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第二百零三章 仙魔大战
    三年前,凤倾城从蓬莱仙岛,被一股神秘力量送回到出发时的海岛,几乎寻遍附近所有岛屿,也没能找到明月,一时万念俱灰。

    但是,凤倾城坚定地认定:明月只是被困在了蓬莱仙岛的某个地方,她一定还会回来的。因此,他执着地在岛上建了个木屋,隔一段时间便过来等她。

    三年前,凤倾城丢魂失魄地回到蜀山仙门,那时,魔族派了无数妖兽,开始大规模进犯蜀山和四海八荒各国,妖兽在世间屠杀生灵,乱杀无辜百姓,人世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魔族利用妖兽潜伏森林,可随时袭击人族的优势,逐渐占领了西荒、北荒诸地,并在青丘北荒深处建立了青丘之国。

    魔族目标直指蜀山仙门,力图消灭修仙者,统治整个人族乃至整个人世。

    无数无辜人族被魔族抓走,或变成魔族的奴隶,或因反抗而被屠杀,越来越多的百姓沦为难民,逃难至蜀山脚下寻求庇护,人世顿时人心惶惶,一片混乱。

    各国因此祈求蜀山仙门,代表人族与魔族对抗,否则魔族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人族都将会成为魔族的奴隶。

    明月失踪的第二年,蜀山仙门不忍世间生灵涂炭、万灵哀嚎,凤掌门亲集结蜀山仙门十大长老,及蜀山仙门的精英弟子,并结合其他门派及各国精英,和魔族主力军队在若河河畔对峙,由此爆发了十万年来,人族和魔族之间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那日,蜀山仙门和魔族,分别在若河河畔施法摆阵,蜀山仙门摆起自古传承下来的诛仙剑阵,而魔族亦摆下了锁魂阵。

    蜀山仙门的诛仙剑阵由十大长老,及千名蜀山弟子组成,其阵讲究仙剑合一、万剑归宗的原理,将众位弟子之仙力化为千万利剑攻向敌方,此阵虽威力无穷,但极耗损弟子元气。

    特别是阵前的十大长老,所在的阵眼位置,是遏制敌人的关键所在。

    但因老一辈的琴门长老、画门长老、剑门长老和药门长老都已仙逝陨落,因此这些位置分别由新一代长老花千度、梅韧、乔楚涯和慕容逸文替代。

    然则,这些新生代长老,仙力修为并不甚高,因此大大减弱了诛仙剑阵的威力。

    当然,这些新生代长老,将后面众弟子的剑气传送过来,以便十大长老连成一个巨大的剑气阵列,并支撑各个真眼,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魔族摆列的锁魂阵亦由千名魔族弟子组成,魔族弟子统一穿着黑色战袍,举着银色长剑,远远看去,一片耀眼的银光。

    站在魔族阵列前方的,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帝。

    魔帝脸上戴银色狐狸面具,身穿黑色长袍,浑身隐藏在一股黑气之中,无人知道他的真实长相。

    若河河畔,旌旗飘扬、两边都是黑压压的双方的军队。两军站在相互对峙着,空气仿佛都有一股肃穆的压抑感,大战一触即发,只看见两方军队举起来的,冒着银色寒光的武器。

    那日,蜀山掌门凤逍遥一袭白衣,立于万千弟子阵前,高举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姿容绝世,宛如谪仙般耀目,又如战神般沉着冷静,风吹起了他的长发,更显得凤掌门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魔帝一身黑袍、面戴黑色面具立于万千魔族弟子面前,寒风扬起他黑色的衣袍,银色狐狸面具下,则是一双冷漠无情、阴森寒冷的眼睛。

    魔帝手中祭出的,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九天玄冰杖,传中威力巨大的法器。

    仇人相见,分为眼红。战鼓骤响,士气沸腾,两方战士都摩肩擦踵,恨不得将对方碎

    尸万段。

    “杀啊!”

    “冲啊!”

    “兄弟们,上啊!”

