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十五章:南越双龙
    南越西线一役,朝野震动,不仅仅是因为千里毒林与长河流域的攻陷而已,更是因为那颗赤泽之首与破碎的龙珠。Δ.『ksnhu『.co

    经过检定,赤泽是一头已然半步四阶,随时有可能晋升妖神境界的异兽强者。

    在炎黄古国那边,炎黄人称四阶变异兽为大妖王,而南越这边则称之为妖神,这是因为国家体量与强盛程度不同,民间自然产生的反应,炎黄古国那边,四阶天人武者虽强,但也仅仅只是人类生命进化体而已,而在南越这边,因为极度崇拜“圣祖”郑念,视之为神,那么四阶变异兽当然也就是妖神。

    现在,一头几乎晋升到妖神境界的环球顶级强者,在距离妖神境界只差半步的情况下被狙击格杀,当然是天下哗然,新闻媒体就犹如闻到血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而至。

    南越网络上初期也是一片质疑之声,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份战果是真实的,然而,那颗赤泽之首与破碎的龙珠却是作不得假,龙珠内高纯度能量虽然因为保存不当的原因已经大量散溢了,但检测还是能检测出来的,的的确确是远超异兽领主等级的超高纯度能量,并且,能量辐射之下,赤泽的血肉肉身也在进化当中,那颗赤泽之首可是保存完好的,其血肉活性已然隐隐超越顶级变异兽王层次。

    随着检测结果出来,一切的喧嚣吵闹尽皆尘埃落定,无论军区西线是怎么做到的,哪怕是捡漏补刀成功,这依然是绝世大功一件,是让整个南越政府在整个国际舞台上都大有面子的事情,是可以提升国家影响力的事情。

    环球而言,才多少位四阶生命体?

    炎黄古国,当世数一数二的顶尖强国,追杀当世大妖九首魔蛟里赤媚多少年了,里赤媚依然活得好好的,顶多是从东半球逃到了西半球,依然为妖魔巨擘,无人降伏。

    这一次,南越放翻一头距离四阶只差一步之遥的大妖,可谓是人类文明对于变异兽文明的一次大胜利,是要载入南越国史的,哪怕在人类历史上可能也要占上一句半句的地位。

    此役后,南越十二皇子赵钩的民间支持率因此飙升,朝野声望大幅提升,因为他前期顶住西线压力近十年,硬是让一头半步四阶的大妖未能越雷池一步,保境安民,后期大胆任用炎黄顶级魔道高手“血修罗”独孤长卿,千里奔袭,最终格杀大妖赤泽。

    这些消息,从南越传回到炎黄国内的时候,许多魔道高手都是懵的,尤其是铁血社的许多高层……独孤长卿在国内也就一中上人才,怎么到南越就变成顶级魔道高手了?

    炎黄这边特战部安全局的工作人员都快要疯了,四面围追堵截想要把这条消息的影响压到最低点,为此不惜连爆二十多位当红艺人的花边新闻、出轨、离婚、出柜等等问题,然而石应虎这次搞出来的是国际新闻,炎黄魔道这边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

    好在,即便隐隐察觉出问题的魔道高手,大多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南越是不灭皇朝的大本营,更有魔祖郑念镇压着,无论是谁,无论是哪方势力想搞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并且,西线大捷,这件事对于十二皇子赵钩来说也并不尽皆是好事,至少有一点弊病,随着他将自身最后的一点缺点补齐,大皇子赵德言与七皇子赵敬民隐隐之间联合起来,本能的选择共同抗衡赵钩带来的强大压迫力,虽然,赵钩的实力并没有实实在在的显著增长。

    千里之外的十二皇子赵钩痛并快乐着,而石应虎同样也是如此,他一边修学不死印法,一边用好不容易积累出来的五点黄金潜能点,把气血系武道三大秘技中的最后一门太极拳秘技《真武开天劲》兑换出来。

    这门秘技,果然是高深莫测,精妙绝伦,石应虎发现自己……看不大懂!

