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比我狂〕〔萧雨辰沈露〕〔狂狼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圣骨传〕〔造骨〕〔重生七零之福妻当〕〔蚀骨危情:前妻,〕〔我在NBA当大佬〕〔我在异界造妖兽〕〔惊天战神〕〔唐残〕〔我怎么橘里橘气的〕〔妖者无疆〕〔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狂医豪婿〕〔重生七零:大佬锦〕〔禁欲总裁,求放过〕〔厉少,你家老婆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尴尬的重逢
    “你。”

    幽兰神色一怔,似已从话中,听出了赵云的身份,他的眸,依如那夜深邃睿智,这一瞬,看的无比清晰。

    铮!

    赵云真元翻涌,震退了她,也震落了她的面纱。

    如他所见,的确是幽兰。

    就说嘛!那般美丽的眸,世间绝难有第二双。

    “你就是赵云。”

    幽兰玉口微张,难以置信。

    缘因那日,赵云一直戴着人皮面具,不得他真容,亦不得他真名,乃至于,从接任务至今,才知她魂牵梦萦的那个人,与她要刺杀的赵云,竟完美的重合。

    难怪。

    难怪看他的背影,那般熟悉。

    如今懂了。

    “我早该想到,你是罗生门杀手。”

    赵云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了,弯着腰咳血不断,那晚往他房中吹毒雾者,必是幽兰,接的任务便是刺杀他,这该是幽兰,为何几次对他表露杀机的原因。

    惊喜,着实的惊喜。

    惊喜之余,也措手不及,拍卖会上得的雷光爆符,果是没有浪费,回头就用他身上了,炸的他血骨横飞。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这个玩儿爆符的高手,竟也有被炸的一天。

    而炸他者,竟还是他曾救过的幽兰。

    还真是世事无常,再见面,却是这般的扯淡。

    简单的对白,山峰顿成宁寂。

    赵云伤的很惨,本就独臂,因这霸道的雷光爆符,险被炸的残废,多处血骨曝露,每道伤口都萦有雷光,浑身上下都淌血不止,映着星辉,已成一个血人。

    纵如此,他依旧有依仗。

    正常状态下,幽兰杀不死他,即便他受了重伤。

    这,便是他的底蕴。

    幽兰脸颊颇苍白,曾假想过无数个再相逢的场景,唯独未料到是这局面,她是刺客,他是金主点名要杀的人,他们如今的身份,真比戏剧更戏剧。

    “谁派你来的。”

    良久的沉寂,终因赵云一语被打破。

    “不不知。”

    幽兰埋首垂眸,铮鸣的杀剑,也自手中不经意间脱落,该是忘了她的任务,也该是忘了她是一个刺客。

    孽缘。

    若她拼尽全力,或许真能灭了赵云。

    可她,下不去手。

    并非因赵云曾救过她,而是因赵云,是她黑暗世界中,唯一的一寸光明,活了近二十年,最宝贵的记忆,便是那口幽暗的枯井,纵然他戴着一张人皮面具,可那张侧脸,却早在那夜,便死死刻入她灵魂中,那是一抹可怜的温存,被她视作最珍贵的宝物。

    是他,把她从地狱拉回了人间。

    赵云未强行追问,幽兰怕是真不知道,纵是知道,多半也不会说,罗生门的规矩,他在儿时便有耳闻了。

    “我还会再来。”

    幽兰留下一语,提剑消失在了黑暗中。

    噗!

    身后,赵云一口鲜血喷出,终是撑不住了,半跪在地,雷光爆符的威力,果然够分量,险给他炸成灰。

    “那丫头不错。”月神笑道。

    “她发起狂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赵云已盘膝坐下,竭力运转炼体法门,以此疗伤。

    他的话,可不是恭维幽兰。

    那姑娘,一旦血脉暴走,真就如疯子,见谁干谁,那夜若非他跑得快,若非皮糙肉厚很抗揍,多半已死。

    如今这局面,的确尴尬。

    已是第二回遭罗生门暗杀了,真一回比一回惊悚。

    等着吧!下回再来,搞不好就是玄阳境了。

    骨骼咔吧之声,不绝于耳,洗髓易筋经还是很霸道的,真有复原身躯的神奇力量,炸裂的骨骼,在锻体中,一根根接续;崩断的筋脉,也一道道的重塑。

    呱呱!

    大鹏自虚空落下,就守在他身侧,它身上也有伤,该是先前被追杀时,被两只苍鹰命中,不过并无大碍,如先前所说,纵没了记忆,可金翅大鹏潜质犹存,恢复力还是很霸道的,身上的几道血壑,已愈合。

    时间缓慢流逝。

    天色临近黎明,赵云才起身,第一时间打扫战场。

    “秀儿,你可通晓厌胜之术。”

    赵云寻了山洞,期间还瞟了一眼月神,驼背老者的巫术,他也喜欢的很,造那么一个小木偶,便可阴人,若学会此法,便可杀人于无形,主要是安全哪!

    “神明,无所不通。”

    月神此一语,可谓逼格满满。

    “教我呗!”

