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超品修仙小农民〕〔盛世嫡女:医品特〕〔反派今天也很乖〕〔古探奇玉〕〔重生学神:封少娇〕〔逆天神妃〕〔凤凰齐修之帝君别〕〔楼乙〕〔霸道老公宠入骨〕〔非凡保镖〕〔超级狂兵〕〔我无敌了亿万年〕〔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拐个王爷来种田〕〔我这艰难的爱情呀〕〔九指剑圣〕〔玄天后〕〔农家小福妃〕〔别歌帝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五十七章:质变性能量,真实时间感
    血月世界死灵之神维沙伦,居住在特殊半位面幽影死灵域,对于血月大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生命体来说,仅仅只是想找到幽影死灵域都是痴心妄想,凡人怎么可能轻易目睹神之尊容。

    其次,即便能够找到,也很少很少有人可以在神灵面前占到便宜,除非你是他的眷顾者或者遗留于大地上的血裔。

    零阶诞生,一阶初始,二阶成长,三阶蜕变,四阶升华,五阶成型,进化之路基本可以这样排列。

    地球处于四阶文明顶点,而血月世界处于五阶已成型的文明,只是这个世界也才晋升未久,并且本界域内并没有出现太过惊才绝艳的人,因此血月诸神基本上全部都是五阶的微弱神力。

    神系的建立也刚刚才起步,若非是如此的话,血月世界对于苍龙地球来说将处于碾压性优势状态,血月世界若是能完美统合自身所有力量,它的入侵地球将根本就无法抵挡。

    信仰文明体系,是一个有着许多优势,但同样也有着许多弊端的文明体系,可以说优势与弊端都同样明显。

    三阶的生命体,不,若是机缘足够的话,哪怕是凡人,也有机会高举神座成为神灵。

    可以一步登天的提升,不必像其它文明体系一样,需要一步一脚印一阶一阶的前进。

    并且,神灵在神国当中拥有近乎无限的能量储备,像死灵之神维沙伦这样存世千年的存在,天知道牠在自己的神国当中已经储备了多少力量,多少信徒的灵魂。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特殊半位面幽影死灵域中,拥有绝对人和与天时地利优势的维沙伦神国,就连六阶神灵倾力来攻,都很难打下来血月世界目前最强的神灵五阶顶,根本就没有六阶弱等神灵。

    因此在漫长的时间里,血月大陆的认知是在自己的神国领域当中,神灵是无敌的。

    在这上万年岁月以来,并非没有神灵陨落,陷入永眠,但几乎所有陨落的神灵都是在凡间的信仰崩塌了,信仰供给不足,然后积累的神力在漫长的神战中耗尽,最后神国陨落,化作巨大的火流星划过血月世界的天穹,坠落星界。

    今天,来自异域的天人打算开创历史,周笑要在一天时间内,干掉一位老牌神灵。

    深红色的半龙半人,背后双翼挥舞来到一个没有日月,充斥着浓烈死灵能量的奇异空间。

    若是凡人,仅仅只是步入幽影死灵域就会很快得衰竭死去,然而周笑却深深吸气,觉得满足无比。

    “真是纯净的死亡能量啊”在周笑感慨的时候,奇异空间内的一座巨型浮山上,有数量众多的蝠翼战士身披重甲,挥舞武器疾速飞掠而来,在那座浮山上,有着金碧辉煌得连绵宫殿,而在宫殿得最深处,有强烈得能量气机扩散出来,因为在全力向苍龙星球沉降,因此此时此刻的死灵之神维沙伦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局。

    若是此时撤回能量,那就相当于自己白忙了,千年积累毁于一旦,但若是不撤回能量,维沙伦注视着天空中的那个男人,感受到了一种自身死亡的可能。

    “原来,你还残余着一些力量啊,不愧是存世千年的神。”注视着面前犹如黑潮般向自己涌来的神之战士,周笑狰狞一笑,他人于半空当中五肢尾巴与双翼收拢,磅礴的赤红色能量线环绕于其周身上下,下一刻,当那些蝠翼重甲的神之战士杀至的那一刻,双翼与五肢振开,同时周笑面容狰狞厉声嘶吼着自己后颈处,硬生生拔出一柄由脊柱骨形成的长剑。