    无论是形意拳秘技《虎形通神术》还是八卦掌秘技《鱼龙变-龙形搜骨》,石应虎领悟修炼起来都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的气血系武道根基就是形意八卦拳,而太极拳,神武系统倒是刷出来过几次,但石应虎一直因为这样与那样的原因,并没有去修炼。

    好在,万川归流,殊途同归,虽然《真武开天劲》的精深几乎隐隐在《虎形通神术》与《鱼龙变-龙形搜骨》之上,更加晦涩而难以领悟,但石应虎毕竟已然兼修两大秘技,气血系武道的丹道人仙境根基深浑雄厚,再加上太极神功、不死印法、太极杀体系的对照借鉴,花时间慢慢琢磨研究,最终总是能琢磨出来的。

    只是这个过程,就真的是酸爽难言了,许多时候想的头都快要炸了,又不敢瞎练,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通篇诵读典籍,希望书读百遍,其义自现。

    《虎形通神术》强精炼骨,《鱼龙变-龙形搜骨》炼气修意,而《真武开天劲》隐隐有些归于神灵的意思,更多讲的是一种心境精神的体悟,炼虚而不着实处,借假修真。

    这些武学道理,石应虎都知道都懂,但光知道光懂没有用处,需要更进一步的领悟,然后落到自己身上,才能成为自己的本事,就好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炎黄人都知道,都懂,但谁能真的切实领悟,并落到自己身上?若是能够做到,即便是出身底层,跨越阶级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真的能几十年如一日把这句话落到自己身上,在任何行业都能成为最顶尖的那几个人。

    石应虎研究武学,经略西线,然而他心底里同样也很清楚,立下如此泼天大功的自己,已经不可能继续在这里久呆了,否则的话赵钩也会担心拥有极高军事威望的自己,会把这里经营成独立王国,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果然,在西线大捷半个月后,一纸调令从郑京送至西线要塞,要求独孤长卿返回郑京,参加圣祖五百载大寿。

    在南越国,这是一份不容拒绝的邀请,是天大的荣耀。

    当然,哪怕是在整个环球,有胆色拒绝这份邀请的人也并不多,因为它来自魔祖/圣祖/行走于大地之上的不老不死之神,郑念。

    ………………

    是夜,烟花如雨。

    今日并不是任何传统节日,但在南越却又找不出比之更加盛大、更加热闹的节日了。

    今日,是南越举国共祖,郑念的五百载大寿。

    连列国都要奉上各种各样的礼物与祝福,稍有轻忽慢待,南越举国上下都会与你为难。

    宫闱长巷,那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的林立建筑,几乎令整个禁宫化为另一个世界。

    郑念喜欢盛唐时的风貌,因此南越禁宫当中的建筑风格,多有炎黄古风,值得一提的是,宫中最奢华的中央建筑,并不是郑念的居所,而是一直都空着的,这位老祖一生一世心心念念的,都是有一位真正的皇者可以住进去:中国是不能没有皇帝的。

    石应虎、梅洵、肖飞以及赵英等人,站在赵钩的身后,在大内太监的带领下,进入到禁宫当中。

    今日盛宴,连平常几乎足不出户的郑念也出席了,这个时候他倒没有计较主仆有序,而是坐到了最上首的高位之上,这是石应虎第一次见到四阶天人,眼前的郑念,是一位身着华袍,白发稚颜,整个人显露出一种极度妖异气息的男子。

    嗯,虽然应该并不是完整的男人,但这个家伙身上的气焰之强盛,却已然是石应虎生平仅见的可怕,石应虎只敢扫视一眼便不敢多看了,事实上郑念周身乃至于四周珠光宝气,若非石应虎的瞳力过人,甚至都无法透过宝光真正注视到这家伙的妖异之容。

    既不俊美,也不丑陋,更不平凡,就是妖异,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平顺得贴在毫无皱纹的脸颊上,男子面容,但却有着一股子女子的精致,很难,很难用言语来表述来形容。

    “今日大宴,无需拘礼、尽情尽欢。”

