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三章:皇朝攻略
    南越,郑京。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在一处布置典雅的朱紫色二层小楼内,一名华衣妩媚妇人的手掌刚刚从光头男子*结实的胸膛前缓缓滑过。

    “石虎王,我们为您准备的是‘血修罗’独孤长卿的身份,此人原是铁血社供奉级高手,后因残忍嗜杀被政府特战队擒拿,现镇锁于大狱当中,二十年内绝不会再见天日,他同您一样,长于横练硬功精于实战,只是刀法主走诡秘阴毒路数,这一点您要特别注意,千万不可以因一时之好胜就显露出本身武功。”

    “这一点我很清楚,在不灭皇朝一旦身份暴露,当世中可以直接冲杀出去的人不超过一掌之数,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我。”

    “没错,我们做谍报的,暴露就等于死,很多时候,宁可死,也绝不能暴露身份。”妩媚的少妇凑到石应虎耳边轻轻吹气,似是*,却言说着最冰冷残忍的低语。

    接下来,这名妇人一边为石应虎修眉勾画,佩戴假发,一边向他诉说着独孤长卿的平生,她说的很有技巧,很有重点,尤其是一些容易被人旁敲侧击之处,她还会特别点出来。

    “越是滴水不漏不能求证的话,就越是假话,这是我们行内人的常识,因此说话时不时要进行留白,让他们自行去脑补,切记不可表现的过分急切,反而要挑剔,宁可不能打入不灭皇朝也绝不能让他们一开始就心生怀疑。”

    当石应虎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候,眼前明镜当中倒映出来的人影已然化为一名挺拔健壮的青年刀客,灰袍黑发,指间佩戴着一枚古朴的铁指环,腰间是一柄吊在刀环上的血红色锯齿刀,整个人自然而然拥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度风仪。

    妇人的化妆术非常有技巧,她只是微调细节让石应虎与独孤长卿有七八分相似,并不是完全一样,这样天长日久之下,石应虎就可以完全取代独孤长卿,即便独孤长卿再现人间,也没办法再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独孤长卿了。

    “你的易容术虽然精巧,但恐怕需要经常补充,我又不能经常来你这里……”

    “放心,像这样的事我当然已经预想到了。”一边说着,美妇人一边轻轻拍了拍手掌,很快得,从里屋内便拨帘走出一名娉娉婷婷的双马尾女孩。

    “她叫徐霜儿,是特战军校刚刚毕业的杰出学员,一手易容术用来日常修补足够用了,她会作为你的助手,提醒独孤先生日常需要注意的事项。当然,对外的身份,她是独孤先生最宠爱的小师妹,名叫许茹云。”

    “茹云,你同独孤先生交流一下,记住,走出这扇门户之后,你们两人的性命就已连在一起了。”

    “是的,柳姨。”徐霜儿,哦,是许茹云这样应了一声,然后她拿起一旁的文件坐到石应虎的面前,开始同石应虎对资料,柳姓妇人走出房间并带上门,发出“咔嚓”一声。

    不仅仅是许茹云紧张,石应虎对这件事情也非常认真,邪魔九道最有实力不卖不死冥帝面子的,就是不灭皇朝,因此石应虎躲避到这里的确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开邪魔九道的扑杀,但另一方面打入敌人内部,这也是一个非常凶险难度系数极大的任务。

    一旦露出破绽马脚,石应虎与徐霜儿两人就会死得整整齐齐,这可同之前做的战斗型任务大不相同。

    只是看着看着,石应虎就觉得有些尴尬了,坐在对面粉雕玉琢似的双马尾小姑娘也同样红晕上脸。

    独孤长卿与许茹云的关系的确是师兄妹关系,有点类似于石应虎与华云,独孤长卿也非常照顾自己这个小师妹,只是魔道中人,节操没有那么高,照顾照顾着,就照顾到床上去了。

    在魔道而言,这种事颇为常态化,换而言之许茹云就是一个放荡版的华云,独孤长卿就是一个实力弱化版、魔道版的石应虎,官方挑选的身份还是很靠谱的,绝大多数时候石应虎只要本色出演就可以了,只是三观、道德值都要向下调一些。

