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 第二百二十一章 灰飞烟灭
    纳兰眉黛望着慕容逸文那张布满了欲望的脸,心中一阵恶心,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她不急。

    纳兰眉黛美目中闪过一道阴毒的光,嘴里却娇羞笑道:“长老大人,黛儿怎么会恨你呢?你如此英俊迷人、让我想了你整整三年……我如何舍得恨你?”

    慕容逸文听了纳兰眉黛的话,顿时心花怒放,容光焕发,一口气喝掉手中的归元汤,大笑道:“好,这样风骚的黛儿,我着实喜欢。黛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和你结为仙侣,给你一个名份的。”

    纳兰眉黛讥讽地一笑,嘲笑着问道:“你的蒋依依怎么办?你们搞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天下尽知啊。”

    慕容逸文喝下了归元汤,只觉得浑身燥热,仙脉处仿佛有火烧一般,差点爆炸开来。

    他迅速脱掉身上的衣物,只穿了一条亵裤,遮住关键部位,一把抱住纳兰眉黛道:“本长老有了你,怎么还会要那个丑八怪呢?好黛儿,我受不了了,我们赶紧办正事要紧。”

    纳兰眉黛轻轻推开慕容逸文,指了指寝殿前面的院子道:“长老大人,我们去那里办事,月下疯狂,岂不更有趣味?”

    慕容逸文望着满院银光,只觉得今日的月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想起月下惹火之事,顿时激动起来,他哪有不允的道理,乐颠颠地搬了一旁的贵妃椅,摆在院中。

    此时正是亥时,圆圆的月亮挂在中天,如水地月光将院子照耀得明亮如昼,却又影影绰绰,倒是多了许多趣味。

    慕容逸文光溜溜地躺在贵妃椅上,只觉得浑身汗如雨下,头晕目眩,仙脉处仿佛有火焰在燃烧着,一颗心差点跳出嗓子眼。

    慕容逸文眼巴巴地望着,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眼神仿佛毒蛇一般的美人。只见原本艳丽夺目、娇柔可人的美艳女郎,此时脸色阴沉,面容狰狞扭曲,看上去极为可怖。

    慕容逸文不由大惊失色,就像垂死的鱼儿一样挣扎起来。

    然而,他却惊骇地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仙脉中空空如也,竟连手脚都抬不起来了。

    慕容逸文手脚不能动,惊骇欲绝,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嗓子眼仿佛被堵住了一般,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纳兰眉黛从怀中掏出一面镜子,按了按镜子后面的一个按钮,然后让镜面对着月光,放在了慕容逸文仙脉的位置。

    慕容逸文只看见镜子上炫光一闪,月光上的能量,疯狂地向那面镜子涌过来,瞬间便凝聚成了一个能量球,能量球越聚越大,逐渐漂浮在他的仙脉位置,眼看就要爆裂开来。

    慕容逸文使出吃奶的劲,艰难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纳兰眉

    黛掩嘴娇笑道:“长老大人,我忘了告诉你,这块镜子叫斗转星移乾坤镜,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能够汇聚月光的灵气,聚集成能量球,将你炸成碎片,让你去见阎王,你看我对你多好。”

    慕容逸文虚弱地挣扎起来,奈何他浑身使不上一丁点力气,拼尽全力嘶哑着嗓子,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

    纳兰眉黛阴冷地说道:“你治瘸了我的腿,趁机侮辱我,所以我就让你享受一下更加销魂的滋味,让你体验一下元神飞升的极乐。哈哈,忘了告诉你,归元汤里面,我还加了一味神仙瘫,让你喝了之后无法动弹。”

    神仙瘫,是一种具有麻痹作用的毒草,顾名思义,便是神仙吃了也会变成瘫痪之人,无法动弹。

    慕容逸文心中暗恨,面前的女人实在是毒如蛇蝎,令人胆寒,他不由万分后悔,可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呢?他不由泪流满面。

    纳兰眉黛居高临下,望着他垂死挣扎、痛哭流涕的模样,脸上露出复仇的快意,和深深的鄙视厌恶。

    她用阴冷至极的声音说道:“慢慢享受被炸成碎片的快感吧,本公主先避一避。”

    慕容逸文艰难地张了张嘴,奈何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绝望地望着镜面上的能量球,但见它吸收着月光的能量,越聚越大,越聚越大,最后,在他惊骇的目光中,砰然爆裂,他只看见自己的身体瞬间被炸成了碎片,神思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药门的长老大殿,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随着一声闷响,夷为了平地。

    新晋长老慕容逸文,也随着那一声谁也没有留意的闷响,化为灰飞烟灭,连尸骨都没有存下半分。

    最先发现这一现象的,是一大早鬼鬼祟祟溜过来,偷窥纳兰美人起床换衣服的坐云师兄。

    当坐云师兄看见被夷为平地的药门长老寝殿时,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忍不住擦了擦眼睛,又再次确认了一次。

    当他从极度震惊中反应过来后,便是仰天一声尖叫:“来人啊,长老大人出事了!长老大人出事了!”