    “老祖宗令,今日大宴,无需拘礼、尽情尽欢!”随着随行太监的低唱高喝。

    百多名歌舞伎在一位绝色丽人的引领下从宫殿两侧的后殿门,彩蝶飘飞一般飞舞出来了,她们在四周悠扬的鼓乐声当中,载歌载舞。

    群舞当中,那名为首的歌姬最为美艳迷人,她在众多歌舞伎的伴舞下,不但不被淹没掩盖,反而更能显出她技高一筹,曼妙出众。

    只见场中裙裾翻滚,长袖飘荡,美人们婉转动人的歌声,能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艳丽舞姿,令晚宴四周的众多男子,心迷神醉。

    “独孤先生是否心动了?若是动心,一会我向老祖求肯一番,独孤先生刚刚立下大功,想来老祖也不介意许下一番佳缘。”

    石应虎这边正以欣赏艺术的眼光,欣赏那艳丽美妙的红白歌舞呢,突然听到一旁的赵钩这样言说道。

    “呃,那倒不必了。在下一心武道,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眼前秀色可餐,那餐也餐也就是了,如此美人也不该陪着我这个一心只想着练刀的疯子寂寞。”身负任务,石应虎当然不想拖家带口的,更何况他也并没有在南越久待的心思。

    当然,赵钩的心思则恰恰相反,他也怕石应虎/独孤长卿在一段时间后跑路了,因此的确是真心实意的为石应虎拉红线,有了老婆有了孩子,人一般就稳住了。

    “长卿,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你崩得太紧了,刚猛太过,你这样的男人啊,正需要像这样千娇百媚的女子调和。”举着酒杯,赵钩似乎是心意早已,他略开玩笑般这样言说道。

    石应虎笑了笑,并没有应答。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领舞的绝美女子已越众而出领唱高歌:

    “花萼楼前雨露新,长安城里太平人。

    龙衔火树千重焰,鸡踏莲花万岁春。

    帝宫三五戏春台,行雨流风莫妒来。

    西域灯轮千影树,东华金阙万重开。”

    一曲唱罢,倏暗,紧接着忽然众女手上变戏法般多出一盏盏彩灯,霞光耀射中百灯齐舞,在大殿的空间变化出千万种由舞动轨迹所编织出的图案,人人看得目不暇给,叹为观止。

    当殿内重明时,众舞伎已从来路退出殿外了。

    喝采之声,顿时震殿响起。

    在这间隙时分,宫娥适时如流水般将美味佳肴诸般珍味奉上席来,自然又是另一番的热闹。

    酒过三巡后,有数百名雄纠纠身披甲衣的禁军卫士,从正殿门进入,他们排成各种阵势,分持刀抢剑盾,表演一场充力学美感的“兵阵歌舞”。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

    这一首,是《舞曲歌辞?凯乐歌辞?破阵乐》,也是炎黄著名的古唐诗歌之一,只是在现代炎黄国内都已经很少有人吟唱了,石应虎都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听到歌舞版。

    不过,以这首唐歌来作为五百载大寿的开篇,郑念渴望一位“秦王”的心思,还真的是丝毫都不加以掩饰啊。

    在石应虎思索的时候,这首并不太长的秦王破阵乐已然到了尾声处。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兵阵歌舞比对起刚才艳丽的舞伎,又是另一番满阳刚味道,但同样扣人心弦。

    “兵舞”既罢,大皇子赵德言领着赵敬民、赵钩以及其他王亲贵胄共同向老祖郑念祝酒,这再一次掀起宴会的*。

    及至气氛稍稍平复下来时,赵德言长身而起,朗声言道:

    “身处这大争之事,动乱之时,仅仅只凭歌舞巧技,终究难以立国立威,南越有今日之强盛,首在郑祖立下的以武立国方针,又能广揽各方贤材。今晚际此盛会,依我南越之传统,一场武试当不可缺,本殿下今日就抛砖引玉,派出光武军大校徐传雄将军,接受挑战,点到即止,不论胜败方,两方各有封赏,以为助兴。”