    石应虎与徐霜儿对记了一下午,在下午五点左右时,柳姨又一次走入进来。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先给你们安排一个小场面,若是能成功应付过去我们再谈接下来的计划,若是应付不过去或出现什么差错,你们从哪来就给我回拿去。”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柳姨神色严肃,再无平素的烟视媚行,因为做谍报的,被抓出一个马脚就要牵连出一大片,若石应虎与与徐霜儿真的不行,哪怕是上面委派下来的任务也会被她给硬推回去。

    石应虎的身份背景,是铁血社犯事的传奇供奉“血修罗”独孤长卿,他从国内一路冲杀,逃到南越避难,这是很平常的外逃路径,炎黄古国内犯下事的武者多是这种流程。

    徐霜儿的身份背景,是独孤长卿的小师妹兼姘头许茹云,她并没有犯下大事,但倚仗着师兄的威势作威作福惯了,独孤长卿外逃,许茹云在国内根本就呆不住,因此就一路追寻而来。

    当然,真正的许茹云也已经被逮了,同样是二十年内不可能再见天日了。

    南越是边地小国,整体大环境与资源丰富,同炎黄国内不可同日而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之为穷乡僻壤,边境苦寒之地。

    比如说虎王法酒,石应虎若是在南越修炼仙人醉的话,别说五年时候,二十年时间可能也凑不齐酿制虎王法酒的需求,但穷僻苦寒也有穷僻苦寒的好处。

    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可以在这里肆意蔓延,红楼、赌场、黑街,炎黄古国内不说不存在,至少明面上不能存在的交易,在这个国度里明目张胆的开张。

    因为有不灭皇朝保证着这里相对的秩序,因此生意兴隆得夸张,炎黄古国的富商、硕鼠,孔雀王朝的贵族,小国的军阀,从四面八言汇聚于此千金买笑。

    在炎黄国内,你即便有钱,人的尊严卖不卖给你,也是人家说了算,而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人的尊严就可以踩在脚下任意践踏,堕落,腐朽,在糜烂中*沉醉。

    柳姨带着石应虎与徐霜儿行走在霓虹灯晃动不断的走道中,她突然回过头,注视着石应虎与徐霜儿,令两个人一时间有些懵。

    “你们两个隔得那么远做什么?腻在一起,茹云主动一些,作人宠妾就要有宠妾的样子。”

    徐霜儿的脸唰得一下就红透了,然而小姑娘还是咬着牙,手臂略有些颤抖的抱住身旁刚刚才见面不到一个小时的男子。

    柳姨见此轻叹了一口气,上前就要帮徐霜儿一把,然而在这个时候石应虎的身躯手臂已然把徐霜儿环抱住,他本就生得高大,修炼龙虎双形之后更见挺拔,徐霜儿是娇小玲珑的身材,脸含稚嫩,此时此刻红透了脸,倒似是内媚天生,两人间相得益彰。

    “嗯,这样还算是有几分意思了。茹云,主动一些,记住你是独孤长卿的侍妾。”说完,柳姨又一次向前走去,大概在二十分钟之后,她将两人领到一处僻静并且幽暗的房间。

    房间内有一个主台,而四周则是水晶帘落下,被间隔起来的独立空间。

    “万灵腐毒散,极上好的毒功修炼辅药,起价六百万炎黄币,不收越盾,可用等价的武功、武具交换。”

    刚刚进入房间,石应虎就听到一个让自己颇为动心的货品,虽然从普萨那里获得的药毒足够支撑自己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药毒炼体,自己也从宗门兑换到许多药毒药剂,但这万灵腐毒散调配艰难,最重要的是国内的全部都是人工培育的量产货,而在南越这里,人工培育的比纯天然的还要难得,这万灵腐毒散当然是有高手辛苦收集瘴气毒物炼成。

    “六百五十万。”

    在向柳姨打听清楚交易规则后,石应虎直接在拍卖价上加了五十万,独孤长卿被抓获时,身上大概有五千万的财物,现在这些财物全部都在石应虎的身上,随便花用,无需报账。

    因为石应虎的报价,四面八方水晶帘的邪魔道高手都窥视过来,因为一出手就直接上抬五十万,这是势在必得的意思了。

    “六百六十万。”

    “六百八十万。”

    “七百万!”