    “杀”

    一剑斩落,便恍若又回到了从前,又回到了那腥风血雨,人性泯灭,兽性猖獗的末日世界中。

    文字,几乎难以形容这一剑斩落的恢宏与浩大。

    四溢的能量,直斩而下的剑虹,穿透撕裂了周笑面前庞大黑潮,一时间蝠翼重甲的神之战士犹如雨落而下。

    骨剑,在周笑的手中并非再是以狭窄的物质面进行切割的利器,而是凝聚能量、凝聚知识,凝聚意志,凝聚认知的综合载体,而周笑号称不死冥帝,他的能量、知识、意志、认知的主要体现便是死亡。

    “哈哈哈哈哈”

    陷入疯狂的战意中,那半龙半人的红影疾速闪烁着,以一人一剑之力之威包围切割了成千上万的蝠翼重甲战士,正常来说,神之战士在神灵领域内应该是很难很难死亡的,然而在那柄深红能量包裹的骨剑面前,一切的一切都灰飞烟灭。

    这些蝠翼重甲战士当中,其中甚至不乏传奇级别的战力,然而在此时此刻不断疯狂变强的周笑面前,毫无意义,尽皆是被一剑斩灭。

    “凡人,你太狂妄了”

    终于,当周笑几乎疾飞冲杀到悬浮的山岳处,宫殿内时,一股黑白纠缠的磅礴能量冲天而起,维沙伦终于做出决断,牠舍弃了自己已经投入到苍龙世界的力量,将能够抽回的力量全部抽回,而后,高强度能量爆发一头巨大的白骨黑蝠撕裂山岳,嚎叫着冲向半空中似龙似人的周笑。

    “凡人,我要将你的灵魂放在火焰中炙烧千万年”

    “如果你没将大半的力量投送到地球的话,你的确有这个机会。现在的你,在我面前是必败无疑。”骨剑迎击无形有质冲击而来的音波,不死冥帝轻声低语。

    轰隆,轰隆,轰隆,两股强烈到极点的磅礴能量对冲,令一朵巨大得蘑菇云在神国内升腾而起,在气机辐射之下,地动山摇,万物崩解。

    能量辐射稍稍消散,赤芒,蝠影便又一次冲撞到一起,死灵之神维沙伦之强,毋庸置疑,能够成神千年,哪怕再怎么样力量的积累也是非常非常恐怖的。

    然而,不死冥帝在苍龙星球,是绝对有资格角逐天下第一强者宝座的魔道第一人。

    甚至网络上一直以来都有种说法,那就是炎黄古国一直不肯全力绞灭邪魔九道,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位魔门大帝的存在,他是地球最有可能突破到五阶的生命体,这样恐怖的家伙,又怎么可能不让人心生忌惮呢

    “冥神之矛”

    陡然,一道凝聚无比,贯穿天地的灰白色气机巨矛突然透刺而出,为施展出这一击,周笑的整支左手臂蓦然消融爆碎,下一刻惨白色的白骨就裹挟着纠缠无量的气机轰出去,刹那间便在白骨黑蝠的身躯上破开一道巨大的洞,纯金色的神之血喷溅,令地动山摇巨蝠嘶吼之声三百六十度的四面扩散着。

    不死冥帝周笑与冥神诀早已然人功一体,身躯高度能量化,只要未受致命伤害,任何伤残损耗都可以迅速恢复。这便是所谓的质变性能量,自身能量高度提纯,甚至可以完成能量与物质的互为转化。

    并且,周笑与维沙伦的交手看似简捷凌厉,奥妙无穷,但其实真正的要点并不在这里,事实上他们的反应速度、攻防速度都比传奇武者要快上许多倍,这是真实时间感效果,传奇生物的一秒钟,在他们的视角下可以分成十八秒甚至更久。

    质变性能量、真实时间感,这便是四阶生命体的奥义与能力,当然,宇宙诸天无限辽阔,若是在其它文明道路上进化出其它非常强大的能力,也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事。

