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二章:武道起源,生存
    &a;nbsp&a;nbsp&a;nbsp&a;nbsp“吼、吼!”

    &a;nbsp&a;nbsp&a;nbsp&a;nbsp伴随着嘶吼声,河水迸溅声,石应虎与活化丧尸群之间对冲,碰撞,倒地。

    &a;nbsp&a;nbsp&a;nbsp&a;nbsp“……已收集源能量5。”

    &a;nbsp&a;nbsp&a;nbsp&a;nbsp“……已收集源能量7。”

    &a;nbsp&a;nbsp&a;nbsp&a;nbsp“……已收集源能量14。”

    &a;nbsp&a;nbsp&a;nbsp&a;nbsp“……已收集源能量18。”

    &a;nbsp&a;nbsp&a;nbsp&a;nbsp并没有倒霉到遇到一些活尸boss,而一群纯凭本能行动的一阶活尸又怎么可能是已经饿急了的石应虎对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柄小小石磨刀子在石应虎手中变幻出许多精妙招法:咽喉、后颈、颈侧、只要击断了大脑与身躯的残余联系,看似恐怖顽强的活化丧尸一瞬间就会死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妙的是它们根本就没任何保护自身要害的意识,对于石应虎这种杀丧尸都快要杀吐了的变异兽猎人来说,活化丧尸可以说是变异兽当中最为好杀的一类。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快,十余头活化丧尸砸倒在冰冷的河水中。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此时此刻杀变异兽乃至于获得的那点源能量,这些根本就不是重点,当石应虎将最后一头活化丧尸断颈击倒之后,他快步来到那个身上有着包裹的活化丧尸身边。

    &a;nbsp&a;nbsp&a;nbsp&a;nbsp在拿起包裹一阵翻找之后,他居然真的找到了两盒食物罐头:一盒是肉罐头,一盒是糯米饭。

    &a;nbsp&a;nbsp&a;nbsp&a;nbsp“生产日期……2048年,这还能吃吗?”这两盒罐头的保质日期分别是两年和一年,但现在无论是哪个,都已经过期n久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记得,只要是密封的罐头,哪怕二战时期的现在都可以吃。”

    &a;nbsp&a;nbsp&a;nbsp&a;nbsp“在没得选择的情况下,被毒死终究是比被饿死要来得好接受些,更何况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毒死的。”吐了一口气,定下心神,石应虎在四周找了一个相对僻静、安全的地方,打开两盒罐头,在确认没有明显变质的情况下,把它们都给吃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糯米饭有一些发酸了,反倒是肉罐头的味道还是正常的,两个罐头的量比较大,哪怕以石应虎的食量,将两盒罐头都吃过后也觉得比较饱了,至少缓解了痛苦的肠胃烧炙感。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也并不清楚这两盒过期的罐头到底是自己意外遇到的,还是地狱鬼府有意放进来的……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

    &a;nbsp&a;nbsp&a;nbsp&a;nbsp三河途试炼的意义就是让魔门新血完成弃圣绝智,完成在精神上抛弃一切后天道德礼法束缚,化身人魔的过程,刻意放食物进来降低试炼难度毫无道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很令人意外的,这个完全看不见天的鬼地方居然也会下雨。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从何处吹刮而来的暴风,将三途河的河水卷起来,风劲砸击石头将瓢泼的红黑色雨水降下。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个时候石应虎刚刚吃完两个罐头,暴雨降下,他不得不缩在石壁中以空罐头盒接一些雨水,在小口吞喝的同时忍受着寒风冷雨不断吹刮在自己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年听王老师讲武道起源的时候,记得他说武道最原始的意义,就只是一个词汇:生存。”

    &a;nbsp&a;nbsp&a;nbsp&a;nbsp“深入荒野森林,漫步雪山草原,跋涉于沙漠戈壁,与虎豹狼熊相搏,在风雪沙暴中求存,历经无数日子的寂寞与危难,才能体验到古人那份立足世间,与禽兽争悍勇,与天地比豪情的不屈之心。”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年听课时候,觉得很有豪情,可真的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我还是想回家躺在自己的电热毯上刷手机啊。”蜷缩身体在石缝中,石应虎竭力运转着养生诀真气遍行于四肢百骸保存能量与体温。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时间的推移,暴雨渐消。