    当价格不断攀升到七百七十万时,四周的人便再没有抢的意思了,高品质的万灵腐毒散炎黄古国内珍惜,在南越却是相对多见的,再往上拍,就不那么划算了。

    …………

    在石应虎拍买的过程当中,徐霜儿假扮的许茹云表面同其亲昵,但暗地里却一个劲的拉石应虎的衣袖,一方面是心疼钱,另一方面则是不想惹来那么多的注意。

    她还是学生思维,一切以通过“考核”为第一要务,在徐霜儿看来,低调混过去这场考核就是最明智的选择,而石应虎入场后做的一切,则与这个目的背道而驰了。

    最后,那份万灵腐毒散还是被石应虎以八百五十万的高价拍买下来,让四周的邪魔道高手纷纷在暗地里议论,这位刚刚才被柳姨带进来的豪客姓甚名谁。

    “你到底想不想通过考核了,这样高调儿!”徐霜儿凑到石应虎耳旁,似是温柔,实则委屈得怒声问道。

    “我只是在做出符合独孤长卿性格的选择而已。”

    “独孤长卿不练毒功!”

    “可是我练啊,既然要编故事,就要真真假假,有一些出入才会更显得真实。”石应虎之所以非要买这万灵腐毒散,一方面是练功需求,另一方面也真的是在从实自己的邪魔身份。

    因为通常来讲,正道高手是很少有人修炼毒功的,人并不是毒蛇、蝎蜈,违逆自然天性,非要藏毒于身增幅武功杀伤力,这样虽然得利一时,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损伤武者修炼潜力的,因此正道很少有修炼毒功的高手与体系。

    药毒炼体术,一药一毒,一正一邪,以正驭邪,以药驭毒,这种道魔合一的手段可谓是另辟蹊径,非大勇大毅者难以修炼成功,落到地鬼腐窟的贪婪大长老手里,可谓是明珠暗投了。

    普萨自己根本不敢修炼,结果用到被自己抹去神智的魔侣双神姬身上,倒也真的是魔道中人的一贯风采,对自己怜惜对他人狠辣。

    药毒炼体术这种奇功,只有落到石应虎这种人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强大上限的威能,虽然,石应虎也看出来了,这套奇功似乎是一名医者创造出来的,恐怕并没有真正修炼过,但石应虎反复推衍过,功法理论与药学基础是完全无误的,即便有不够完善之处,自身也完全可以凭借强横的体魄命力强行贯通跨越。

    可以说,在石应虎购买这份万灵腐毒散之后,在场的邪魔除非特别小心的人,否则基本上已经认可石应虎的“同类”身份了。

    花八百多万买一份自己完全用不着的辅毒,炎黄的特战没有这么大方、豪阔。

    接下来,拍卖台上又先后拉出一些在炎黄古国内完全违禁的拍卖品,除以人血加强武器灵性的邪兵外,甚至还有已经被教导好的幼年女孩,这些女孩大多模样清秀,稚嫩乖巧,甚至自幼修炼内功,懂得转阴济阳的秘术,是极好的内功鼎炉。

    邪魔道不比国家政府,不比正道大派,他们虽然因为下限低更容易获得金钱,邪魔道的低阶弟子往往比正道的低阶弟子阔绰很多,但在真正的珍贵资源上,邪魔道是没办法同国家政府,同正道大派相提并论的,像天王补元丹这类几乎无副作用的辅修丹药,邪魔道的高手很难获得。