    以自身一臂为代价,重创了维沙伦,周笑并没有急着去恢复自己的左臂,而是右手仗剑毫无停滞得继续攻击,在接连两次大威力的斩击之后,不死冥帝一剑正中刺入到白骨黑蝠的致使要害。

    当骨剑拔出来时候,金色的光辉扩散,尽管维沙伦还在竭力得挣扎着,但到这一刻双方胜负已分。

    “我我不甘心,我距离成为至高神,仅仅只差一步了。”白骨黑蝠嘴角溢着金色,口吐人言,到牠与周笑这个生命阶位,语言早已不能成为双方交流的障碍。

    “不,你根本就没有可能会成功,就算你战胜了我,你也无法成功。呼,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可以卡时间卡得这么准,为什么我可以在你最虚弱的时候,给你最致命的一击。”

    “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是你的人”

    “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早年交由地鬼腐窟的上一任宗主代为培养,邪凰念九幽,是我的弟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的确,这样算来,我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赢的,哈哈哈哈哈。”恍然大悟的旧神维沙伦疯狂大笑着。

    这一人一神间短短的几句话,事实上不知道暗地里包含着多少的筹谋算计,多少的勾心斗角。

    事实上,维沙伦是这两个世界上,第四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就连前地鬼腐窟的上一任宗主都不知道自己最为的钟爱的弟子,居然是周笑独女。

    在血月世界,巨大的火焰流星划过天穹之时,地球广域市内,血祭之地高台古棺上,棺材的蓦然被自内推开,一个柔弱清秀的女孩,在其中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在这个时候,血祭之地内聚集而至的传奇高手已然越来越多了,因为那接连天地的血桥,已然断裂,因为也就没有人再去理会那高台上的古棺,只当它是普通的祭器。

    所有传奇武者都将自身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邪凰念九幽的身上,地鬼腐窟最强大长老,若是能够击杀他,立刻就能名扬天下。

    此时此刻,寒冰仙子叶清秋早已然败了,她手中的长剑断折两截,此时此刻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溢血,正盘坐于一旁运气镇压着伤势。她还算是运气好的,此时此刻,地面上已然堆满残肢断臂乃至于传奇高手的尸体,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传奇高手都被念九幽杀得几乎破了胆,但是念九幽身上的伤势也是越来越沉重,现在随便个传奇高手围攻,他都已经难以短时间解决掉了。

    在这时候,古棺的棺材盖被自内吹开,下一刻,一个柔柔弱弱的清秀女孩漂浮出来,然后稳稳落于地。

    虽然她并没有出手攻击,但注视着她,在场所有传奇武者都只觉得心胆俱寒,因为一股磅礴到恐怖的气机,蕴藏在这个无名女孩的体内,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辐射着极尽恐怖的气机。

    “念哥哥,我们走吧,计划已成,维沙伦大半的力量已然被我封于体内了。”正常来说,以人类之身承载神灵磅礴伟力,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然而所谓大佬,就是拥有规则以外特权的意思化身圣者、神选之人、眷族、神性宠物,神灵虽然高居神国,但他们间接干预世间的手段真的不要太丰富太众多,再加上这个女孩本身就根基深厚,背景惊人,在一番操作与代价之后,原本不可能的事也变成可能了。

    只是维沙伦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在这个没有神灵的“蛮荒”世界,居然有人可以布置下如此周密阴狠的陷阱阴牠,维沙伦死得其实一点都不冤枉,从牠轻视地球,选择最急功近利计划的那一刻,牠的败亡事实上就已经注定了。

    “凤儿,你觉得身体怎么样可以支撑吗”念九幽有些慌忙得来到周凤儿的身边,关切问道。

    “暂时还可以支撑,但是要尽量减少出手,恐怕还要念哥哥带我出去。”

    “当然,凤儿放心,只要师兄还有一息尚存,就没有人可以伤害你。”说着,念九幽一挽周凤儿的肩膀,就打算飞身离去。

    “走广域市前前后后死了这么多人,损失之大难以形容,你们觉得自己真的能一走了之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而利的话语声传来,紧接着,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于阴影角落里拐出来。老太说话,老头静默。