    斗志昂扬的嘶吼声顿时响彻云霄。

    蜀山掌门凤逍遥瞬间启动诛仙剑阵,无数剑气化为巨大的青色能量球,狠狠砸向魔族军队。

    魔帝启动锁魂阵,锁魂阵化为黑色的能量波,狠狠地向修仙者撞击而来。

    双方巨大的能量猛然飞向对方军队,并带着“呜呜呜”破空之音,在半空猛然相撞、爆炸,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巨响。

    只见半空火光飞溅、瞬间电闪雷鸣,地上飞沙走石、若河河水瞬间暴涨,掀起十几米高的巨浪,疯狂涌向仙魔两族阵中弟子,又“哗啦”一声猛然坠落。

    大地震颤、众人的心脏都差点冲出嗓子眼,远处的山脉轰然倒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天地间瞬间一片黑暗、日月无光,狂暴的气流瞬间四处奔涌,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袭来,心中烦闷欲呕。

    蜀山仙门的凤掌门意气风发,大声喊道:“魔帝,受死吧!”

    凤掌门频频催动诛仙剑阵,诛仙剑阵将所有减震内弟子的仙力,转化为巨大的能量球,迅若奔雷般地猛然冲向魔族军队。

    “轰轰轰”

    “砰砰砰”

    “咘咘咘”

    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无数魔族弟子竭尽全力催动自身仙力,全力对抗对方的力量。

    然而,魔族士兵被成千上万的剑气冲击得纷纷倒地不起,口吐鲜血、浑身抽搐,甚至气绝身亡。

    魔帝亦催动锁魂阵,阴寒地能量球化为巨大的能量波,猛然砸向诛仙剑阵中的弟子。无数蜀山弟子倒地,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战斗。

    是的,只要一气尚存,便要坚持到底。

    凤逍遥掌门踏着诛仙剑阵的剑气飞上半空,举起长剑大声喊道:“蜀山弟子们,杀啊!”

    身穿黑袍的魔帝冷笑一声,踩着锁魂阵形成的巨大剑气,瞬间飞上天空,身上的黑袍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凤逍遥和魔帝各自牵引着自己剑阵的力量,瞬间缠斗在一起,凤倾城补上凤逍遥的位置,继续指挥剑阵,将剑气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凤掌门,让他引导剑气对抗魔帝。

    而一位黑袍蒙面者,亦补上魔帝位置,继续指挥着魔族士兵,为魔帝输送巨大的锁魂阵里,与蜀山仙门对抗。

    凤逍遥与魔帝在空中激战,一黑一白在空中激烈缠斗。众人先是能看见飞旋的人影,后来连人影也不见,只看见飞旋的银色剑气和一股黑气在空中急速地飞旋、碰撞、无数能量球在空中爆炸,发出耀眼的强光,和震耳欲聋的巨响。

    魔帝的九天玄冰杖威力异常强大,据是介于法器和神器之间的武器。而凤掌门使用的则是一道法器。

    好在蜀山仙门的诛仙剑阵剑气宏大,弥补了凤逍遥仙剑的不足,因此蜀山仙门在战斗中一直稍占上风。

    天上无数道七彩的剑光闪烁,搅动得天空中黑云翻滚、雷电交加、暴雨倾盆,巨大的剑阵力量化为成千上万把利剑刺向对方。

    激烈的对战中,魔族弟子的伤亡越来越严重,眼看就要溃败,正在此时,魔族中站出来一位黑袍神秘男子,黑袍男子举着一个金色的铃铛,对着蜀山仙门这边的阵列不断念着古老的咒语。

    就在大家提高警惕、疑惑不解之际,却见力量较薄弱的花千度、乔楚涯、慕容逸文等人,突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蜀山仙门的剑阵仿佛撕开了一个缺口,蜀山仙

    门的剑气瞬间便弱了下来,魔族阵列的力量乘虚而入,站在指挥处的凤倾城首当其冲,仿佛受到重击一般,他甚至感觉到了内脏的损伤,仰天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诛仙剑阵的阵眼处把守之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伤亡。

