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狂医〕〔日娱之花未眠〕〔蓝脑世界〕〔超级海岛大亨〕〔那一抹醉人的红〕〔至尊不朽系统〕〔侯府小哑女〕〔赘婿修真在都市〕〔重生八五,霸道军〕〔元阳道君〕〔封神之灶王爷奋斗〕〔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史上最难开启系统〕〔微尘传〕〔盖世群英〕〔他走在人间〕〔婚后相爱:总裁太〕〔情深入骨,傅少的〕〔影后来袭:国民女〕〔前妻太动人,复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十九章:三剑之约,昔日故事
    玄天教主都灵上人,那也是上一个大时代的一代天骄,只可惜学霸碰上了学神,你能考一百分,是因为你的能力只能考一百分,人家考一百分,是因为试卷只有一百分……一旦出现更高的上限,双方的差距就拉开了。

    蜀山剑宗清微、纯阳道宗吕放,东禅寺了空,净尘院谢晚晴乃至于自创一派的玄天教主都灵上人,都是一世人杰,一时之选,然而却被横空出世的灭度真君牢牢压制。

    即是所谓一日凌空,众星皆隐。

    清微、吕放、了空、谢晚晴这些长年在炎黄古国武道圈范围的人,被多年压制下来,已经习惯性的把灭度划到另外一档了,毕竟人都得活着,日日背负着这么个重压,任谁都受不了。

    反倒是遁逃南越的都灵上人,也不知道是称其为心志坚韧好,还是称其为死心眼更恰当,他始终念念不忘的要重回中原,向灭度报一剑之仇。

    本来都灵上人自己也是知道自己与灭度的差距的,若无石应虎的介入的话,他可能一辈子都会在荒村古坟中蹲着,积郁而死,含恨而终。

    然而因为有石应虎的介入,都灵上人重出江湖,先后强杀几名异域生命体,将自己多年积修的修为尽数转化为战力提升,而后又从石应虎手中得到了《绝顶僵尸拳》拳谱,心生顿悟。

    多年积修,心生顿悟,这两项资粮积累,让都灵上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让他再一次生出了重返中原,再试灭度神剑锋芒的雄心壮志。

    其实,都灵上人不知道的是,他的进步,仅仅只达到了东禅寺方丈了空、纯阳宗宗主吕放的层次,半步四阶,距离天人境界仍有一线之隔。

    都灵上人的才情与努力其实是要超过了空与吕放的,了空与吕放作为一派之尊主,毕竟要分心旁务,不可能万事不管、一心修持。

    然而,了空与吕放分别得了东禅寺与纯阳道宗的传承,都灵上人的才情与努力其实只能算弥平了这份传承差距,古尸不坏诀固然厉害,但比之纯阳先天功乃至于易筋洗髓经,却也未必就更见高明,甚至,恐怕还要隐隐受些克制。

    只是,了空与吕放长年在炎黄古国,能够时时感受到自身与灭度的差距越来越大,而都灵上人在南越隐修多年,他是感受不到的,多年时光流逝,冲淡了心中的恐惧,在都灵上人的估算当中,再做突破的自己,即便不能击败灭度真君,至少可以在其剑下全身而退。

    正所谓我打不死你,但你也打不死我,因此我与天人五五开!

    事实上,都灵上人若是与石应虎交流一下的话,两人会发现两人的推断很一致……这其实也是经常与血月半神交手的不良后遗症。

    返回炎黄,潜入蜀山,都灵上人启动了自己当年埋在蜀山剑宗的暗子,一名名叫程萧的原玄天教弟子。

    多年以来,当年随手布下的一枚暗子,居然已经成为了蜀山剑宗的外务执事了,在其帮助之下,都灵上人潜入蜀山后山,准备在蜀山议会进行时,一个恰当的时候挑战灭度真君,在自身气势上先声夺人,也作为自家玄天老祖,重返中土故乡的宣告。

    然而,都灵上人想不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很多事都会随之变化。

    当然,更加让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某个人,在这么多年过去后,不但精进速度没有丝毫减缓,双方差距,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大了。

    “都灵,当年我念你也是道门一系,因此仅仅是将你驱出中土,并立下三剑之约,只要你自负可以接下我三剑之时,便可以再次回来……三剑,接我三剑,随你怎样应对,只要你能接剑不死,我便允你生离蜀山!”骤然现身的那位身穿青色道装女子,头上插着一根纯色的白玉簪子,脸上蒙罩着青薄纱,只能看清她额间肌肤胜雪,眉心生有一道赤红天然剑痕,同时一双清如平湖之水的眸子美丽无比。