    众人听到那声尖叫,纷纷从梦中惊醒,跑向药门长老大殿。

    大家望着冒着青烟、变为平地的药门长老寝殿,顿时目瞪口呆,不明白发生了何事。机灵点的,赶紧飞奔至乾元殿,向凤倾城掌门汇报。

    凤倾城、明月、蒋令山、乔楚涯、花千度、梅韧、穆啸天、白泽等一行人,闻讯赶到药门的时候,时间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凤倾城等人,望着冒着黑烟的药门长老大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场太惨烈了,慕容逸文连一根骨头渣都没剩下,众人不由恻然。

    唯一目击证人纳兰眉黛,被人找到时,所

    在自己的寝殿中,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痛哭流涕,几乎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好几位药门弟子陪伴着她,生怕她被吓得晕厥了过去。

    凤倾城望着惨不忍睹的现场,问坐云:“坐云,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发现现场的?”

    坐云脸色苍白,吓得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嗫嚅着说道:“我、我、我一大早过来,就看见这、这、这样了。”

    凤倾城疑惑地看着他:“一大早你过来干什么?”

    坐云吓得一激灵,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我过来看美女……啊,不不不,我过来看美女穿衣服……啊,不不不,我过来,我过来散步……”

    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想笑又笑不出来,感情这家伙是过来偷窥纳兰眉黛的啊?

    凤倾城四处打量了一番,见慕容逸文的寝殿附近,还有一座侧殿,问道:“这座侧殿里谁在住?”

    坐云伸出颤抖着的手,指了指缩成一团的纳兰眉黛:“她、她住在这里。”

    花千度咳嗽了一声,笑问道:“坐云,你怎么了解得如此清楚?你不会与这件事有关吧?”

    坐云顿时吓了一大跳,赶紧摆了摆手道:“我,我,我,没有没有没有,昨晚纳兰师姐请我帮她打洗澡水,所以……所以……我才知道的……”

    众人一听,纷纷一脸鄙视地看着坐云,没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坐云,还有这等巴结美女的本事。

    凤倾城看了看纳兰眉黛,问道:“纳兰眉黛,你住的最近,昨夜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动静?”

    纳兰眉黛浑身颤抖着,哭得梨花带雨道:“昨夜凌晨,我在梦中,似乎听到一声闷响,我也没有留意,以为是下雨打雷......呜呜呜,好可怕啊,会不会是魔族派人干的?我们会不会很危险?呜呜呜,我、我真的好害怕.......”

    说完脸色更加苍白,泪眼婆娑、缩成一团,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此时,人群中有个女弟子站出来,嗫嚅着道:“掌门大人,昨夜,昨夜我起夜,看见了异常。”

    明月记得这位女弟子叫清扬,三年前纳兰眉黛腿伤,曾经照顾过纳兰眉黛的。

    凤倾城问道:“大概何时?什么异常?”

    清扬师妹回忆道:“大概昨夜亥时,我起夜上茅房,远远看见长老寝殿处,腾起来一个巨大的能量球,像一个烟花一样绽放开来。我还以为长老大人练功所致,所有就没有在意。”

    凤倾城问道:“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清扬师妹摇了摇头:“没了。”

    蒋长老问道:“难道真的是魔族干的?”

    众人一听可能是魔族干的,顿时如同炸了锅一般,纷纷议论起来。

    “天啊

    ,魔族怎么又来了?”

    “慕容长老太可怜了。脸骨头渣都没剩下。”

    “魔族这次的目标竟然是药门?为什么?难道上次人魔大战,就是慕容长老玉魔族勾结在一起的?”

    “我不想再待在药门了,能去其他长老门吗?”

    “哼,怕什么怕,就算魔族来了,我们也不能害怕啊。”

    “就是,你这个孬种,咱们可是蜀山仙门弟子,肩负着斩妖除魔的责任。”

    ……

    药门的弟子聚在一起,纷纷议论,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的头上。而低着头假装哭泣的纳兰眉黛,则一脸得意。

    凤倾城呵斥道:“大家都散了吧,仙门自然会查明真相,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还请大家不要妄自猜测。”

    那些围观的药门弟子纷纷散去,坐云殷勤地搀扶着,一脸苍白的纳兰眉黛,站在一旁等着掌门问话。

    明月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个独臂青年,那个青年便是牛壮壮。牛壮壮的一双眼睛,正痴痴地望着纳兰眉黛,不曾挪开。原来牛壮壮也留在了药门。

    明月想起了生死不明的豆如花,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

    蒋令山分析道:“难道真的是魔族人干的?毕竟这次明月长老回来,引起了很大的轰动,魔族觊觎异宝,也是正常反应。”

    乔楚涯皱眉道:“可是,如果魔族是听闻了传言,想要寻找异宝,不是应该直接去乾元殿么?何必大费周章,来炸药门?”

    白泽吸了吸鼻子,疑惑地道:“这里没有魔族的气息,不应该是魔族人干的。”

    明月道:“难道是私人恩怨?慕容长老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

    花千度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呀,除非是家族仇怨,派来的是杀手殇组织成员。”

    凤倾城皱眉道:“殇杀手组织已经不存在了,不可能是殇组织干的。而且,慕容逸文仙力已经达到了上仙境第十重天,这里居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着实令人奇怪。我怀疑是熟人干的。”

    明月喃喃地问道:“熟人干的?会是谁呢?”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众说纷纭的时候,颜丹满脸焦急,跌跌撞撞地御剑飞来,人还没站稳,便大呼道:“尊上,不好了,魔族突破了蜀山的结界,正向蜀山仙门赶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