    于是,就有许多衍生品产生,比如说年轻女孩、内功鼎炉,魔道高手通过吞噬年轻女孩的精气,增益自身功力,这几乎已经是一种成体系的精进法门了。

    当然,这绝对是违法的,采补不同于双修,双修是互为磨砺修炼,双方都获益,采补是单方面的掠夺,许多被采补的年轻女孩早衰早亡都是自然而然的,更多的是根本就活不到早衰早亡。

    在看到那些年纪明显比自己还小的年轻女孩时,石应虎感受到身旁的女孩全身都绷紧了,就像一头暴怒的雌豹,她在狩猎之前绷紧起全身的肌肉。

    (嫉恶如仇的性子吗?这样的性子做警察也许还合适,做卧底的话,真的一个不小心就会穿帮啊。)石应虎见此微微地皱眉,他有些了解柳姨为什么带他们来这处地下拍卖场了,不过来见见重口味的荤腥,日后很多时候见到更重口味的,情态上自然而然就会露出破绽来。

    这里光线昏暗,四周还有水晶帘遮挡形成相对独立空间,的确是适合初体验的场所。

    拍卖台上,那些年轻的女孩像牲口一样被人挑选,被人售卖,这一幕幕画面毫无疑问给徐霜儿带来极大的心理刺激,以至于在拍卖结束后,返回的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有那张小脸煞白煞白的。

    “独孤先生,你做的很不错,八百多万说扔出去就扔出去了,只为增强自己的可信度,有魄力。”柳姨是反反复复看过石应虎的资料的,她不认为像石应虎这样的正道新秀,会修炼魔道毒功自毁前程,因此就脑补了一些内容,此时此刻颇为赞叹。

    “相比之下,茹云你差得太多了,记住,唯有保存自身才有可能改变现实,而死人,则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可是……您在这里已经那么多年了,您做了什么吗?为什么这些恶魔还存在着?”一路行来,一直低头不语的徐霜儿蓦然抬起头,她有些压制不住情绪的冲着柳姨,这个她一直以来都非常尊敬的前辈质问,白皙的小拳头紧握着,隐隐颤抖。

    “我立下的功勋,我想你记得比我都要清楚,但杀掉了那么多的恶人,这个世界上依然还有着无穷无尽的恶人不断涌出……有时候我也会很怀疑,自己这么多年到底在干什么。但,很多时候我们拼尽全力,为的并不是改变世界,而是不希望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以恶噬恶,这就是我选的道路,霜儿,你是一个很干净很干净的女孩,你若是走不了我这条路,就尽早退出。”走到门前,柳姨扶着墙壁,她这样言说。

    有些人,身在地狱,心证光明。

    有些人,身在光明,心陷地狱。

    石应虎在房间里看了看一脸受伤的徐霜儿,以及同样显得很受伤的柳姨,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因为道魔之辨这一关,石应虎早就已经突破很久了。

    …………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

    在房间当中,洁白的瓷石浴缸内,里面的水已经像岩浆一番翻滚起泡,石应虎褪去身上的衣物,显露出结实强健,肌肉线条极为流畅的身躯。

    头脸以下,石应虎全身上下几乎毫无毛发,甚至连毛孔都非常细微,只有第二性征处,大量浓密的毛发像黑森林一样,二十多厘米的弟弟摇晃摇晃,就像一头洪荒时代的猛犸象。

    走入烟气蒸腾完全焚沸的浴缸中,石应虎舒展身体,肌肉放松。泡,嗯,或者说煮了一会,石应虎探手在浴缸当中捞出一颗鸡蛋,手一搓就去掉蛋壳,然后吞吃掉白煮蛋。

    普通人洗澡煮鸡蛋当然是不卫生,然而石应虎的洗澡水足足一百度,这种水煮鸡蛋什么细菌都已经煮死了,绝对卫生的不能再卫生。

    (在南越做事,固然要给国家提供情报,防止不灭皇朝做出什么事来,但我也不能虚度光阴,药毒炼体术要修炼,弥补硬功根基性破绽,修罗七绝刀要修炼,刀法大道在于正奇相辅,我的刀术太过正大凶绝,修炼奇门刀术也是弥补不足,内功要继续钻研……修炼龙形搜骨法之后,我的经脉更加强健,内功雄浑度又提高了,但,内天地越发坚固,我好像越来越找不到典籍当中所说,感应外天地的感觉了。不会金刚境硬功越强,突破内功先天境反而越难吧?)

