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内胭脂铺〕〔我有一尊炼妖壶〕〔佞臣的庶女嫡妻〕〔奶凶忠犬护悍妻〕〔神医嫡女:帝君,〕〔钻石王牌之强棒驾〕〔狂暴逆袭〕〔圣武星辰〕〔我的幻想生物〕〔红衣女修〕〔泯灭之世〕〔蚀骨缠绵:痴情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恋爱吗竹马先生〕〔宿主大人求你走剧〕〔遇见你遇见白月光〕〔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帝少今天又醋了〕〔从穿书开始的神级〕〔谍海争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何去何从
    天色愈发暗沉,乌云仿佛黑色的大山一般,黑沉沉地仿佛要倒塌下来一般,令人压抑。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炸雷在天空爆裂开来,闪现无数条粗大的闪电,仿佛要将这天空撕裂开来一般,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明月和白泽站在乾元殿门外,望着满天滚滚乌云,想起了南宫雨柔刚才说的话,心中有一丝隐隐的不安。她突然很想回神草门看看,了解一下师尊重楼的情况。

    明月来到乾元殿,凤倾城许久不在蜀山仙门,自是忙得焦头烂额,对她说道:“重楼师兄还在闭关,天色又不太好,要不你该日再去吧。”

    明月摇摇头:“没关系的,应该没这么快下雨的。”

    凤倾城点点头道:“那就让白泽陪你过去。我在乾元殿给你安排了寝殿,记得晚上回来这边休息,我等你。”

    明月点点头,和凤倾城道别之后,和白泽一路赶回神草门。

    神草门还是老样子,几排阁楼小院,掩映在一片绿色药田之中。只是这几年重楼不在,那些草药失去了往日生机,显得无精打采,很是蔫吧。

    重楼如今还在闭关,尚未出关,林天负责管理药材谷,将药材谷打理得仅仅有条。

    林天体内的毒素已经被重楼排了出来,他如今的仙力已修炼到了上仙境第六重天,算是修仙者中的佼佼者了。

    林天见到明月甚为惊喜,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明月在药材谷待了一会,见天色已晚,便辞别了林天,让白泽待在神草门休息,自己则回到乾元殿找凤倾城。

    明月刚来到乾元殿前面的广场,一声惊雷在天空炸开,顿时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咆哮,一道闪电瞬间划破暗沉沉的夜空,狂风怒号,大树瞬间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狂风卷着暴雨,瞬间从天空倾盆而下。

    明月赶紧狼狈地抱着头,躲进乾元殿外面的屋檐下,她望着从天空铺天盖地倾泻而下的雨水,微微有一丝失神。

    此时的乾元殿内,有灯光从紧闭的窗子上露出来。明月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在伸手拍门的那一刻却犹豫了。

    她和凤倾城虽然已经在幻境中拜堂成亲,但是在这人世间并未拜堂成亲,这样去找他,不知会不会惹人闲话?

    乾元殿一向是蜀山仙门重地,也是蜀山掌门所住的地方,亦是天下重大事件的决策之地,闲杂人等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

    狂风呼啸,寒气顿生,远远的天际有雷电闪动,明月独自站在夜幕中徘徊,突然觉得有种不知所措的慌乱。

    “你、你是明月?”旁边有人惊呼道,并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她,声音听上去很是熟悉。

    明月一回头,便看见了纳兰眉黛。

    纳兰眉黛看上去成熟了不少,但依然美艳无双。她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身姿妙曼火辣,肌肤雪白,五官明艳动人,宛如一株怒放的牡丹花般绚烂。

    她还是那么冷艳骄傲,只是看上去比三年前少了一份浮躁,多了一份隐忍的城府。

    明月冷冷地盯着纳兰眉黛,没有作声,三年前,纳兰眉黛视她为仇敌,三年后,明月自然也不屑于理她。

    纳兰眉黛冷笑着,慢慢向明月走来。她的脚步有些怪异,似乎走起路来不太利索,一脚高,一脚低,影响了她整个冷艳气质的美感。

    明月一眼便看出,她的腿在三年前受伤后,经脉并没有续接好,从而留下了后遗症。这后遗症虽然不太明显,但是旁人一眼便能看出,她的腿有点问题。

    明月冷冷地看了纳兰眉黛一眼,以前她们两人就合不来,现在也不想和她有什么交集。

    明月正要推门进入乾元殿,却听纳兰眉黛说道:“明月,你有时间吗?你想知道,你不在的这三年,凤倾城发生了什么事吗?不如,我们聊一聊吧。”

    明月听得心里咯噔一下,便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她明明知道纳兰眉黛这种人嘴里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但是,好奇心迫使她还是迟疑地停下脚步。

    两人站在乾元殿外面的屋檐下,望着倾泻而下的瓢泼大雨,空气仿佛也被寒气给凝固,过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此时,天空惊雷阵阵,闪电一道紧接着一道劈开黑色的天空,大雨更加疯狂地从天空中倾泻而下,让人心中压抑而又烦闷。

    明月今日奔波了一天,中午又在墨瑶家喝了一点酒,此时便觉得头晕乎乎的,浑身闷热难受,极想找个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纳兰眉黛望着黑黢黢的天空,幽幽问道:“三年了,你失踪了三年,这三年你不在的日子,你可知表哥是怎么过来的吗?”