    因为赵德言的这番话语,殿内立时爆起一阵阵的喝采声。内有变异兽文明,外有血月诸神,在如此的大环境之下,就已经注定了朝野风向,武人地位提高,武风鼎盛。

    …………

    一听到赵德言这句话,本来正准备饮酒的石应虎,直接就把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了。

    戏肉来了,赵德言与赵敬民压不住赵钩在军事上已然取得的功劳与战绩,那么就只能在殿前武试上尽可能的找回来,毕竟,他们之前的军事表现事实上是比赵钩更强的。

    只是因为石应虎斩杀赤泽,让赵钩直接翻盘,赵德言与赵敬民没可能也没本事也找一头变异四阶的妖神来杀,那么他们就只能对赵钩身边的这些武者下手,借以告诉其它人,我们的力量并不逊色于赵钩,甚至说明赵钩在次西线大捷中的运气成分。

    在派系势力的角逐中,最重要一环就是争取敌对或中立的人投向自己的一方,以让已方力量无限膨胀,而其先决条件就是显示自己的一方占在上风。

    毕竟,趋利避害,攀强压弱,这是人的本能。

    在赵德言开口后,在众人的注视当中,一名腰配连鞘长剑的青年军官来到殿前,向郑念下跪叩首,并道:

    “光武军大校徐传雄,请战‘金枪无影’梅洵先生。”

    “哼!”恼怒的低哼一声,梅洵一掌拍开面前的长桌,起身迎战,不管打不打得过,在这种时候不敢迎战,梅洵以后也不用混了,更何况这是在郑祖面前。

    “小飞,小心些,大皇子和七皇子联手,来者不善。”石应虎双眼微眯,他向一侧提点了肖飞一句。

    既然已经图穷匕现,那么踩人就必然会踩的很彻底。

    一旁的赵钩脸色也哪怕难看,他的情报系统并没有得到赵德言与赵敬民两人身边高手已然回归的消息,因为赵钩以为他们并不敢在郑祖的寿宴上闹什么事。

    现在看来,却是他的情报系统应该已经被黑掉了,这段时间传递给自己的全部都是假情报,赵德言与赵敬民身边的高手,已然从南越各地返回了,杀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为防意外,两位先生还是先检测一下吧,也好以最完善的状态上台比试。”赵德言出头,赵敬民补刀,已然传唤医者要在徐传雄与梅洵动手之前,检测身体状态……以避免梅洵战败之后,托辞有伤,虽然他未必敢,毕竟这场战斗是在郑祖面前打。

    “不必了,武人对于自身的状态,难道还没有一个明确的估摸吗?”梅洵扫握金枪,人如大鸟般飞扑到场中,显露出不俗的轻功修为,引起阵阵喝彩。

    “既然梅先生不用,那么我也不用了。”徐传雄缓步走入场中,并未施展任何的轻功,然而数步之间,便自然而然有一股如山如岳般的气势凝聚起来。

    “梅先生,请!”

    锵然间拔出长剑,徐传雄摆出一个剑术架子,极有礼貌的这样开口言道。他本来就昂然挺拔,此时此刻一身黑色的南越军服,执剑而礼,那身风姿,令在场的女孩们隐隐发出压抑不住的尖叫。

    一看徐传雄这个剑术架子,石应虎就知道老梅要糟糕了,因为杀戮过多,眼前这个家伙的杀气已然修到聚散由心的境界了,虽然杀气强弱并不能直接代表武功高低,但一个人能够杀戮无算而自身却毫发无损,这无疑也是能说明问题的。

    至于梅洵,水准是有的,但毕竟已经老了,最要命的是他的锐气随着衰老而消退,尤其是身立大功,是抱着回来享受荣华富贵的心思返回郑京的,他已经不想再参与进大皇子赵德言、七皇子赵敬民、以及十二皇子赵钩之间的角逐厮杀了,打算在这次寿宴之后就向十二皇子辞行归隐。

    然而,权力场,哪里是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梅洵不想卷进来,不想卷进来,可是仅仅只是抽身而退的速度稍稍慢了一些,就已不得不去迎战了。连赵构都没想到,没察觉赵德言与赵敬民这次的算计,他梅洵又哪里察觉去。

    “喝啊!”