    突然间,趴在浴缸瓷壁上的石应虎想到一个可能性,脸色都因此一变。

    细细想来,好像东禅寺的那些高僧大德,很少很少有人在修成金刚境后,还可以突破先天境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达到一者后,另一者就很难再修炼到高深境界。

    (我一直以为,先天境高手难以突破金刚境,或者金刚境高手难以突破先天境,是因为心境依赖的关系,但,会不会这两种修炼体系本身就有冲突呢?先天境界讲究打破人体内天地循环,让自身能量循环沟通天地,成为一个新的,稳固的循环体系。而金刚境越强,体内内天地越强,也就越难打破……)

    “呼,这一切都仅仅只是我的猜测,古往今来,恐怕没有人跟我走上一样的道路过,气血系武学体系与真气系武学体系的结合,呵呵,只要我不死,我就会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看看是我撞碎南墙,还是撞死在南墙上面。”伸手,又从浴缸当中拿出一个鸡蛋,石应虎轻易拨去蛋皮后,将那颗热气腾腾的白煮蛋一口吞了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石应虎锁好的房门被打开,柳姨拿着钥匙与文件直接走入进来。

    本来徐霜儿跟在她的身后,然而进屋看到正泡在浴缸里的石应虎,小姑娘愣了一下,然后就想退出去。

    “进来,你是他的姘头,老情人,他一丝不挂的样子你都看过多少次了,你应该害羞吗?”柳姨注视着徐霜儿,皱眉这样道。

    “……好,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的。”咬了咬牙,徐霜儿磕磕绊绊得走入进来,然后关上房门。

    “独孤先生,请出浴吧,我们有重要事情要商量。”美貌妇人这样言说道,她来到浴缸之前,却是落落大方,甚至美目流转过石应虎裸露出来的肌肉线条,其中隐现欣赏之色。

    “……”

    “怎么,独孤先生也让小姑娘一样害羞吗?”

    “不是,我是担心柳姐你会渴。”

    “啊?”石应虎这句话,反倒是让中年美妇愣了一下。

    哗啦,然而,石应虎并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大大方方得在一个女人,一个女孩面前擦拭起身体。

    徐霜儿还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好看而已,注视着石应虎的身躯小脸明显红胀。

    然而经历过男人的柳姓美妇,在石应虎出浴之后杏眼圆瞪,反而一脸被吓到模样,尤其是见到那自恐怖的黑森林的时候,她下意识得后退一步,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有点腿软。

    好在,石应虎很快就擦干身体,披上了睡袍。

    “好了,谈吧,什么事情让柳姐姐夜不能寐,非要深更半夜过来与我交流。”走到桌面喝一口水,泡澡之后要喝足水补充身体,体魄若金刚,珍惜若处子,石应虎是真的做到了。

    “呼……三天之后,赏灯节,十二皇子赵钩将会行游于西街,那一日,七皇子赵均手下的门客将会给十二皇子难看,十二皇子赵钩刚刚才在前线大败,他手下的门客很难能挡得住挑衅,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柳姨,你的意思是让石……是让独孤师兄帮助赵钩,以门客身份进入不灭皇朝核心层?”徐霜儿这样问道。

    “不,上杆子的不是买卖,既然赵钩在前线损失巨大,他就必然急切于补充实力,我只要显露传奇的威势,就不愁赵钩不亲自招揽,那个时候反而是我们要尽量拿捏。”

    “没错,送上门的没人会珍惜,辛辛苦苦得到的才会加倍在意,不过我们的计划就要变一变了,霜儿你不再是许茹云,或者可以扮成卖唱的女孩,乡下来的女孩,总之,能成为独孤先生出手的引子就可以了。”美妇人以手指轻轻叩击桌面,这样言道。

    “可是,我又不是本地人,突兀出现我这样一个变数,难道不会惹人怀疑吗?”

