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逃过一劫
    ,最快更新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最新章节!

    江长老陨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明月都没有去过药门,因为,那里曾经是娘亲的伤心之地,她不想面对。

    这段时间,凤倾城去了昆仑山下救灾,明月他们这些学院弟子不知为何还没有派出去。

    江长老逝世之后,慕容逸文性格变得极其阴郁。他本来以为将长老会将药门长老之位传给他,没想到江一月根本就不信任他,而是将药门长老之位传给了年纪比较长的柳青山师兄。

    慕容逸文仰天深深叹了口气,喝了一口闷酒,提不起任何精神来修炼。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伤心过度所致,只有他自己才明白,他对江一月的怨和恨到底有多深。

    正在此时,一个美丽的少女走道药门的库房门口,看见慕容逸文在饮酒,对他说道:“慕容师兄,丹门乌师兄让我过来寻一味草药,你能带我进去找一找么?”

    慕容逸文一抬头,便看见明月一双关切的美目正盈盈地望着他,劝导道:“慕容师兄,义父陨落之后,你便一直如此……”

    慕容逸文多日来的烦闷心情在看到心爱的女子后顿时变得好转起来,他惊喜地问道:“明月师妹,你、你能陪我喝几杯酒,说会儿话么?”

    明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但是我酒量很差,估计要让师兄失望啦。”

    明月见慕容逸文一脸憔悴,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还以为他是因为江长老的陨落难过,安慰道:“慕容师兄,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振作起来。”

    慕容逸文苦笑了一声,从一旁拿过一坛未开封的酒,摇了摇打开,给自己和明月各倒了一杯。

    那坛酒是蒋依依今日早上送过来给他的。近期蒋依依跑他这边跑得很勤,时不时地送些东西给他。开始他是排斥和拒绝的,后来她跑得多了,他也就随她去了。

    明月见他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情绪低落,只好在他对面坐下来,拿走他面前的酒壶说道:“慕容师兄,我陪你说说话吧,酒还是不要喝了,喝多了伤身。”

    慕容逸文一口气喝完一杯酒,又拿过酒坛子给自己倒满一杯说道:“我可以理解成是你在关心我么?”

    明月笑道:“慕容师兄,我们可是同门,相互关心也很正常啊。”

    慕容逸文拿起酒杯,又喝下一杯酒,红着脸小声问道:“明月,你对我,有没有......一点不同?”

    明月见他一双眼睛血红,直勾勾地望着自己,吓得一跳,站起身尴尬地说道:“慕容师兄,时候不早啦,我取完药材就回丹门。”

    慕容逸文又连着喝了两杯酒,这才放下酒杯说道:“好,你随我来。”说完领着明月向药材房里面走去。

    此时天色已近傍晚,药材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只听见他们两人行走的脚步声。

    药材房内很大很深,光线阴暗,两人走了许久,慕容逸文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明月忍不住问道:“慕容师兄,我要的药材在哪里?要不你告诉我放置的位置,我自己去取。”

    慕容逸文猛然回过头来,眼睛血红,在黑暗中发出炙热的光,明月吓得心中惊跳,猛然顿住脚步。

    慕容逸文双目血红地望着明月,呼吸粗重,一步一步向明月走来,明月吓得后退几步,惊慌地问道:“慕容师兄,我、我下次再来取吧。”说完便转过身,想尽快走出去。

    慕容逸文疾步跨到明月面前,挡住她,他浑身散发出极浓的酒味,他的

    眼睛通红,里面充满了欲望。

    明月边后退边道:“慕容师兄,你、你醉了。”

    慕容逸文摇了摇头,猛然一把抱住明月,说道:“师妹,我没醉......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么?我心情真的很不好,你今晚不如留下来陪我......”说完对着明月的脸,不管不顾地亲上来,边亲边撕扯着她的衣衫。

    明月吓得半死,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挣扎中,裙子都被他撕破了。

    明月情急之下,对着慕容逸文的下身猛地踢出一脚。慕容逸文吃痛,一下子放开明月。

    明月趁机一把推开慕容逸文,仓皇失措地拼命往外逃窜。明月逃出药材库,顾不得取药材,连滚带爬地奔逃出药材库,躲在一侧假山的角落,一时只觉得浑身发软,抱着双臂蹲在地下忍不住瑟瑟发抖。

    明月在角落里蹲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见慕容逸文并未追出药材库来寻她,这才迅速闪入黑暗中,回到就近的蜀山修仙学院宿舍。

    好在天黑难辨,她裙子被撕破的狼狈模样并未被人发现,她一口气跑入宿舍房间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明月逃出药门的药材库不久,蒋依依便走了进去。她看见一旁被打开的酒坛子,心里顿时一喜。

    那坛酒是她今天早上送过来给慕容逸文的,里面放了西域迷情香。这种药随酒饮下无色无味,服用之后欲望极强,效果极佳。

    纳兰眉黛曾用此药勾引凤倾城失败过,蒋依依没想到今日自己却要得手,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喜。

    慕容逸文踉踉跄跄地追到药材库的门口,一个年轻女子在黑暗中推开门走了进来。女子见慕容逸文站在黑暗中喘着粗气,走过来扶住他柔声说道:“慕容师兄,你还没走么?”