    只是,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手中偏偏执握着一条只能称之为“铁条”东西,但在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那是一柄剑,一柄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剑,但偏偏就是剑的东西。

    雪花飞神剑夫妇,天榜高手,几可称之为人形核武器,镇压炎黄国运的绝世强者。

    “想不到,您二老也被此事引来了,两位一直隐忍不出,想来初时是想等待死灵之神半渡之时击之,后来是为了凤儿心神稳定,因此一直都没有出手吧凤儿在此先谢过爷爷奶奶不杀之恩。”

    “呵呵,别谢我,你这个小魔女早就该死一百一千次了,但是让我们夫妇亲手在市区里面引爆一颗核弹,这种事还是做不到的,但无论如何,妖凤你今天必须给个说法,你的行为,已经超过了我们可以容忍的底线”老妇人注视着周凤儿,这样语道。

    “地鬼腐窟自今之后,将会不复存在,并且,血月世界少了一位主战派的神灵,相形之下,国家虽然承受了一些损失,但我认为还是划算的,此役过后,地鬼腐窟的许多遗产也将交到政府手上。”周凤儿平静和缓这样淡然而语着,似乎哪怕是生死之事亦不足以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血月世界,少了一位主战派的神灵”老妇人雪白的双眉,因为周凤儿的这句话而微微皱起。

    “妖凤,你和冥帝搭上线了”

    “雪花奶奶,其实,我叫周凤。”轻轻的一句话,一个姓氏而已,却让四阶天人的老妇人如受重击,脸色微变。

    “家父一直被称为冥帝,自然是胸怀志向,百年以来邪魔九道已经被地狱鬼府渗透得差不多了,只是血月入侵,令家父更改了目标,今日之后,地狱鬼府的力量将会完全抽离地球,投入血月世界,家父同样邀请诸位前辈同道,前往血月同参长生妙理,永恒大道。”一边说着,周凤儿一边轻轻得低头一礼,然后她便与念九幽一同离去了,她很清楚雪花飞神剑夫妇绝不会再阻拦她。

    四阶天人,一人敌一国的力量,这样的存在已然轻易不会被恩怨情仇所左右了,因为活得太久,因此万事万物都看得太清楚,便深深明白,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于国家如此,有时候于个人,也是如此。

    并且,强行留下周凤儿也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此时此刻周凤儿以魔功镇锁着维沙伦的强横神力,整个一个不稳定的人形核弹,若是强逼她出手,周凤儿再原地爆炸,国家损失进一步剧增不说,还将一个潜在盟友给远远推开了。

    当然,不死冥帝周笑格杀维沙伦,夺取到死亡神格,这并不是说直接就万事大吉了,哪怕他的潜力是维沙伦的许多许多倍,但他毕竟是异域人,血月诸神对于他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如何能够安稳度过刚刚成神的虚弱期,这将决定不死冥帝未来的命运。

    或者东躲西藏,或者咬牙硬撑,或者选择站到血月诸神的那一边,这也并不失为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真正的大佬,已然在弯腰施礼后极尽优雅的谢幕,弃子与忠心耿耿的过河卒还在纠缠厮杀。

    “啊啊啊啊啊啊”

    一间楼宇内,布满破碎玻璃的地面上,疾影纠缠战斗着。石应虎被愤怒一剑穿透了左肩,整个人被猛烈抡砸在一旁的墙壁上,刹那受创不轻。

    然而,地面上,铁爪男子无头的尸身正在往外喷着血,饕餮老魔被斩断一支左臂,此时正咬牙迎战着古兽人剑圣穆萨罗与哈莉奎因。另一边,地鬼腐窟黑白勾魂二使联手迎战杀人鳄阿维纳斯、乔尔与马德。

    他们所有人都并不清楚血祭之地核心区发生的变故,甚至没时间留意那贯穿天地的血虹,已经消散。

    也许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并不在意,但对于此时战斗中的所有人来说,眼前的对手,身边战友,手中的武器,便是生命的全部。