    “不会,你当南越是我们炎黄吗?他们连户籍都没有完整的建立起来,整个郑京都还有着数量众多的黑户,而赏灯节时,本来就会有许多村镇的贫民前来郑京,那个时候整个郑京多出十多万人,你混入其中,根本就是查无可查。”

    “这个故事,我们要好好的计划一下,务求合情合理自然而然。另外,还有一点,仅仅只是成为一名皇子的门客,很难获得不灭皇朝的重要讯息吧?”虽然是躲风头,但石应虎也并不打算划水,国家任务能做就尽量做好。

    “成为皇子门客,已经是相对最容易的途径了,东西两厂以及锦衣卫的组织严密,虽然也吸纳传奇高手,但查验起来会非常严格,你若是能够成为十二皇子的心腹,自然可以通过十二皇子获得许多不灭皇朝的内部情报,这已经是一条相对最可行,最有可能达成的路子了。”

    南越共选出五十一位皇子,现在共有十五位皇子成年并加入军政商界,葵花老祖郑念,通过种种试炼,考核着十五位已成年皇子的水准,其中以大皇子赵德言,七皇子赵敬民,以及十二皇子赵钩相对最为出色,其它皇子也纷纷攀附于他们。

    然而,半年之前,十二皇子赵钩于军略上出现较大疏忽,导致自己负责的防线溃败,手下门客因此死伤殆尽,原本依附于他的皇子纷纷脱离,或者独立,或者开始向大皇子赵德言或七皇子赵敬民靠拢。

    除南越政府,十五位皇子以外,南越还有东西两厂以及负责全国警务工作的锦衣卫,随着皇子们开始长大,东西两厂这些年来开始斗得越发厉害,甚至就连锦衣卫也隐隐参加入这场权利斗争当中。

    但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因为只要作为四阶天人级武者的葵花老祖郑念还犹如定海神珍一般镇压在这里,整个南越就乱不起来,作为可能是环球最为老资格,最为长寿的老怪物,这位魔祖的强大可怕已经深入人心,南越人视之为神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是郑念所指,南越军民哪怕刀山火海也敢冲进去。

    …………

    三日之后,赏灯节。

    一切的一切的确如柳姨所言的一样,整个郑京化为不夜之城,比之平常要繁华热闹上十倍百倍。

    说是赏灯,当然不可能仅仅只是赏灯而已,舞龙舞狮,杂耍表演,乃至于满城的烟花,这一切的一切都将这座城市装点得如梦似幻,在炎黄古国已经没有的旧时节日气氛,此时此刻石应虎在南越的郑京体会到了。

    此时此刻,石应虎坐在一酒馆的二楼喝着酒,注视着窗外眩目的烟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首青玉案,真的是道尽了繁华景象,只可惜,举世风雨飘摇,这个国家即便有魔祖镇压着,又真的可以成为世外桃源,独立于这大争之世以外?)

    就在石应虎饮酒,赏灯,听着酒馆内歌女清音弹唱之时,远方有一辆车队缓缓行来,不断向四周的穷苦人派送红包。

    每逢节日,郑京四周的村镇人家都会大量的向京城内汇聚,有些是做些小本买卖赚钱,有一些是辛苦一年之后游览,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就是奔着皇子出行而来的。

    这一天,南越皇室要“与民同乐”,十五位已然成年的皇子都要行街于闹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数名气度森然的高手挡在了十二皇子赵钩的车队之前。

    剑拔,弩张!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