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第一女相〕〔太古丹尊〕〔兔子爱上窝边草〕〔厂公攻略手札〕〔青云端〕〔富贵惹人来〕〔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我即王〕〔农门恶女是团宠〕〔极品狂婿〕〔第一战神〕〔大当家今天脱贫了〕〔悲催村女重生记〕〔我的师父是神仙〕〔第一至尊〕〔冷王的腹黑医妃〕〔隐形学霸超A的〕〔出名太快怎么办〕〔超级狂兵〕〔甜蜜的冤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高手 第七百二十八章 安洛山脉的新主人
    当然,这种用力并不是药致对方于死地,只是一种热情,更或者说,是一种嘱托,嘱托对方善待陈罪。

    “罪罪是个特别好的男人。”许久之后,当宁琳松开劳伦斯的时候,坦然的说道,“他这辈子受了很多苦,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

    “这就完了?”劳伦斯微微一笑。

    “还说些什么呢?”宁琳也笑了,“挺尴尬的,先这样吧。”

    宁琳说完,就走到了自己的车前。

    这时,劳伦斯拉着陈罪的手走远了。

    当陈罪的特斯拉一骑绝尘而去时,望着车子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宁琳突然间捂着脸哭了起来。

    “十三年了,整整十三年了!你这个负心汉!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此时,宁琳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不停的涌出眼眶。

    的确很痛苦,十三年前,当两个人刚刚进入初中,不打不相识的时候,宁琳就喜欢他。

    后来两个人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宁琳发现他喜欢的是自己的邻家姐姐的时候,甚至还帮过他。

    再后来,陈罪对邻家姐姐彻底失望,继而离开天湾的时候,宁琳一直想着他。

    再后来……那就是今天了。

    今天这一别,日后难相见。

    同在一座城,你我各自飞。

    不知不觉中,宁琳发现有人递给了她一条纸巾。

    再定睛一看,只见这人居然是陈罪。

    她恍如隔世一般的站起身,望着陈罪发呆:“你不是走了吗?”

    陈罪身旁的劳伦斯耸耸肩道:“我觉得自己有点残忍,陈罪更觉得自己残忍……所以,我决定多一个竞争对手,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竞争一下陈罪?”

    陈罪已经脸红,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生性木讷的本性再次暴露无遗。

    这一刻,宁琳破涕为笑。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劳伦斯凑近了宁琳,淡淡说道:“他一辈子只爱过四个女人,一个是邻居姐姐,但是姐姐不爱他,姐姐堕落了,他只能选择离开。

    他的体内隐藏着一个伟大的灵魂,一个一生都在努力的保护着妹妹的灵魂,为了妹妹,他受尽了痛苦,经受了十八层地狱的磨难。

    还有我,我们在监狱中相知相认,最后相爱,我们决定不会分开了。

    最后,是你,宁琳。

    你们俩过去怎么样,我很清楚,以后怎么样,我不清楚,未来怎么样,掌握在你们的手里。”

    “劳伦斯,你真的很通情达理。”宁琳低下头,叹道,“我不如你。”

    劳伦斯再次抱住了宁琳,并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不能再出现下一个了,可以吗?如果有,咱们就一起把她赶出局。”

    “嗯!”宁琳不假思索道。

    这时,劳伦斯拉着宁琳的小手上了车,继而冲着陈罪喊道:“小罪罪,带我们出去兜风!”

    ……

    翌日清晨,当江凡拉着蔡晓云的手走到了酒店大厅里的时候,正好看到陈罪等三人也来了。

    江凡没有感觉丝毫的诧异,只是笑着坐在了陈罪的对面。

    陈罪的脸红透了,他不敢看江凡,只能把目光转向了蔡晓云。

    而这俩人还真的很相似,蔡晓云也质感看着陈罪。

    不得不说,两个人都从某种意义上得偿所愿了。

    江凡倒是落落大方,他冲着对面的劳伦斯说道,“接下来,该去你家了,我想罪罪的事情应该解决好了。”

    “嗯!”劳伦斯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凡哥,我的事情有点难办,需要你亲自出马,然后还要结合罪罪的力量。”

    江凡说道:“咱们一起去,今天就走!”