    不过,在那双清澈明眸当中,偶尔荡漾的水波,俱都像是名剑之上流转的寒光剑气一般,看似璀璨动人,却又蕴含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她甚至并没有拔出自己背负的长剑,纤白手指并指成锋,不见丝毫凶险,但当她并指前刺的那一刹那,剑诀初展便即刻爆发出耀眼的锋芒,无比冰冷森严,绝世无双的剑气光华一道紧接一道,斩裂了虚空,流瀑般狂泻而出,以一种俯瞰众生的超绝出尘、以一种屠神灭仙的毁灭威势席卷冲撞向都灵上人。

    接我三剑,哪怕你勾结外族、袭杀首长,我都可允你不死……因为三剑之后,你必死无疑,绝无一丝半点的生还可能,绝无一丝半点的生还机会!

    “啊啊啊啊啊啊……”

    高声而嘶悲愤苍凉,恍若三峡两岸猿啼一般的叫声从都灵上人口中喷涌而出。

    直到再一次面对灭度真君,昔日的记忆方才被真正意义上的再一次掀开,当年的自己由魔入道,一手覆灭邪魔九道之一,建立玄天教,步入先天,横行天下。

    然而,在遍请道友参悟道家千古迷梦“不死”之秘时,却遭遇到了天下正道的围攻。

    客观来讲,这也没什么好说的,都灵上人当年出身于邪魔九道之一,虽然转手将之灭掉了,但人家正道也并没有认可你,并且都灵上人当年为参悟“不死”之秘,三教九流,只求其才不求其德,他的那些道友当中什么人都有,甚至于因为出身的关系,好人无多,坏人倒不少。

    这种情况下,正道围攻你是合情合理的,但那个时候的都灵上人意气风发,自负道功圆满,正想会一会天下高手,于是,那便遇到了当年尚是稚龄的陈紫琼,也就是其后威压凌辱一个时代的灭度真君。

    但,当时的陈紫琼还未享有盛名,甚至还是一名身材都会长成,背负着一柄长剑,跟随在师兄师姐身后的小丫头,都灵上人初一见时,只觉得其神采清爽,目如寒星,光彩照人,年龄虽小,却已经出落得非常美丽,只是眉心中央一道天生剑痕,因此杀伐煞气实在是太重了些。

    初见灭度真君的都灵上人,生出了同时代许多人,都曾经生出过,但后来都选择性遗忘掉的心思:泡眼前这个灵秀可人的小姑娘。

    都灵上人比清微、比吕放都要大上二十几岁,但在武道江湖中,这根本不是问题,那个时候都灵上人已经是传奇先天境高手了,容颜长驻,寿逾数百,比之那个时代的青年才俊强在“稳定”二字上。

    当年,可以同清微、了空、吕放这些人相比肩的青年才俊其实是有不少的,可是后来,能够成功突破传奇先天境界的,事实上就那么一些人,还要再加上一些内秀、后发力、有奇遇的黑马。

    有潜力归有潜力,但并不是说你有潜力,有努力,就一定能够获得成功。

    当时以蜀山剑宗为首的天下正道围攻亦正亦邪的玄天教,直接将整个玄天教都铲平覆灭了,然而都灵上人却凭借已经小成的古尸不坏诀全身而退,虽然心疼于自己多年心血,但玄天教被覆灭掉的损失,却终究冲不淡获得古尸不坏诀的狂喜感。

    那个时候的都灵上人脱出重围又身负绝世奇功,只觉得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天下大可去得。

    然后刚巧就遭遇了带着师弟师妹们历练的清微。

    当年面对魔威滔滔,一派大宗师气象的都灵上人,还仅仅只是一名普通蜀山弟子的清微是非常非常怂的。

    “结成剑阵,保护师弟师妹,师父师伯他们马上就会回援过来!”

    (完了完了,死定了,玄天教主都灵上人,这是师父碰到了,都要调头就逃的邪魔巨擘啊!)清微心中这样思索着,但却依然成为剑阵之首,挡在了所有师弟师妹身前。人可以死,但不能给蜀山“剑疯子”这三个字丢人!

    “好一剑气天成的良材美玉,这若是让我抓回去了,日日采补,蜀山剑宗那些老不死的,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众人之间,都灵上人一眼就看中了陈紫琼,他根本就不理会眼前已然结成的剑阵,合身一扑,凭借先天气功与可怕横练,直接就将精巧却配合不足的剑阵冲散。

    “陈师妹,快跑!”

