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杨辰和秦惜〕〔露遇拼婚时光〕〔盘天之战〕〔甜妻很萌总裁需娇〕〔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成神前的那几年〕〔赝太子〕〔农夫凶猛〕〔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是光明神〕〔一号狂婿〕〔修罗神帝〕〔超级战医〕〔做首富从捡宝箱开〕〔梅府有女初成妃〕〔蛮荒神女〕〔一世倾心:冷王的〕〔万界真武大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之门 第一百二十二章 传道受业
    清晨忘古城,颇显繁华。

    今日,赵家兵铺并未开张,惹得路人一阵侧目。

    “真被柳家打怂了?”

    “八成是,柳家兵铺的生意,不是一般的火爆。”

    “商场如战场啊!”

    议论声颇多,多指指点点,唏嘘啧舌声自是不少,很本能的以为,是大族插手忘古城,联合制裁了赵家。

    实则,人都在后园呢?

    因赵云,包括老孙头,包括杨大武二,都恭恭敬敬的,鸿渊都来了,还开啥门,有啥比看天武更养眼。

    赵云就上道了,轻拂了衣袖。

    而后,便见漫天的黄符,飘满了小园,有速行符、有爆符、也有定身符,便如下雨一般,看的诸葛玄道都俩眼发直了,不愧是大夏鸿渊,出手果是大手笔。

    “谢前辈。”

    “我的,别抢,你姥姥的,踩我脚了。”

    “速行符啊!”

    小园更显热闹,不等漫天符咒落地,便被抢光了。

    “不愧是皇族。”

    “不愧是天武。”

    有两人翻墙进来了,恰巧瞧见这一幕,咋舌不已。

    这两人,各个大来头。

    其二,乃拍卖阁的阁主老玄空。

    其一:乃忘古城主杨雄。

    他俩来此,赵云并不意外,定是紫发小孩抖搂出去的,如今这大场面,怎会少了他们,也省的他去叫。

    “晚辈杨雄。”

    “晚辈玄空。”

    “见过前辈。”

    两人也颇懂礼数,恭恭敬敬行礼,也是激动万分,早与诸葛玄道通过话,若鸿渊驾临,便第一时间通知。

    如今,终是等来了。

    “无须多礼。”赵云轻轻摆了手,静静饮茶,那个演技啊!不是一般的精湛,真把自个当天武境了。

    没办法。

    不演的像点儿,也唬不住这帮老家伙。

    不得不说,影帝不是盖的。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坚信不疑,都恭恭敬敬。

    “武道修身,悟道修魂。”

    “凡人之躯,超凡入圣归一道也。”

    “不忘初心,方成大道。”

    赵云一言接一语,话语悠悠,语气苍老,音色却缥缈,又与武魂共鸣,坐着也是坐着,得找些事儿干。

    譬如,给在座的传道受业。

    自然,这等高深莫测的话语,都是月神传给他的,与其说他在忽悠,不如说是月神在忽悠,这尊女神明,对忽悠人,情有独钟,或者说,这是她的老本行,成神者,哪个不是老油条,都坑蒙拐骗样样精通。

    说是忽悠,并不确切。

    月神所说,皆货真价实的感悟,至于众人能悟得几分,全看造化与天赋,得神明讲道,凡人无上荣幸。

    瞧众人,各个认真聆听。

    赵云话虽简练,却饱含道意,玄奥也精深。

    啵!

    冥冥中似有这声响,除月神,无人听得见。

    没错,有人突破。

    乃忘古城主,竟是一瞬顿悟,竟是立地进阶地藏境。

    看老玄空等人,却无此机缘。

    纵无机缘,也足够众人震惊骇然,赵云寥寥几语,便让一尊玄阳巅峰进阶,着实大神通,谁还敢怀疑啊!

    “这般神奇吗?”

    赵云私下扯了嘴角,神明点化,果是惊世骇俗。

    “这比地藏丹还好使啊!”

    小黑胖子咧嘴啧舌,小财迷也眸光熠熠,真真将是了腐朽化神奇,大夏的鸿渊,果不负天下第一的名号,仅这份顿悟,就不是她爷爷能比的,太可怕了。

    啵!

    惊异声中,诸葛玄道也一步入地藏。

    这老家伙,天赋也奇高。

    再次入地藏,那个情绪激动啊!差点儿给赵云跪了。

    “俺咋没这般好运嘞!”

    胖老头儿干咳,一侧的紫苓和老玄空,也神色尴尬。

    你仨就算了。

    赵云心中一声嘀咕,都地藏巅峰了,若再进一步,便是天武了,若一根筋搭错,再找我练练,那就扯淡了。

    不可否认,这逼装的还是不错的。

    此番一拨操作,怕是没人再敢怀疑,比赏赐宝贝,好使多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几个老辈心境已骇然。

    “来了来了。”

    众人心神徜徉时,紫发小孩颠颠儿回来了,赵云交代的物件儿,买的一应俱全,而且,买的都双份儿。

    至此,赵云才起身。

    紫苓也懂事儿,早召唤了白鹤,赵云一步踏上。

    白鹤展翅,载着两人冲天而去。

    “恭送前辈。”

    下方,无论老辈小辈,都拱手俯身,声音洪亮。

    “造化,造化啊!”