    ……

    劳伦斯来自澳国,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她生活在澳洲西部,一个十分原始的部落中。

    一路上,劳伦斯讲述了自己和这个部落的关系。

    澳洲是一个至今仍就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的国家,因为人口稀少,而面积则过于庞大。

    西部是澳洲相对比较偏僻的地区,除了佩斯之外,几乎就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大城市,而当地还生活着一部分土著。

    土著之中的一部分人住在了大城市里,和现代人、现代生活融合在了一起,还有一部分则仍旧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住在了荒漠或者是大山之中。

    在大沙沙漠的荒漠中,有一个迪丽非常独特的区域,名叫安洛山脉,在安洛山脉中居住着一群土著人。

    这群人都是红褐色皮肤,身强体壮,他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并敬畏和信仰山中的神明。

    神明得到了足够的供奉,因此对土著们十分慷慨,它的山上山下到处都是各种野菜、山珍、动物以及灵物灵草等等。

    灵气尚未复苏的年代,土著们在这里安居乐业,过着非常舒服的日子。

    突然有一天,一个女孩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平静,让这里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而这个女孩就是劳伦斯。

    “我父母都是修炼者,而且都是冒险家,他们特别喜欢周游世界,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就两个人一起去,结婚生下了我之后,就带着我一起去,我陪着父母去过很多地方,一直到我九岁那年……”

    劳伦斯的双眼中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悲哀:“那年我父母带我去了安洛山脉,但是那一次并不是我们一家三口的独行,通行的还有很多修炼者。

    他们看到了安洛山脉的富庶,就动了歹念,想要杀死当地所有的土著,然后霸占安洛山脉。

    不过,当地的土著热情好客,思想单纯,他们的一举一动也许打动不了恶魔,但是却打动了我的父母。

    所以,我父母在得知了那群人的阴谋之后,就和那群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那一战,甚至把当地的土著都搅乱了,他们也跟着一起对抗那些该死的侵略者。

    最终,那群人全部被土著和我的父母打死了。

    但是我父母……”

    说到这的时候,劳伦斯的眼眶微微潮湿了:“我父母也在那场战斗中去世了。”

    听到这,江凡不由叹了口气,道:“我很遗憾。”

    宁琳和劳伦斯已经处出了感情,她紧紧地抱着劳伦斯,亲吻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你还有我们呢!”

    “嗯……我有你们这些好朋友,还有那些土著朋友。”劳伦斯说道,“那些人真的非常好,我从父母去世之后,就是一直跟他们生活的,我的修为,是从父母的秘笈中学到的,但是我的身体素质,却是安洛山脉,是我那些红褐色肌肤的亲人们给我的。”

    “后来,在我22岁那年,又有一群畜生来到了安洛山脉,他们同样觊觎山中的各种灵物,但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抢夺,所以就打着跟酋长合作的旗号,来到了山脉中,每天都在晚上偷偷摸摸的挖这座山。

    当酋长发现了这件事,去找他们理论的时候,这群人就拿出了合同,说合同条款里有这一条规定。

    但实际上,这合同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而且上面酋长的指纹,也是他们和酋长喝酒的时候,想办法搞到的,但是酋长当时没有任何办法了。

    部落里的人想和他们抗争,但却奈何有这张合同,所以只能看着他们慢慢的挖空了安洛山脉……”

    劳伦斯说到这,居然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后来,老酋长因为这件事郁郁寡欢,最后病死了。

    他去世之前紧握着我的手,跟我说,他无能,不能守护这座山,更不能守护山中的信仰。

    他是我这辈子的亲人,我父母去世后,我是吃着老酋长家的东西长大的,他和我爸爸没有任何区别!

    可是,他却被那群混蛋给害死了。”

    说到这,劳伦斯流泪了:“所以,我愤怒了,我在老酋长下葬的当天,杀了十多个假惺惺的来参加葬礼的家伙,烧了他们的尸体,挫骨扬灰,来为老酋长报仇。

    后来也因为这件事,我被多国通缉,最后被关进了加林监狱。”

    听到这,众人一个个都攥紧了拳头,两只眼睛都红透了。

    但是,唯独江凡仍旧保持着淡定。

    “现在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样子了。”劳伦斯望着空下,不由叹了口气,“也许,山脉已经不存在了,部落也已经不存在了。”

    此时,陈罪和江凡不由自主的四目相对,顿悟,他微微一笑道:“我觉得不可能不存在。”

    “不可能……”劳伦斯微微一愣后,突然间瞪大了眼睛,目光笔直的落在了江凡的身上,看到江凡的笑容,她顿时明白了一切。

    “凡哥,你保护了我的部落!”劳伦斯激动万分,“”是这样的吗?”

    江凡微微点了点头:“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大概是一年前吧,我知道了安洛山脉的事情,但安洛山脉毕竟在澳洲境内,我不好直接干预,所以,我就暗中买下了安洛山脉真正的所有权,是跟澳洲方面买下来的。

    所以,那片山脉的主人是我了。

    当然,这张地契,我现在可以转让给你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山脉的新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