    那时,还是青年男子的清微也对非常美丽的小师妹心怀好感,再加上作为师兄的责任,此时此刻毫无犹豫的挺剑攻上,手中长剑寒芒暴闪,化为七星式罩向都灵上人胸前数处重要穴道。

    剑气连点,犹如燕子抄水将都灵上人的先天气功引动偏移,最后剑气集聚,一攻而入。

    硬以剑术,破掉了理论上后天武者根本不可能攻破的先天强者护体真气。

    (噫!?有点意思……)

    对于清微的剑术,都灵上人略有些诧异,但也仅仅只是略有些诧异而已,先天强者的护体真气源源不绝,随破随生,尤其是被后天武者强行撕裂,只要不被一瞬杀掉,下一刻也就恢复了,根本谈不上什么损失,只是被后天武者逼退一步,对于都灵上人来说有些脸面无光罢了。

    横肘侧移,一击打出,犹如银瓶乍破、铁骑突击,即便清微挡得下这一肘,也绝对挡不下下一招的爪势连招,那一爪会直接将这小子的心给掏出来。

    然而,清微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身躯凭空后移,下一刻被甩了出去,直接摆脱了都灵上人的所有招式后续。

    眉头轻挑眉生剑痕的陈紫琼不知何时抽出剑来,她先是按肩后掷,救下自己师兄,然后唰唰唰三剑刺出,同样是七星式,都灵上人周身护体真气犹如幻灭,而后被当胸猛斩了一剑,倚仗横练勉强未死,整个人却飞跌而退。

    “这……这……”

    看着自己胸前的剑痕,感受着久违的刺痛感涌来,以及鲜血涌出,都灵上人是懵的。

    在这个时候,蜀山剑宗有两名长老高手也已经来到附近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再靠近,而是抱臂于怀,彼此言笑着,明显是在看笑话。

    “紫琼为藏剑崖剑气遁走入世之后凝聚所化,她剑气天成,难道我们这些一世修剑的人会看不出来吗?若无足够的自保之力,宗主又怎么舍得让她下山。”

    “是啊,二阶内功,纯凭剑术,连挫剑阁十二名长老,听说徐长老当时战败后,要撞柱寻死,还好被拦下来了……和这种怪物真的不能比啊,无论什么剑术看一遍就会,练两遍就精,对我们来说,很难领悟的剑术道理,对人家来说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一样……老天爷真的好不公平啊!”

    随着风儿,那两名蜀山长老近乎毫不在意都灵的话语声传来,然而,此时此刻都灵上人的心态却是崩溃的。

    在那个时代,还是武道发展的初期,还没有术道?通神入化这个概念,因此,在都灵上人看来,眼前这一切,完全是不可思议,根本无法理解的现象,因此,他犹如野兽般嘶吼着,又一次猛冲了上去。

    其实,这个时候蜀山的高手都已经回返了,都灵上人若是理智的话,在这个时候应该调头就逃,否则即便他能击败甚至击杀陈紫琼,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被蜀山以及各大正道的高手围杀。

    好在,他连击败陈紫琼都没能做到,因此此时此刻理不理智,也根本就无所谓了。

    “扑通……”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名震天下的都灵上人,又一次的倒在一名粉雕玉琢小萝莉的剑下,因为满身密布的剑痕,他已经体力耗尽,再也爬不起来了。

    “能被我连刺一百四十九剑不死,你练的武功也很有意思,只是明显还不完善,气机运行间破绽太大,否则我也不能那么轻易的撕裂你的护体真气……你去国外吧,十年之后,我应该已经晋升先天境界了,那个时候你若是有把握接我三剑不死,我就承认你在这片土地上行走的资格。”那个小萝莉天真无邪的话语,成为这么多年来都灵上人无法忘怀的屈辱梦魇。

    然而,作为武者,技不如人,还能说什么呢?人家仅仅只是折辱你,没要你的命,你已经应该感恩戴德了。

    ………………………

    面对那冲天而起的磅礴剑气,即将死亡的恐惧与昔日屈辱的记忆相混合,最后化为一股歇斯底里的狂暴杀意:老子就是死,也崩你灭度一身血!

    “归元化甲!”

    “厉鬼搜魂爪!”

    一者凌厉之势恍若天降,一者暴虐之势起于大地,两者猛烈冲撞在一起,形成巨大的殉爆反应,剑气邪能,轰然扩散。

    下一刻,满身剑痕伤创的都灵上人跌落而出,虽然他走对了路子,再做突破,但绝对实力差距相差太大,只此一剑极度强于防御的都灵上人就已经身受重伤,左手臂都被削断,此时此刻身负重创脑子却清醒过来了,哀嚎一声伴随着一血虹遁入大地内,向及远处极速遁走。

    然而,那名面罩青纱的道装少女一边向诸国领导人住所远遁,一边向这边遥遥斩下一道剑光。

    在与都灵上人交战的过程中,灭度真君陈紫琼根本就没停止稍缓远遁的疾速,可即便如此,三剑之内,都灵上人依然是必死无疑。两者的交锋,一飞天,一遁地,已经不像是武者交手了,更像是仙神传说,古代故事中战斗的情境。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灭度真君斩下的第二剑,不断如地泉喷涌撕裂着大地,硬生生得将其中的都灵上人给炸冲了出来,其后,便是第三道剑虹撕开空间横斩而来,其气象之壮阔雄浑,便恍若上接天势下连地脉,一剑横绝三万里,万象为之俱灭!