    明月冷冷地望着黑色的夜空,没有说话。

    纳兰眉黛气愤地说道:“你当然不知道,他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放弃了多少东西。”

    “他为了你放弃了凤鸾国皇太子身份,放弃了大好荣华富贵、帝王江山。”“他为了寻你,在东海深处时,被东海鲛人族围攻,因此而身受重伤,半条胳膊都差点废了。”

    “是我,是我在他昏迷不醒时,不眠不休、衣不解带地照顾他三日三夜,陪伴着他,每日帮他喂水换药,他才一点一点地好起来。如今,他好不容易允许我可以进入乾元殿,你、你、你这个贱人!你为何还要回来?你为何还要回来?”

    纳兰眉黛脸色狰狞,咬牙切齿,原本美艳至极的五官也变得扭曲起来,她边说边流泪,哭得泣不成声,仿佛这天底下最委屈的人是她一般。

    明月听得心里暗惊,他们三年前在东海,蜀山仙门及各仙门弟子,与鲛人族为了蓬莱异宝大战一场,双方死伤无数。正是那一战,鲛人王修煌惨死,而鲛人族带着他的尸体含恨离去。

    墨瑶曾经和她说过,三年前,凤倾城曾在东海,花了很大力气寻找她,甚至动用了凤鸾国的军队。

    明月万万没想到的是,凤倾城会与鲛人族再次相遇,并因此而身受重伤。

    原来,她不在的这三年,他竟然为她付出这许多,还因她而受了重伤!他却一点都没有告诉她。想必丸子也被凤倾城交代过了,对她守口如瓶,怕她担心。

    明月心中万分感动,沙哑着嗓子道:“他、他未曾告诉过我。”

    纳兰眉黛恨恨地说道:“他当然不会告诉你,他生怕你受

    到半分委屈。这三年来,你到底去了哪里?蜀山仙门变故如此之大,你莫不是和魔族勾结,出卖了蜀山仙门吧?”

    明月冷冷地说道:“我并未勾结魔族,倒是你,如此胡乱给我安上罪名,心思真够歹毒的。”

    纳兰眉黛冷笑道:“你不在的这三年,恰好发生了如此变故。变故刚刚结束,你就回来了,天下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明月摇摇头道:“诬陷我也要有证据,我连魔族都未曾见过,更不用说勾结了。勾结魔族的人该不会是你吧?”

    纳兰眉黛冷笑道:“你、你血口喷人!哼,你是不是勾结魔族的奸细,日后自有分晓。”

    明月苦笑了一声,心知和这种人多说无益,懒得再理她,转身打算离开。

    纳兰眉黛追问道:“你想去找掌门大人吗?掌门是为你准备了房间,可是,你欲以何种身份住在乾元殿?你们尚未成婚,你就如此迫不及待么?你想让他被世人耻笑么?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你除了拖累他,何曾为他做过什么?”

    明月张了张嘴,心里堵得发慌,只觉得头晕得更加厉害。看来墨瑶家的酒后劲太足了,让她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处于晕眩的状态。

    此时,天色更加暗沉,天空中爆发出无数惊雷,闪电一阵接着一阵,仿佛要将这天空撕裂,雨水宛如决堤的河水,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地面上的积水疯狂涌动,仿佛山洪爆发一般,声势十分骇人。

    狂风在呼啸,似无数匹脱缰的野马在奔跑。暴雨在狂吼,如千万条出海的蛟龙在腾飞。

    明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落寞地转身离去,那娇小孤单的身影,慢慢被无情的狂风暴雨所吞噬,瞬间便消失在那分滚涌动的雨幕之中。

    纳兰眉黛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冷艳的脸上露出胜利者得意洋洋的微笑,转身推开乾元殿的大门,一瘸一拐地走了进去。

    明月站在雨中,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身上的衣服,雨水顺着她的头发滴落下来,顺着她的眼睛流了下来。

    她慢慢回过头来,看着纳兰眉黛消失在乾元殿大门内的身影,愣了半晌,最终转身慢慢离去。她觉得浑身宛如坠入冰窖一般寒冷,一如这凄风冷雨的夜晚,心底涌起难言的酸楚。

    明月慢慢顺着乾元殿外地台阶,向下面行走。雨水在地面积成了狂暴的水流,瞬间没过了她的脚踝。衣服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异常难受。

    明月回想失踪前的那几年,她以丹童的身份陪伴在凤倾城身边时,他为她做的种种。

    她几次受伤时,他为了救她,为她的各种付出。

    是啊,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为她付出,她又为他做过什么呢?

    她不在的这三年,他为了她而受了伤,而自己却不能再他身边照顾,而今,那个照顾他的人,变成了纳兰眉黛日日陪伴着他……

    狂风呼啸,夹杂着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的脸上湿漉漉的,她不知那是泪水还是雨水?

    蜀山仙门如此之大,她在凄风冷雨的乾元殿前的广场上徘徊,一时竟不知该去哪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轮回学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