    在比斗开始的那一刻,梅洵便陡然厉喝一声,周身爆发出猛烈的气流,他居然在刹那之间就将自己一身内功真气催动至最巅峰境界,而后枪出如龙,恍若狂花乱舞一般冲击向对手。

    梅洵自己也非常清楚,相对于自己和肖飞,独孤长卿才是这些人的目标,自己两人仅仅只是添头和垫脚石,但对手抱着这样的想法,就必然会想速战速决,一方面减少消耗,另一方面增幅自身迎战独孤长卿的气势。

    因此梅洵解读对手心理,在第一时间就将自身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来了,只要对手针对自己的心神有一丝一毫的不凝聚,便会败北!

    宫殿大厅的中央可以供百人起舞,当然是非常宽敞的,然而对于传奇先天境界的武者来说,事实上却不大够大,恢宏的金色枪影在比斗开始的那一刻,几乎同一时间刺到徐传雄的面前,刺到这个年轻军人的前额眉心处。

    然而,在自己即将得手的一刹那,梅洵的心神却闪过一丝犹疑,因为他是正面面对郑祖,而徐传雄是背对着郑祖的,因此梅洵一枪要将徐传雄的头颅爆开的前一刻,他的心中自然而然闪过一个念头:“我在郑祖面前杀人,不好吧?”

    非南越本国人很难理解,但就像炎黄国人,尤其是老一辈炎黄国人崇拜开国太祖一样,灾年时期,很多乡镇领导不肯上报灾害报告,一片报好:因为他们不想让那位分给他们土地的老人,知道现在正在有人饿肚子。

    不是因为自己的官帽子,就是因为这样朴素的心理,不肯上报灾害报告,不肯申请国家救济。

    郑念对于南越国人的影响就到了接近这个程度的地步,因此梅洵爆发全力卡着比斗开始那刹那出手,不是偷袭胜似偷袭,但在偷袭即将得手的那一刻,却略有些手软。

    他这一手软不要紧,那杆金枪的锐势也因此稍缓三分。

    就犹如击入水波当中般,金枪刺入徐传雄的护体真气中,引起扩散状的阵阵涟漪,就像睡着一样的徐传雄眼睁睁注视着那枪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自身护体真气破开,几近自己眉心……他看到梅洵握枪的五指拉紧了。

    (赌对了!)

    也就是在这瞬间刹那,徐传雄的身形切出一道幻身,硬生生以毫厘之差错开金枪,那尖锐至极的枪风甚至撕裂开他一部分脸部肌肉。

    然而,华丽极致的剑光闪动,犹如流星滑过,刹那璀璨!

    噗!

    梅洵与徐传雄的身形交错开,梅洵手执的金枪上未沾上血污,而徐传雄倒执的长剑上,鲜血点点滴落。

    传奇先天境武者,高攻,高防,攻防两极,但护体真气的强度却并不是恒定的。

    传奇先天境武者,尤其是初阶先天境武者,因为真气输出上限的问题,需要在极攻极防这两个方向上做出选择。

    梅洵在出手的最初,攻出那不是偷袭胜似偷袭的全力一枪,就是想趁徐传雄精神注意力在自己身上集中度不够,一枪破开护体甚至爆头,然而大量的真气全数涌入枪法中,梅洵的护体真气就自然有所下降了。

    梅洵出手的枪劲杀气对冲徐传雄的护体真气,双方处于极速对耗状态,这甚至让梅洵的护体真气进一步略降,也就是在这一刻,徐传雄自己的护体真气被破开,然而他却凭借眼力、步法、判断避开攻击,凭借隐隐超出传奇初阶的超卓攻击力,一击将梅洵重创。