    地鬼腐窟七大长老之一的懒惰,还以为自己能够阴到石应虎,因此在石应虎边打边走之时,先施魇魔迷心,再施以突袭,结果魇魔迷心被斩绝情心法破掉,他自以为诡秘无比的偷袭被石应虎的死亡直觉预判,那一刻,石应虎直接以金钟罩虎啸西风兑掉他的护体真气,下一刻一肘击爆了他的头,真的是击爆了,铁爪男子的整个脑袋就像一颗熟透的西瓜一样爆开,他恐怕致死都想不到,自己会被这样一瞬间干掉。

    魇魔功的魇魔诡身的确是强横绝伦的逃生能力,然而金钟罩虎啸西风有一瞬间的真气封印效果,虽然并不能封印一名武者正常驾驭真气,但却能封印这种奇功秘技,因此有心算无心之下,铁爪男子可谓是死得冤枉。

    然而为达成这一战绩,石应虎付出的代价是中了饕餮老魔一掌,若非镇魂补天丹镇压内伤,再加上疯狂加属性点双重疗伤,石应虎几乎失去战斗力,大须弥山掌力实在是太沉重了。

    玩命一样往摩天大楼楼上跑,然后达到一定高度后,凭借梯云提纵的三段跳能力冲出摩天大楼,连续滑翔跳跃到另一幢楼宇上,这就是石应虎敢于硬闯入陷阱的保命手段,绝大部分传奇武者终究还是无法御气而飞的,虽然饕餮老魔与愤怒魏长老,拥有足够的能力飞跃过来,但他们也怕被石应虎半空截杀,石应虎刚刚表现出来的三段跳能力,在这样的高空实在拥有太过可怕的截杀能力了。

    然而,石应虎一转头却遇到了黑白勾魂二使常欢常玉两兄妹,那一刻,石应虎心中真的生起不妙的感觉。

    被常欢常玉两兄妹纠缠住,石应虎因为负伤又无法短时间内格杀这对配合默契心意相通的魔道高手,于是就再一次被饕餮老魔与愤怒坠住了,然而这个时候极恶小队赶到,石应虎挂了他们都得死,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石应虎已经在极恶小队内部建立起相当不低的威信。

    双方两组人疯狂厮杀交战,极恶小队这边相对人更多,搭配更合理,而地鬼腐窟众人这边相对实力更强。

    边战边走,渐渐双方都打出杀意火气,不死不休,甚至一度打到了铁爪男子被爆头击杀处。

    “吼”

    杀人鳄阿维纳斯真的犹如一头野兽般嘶吼着,此时它的月刃已然投掷出去,因此干脆就一把抄起身旁的小型货车猛烈抡砸向黑白勾魂二使,若单纯是这样的攻击,以黑白勾魂二使的轻功躲避起来轻而易举,然而黑人神枪手乔尔的枪法精准无比,这个时候黑白勾魂二使的护体真气已经被消耗到一定程度了,若真的被一枪打穿肉身,动作一窒之下可能就要毫无防备的承受杀人鳄阿维纳斯的重击。

    因此,黑白勾魂二使选择相对谨慎的打法,联手全力运行真气,硬接对手的攻击,这样选择的好处是沉稳,并且也有利于弥补护体真气的消耗,轰然间一声爆响,那辆小型货车几乎被硬生生得打化掉了,在杀人鳄阿维纳斯的双掌当中猛然一轻,分崩离析。

    身法变幻,黑白勾魂二使的双毒掌双双轰按在杀人鳄阿维纳斯胸腹间,将这身躯庞大的鳄鱼人整个轰飞出去,然而在这个时候马德突然滑步、侧移、拔枪开火,黑白勾魂二使的护体真气一瞬间就被撕裂了,马德的攻击是范围性力场攻击,枪火笼罩之内,无分一人还是两人承受攻击。

    马德这个人,意志并不是特别坚定,但是极讲义气,大脑冲血血贯瞳仁的时候也不畏死战,否则的话他手中的枪灵恐怕也不会选择奉他为主,既然有不同于凡俗之际遇,往往也就有不同于凡俗之能力。

    只是,在马德还未开第二枪时,他整个人就已经被饕餮老魔一肩撞飞了,这个中年老男人砰得一下砸在一辆轿车上,几乎将这辆轿车自中砸碎。

    “玉儿”

