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第四十八章 亲授琴曲
    </h1>

    明月在修仙学院开开心心地待了几日,便又被颜丹接到了丹门。凤倾城开始让她熟悉一些丹药的种类、及所使用的草药等基本事务,以便为丹童的助理工作做准备。

    明月回来后,照例每日帮凤倾城熬药,熬好了之后端给他并唤一声:“长老大人,喝药啦。”

    凤倾城便会主动捻起乌梅放入嘴里,然后将药汁一饮而尽,不再需要明月或者颜丹去督促。

    明月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在一天忙碌完之后,听他弹琴。比如现在,明月静静伺立一旁,凤倾城端坐于一棵千年古松之下弹琴。凤倾城弹的琴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魔力,让明月听得入神痴迷。

    这里是丹门凤倾城寝殿旁边的花园一角。面前是浩瀚飘渺的蜀山云海,袅袅的焚香散发出清淡的香气,远山云海夕阳说不出来的悠远,凤倾城白袍广袖,颜如琢琢美玉,墨发迎风飞舞,他那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飞跃,一个个音符从他手指上流淌出来,那种优雅风华的模样,让明月差点迷失了自己。

    明月不得不承认,他是她见过的最有神仙韵味的男子,此时的他仿佛画卷中走出来的仙人,散发出一种令人膜拜的仙气。他纤长的手指灵巧地拨弄着琴弦,琴声时而婉转连绵,仿佛山泉顺着山脉涌出流转,蜿蜒曲折,缓缓流淌;时而丝丝细流淌过心田深处,柔美恬静,舒软安逸,共鸣着那孤独的灵魂。

    是谁,在风中呐喊孤泣,发泄着对生命的执著对命运的不甘?

    是谁,仿佛那彩蝶化茧、冲破重重黑暗见到了光明?

    是谁,隔着千山万水万般思念百般相思?

    是谁,在月下孤单地徘徊无声地叹息?

    ……

    明月听着听着不由得痴了,过往的岁月如画卷一般浮现在她的脑海,那些欢乐的幸福的悲伤的绝望的情绪纷至沓来,不知何时,泪水顺着她晶莹的脸颊滚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衣襟。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的琴声停了下来,清冷的月光洒下,更显得四周寂静无声。

    一方洁白的手帕递到她面前,他细长幽深的凤眸望着她:“擦一擦。”

    “什么?”明月从深陷的情绪中愣愣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脸上全是冰冷的泪水。他用帕子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久久未发一语。

    明月低了头,不由万分尴尬,心里道:“在他面前动不动就哭鼻子,似乎不太好。”

    凤倾城叹息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对七魔琴音有如此感悟。”

    “什么是七魔琴音?”明月好奇地问道:“我不懂音律,只是觉得琴音开始听起来欢快,后来却异常忧伤。”

    “七魔琴音乃数万年前一位上古大神所作。世人皆以为七魔琴音是一首欢快的乐曲,实际上它是那位大神思念仙逝的妻子而作,只有悟性极强的人方能听出它的忧伤之处。此曲之所以称为魔音,是因为,如弹琴之人仙力修为达到上仙境,则可通过此曲控制他人的心智。”凤倾城望着远山云海缓缓说道。

    明月疑惑地问道:“那它到底是好的曲子还是不好的曲子呢? ”

    她本以为他也就是长相出众、有点丹术天赋,没想到他琴棋书画剑样样精通,明月发现这凤倾城被称为少女们心目中的梦中情人,确实名不虚传。当然,除了有点腹黑小气......

    “它只是一首乐曲,介乎于弹奏者。就如一把剑,可以用来杀人,亦可以用来救人。”凤倾城见她发呆,语气一转问道:“想学吗?”

    明月没有反应过来:“学什么?”