    “剑下留人!”

    就在被剑气强行冲起的都灵上人面对那道横斩而来的滔天剑气,即将被斩杀得连渣都不剩下时,突然有这样的怒喝之声响彻。

    “极道醉八仙之天地无影脚!”石应虎没疯到要硬凭自己的腿功去硬撼这样恐怖的剑气,他仅仅只是以其催动自身身法,爆发之下,其身法速度快到近乎于天地无影,再下一刻时,石应虎出现在那道浩瀚无边的剑气之前,冰火炽燃的双手猛烈夹扛。

    简直就像是棒球棍打耗子一样,石应虎轰得一下被砸落下去了,然而冰火真气夹击,太极气罩运转至极致,龙吟虎啸合修法体硬接硬扛,石应虎周身肌肉奋起膨胀,在恍若极锋利剑锋逼至眼前的生死威胁下,他的身躯甚至极速膨胀到两米多高,小巨人一般的形态。

    “师妹,杀不得,此人是南越王!”

    “啊啊啊啊啊!!”在清微真人这样的惊呼声中,石应虎保存至今的衣甲爆裂破碎,努力保存至今,满头浓密的假发在运行至极限的冰火对冲中泯灭,而在他夸张的巨力真气对冲轰击之下,那道恍若接连天地的苍蓝色剑气斩,恍若硫璃晶石般寸寸龟裂,最终轰然爆碎。

    “呼呼呼呼……我石应虎以性命担保,都灵虽然潜入蜀山,但他绝非人类叛徒,否则,无需仙子动手,我亲手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那道剑气几乎逼压至石应虎肩膀脖颈,甚至将他小半边脖子都斩裂开了,好在巨汉状态的石应虎脖颈粗大如柱,此时此刻倒也谈吐如常,就是形象上狰狞惨烈了一些。

    之所以敢为都灵上人担保,是因为石应虎根本不信有哪个傻叉势力会勾结一个躲在荒山墓地里,隐居潜修了几十年的死肥宅,更何况一同闭关潜修了一段时间,石应虎能够感觉到都灵上人是一个比较纯粹的求道者,像这样的人,会为了利益背叛人类勾结异兽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当然,石应虎话语里也留了回转的余地,若都灵上人真的是人类叛徒,那就由自己来将他击杀,了结此事。

    大争之事,人类同时面对血月、异兽、穴居三方势力的围攻,普通传奇也就罢了,像都灵上人这样已经有半只脚踢在四阶天人界限上的强者,若是被冤杀了,就未必太吃亏,太不划算了。

    对于石应虎的话,灭度真君头都没有回,似乎理都没有理。然而,在石应虎的心底,却莫名响起一清悦的女声:“我记住了你的话,南越王,石应虎!”

    (这妹子怕不是天蝎座的,别人得罪了她,恐怕是要拿个小本本记下来,然后过十几甚至几十年都不会忘记。)喘息着,从腰间的特制腰带中取出一枚兼备疗伤回气的丹药吞服,然后石应虎走过去把左臂断碎的都灵上人扶了起来。

    “兄弟,怎么回事?你不是来挑战灭度真君的吗,怎么还混成人类叛徒了?”

    “……狗屎,程萧那杂种害我!”恨恨得低语,同时又呕出一口血来。对于都灵上人这样纯粹的修道者而言,家国之念是比较浅薄的,然而他却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程萧明着联系自己,暗中勾结外族,最后却让自己背黑锅,此仇此恨,令都灵上人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细作、间谍这种存在,其中固然有忠心耿耿,忠诚于某一方势力的,但其中也有很多属于多面间谍,只要能存身保命,只要能获得利益,效忠谁他们根本就无所谓。

    甚至于这种多面间谍,政府也是知道的,但考虑到这种职业的极端特殊性,许多时候许多势力都捏鼻子选择认了,各方面都从这名间谍身上榨取情报,直到其完全失去利用价值,或者像程萧这样,彻底玩把大的,彻彻底底得站到哪方势力的一边。

    从纯理性的角度来说,程萧这个人选择并没有错,作为一名间谍,他能为异兽提供的价值,远远比他能提供给人类的价值,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