    &a;nbsp&a;nbsp&a;nbsp&a;nbsp根据体内真气的运行状态,石应虎判断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午夜时分,因为这个时间段养生诀的真气趋于绵绵若存,并不蓬勃扩散,这是长年累月之下积累下的身体记忆。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半梦半醒间,正运转着养生诀处于休息、恢复的状态,他的耳边却突然就传来幽幽鬼哭之声,眼前恍若出现自己至为看重者的死魂,他们时远时近,时而呢喃时而厉吼,让自己也去死,也去陪伴他们。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石应虎此时此刻是完全清醒的,他就可以看到某种肉眼可见的巨大气机正在吞纳运转,如果说石应虎的养生诀能牵动的源能量是个位数的话,那么这巨大气机吞吐的源能量就是亿级。

    &a;nbsp&a;nbsp&a;nbsp&a;nbsp恐怖的气量吞吐,震天撼地,整个三河途都因为气机的牵引变化,而出现河水湍急、缓慢、静止的现象,河水中许多死去并未转化成活尸的死尸,在这一刻睁开眼睛,茫然注视着自己的手掌,宛如无数死者集体复活。

    &a;nbsp&a;nbsp&a;nbsp&a;nbsp它们甚至会痛哭、惨叫、怒骂,注视着自己腐烂的身躯,无法接受自己已然死去的事实……极尽荒诞恐怖。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那位强大者的真气吞吐运转,在这片区域范围内,生与死的界限都似乎被以绝强的力量给强行打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的神武系统也受到一定影响刺激,已然修炼到89级登堂入室境界的养生诀真气不再走十二正经,而是在四周生死气机的牵引之下,开始冲击周边奇经八脉,养生诀三个字在神武系统面版上渐渐淡化,而一套新的气功功诀隐隐间即将浮出来:生死诀。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在这个时候,石应虎突然醒了,他哇得一下吐出一大口炽热的鲜血,然后盘坐而起凝聚心神,强行把养生诀气功的真气重新稳固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本来89级的养生诀气功眼看就要转变为117级的生死诀气功了,可此时此刻却被石应虎不惜承受内伤硬生生得反向扳回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神武系统提示:养生诀89级登堂入室境,内伤状态,降低20级。目前为69级,强制降低等级会随着内伤恢复而恢复。”

    &a;nbsp&a;nbsp&a;nbsp&a;nbsp“咳咳……这鬼地方连睡觉都不让人睡得踏实?”养生诀气功中正平和,专走十二正经最是稳固无比,石应虎把它一路修炼到现在从来都没受过内伤,现在不但受内伤了,还差点就真气走岔导致破功,若是不是自身及时醒转,自己一身辛苦修炼出来的真气,就不知道被转化成什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惊魂未定的石应虎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这三途河中,正有无数似人似鬼的怪物在体味感悟着天地气机的变化,其中甚至还包括变异兽。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时有出众者自气机的巨大变化当中,领悟出高明的内功心法、武功招式,往往便狂喜得拜倒于地,高呼:“冥帝恩德,泽披万世!”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死冥帝的吐纳与修炼,让气机影响笼罩着整个地狱鬼府,道家名言:“师法自然。”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不死冥帝对于地狱鬼府的魔众而言,便是天地,便是自然,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a;nbsp&a;nbsp&a;nbsp&a;nbsp次日,一夜没休息好的石应虎握着石刀,开始继续寻找出去的路。

    &a;nbsp&a;nbsp&a;nbsp&a;nbsp无论如何,无论怎样应对,唯有找到地狱鬼府的人才称得上如何与应对。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的心境也烦躁焦炙,也不知道是因为昨天的过期罐头、还是因为寒风冷雨、亦或者是因为昨夜的气机变化与自身的内伤,总而言之,石应虎发现自己有些发烧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仅仅想多喝一点干净的热水都没有条件。