    “过来,试试看。”凤倾城让出刚才坐的位置,示意她过去坐在古琴前,明月只好走过去坐下来。

    古琴颜色为稀有的红棕色,散发出淡淡的木香味,她虽不懂琴,但也知道这肯定是一架古琴,而且是一架上好古琴。

    明月拿过银针,练过剑,还从未弹过琴,一双手不知放在何处才好。正当她局促不安的时候,凤倾城在她身后挨着她坐下来,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洁白的大手轻轻握住她的纤细小手。后背异性男子阳光般温热的气息传来,手上亦传来温热的触感。

    明月心里不由一慌,顿时心跳如鹿,身体也僵硬起来,后背的汗水涔涔冒了出来,双手顿时如灌了铅一般不听使唤起来。

    那双温热的大手轻轻握住她的手一下一下向琴弦拨去,她只是机械地跟着他的指挥动作,脑袋嗡嗡作响。

    “放松,不必紧张。”耳边有个低沉如弦乐的声音低声说道。温热的气息喷到少女洁白修长的脖颈上,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明月只觉得后面脖颈和耳朵烧得厉害,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那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解说:“音律共有七音,分别是宫、商、角、徵、羽,再加上变宫、变徵,就构成了七音。琴有五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对应的琴弦就是......”凤倾城为她仔细讲解示范,声音低沉悦耳,仿佛有一股说不出的魔力,明月听着听着便入了迷,渐渐忘了紧张和尴尬,随着他的引导去抚弄琴弦。

    少女身上散发出一股特有的甜香味,似花香又似麝香,在氤氲的香雾中淡淡地流转。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微低了头,双手被他握在大手里,手指僵硬地跟着他一下一下地学习弹奏方法。明月听着听着便也来了兴致,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开始跟着他的引导沉静在美妙的琴音中。

    凤倾城见她悟性颇好,便也来了兴致,边演示边讲解弹奏方法:“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古琴的音域为四个八度零两个音。有散音七个、泛音九十一个、按音一百四十七个。演奏技法繁多,右手有托、擘、抹、挑、勾、剔、打、摘、轮、拨刺、撮、滚拂等;左手有吟、猱,绰、注、撞、进复、退复、起等。”凤倾城边讲解边示范,示范完毕再指导明月演练一遍。

    月色朦胧,繁茂的古树下,娇小的少女一双美目流光溢彩,正依偎在身材高大的青年怀里,露出好奇而又专注的神情。

    两人在月光下反复演练切磋,叮叮咚咚的弦乐声中,周围有虫鸣的声音传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明月记性极好,悟性又高,根据他教的动作和方法,对应着音律和琴弦,竟然慢慢也能断断续续地弹奏了。

    当颜丹端着茶水远远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幅画卷:娇俏可爱的娇小少女依偎在少年怀里,时不时扬起娇俏的笑脸轻声询问。少年白衣胜雪,黑发如墨,一双凤眸敛去白日里的冷漠疏离,此时含了温暖的笑意,对着少女轻声细语地讲解,眉眼间竟有少有的温柔。

    不知演练了多久,久到月亮已经西斜,焚香已经燃尽,少女还在凝神断断续续地演练。

    凤倾城从少女身边站起来,走到稍远的距离。晚风撩起少女的秀发,露出少女洁白优雅的脖颈,衬着花一般的娇俏容颜,竟有种难以描述的美好。

    少女微皱着好看的眉头,那种专注而又好奇的模样,稍显婴儿肥的脸蛋娇态憨萌,更显得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流光溢彩、熠熠生辉,仿佛天上灿烂的星子。

    凤倾城望着月光下专心弹琴的少女,心里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柔情。那种陌生的情愫,让他困惑迷茫,也让他倍觉心暖。

    明月凝神细思,记起他刚才弹奏过的曲调,她竟然凭着记忆将它断断续续地弹奏了出来。她一口气练习了十来遍,竟然弹奏得像模像样。琴声悠扬悦耳,起伏跌宕,仿佛有人在思念着在水一方的伊人,甜蜜中带着淡淡忧伤,欢快中夹着无限惆怅。

    凤倾城取出一只玉笛,和着优美的琴声,引导着琴声缓缓流淌,琴声与笛声相互应和追逐,仿佛一对甜蜜的恋人花前月下,尽述相思。

    时光流逝,恋人天涯海角,遥遥相望却不得相见,那盈盈江水,却载不动万般离愁千种相思......