    饕餮老魔骤然回身,却见黑使常欢抱着常玉的尸身正在嘶吼,在常玉的眉心处,有一血洞正在血流汩汩,而在另一边乔尔的手中,一支手枪正在散放白烟。

    乔尔的枪法,依然是弹不虚发,只要被破开了护体真气,哪怕是传奇武者也无法在他枪下活命。

    就在这时候,如雨的子弹与凌厉的刀光再一次罩向饕餮老魔,却是刚刚才摆脱的哈莉奎因与古兽人剑圣穆萨罗又一次杀上来了。

    “切,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哈莉奎因还好说,古兽人剑圣穆萨罗的右手臂此时此刻已经干瘪了,它是在以左手拿刀战斗。

    饕餮老魔的护体真气极为厚重,古兽人剑圣穆萨罗虽然找准时机施展绝伦一刀将其护体破开,甚至以第二刀斩断饕餮老魔一臂,但它自身也被饕餮老魔的反击吞噬掉右臂。

    这笔账如果长远来算,穆萨罗其实是赔了的,因为饕餮老魔精于内功,他拥有足够的能力来再一次催发生机,长出手臂,而穆萨罗重刀术刀意,它想要再一次长出手臂就比饕餮老魔困难多了。当然,那是此战之后的事,事实上,此时此刻他们两人都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一掌拨开穆萨罗越见精纯凌厉的刀光,虽然被斩断一臂大须弥山威力折损不止一半,但由于内功深雄至极,饕餮老魔的拳脚攻击依然奇重无比,此时此刻穆萨罗的身体其实是已经扛不住了的,它也中了饕餮老魔的一记大须弥山,穆萨罗又没有石应虎的横练体魄,此时此刻依然能够坚持战斗,真的是意志力绝强。

    当然,兽人体魄的先天素质也相当得不错。

    重伤的穆萨罗无法阻挡饕餮老魔闪身而过,它只能侧头厉吼“哈莉,小心,他的目标是你”

    传奇先天境武者若我护体真气保护,高明枪手的威胁性就充分展示出来了,必须得是高明枪手,普通枪手对于这些传奇武者还是没有威胁,毕竟武道宗师就不怎么怕枪了,乔尔、马德、哈莉奎因这些人全部都是人强,并不是枪强呃,好吧,马德是枪更强一些。

    说起来缓慢无比,但实际上双方交战厮杀节奏极快,受伤,死亡,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着,在饕餮老魔冲向哈莉奎因的那一刻,勾魂黑使常欢嘶吼着冲向乔尔。

    砰,砰,砰,砰

    乔尔连发出枪,枪枪命中,因为常欢根本就是不躲不避,他以自身千锤百炼的双手臂肘为盾,硬接乔尔的子弹。

    中弹无所谓了,只要打不到要害,只要这具身体能撑到要你的命就足够了。

    乔尔的能力在于枪法奇准,弹无虚发,时机把握也精巧到极处,但他既没有马德的强大攻击力也没有哈莉奎因的异能,注视着常欢疾冲而来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跑不过,打不死,躲不开,双方错身而过,噗,乔尔的头颅被常欢硬生生得扯下来了,血泉猛得喷出。

    然而,还不等常欢欣喜,滴得一声,轰隆,猛烈得爆炸与烈火就将两人的身形笼罩住。

    这炸弹本来就是为传奇级生命准备的,更何况常欢此时此刻既没有护体真气又受损不轻,心神失守,在这样的爆炸下,哪里又可能活得下来。

    而另一边,饕餮老魔一掌轰击,大须弥山击裂地面迸溅起大片的碎石土雾,干扰哈莉奎因的视线,再下一刻,饕餮老魔的身形就已经闪烁到哈莉奎因的近身处,一掌横扫向其前额。

    已然察觉这些人身上都有大威力炸弹的老魔头,只打算将对手打成白痴,并不打算直接要她的命。

    然而,这势在必得的一掌以毫厘之差错偏开了,一瞬之间,哈莉奎因的身法速度提高几倍,几乎是带着一串幻影规避开饕餮老魔的掌势笼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