    &a;nbsp&a;nbsp&a;nbsp&a;nbsp“镇定心神,我现在没有条件喝热水、进行医治,因此就更不可以被负面情绪消耗掉太多的能量。”走了一个上午,肚子又开始饿了,石应虎腰间绑着金属罐头盒,手中紧紧捏握着石刀,空有一身武功却不知道自己下顿饭在哪。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他此时此刻能够做的,就只有稳定心神、运行养生真气、保存体力,直到,等到变数发生。

    &a;nbsp&a;nbsp&a;nbsp&a;nbsp变数很快发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在跋涉过一个山丘时,见到了一个女人,石应虎在之前的日子里见过许多女人,但眼前这个不同,真的不同:她是没穿衣服的,字面上的意思,一丝不挂。

    &a;nbsp&a;nbsp&a;nbsp&a;nbsp女人皮肤光滑白皙,除了长长的灰白色头发外,并没有什么体毛,只是她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却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除了恐惧以外,无法再生出其它任何念想。

    &a;nbsp&a;nbsp&a;nbsp&a;nbsp她身边脚下倒满尸体,此时此刻正在切割着人尸,鲜血扩散了一地、不时迸溅到脸颊上,而这个女人则把尸体油膏的部分取下来丢在一边,积累成堆。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看到了她,同时她也看到了石应虎,双目对视,黑白分明充满旺盛生命力的眼睛,对上了一双死寂暗灰的眼睛,石应虎还未丢失人性,而眼前这个女人则已经彻底化身为人魔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若是愿意呆在这里,这里的肉我挑捡后,你可以随便捡着吃。”炎黄话,还带着一些地方口音。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在做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生火,我想喝一点热水,吃一点熟肉,顺便换一点能够换到的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慢慢得,石应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在三途河想要喝一点热水,吃一点熟肉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这里的胡杨鬼槐都是异种,阴湿气重不易燃烧,因此需要足够多的油脂来助燃,否则点不着,即便点着了也会很快熄灭掉。

    &a;nbsp&a;nbsp&a;nbsp&a;nbsp眼前这个女人的武功很高,一方面是地面上那一具具尸体彰显着她的战力,另一方面她明显已经被三途河洗练完成了,完全摆脱了后天道德礼法束缚,正常人杀人,肯定会有一些心理上的障碍,她没有,此时此刻哪怕地上有衣服布料,她也懒得扒下来一件披自己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正道的高手,想要修成意境,需要长年累月的漫长修持,反复的锤炼自身心性坚定意志,最后形成极为稳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对于这个世界都产生一种自己的独特理解。

    &a;nbsp&a;nbsp&a;nbsp&a;nbsp意境高手,相比凡俗,是精神思想上的巨人、仙人、魔神,凡人心猿意马、念头瞬息万变,终归难以坚定稳固,而一位意境高手,心灵如仙佛神魔,稳固八风不动。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心灵意境无论是用到修炼还是乃至战斗中,都是非常恐怖的,意境特征不像先天、金刚境境界特征那么清晰明显,但事实上却是最难修成的,修成之后也最为诡异恐怖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正道意境修炼法门,而魔道意境修炼法门,直接通过种种残酷手段磨灭人性,进行杀人、剖心、生吃人肉、喝生血地训练,这样训练出来的邪魔道高手,阴沉诡秘,如妖如魔,便如同眼前这个女人般……或者说怪物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才进入三途河两天就觉得已经是在咬牙硬扛着了,而眼前这位已经不知道在这三途河当中呆多久了,她又是个女人,想要生存更加不容易,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残酷,才能锻炼出像现在这样如妖如魔般气质:在异性面前毫不在意的一丝不挂,分解尸体,淡然交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想要那把石刀。”估摸了一下,石应虎有些估摸不准自己打不打得过对方,但可以确定的是,即便能胜,也绝不会轻松。

