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娇妻:厉〕〔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情深入骨,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全能召唤师系统〕〔狂武斗尊〕〔神兽召唤系统〕〔经年情深:苏律师〕〔我去1999年〕〔近身狂婿〕〔从特种兵开始崛起〕〔我的人生变成了通〕〔都市之出人头地〕〔平凡少女重生记〕〔修真狂少〕〔医品兵王混花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第565章 入门【二合一】
    “前辈,我们已经进入上国境内了。”

    两道长虹,在这天际疾驰,分前后之列,在太一的身侧,身穿兽皮的招耶声音传来。

    太一,眉头则是微微皱了起来。

    就在刚刚一刻,他明显能够感觉到,有着一股神识之力,从他的身上横扫而过,显然这神识不是从个人的身上散出。

    而是以阵法连接的形式,想来这就是那上国的探查禁制。

    任何进入这禁制范围,都会被察觉。

    不过太一却非如此,他有着玄墨的神识护佑,纵然是这上国的探查禁制,也是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正如招耶所说,现在已经进入了那所谓上国的境内。

    只不过就是目光所见,这上国境内,和其他地方相比,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依旧是连绵山林,一眼望去,无穷无尽,根本寻不到这山林的尽头。

    仿佛再疾驰几个小时,眼前景色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主人,应该是到了。”

    玄墨的声音,在太一耳畔响起。

    太一的目光,随着玄墨的声音,朝着前方望去。

    在这前方连绵的山林尖峰上方,有着一座城池存在,这城池正悬浮在这天际之上,若是没有猜错,这城池应该就是招耶口中的上国之地。

    这,倒是让太一没有想到。

    之前太一一直以为这上国应该是一个国度之地,可是现在看来,绝非如此。

    虽然这上国称之为上国,而其实,不过单纯的就是一座城。

    远远望去,这漂浮的城池,规模之宏伟,只是属于一般的程度,还比不上洪荒不周山巅的大日神宫,不过在这小世界之中,却是算的上奇葩一朵。

    相比小世界其他之地的那些部落,这上国的城池,就已然是仙境之地。

    毕竟这一路而来,太一也是看到这小世界的千奇万景,看到那一处处散落在各处的部落,对于这些部落之地,太一有些无语,这小世界虽然不大,却也是有着一定的规模。

    并且按照推算来看,这小世界有着修士入驻也是长久之事,怎么就没有丝毫的发展,这么多部落都是处于原始的生活状态。

    放在任何一个生灵圈子,这样的事情都不太可能发生。

    除非,有人刻意为之。

    “看来是有意为之。”

    而当太一看到那上国的时候,心中稍微有了些答案。

    并非是这些生灵愿意以部落的形式生存着,而是从这上国之内,有着压迫,逼着他们不得不以这种部落的形式生存。

    简单来说,就是愚化。

    因为从太一的角度看来,这上国城池,虽然恢弘程度属于一般,可是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其他,都是与混沌大世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没有普及。

    为何没有普及?!

    原因也很是简单,因为这上国的主宰,不想把这些东西普及开来,仅此而已。

    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下面的生灵懂的越多,欲求越多,就越加的不安稳,反而是什么都不知道,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活的更加自在。

    就在这个时候。

    太一的眸中,有着十数道流光流光,这些流光疾驰而来的方向,显然就是太一所在的位置。

    “前辈,是上国巡使,一会前辈不需言语,交给我便是,不过要前辈屈尊一下,在名义是我的附属手下。”

    招耶连声开口,显然对于这种情况,丝毫不感觉到意外。

    “嗯,”

    太一微微点了点头,他倒也是不在乎这些。

    二人长虹疾驰的位置,在悄然之间,发生了一个交互替换,原本是太一在前,招耶在侧,现在变成了招耶在主位,太一在侧位。

    并且为了更加的具备真实性,太一还跟自己变了个模样。

    身上所穿的红花黑袍消失,转而也是兽皮。

    银发亦是隐藏了起来,就是平淡无奇的黑发,乍一眼看去,现在的太一,就是招耶身边的一个小跟班,没有丝毫的不同。

    “停下!”