    趁此时机,蜀山黑袍人摇着那黑色铃铛,引导着魔族阵法力量,猛然向蜀山仙门诛仙剑阵的缺口处攻进,蜀山仙门剑阵宛如溃堤的蚁穴般,瞬间崩塌,剑气断裂,无数仙门弟子被剑气反噬、倒地身亡。

    黑云翻滚的半空,一白一黑两个人影立刻便察觉到,下面剑阵的巨大变化,凤逍遥心里暗惊,他引导剑阵余力,竭尽全力刺向魔帝。

    魔帝稍稍一闪,便避开凤逍遥引导过来的剑气,剑气在魔帝的身后爆炸,发出一声巨响。

    面具下的魔帝诡异地笑道:“凤逍遥,很意外吧?本尊早就了解到你们剑阵的弱点。”

    凤逍遥惊惧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魔帝哈哈一笑,嘲讽道:“修仙者愿意投靠魔族,不是很正常吗?凤逍遥,本尊志在天下,受死吧!”

    魔帝着,将凝聚了魔族剑阵力量的九天玄冰杖对着凤逍遥猛然一挥,巨大的能量化为攻击波,急速冲向风逍遥。

    凤逍遥大惊,举起仙剑全力抵挡,但因诛仙剑阵力量已是不足,又加上魔帝妖力诡异莫测,他被魔帝一杖刺中了仙脉。

    凤逍遥低头看了一眼九天玄冰杖,感觉自己的仙力在迅速涌向那诡异的武器,他摇晃了一下身子,平静地道:“魔帝,本尊不知你是如何夺舍复活的,须知自古邪不胜正,与天下为敌者均不得善终,你,最终也难逃正义的惩罚。”

    魔帝冷笑了一声,一双眼睛变得阴寒冰冷,他猛地抽出九天玄冰杖,狂怒地吼道:“凭什么,这个世界必须由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修仙者主宰?本尊志在天下、誓报十万年前雪耻,挡者死!”

    魔帝完,将玄冰杖猛地刺入凤逍遥的心脏,凤逍遥踉跄了几步,终于支撑不住,宛如一件断了线地风筝一般,从半空一头栽了下去,瞬间被一跃而起的弟子接住,抱在怀中。

    魔帝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头却痛苦地痉挛着。他只感觉到头痛欲裂,剧烈的痛模糊了他的视线,魔帝感觉到一阵一阵恶心,烦闷欲呕。

    正在此时,一个白色的人影踏剑急速飞来,那人容貌俊美,满脸焦急,弱不经风,一副文弱的书生模样。

    “重楼师兄!”

    “竟然是重楼师兄?”

    仙门弟子中有人惊呼。

    重楼宛如一颗流星一般,化为一道残影飞速地撞向空中地魔帝,他凌空举起长剑,对着魔帝猛然一挥,巨大的剑气将魔帝的后背刺穿,鲜血飞洒而下。

    魔帝双目血红、头神经质地痉挛着,挥舞九天玄冰杖与重楼对战,然而,他眼中却有无数个重楼的影子。

    重楼与魔帝瞬间在空中大战上千回合,众人只看见无数残影飞旋、缠斗、能量球在空中不停地爆炸。

    白色地剑气宛若游龙,剑气萧然,黑色的选冰杖宛如恶龙,黑气森森。

    就见白色的剑气,突与那把冒着黑气的选冰杖,来往无数汇合,最后砰然相撞,爆发出耀眼的火花。

    在那血色红霞中,一剑一杖瞬间缠斗了无数汇合,火花飞溅,“砰砰砰”一阵巨响,空中猛然坠下两个人来。

    重楼师兄被九天玄冰杖刺伤,魔帝的头被重楼刺伤,两人便如那断线的风筝一般,猛然砸向地面,地面传出一片惊恐的尖叫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