    &a;nbsp&a;nbsp&a;nbsp&a;nbsp眼睛一转,石应虎看到女人处理的尸堆当中,有一柄厚背石刀,看起来厚实趁手。

    &a;nbsp&a;nbsp&a;nbsp&a;nbsp闻言,那名女人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石应虎一番,然后道:“我要你腰上那个铁罐。”

    &a;nbsp&a;nbsp&a;nbsp&a;nbsp“换。”并没有废话,石应虎把一个铁罐头盒扔过去了,在这个鬼地方,这铁罐头盒也绝对属于稀有资源。

    &a;nbsp&a;nbsp&a;nbsp&a;nbsp接到铁罐头盒,那个女人把石刀抄起,掷向石应虎,石应虎侧身接住,感到一股沉猛的力量与相当不俗的内力,然而他暗劲一运,舞了一个刀旋将之稳稳得接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天下午时候,那个女人披上袍衣,她以人油与树枝为柴的火堆被建立起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火光,渐渐就会有附近范围内的试炼者被引诱、聚集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除石应虎以外,后来的人都需要向那个灰发女人缴纳供品,才允许烤火甚至吃肉。不是没有人不想拒绝,只是所有拒绝的人都被那个灰白头发灰色眼睛的女妖魔把心脏给掏出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之所以会被另眼相看,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到这里人,灰发女需要他的存在帮着聚人,向其它人证明这里是受保护的、是相对安全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不大的火堆、数具尸体,灰发女就像地主婆一样出售着围绕火堆的位置与自己的人肉商品,不过她明显是个聪明的,因为当来的人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时,她会要求对方演练自身的武功,让她感到满意就可以留下,让她不满意的就直接赶走乃至杀掉。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口小口啜着带着腥气与油花的热水,石应虎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这是什么油花,同时凝神感受着暖流进入体内让自身一点点恢复过来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兄弟,你那个碗给我用用吧,我分给你半截。”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脏兮兮披头散发的年轻男人凑到石应虎身边,看了看四周,然后拉开衣服示意石应虎。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这时已握住了石刀的柄,保持着警惕望过去,只见这个年轻男人衣服里面是一条蛇的尸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有碗,我有肉,咱们把它煮了吃喽。”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什么不找这的主,反而找我?”

    &a;nbsp&a;nbsp&a;nbsp&a;nbsp“怕四周这些牲口抢,我已经向主儿交过保护费了,但主儿一个人可能压不住他们,再加上你应该就行了。”这个男人非常小心,他是等四周的人吃肉吃饱了,才来找抱着石刀的石应虎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口蛇脍在三途河虽然值很多条人命,但对于已经适应吃人肉、并且已经吃饱的人来说,其诱惑力就没有原本那么大了。但即便是这样,这个男人依然要加双保险。

    &a;nbsp&a;nbsp&a;nbsp&a;nbsp“中,一人一半。”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有什么调味料,这蛇肉本应该烤着啖吃的,但无论石应虎还是那个年轻男人都选择煮着吃,分成数截一点点用铁皮罐头盒煮熟了,然后贪婪得吞嚼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那个年轻男子的双重保险,四周的几个人虽然瞅着直咽口水,眼里冒绿光,但并没有谁过来抢夺。

    &a;nbsp&a;nbsp&a;nbsp&a;nbsp灰发女需要维持这里短时间内的基础规则,而石应虎一身还算干净的劲装,手边上就是一柄厚背石刀,能在三途河保持这样拉风的状态还没死掉,就说明手上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保持着警戒,静心、炼气,石应虎的体质过硬,又有今晚这顿蛇汤补充,昨夜受寒加内伤导致的风寒症状渐渐被压制下去了,同时被强压二十级的养生诀恢复了五级,说明内伤获得了部分恢复。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随着篝火渐渐变小,石应虎估算着感觉到又快要到午夜时分了,然而不同于自身的如临大敌,石应虎发现火堆四周的人,一个个都越来越精神,脸上也现出聚精会神之色。

    &a;nbsp&a;nbsp&a;nbsp&a;nbsp同时,他们隐隐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懂了,对于我来说,那天地气机的巨大变化是一种很要命的负面影响,但对于他们来说,却好像是‘帝流浆’一样的存在。”