    并且,他是真的抱着杀人的意志去的,那一剑若非梅洵经验老道,本能的略一趋避,那一剑就将他整个人斜分了。

    当然,这一战也是双方都想要速战速决,才打出这样的效果的,否则传奇先天境高手除非存在阶位差距,不然要数招内放翻一名同阶高手,还是比较困难的。

    “据说十二皇子殿下麾下的剑士肖飞剑术精奇,在下想讨教一番,不知可敢赐教?”脸颊一侧处鲜血流淌,然后手执染血的长剑,徐传雄整个人却扩散开种杀意狂气,他剑指肖飞,如是言道。

    “可恶!”肖飞眉头一挑,当时就要站起来。然而这时,一只手掌却落在他的肩上。

    “殿前比斗,以为贺礼,像这样的事怎么能少了我。你不是想比吗?跟我比吧。”石应虎很清楚自己根本避不开的,肖飞被击败之后就是自己了,更何况肖飞还弱过梅洵一些,眼前这个家伙身经百战,哪怕已然被破开护体真气一时难复巅峰,肖飞也绝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如此,那就别送了,凭白提升对手的气势。

    “哈哈哈哈,独孤先生有兴趣直接上场指教,当然是我兄弟的荣幸,只是同样是用刀的,我面对独孤先生也是手痒无比,不如,我们先切磋上一局?若是我不能敌,再叫我兄弟下场。”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爽朗的话语声传出,紧接着,一名腰间佩戴长刀的黑服军官,来到殿前,向郑祖下跪叩首。

    “光武军大校寇野,请战‘血修罗’独孤先生。”

    这名男子,与徐传雄一样也是光武军中的大校,然而他的气质却又与徐传雄截然不同,开朗、肆意,并没有徐传雄身上那种阴柔狠辣之感,只是,隐有霸意。

    “神武系统提示,拟态目标选取中……选取完成。”

    “契合度百分之六十二,拟态完成,击败/击杀此人,有百分之四十五的几率可获得获得血战十式(中级武学),有百分之九的几率可获得获得九玄*(顶级武学),有百分之八的几率获得梵我如一(顶级武学)潜能点+1。”

    “契合度百分之六十四,拟态完成,击败/击杀此人,有百分之四十七的几率可获得获得血战十式(中级武学),有百分之十的几率可获得获得换日*(顶级武学),有百分之七的几率获得七十二路霸刀(顶级武学)潜能点+1。”

    在石应虎走入场中时,他眼前光影闪烁,居然徐传雄与寇野的身上,分别获得神武系统的拟态猎取提示,也就是说击败他们二人当中的随便一人,便可以获得一点潜能点或至少中级以上的武功。

    (哈,倒也算是添头。)石应虎这段时间修学钻研太极拳秘技与不死印法,学得头都快炸了,因此对于其它高明武功倒是暂时不贪图了,只是能多获得一点潜能点也是好的。

    长刀横划于身前,殿中黑袍长发的男子笑道:“谁先都行,你们两个一起上也无所谓,快点来吧,莫让诸公等得扫兴。”石应虎这段时间修学攻防借力之术,倒真的不介意眼前这二人联手一块上,若是他们配合稍不默契,在太极杀面前恐怕还不如一个一个上,即便他们二人的配合默契无双,石应虎金刚境中期的体魄,也并不畏惧。

    “我欣赏自信的人,只是独孤先生似乎比我还要自信,那我,就好好验证一下独孤先生的实力,是否真的足以支撑这份自信了。”当然不可能去围殴石应虎,若是两人联手的话,即便是赢了石应虎,打击十二皇子气势的效果也没了,恐怕反而起反效果。

    缓缓将一柄暗金色的长刀拔出刀鞘,寇野目光微眯,与石应虎对视着,虚空当中,已然似有战阵厮杀声传来。

    此刻,明明是南越老祖郑念的五百岁大寿,然而血腥杀气却自这大殿当中弥漫开来,寇野也是抱着动手杀人的心态的,而石应虎,他都不是南越人,对这个国家也无任何情感归属,出手之时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