    “不教。”

    “为啥。”

    “邪恶之巫术,自有怨念集聚,凡人时并不明显,待你成仙,即是因果孽障,损根基是小,败道果是大。”月神话语悠悠,说的颇邪乎,给赵云唬的是一愣一愣的,听她深沉的语气,该是涉及颇多。

    “教我定身咒也行。”

    赵云呵呵一笑,当即转移话题,历经了一场死劫,总得给点儿好处吧!先前都是如此,挨顿揍就赏赐一部秘法。

    “好说。”

    月神不吝啬,一片金光洒下,自行排列组合。

    每逢此刻,赵云眸光都格外雪亮。

    月神所传,可不止是定身咒,还有定身符的画法,能力嘛!自是一样的,皆是定身,而且是颇正宗的定身,论效果,绝非老妪那种半吊子定身咒能比拟的。

    自然,这也分级别。

    无论是定身符,还是这定身咒,都要看对谁使用,对真灵境或许好使,但对玄阳境嘛!如诸葛玄道那种,就不怎么好用了,一句话,还是他武道修为忒低。

    他寻了一处山洞,该是清点宝贝。

    七个杀手,收获颇丰,钱财乃身外物,养眼的是物件,如黑白无常的锁魂链,是特殊铁料所致,能炼入紫霄;也如驼背老者的蛊毒,都是很实用的宝贝。

    收了这些,他取了画符的行头。

    天赋逆天之辈,学啥都很麻溜的,一张定身符毫无停顿,一气呵成,得多屯点儿,关键时刻是能保命的,也如速行符与爆符,开启禁制时,需消耗真元。

    至于定身咒,此刻学不来。

    为嘛学不来嘞!是因此定身咒法,需手指沾上血,在掌心刻画“定”字,说白了,这是一个需两只手才能完成的技术活儿,他这一条手的人,肯定做不到。

    做不到没事儿,咒语已记下。

    他已是真灵第四重,待到第五重,便会有两只手。

    “秀儿,可知幽兰的血脉。”

    赵云一边画符,又一边好奇的问道。

    “她血脉非天生,是后灌入的,乃翼族的血统。”

    月神淡淡道。

    “翼族。”

    赵云一声喃语,在玄门天书中,曾见过只言片语,此族,血脉不俗,若觉醒了血脉,是能在天上溜达的。

    这就对了。

    幽兰暴走时,便能凭空而上,多半便得益于血脉,如此血统,若能自由掌握的话,无需飞行坐骑,便能一飞冲天。

    “莫画了,上山巅。”月神淡道。

    “得嘞。”

    赵云当即收了行头,窜出了山洞,一口爬上了山峰。

    正值中午,天气燥热。

    赵云汗流浃背,随手扯了衣衫,肌肉尽显爆发力。

    “明眸望天,看太阳。”月神说道。

    “看太阳?”赵云嘴角一扯,当午时分,太阳正毒,这般盯着它看,时间久了,眼睛必会烧瞎的。

    “自今日起,炼天眼。”

    “天眼还能炼?”

    赵云一愣,天眼嘛!他已见识过,严康就有天眼,那双眸的确很不凡,若非他精神极高,早特么中招了。

    传闻,天眼皆天生的。

    听月神话中寓意,天眼还能后天造。

    这特么就有意思了。

    他嘀咕时,月神已拂手,又撒下了一片金字。

    “天、眼、神、通。”

    赵云见之,一字一顿的读了出来。

    大致看过,颠覆认知,天眼还真能造,而这天眼神通,便阐述了方法,明眸直视太阳,配合此法门运转,假以时日,便可成天眼,那时瞳孔便类似太阳。

    “好秘术。”赵云舔了舔舌头。

    月神出品,必属精品,神明果是无所不通。

    未及多想,他当即闭眸参悟。

    天眼哪!若是修成,定是逼格满满,辅以天眼类秘术,也可杀人于无形,譬如天眼的幻术,配合他武魂,必有奇效,在他看来,真灵境领域无人能避过。

    今日的秀儿,咋这般好说话了。

    赵云心中嘀咕,好端端的,这就传他秘法了。

    这么疼我吗?

    老娘疼死你了。

    月神不语,斜了一眼赵云,若非你被罗生门盯上,本神才懒得管你,不整点儿保命的,天晓得哪日就被灭了,你死了不要紧,我这堂堂一尊神,也得陪葬。

    别嘴硬,你就是疼我。

    赵云所想,就极其美好了,这个女师傅真敞亮。

    足一刻钟,他才开眸。

    天眼神通之法门,已了然于心,便抬眸直视太阳。

    今日的阳光,的确很毒。

    仰眸望看,极难睁开双眼,只得用俩小棍儿撑住,强行去凝看,俩眼瞬间一抹黑了,真就如失明了那般,而且双眼火辣辣,灼痛之感,一寸寸袭满了双目。

    还有,他有秘诀。

    心中默念天眼神通法门,火辣之感顿的散了大半,只觉有一汪清泉,于眸中徜徉,温凉清爽,仔细聆听,眸中还多了刺啦刺啦的声响,能见一丝丝的阳光,没入眼中,融于无形,那是一种很奇异的力量。

    “秀儿,多久能出天眼。”

    赵云问道,真是个怪胎,就这还能分心聊天。

    “快则百载。”

    月神躺在了月亮上,已闭眸假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