对血鹰有用,只需把那厮炸残,啥都好说了。

    “有爆符,躲开。”

    严康不傻,远远便桥架了飞刀上挂着的爆符。

    血鹰会意,欲展翅避开。

    奈何,赵云还有更骚的操作,每一柄飞刀,都刻有御剑符文,他能控制龙渊与紫霄,自也能控制飞刀。

    血鹰躲开了,飞刀也拐了个弯儿。

    你特么的,还有这操作?

    血鹰凶厉的眸,顿的紧缩了,飞刀已至,躲不过了。

    不信邪的严家少主,也双目凸显。

    许是太怒,失了某种睿智,望见了飞刀,望见了爆符,却忽略了御剑术,好巧不巧,当场撞了个满怀。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爆符已开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