    琴笛传递着古老的忧思,缠绵悱恻,扣人心弦……

    颜丹不由听得痴了。他呆呆地站着,心里涌过万般哀愁,不知过了多久,方才猛然醒悟过来。

    琴笛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此时,明月端坐于古琴前,低垂着头,呆呆地望着前面不语。

    凤倾城左手握着笛子,右手背在身后,静静地凝望着远方,一双凤目幽如深潭,也是默默无言,不知在想什么。

    颜丹等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道:“长老,夜已深......”

    “嗯。收了吧。”凤倾城将笛子收入怀中。

    少女回过头,对他嫣然一笑,明媚的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欢喜和得意。两人对视了片刻,相视一笑,风中似有余音袅袅流淌。

    凤倾城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要想体会到乐曲的精髓,必须经常练习,你这距离尚远。”其实她已然很是不错,她对乐曲的悟性和天赋都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明月撅了撅嘴,对着他调皮地伸了伸粉色的小舌头,还顺便做了个不满的鬼脸。不夸就算了,还顺便打击人。看在他今日悉心指导、她确实学了不少东西的份上,她就不和他计较了。

    他看到她调皮可爱的样子却心情大好,细长的凤眸里含了笑意,率先向回走去。

    明月将古琴用琴匣装起来,抱着古琴气鼓鼓地跟在凤倾城后面,还作出要用琴匣扔他的模样来。殊不知,她张牙舞爪的调皮模样被月光投在地上,被他瞧得一清二楚。他嘴角微微上扬,凤眸里满是笑意。

    颜丹提着篮子跟在他俩身后,看着他俩一前一后顺着崎岖的山路走向凤倾城寝殿方向。

    凤倾城的寝殿在前面,明月的卧室就在他的斜对面。明月跟着凤倾城进入他的寝殿,将古琴放置在侧殿书房的架子上,正要转身离开,却被凤倾城一把拉住了双手。

    明月吓得手一抖,便呆立在那里。她心里砰砰乱跳,脸上烧得发烫,不明白凤倾城如此暧昧地拉着她的手要干什么?

    凤倾城淡淡问道:“怎么,你很怕我? ”

    明月难为情地点点头,看见凤倾城一张俊脸变得阴沉,赶紧又摇摇头讪笑着说道:“没有,没有,跟着长老大人混多威风啊,我怎么会怕你呢?”心里却腹诽道:“你这么腹黑狡诈阴险,不怕你才怪呢!”

    凤倾城听她说得不伦不类,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他抬起她的一双纤纤小手,将她的手指摊开,边帮她揉捏手指边问道:“今日第一次弹琴,你练得时间长了些,手指可有发酸发胀?”

    明月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红着脸点点头,一双眼睛害羞得不知看向哪里才好。她嗫嚅着道:“还、还好,是有点酸。”

    凤倾城,帮她按摩了一会儿双手的穴位,说道:“自己多按按这两个穴位,就会缓解酸胀。”

    明月赶紧抽回双手,忙不迭地点点头道:“好的,长老大人,我、我先回房间了,晚安。 ”

    说完“嗖”地一下蹿到他的寝殿外,“砰”地帮他关上门。

    夜已深,月光如练。凤倾城看着门口消失的倩影,想起少女气鼓鼓做鬼脸的模样来,不由失笑。

    明月一路急急跑回自己的房间,仿佛身后有野兽在追赶她似的。

    她在房间待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她感觉自己要疯了,他今日那样暧昧地对待她,到底是要闹哪样?他如此细心地教她弹琴,难道真的想收她为徒?她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让凤倾城当她的师傅这个问题,心里不由有些苦恼起来,夜里做了许多噩梦,睡得不怎么踏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