    &a;nbsp&a;nbsp&a;nbsp&a;nbsp帝流浆《子不语》上写到每六十年一度的七月十五,月光中含有“帝流浆”。寻常动物吃了它,可以开启灵智,若是妖怪们如果吃了它,则一夜的修炼相当于吸取日月精华数十年。

    &a;nbsp&a;nbsp&a;nbsp&a;nbsp伴随石应虎的思索,那恍若洪荒巨人一般的气息吐纳声,再一次隐隐传来,三途河的天地都随之呼应变化,就如同石应虎第一次遭遇幽冥婆婆一样,虚空生变化,有艳鬼美人抛罗裙曼舞,万般变化无限。

    &a;nbsp&a;nbsp&a;nbsp&a;nbsp火堆边的有人故意投身于这美梦当中,哪怕被骤然的妖鬼变化活活骇死也在所不惜,然而更多的人,却是保持理智抗衡着、感悟着这天地气机变化。

    &a;nbsp&a;nbsp&a;nbsp&a;nbsp尤其是那名灰发女子,之前她披上一衣肮脏的袍服,恐怕并不是突然回想起羞耻礼仪了,而是防止那些陷入幻境的家伙往自己身上扑,虽然反手之间就杀掉了,但却也干扰自身进行感悟。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尽量与旁人多退开一些距离,天地间的呼应与变化大概会持续一个时辰两小时,这段时间脑海之中各种幻像纷飞,更不可以用来修炼内功,否则只要不是地狱鬼府一脉的内功,连养生诀这样的内功都会真气走岔,伤及内腑。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有养生诀内功的前车之鉴,因此石应虎原本也一直谨慎抗拒着这个世界的气机变化。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次正邪对冲让自身的基础内功又有了些许精进,只是被内伤掩盖住了,还未体现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魔门九大巨头之一,不死冥帝的修为恐怕已经达到了几近神魔的四阶生命体境界,他练功带动起来的天地气机变化,对于资质不足者来说是范围性伤害,不小的灾劫,但对于资质过硬的武者来说,却是一卷卷高深莫测的武功秘籍敞开了摆放眼前,根本就难以无视,难以不去观看。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竭力压制养生诀的运行,然而一股股明悟却自心底里升起,就好像有大量的知识莫名得灌入到脑海中一样,石应虎很清楚这些的确是知识,真实性毋庸置疑,只不过全部都是地狱鬼府一脉的阴暗知识,若是自身完全领悟容纳到自身体系中。

    &a;nbsp&a;nbsp&a;nbsp&a;nbsp纯阳宗养生诀气功就会被修改得面目全非,变成一套越来越趋近于地狱鬼府一脉的武功心法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幻境丛生,感到再也无法忍耐,石应虎双手抄刀挥斩劈杀,让快要把自己脑海撑爆的大量幻象,被虎魄刀意所斩杀。

    &a;nbsp&a;nbsp&a;nbsp&a;nbsp别说,这招似乎还真的很起作用,五十九式五虎断门刀法已经被修炼到100级登峰造极境界,此时此刻被石应虎驾驭刀意纵横劈杀,心灵意识得受侵蚀感的确是被降低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越舞越是投入,越舞越是用心的石应虎却没有注意到,自身原本矫健刚猛,契合刀法正道要义的五虎断门刀法,在自己的狂舞当中越来扭曲怪异,越来越邪异而偏激。

    &a;nbsp&a;nbsp&a;nbsp&a;nbsp石应虎的基础内功功底深厚,精纯无比,但事实上,他的刀法才是真真正正勇悍刚猛,有宗师(三阶)之风。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三途河内的天地异变,却是正正针对着底蕴深厚的武者来的,越是资质高绝,越是底蕴深厚,就越是容易被侵蚀转化,在这异变中获得领悟,进而成为地狱鬼府的出色弟子。

    &a;nbsp&a;nbsp&a;nbsp&a;nbsp“神武系统提示:中级武功无名刀法,自悟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