    女子身上散发出醉人的香气,慕容逸文浑身燥热,欲望膨胀得仿佛要爆裂了一般,让他无法忍受,他急切地想找一个发泄口。

    慕容逸文一把抱住女子,焦急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走了,你没有生我气吧?”

    女子身子紧紧挨着他火热的身子,娇笑一声说道:“慕容师兄,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慕容逸文心中无限甜蜜欢喜,紧紧抱着女子说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说完急切地吻上女子的香唇,女子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娇\吟,慕容逸文闻之顿时饥渴难耐,两人抱在一起急切地亲吻起来。

    不知亲吻了多久,慕容逸文浑身宛如火烧般难受,他迫不及待地一把抱起几乎被他扒光的女子,急切地奔到药材库一侧的房间,也来不及掌灯,两人滚到床上,迅速脱掉对方剩下的衣物,如若干柴遇到烈火,行起那云雨之事来。

    一时满室皆是不绝于耳的暧昧之声和女子娇软的呻吟声,持续了许久方才停止。天色渐晓,慕容逸文和蒋依依相拥着疲倦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天色已经大亮,有药门弟子到药材库房查看,发现地下一地的衣裳,后来竟发现侧室内,慕容逸文和蒋依依两人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睡得正香。

    那药门弟子极度震惊,也未敢声张,帮他们带上门,偷偷去报告了新任掌门柳青山长老。

    柳青山长老嘱咐他不要声张,让他去守着药材库房的大门,不让任何人进入。自己则亲自坐在库房门内,等待两人醒来。

    一直到了中午,慕容逸文才从幸福旖旎的春梦中醒过来。身旁的

    女子一丝不挂,头埋在他的怀中,玉体紧紧依偎着他,身上残留着疯狂后的痕迹。床上梅花朵朵,少女显然也是初经人事。

    慕容逸文回想起昨夜和心爱的女子一夜欢爱,心中无限欢喜幸福,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将她迎娶过门,此生一定要好好爱她。

    慕容逸文心中欢喜,轻轻伸手将女子的头从自己怀里托正,正要幸福地亲吻上去,待看清女子寡淡的长相,吓得他从床上惊跳起来,惊呼道:“蒋依依,怎么是你?”

    蒋依依被他惊醒,拉过一旁的被子遮住关键部位,娇嗔地说道:“夫君,你醒啦?昨夜你……要了人家好多次……依依已是你的人啦……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啊!”

    慕容逸文想起昨夜疯狂的一幕,本以为怀中的人儿是自己一直暗恋之人明月,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竟是自己极度厌恶之人蒋依依,这让他情何以堪?

    慕容逸文颓然坐下,心中又是恶心,又是悔恨,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刮子。

    蒋依依穿好衣服走到他的身边,轻轻抱着他,撒娇道:“夫君,昨夜你真的是太勇猛了,人家现在还在痛呢……我们结成仙侣吧!”

    慕容逸文看到她那张寡淡刻薄的脸,心里没由来地一阵恶心,淡淡说道:“再说吧。”

    蒋依依亲热地拉着慕容逸文的胳膊,不顾他冷淡至极的样子,一起来到药材库门口,柳青山正坐在那里,神色复杂地等着他们。

    柳青山说道:“你们要是已结成仙侣,也就罢了。学院弟子不能嫁娶成婚,你们应该是知道的,这样公然在药材库乱来,成何体统?”

    慕容逸文张了张嘴,心中有苦难言,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蒋依依娇笑了一声,说道:“柳长老,我和慕容师兄自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早已私下结成仙侣,此事刑门蒋长老是知道的。待我学业结束之后,我们便要成婚的。”

    柳青山见蒋依依搬出蒋令山,语重心长地说道:“就算私下结成了仙侣,也要注意影响。学院弟子行为不检点,严重的是要被仙门除名的。特别是你,逸文师弟,师尊对你一直抱有厚望。我们乃修仙之人,是天下人的表率。修身修性,此后你们务必要克己克礼,注意自身修养行为,此后千万不可再做荒唐之事。”

    慕容逸文郁闷至极地说道:“是,谨听长老教诲。”

    明月在学院宿舍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心中又委屈又愤怒,发誓以后再也不去药门。

    早晨晨练的时候,众人并不见蒋依依人影。到了晚膳时间,药门突然传来令人震惊的小道消息,昨夜慕容逸文和蒋依依在药门的药材库房行那苟且之事,被抓了一个现行,学院弟子顿时万分震惊。

    然而,小道消息传来之后,学院弟子们并未见到刑门公布对蒋依依和慕容逸文的任何处罚结果,想必是刑门和药门将此事压了下去,蒋依依仍然一脸幸福得意地回到学院上课,对众人的议论指责毫不在意。

    慕容逸文因此事也算是身败名裂,前途几乎葬送到蒋依依手中。此后,蒋依依隔三差五以各种理由去找慕容逸文。送上口的食物,虽然心知不怎么美味,但还是会忍不住吃上几口,人心大致如是,慕容逸文和蒋依依私下又做出许多荒唐事来。

    明月听了这些小道消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那晚跑得快,否则受害人便成了她自己。她不但开始疏远慕容逸文,也开始疏远药门,绝不再入药门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