    杨雄呵呵直笑,果是没白来,卡在玄阳巅峰已好多年,竟是一朝破关,他身侧的诸葛玄道,也眉开眼笑,受天武点播,无上的荣幸,若再修了完整的功法,岂不是要起飞了,他的前途,已是一片大好了。

    “老夫很不爽。”

    胖老头儿瞥了一眼杨雄和诸葛玄道。

    老夫也不爽。

    老玄空虽未言语,可那副神态,却代表了这句话。

    “不爽憋着。”

    诸葛玄道抱着功法,麻溜回了房中,杨雄也转身离去,进阶地藏境,得好好巩固境界才好,前途很光明,这都归功于赵云的师傅,日后得与赵家多来往了,一个赵云没啥,一个大夏鸿渊,却足够的吓人。

    看老玄空,也是这般想的。

    近日,赵氏一族处境颇不佳,那得暗中拉一把。

    “跟做梦似的。”

    满园的人,还在望着天空,都还意犹未尽。

    “到了都未见赵云。”

    “那小子,比他师傅更神出鬼没。”

    “何时能再见天武啊!”

    话语声不少,良久才渐渐散了,唏嘘啧舌颇多。

    “此事,都守口如瓶。”

    房中,传出了诸葛玄道的话,颇具威严,是对众人说,大夏鸿渊乃天武境,不喜被世人知,得藏好了。

    “你以为俺们第一天出来混。”

    紫发小孩揣着手,总觉缺了点儿啥。

    “你走后,老前辈赏宝贝了,各个有份儿。”

    赤嫣临走之前,还对紫发小孩眨了眨眼,完事儿,还对其晃了晃手中的几道符咒,定身符有、速行符有、定身符也有。

    “咋办,想骂娘。”

    紫发小孩的脸,顿的黑了,你个老家伙,等我回来再赏啊!好歹俺也是个跑腿儿的,咋啥也没捞着嘞!

    这边,白鹤已出忘古城。

    紫苓翩然而立,不敢有多余动作,且恭恭敬敬的,只时而侧眸看一眼赵云,身侧这位,可是大夏鸿渊哪!

    赵云就淡定了,静静仰望苍缈。

    今日的太阳,也格外毒烈,他便与太阳直视。

    紫苓心惊,自认做不到。

    要不咋说是天武境,非她能臆测,看他眸中金光灿灿,多半是一种霸道的功法,霸道到能与太阳对视。

    “这小女娃不错。”

    月神伸了个懒腰,正搁那大哈欠,口中的小女娃,自是指紫苓,这么漂亮一美女,你特么竟搁那炼天眼。

    “别闹,俺俩差着辈分呢?”

    赵云斜了一眼月神,再说了,我有媳妇。

    “泡她,传你一部秘法。”

    月神笑吟吟的,那神态,就如一个怪大叔,拿着糖果,在忽悠人小姑娘,而赵云,貌似就是那个小姑娘,好歹是她教出的徒儿,咋这般老实嘞!太正经。

    “不泡。”

    赵家的少爷,若是正经起来,还是很大义凛然的,那可是地藏巅峰,泡她?怕是会被打死,那是玩儿命。

    还是那句话,俺有媳妇。

    “丫头,几岁了,可有嫁人。”

    蓦的,赵云开口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语气,颇显轻浮,咋看都像个纨绔子弟,在调.戏良家妇女,而且,那俩眼还是扑闪闪的。

    呃!

    紫苓玉口微张,有点儿愣,总觉身侧这位有点怪。

    赵云未再言语。

    或者说,未再对紫苓言语,看的是月神。

    方才那句,可不是他说的。

    方才那句,是月神说的,只不过,是通过他的嘴说的,包括那语气,乃至神态,都是月神在暗中演绎。

    竟能通过我的嘴说话。

    赵云的神态,有点儿不怎么那啥。

    以前不知。

    如今知道了,着实诧异万分。

    以前老娘也不会啊!

    这,会是月神的回答,皆因赵云蜕变武魂,她也受益,魂力大增,先前无法做到的事儿,如今能做到了,譬如,通过赵云的嘴说话,这可是个技术活儿。

    这娘们儿,本事很大啊!

    赵云摸了下巴,又一次重新审视这尊神,只剩一丝魂,竟还这般不老实,也难怪,会被人打的形神俱灭,如这号的,就该吃点儿苦头,免得天下大乱了。

    “三三十。”

    紫苓轻语,终是回答了问题,还是那般的恭敬。

    “那你是chu不。”

    赵云又开口,真真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话说出,他都没站稳的。

    他没站稳,月神就笑的前俯后仰了。

    没错,还是她说的。

    “你坑我。”

    赵云的脸庞,瞬间黑了个透顶,还前辈呢?还神明呢?还晓不晓得啥是脸,逮住个徒儿?朝死了坑?

    “徒儿,就是拿来坑的。”

    月神的回答,永远都是那般的有学问。

    完事儿,又继续笑。

    气氛,一度尴尬了。

    看紫苓,已是脸颊绯红。

    这会是大夏鸿渊?

    这会是天下第一?

    堂堂天武境,咋还为老不尊呢?问的这是啥问题。

    莫说她,那一瞬连白鹤都没飞稳。

    “是。”

    更尴尬的是,紫苓还回答了,一字说出,埋首垂眸。

    “那唔。”

    赵云又张口,准确说,是月神又捣乱。

    只不过,赵云却捂住了嘴。

    吃了一次亏,上了两回当,第三回那得堵严实了,月神摆明了要坑他,第二个问题,就已经很够惊悚了,再来第三个,岂不是要上天了。

    机智的他,寻了一块抹布。

    抹布揉成一团,被他硬生生的塞嘴里了。

    塞着好,塞着安全。

    可不能再说了,再说,紫苓会把我扔下去的。

    “这个老前辈,怕是有病。”

    紫苓脸颊的红晕,已蔓延至脖颈,还是埋首垂眸,虽未言语,但某种神态,代表了一切,堂堂的天武境,貌似已不知脸皮是何物,有这般拿后辈寻开心的?

    “你特么有病吧!”

    赵云的脸,已黑的透亮了,骂的自是月神。

    咯咯咯!

    月神抱着下腹,已笑的眼角浸出泪花,虚幻的泪花。

    她,才是真的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