    一声暴喝,炸响。

    那十数道疾驰而来的流光,停留在太一和招耶的身前,一个个都是身着黑色的铁甲,用极为冷峻的目光看向太一和招耶,这冷峻目光之中透着极致的蔑视。

    由此便是可以印证刚才太一的想法。

    这上国之地,完全是对这小世界进行着愚化统治,从骨子里完全看不起这些生存在小世界之中的生灵,全然当他们是牲畜一般,按时从这些生灵身上搜刮供奉,至于其他的,任由这些小世界自生自灭。

    “上使息怒,我是‘涪’部落的首领招耶,这一次前来,是为了上贡。”

    招耶连连是躬身弯腰行礼,点头哈腰的说道。

    这个在太一眼里刚强的汉子,在这些上国卫士的面前,完全没有了丝毫的架子可言,恭敬的不像原本的模样。

    而且这些卫士的修为,最多也不过就是混玄两三脉,与招耶的修为相差甚远,可是招耶完全不敢得罪这些上国卫士,因为招耶很清楚。

    这些卫士的后面,是上国这个庞然大物,一手指头就能把他的部落给灭的一干二净。

    “涪部落?”

    这卫士眉头微微一皱,接着一扬手,有着一本典册在他的手中出现,随意翻了几下,眉头皱的更紧:“你们部落还没有到供奉期。”

    话语出口,周围的卫士,纷纷是眼中显露出狠色。

    “说!所来什么目的!”

    这卫士长,厉声大喝,俨然就要动手的节奏,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打过。

    对于这卫士长来说,早已经是蛮横惯了,在这上国境内,根本没有生灵敢违抗上国卫士,都只有听从命令,乖乖听从惩戒的份。

    “上使息怒!还请上使明鉴,我这一次是真的来上供的,上使可以清查,上次我涪部落实在是没有办法,欠下了三分之一的供奉没有上交,只得将我的两个儿子压在上国之内,我这一次是带着足额的供奉,来换取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

    招耶一番话,说的痛心疾首,若不是太一知道这小子在瞎胡扯,恐怕都会信了。

    这货,还真有做演员的天分,起初太一还以为这家伙只是个傻大憨,现在看来,这个叫做招耶的家伙,脑子还算是灵光。

    这卫士长听了招耶这一番话,眉头皱了起来。

    盯着眼前的典册,神色极为严肃,沉默了半晌。

    又是抬头看着招耶和太一,朝着太一和招耶的这两张脸,认真仔细的端详了半天,眉头依旧是皱着,他身边的其他卫士,有的悄悄的靠上前耳语,显然是在和这卫士长商量着什么。

    招耶则是带着一脸的笑,憨憨的看着这卫士长,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老实人,怎么也不像是个满口胡诌的主。

    从下意识之中,这卫士长也是选择相信了这招耶的鬼话。

    约莫,三五息的时间。

    这卫士长脸色微微一松,冷哼了一声:“这一次就放过了,交完供奉之后,必须立刻离开上国境内,否则我断然不轻饶!”

    招耶连忙是点头哈腰,那叫一个礼数周到,生怕是惹得这卫士长有什么不高兴。

    一句话出,这卫士长转过身,带着其余的卫士,疾驰远去,继续去巡视其他的地方。

    其实招耶的这一招,也算是极为有趣。

    这也算是招耶抓住了一个伪装点。

    因为这些在外巡视的卫士,他们并没有能够查知供奉的权利,也就是说,招耶说自己是不是缺供奉,是不是压了儿子在这上国,这些卫士根本查不到。

    以他们的权限,还做不到那么复杂的事情。

    毕竟,他们只是在这上国城池之外,四处巡查的卫士,仅次而已。

    正所谓狐假虎威,他们之所以气势这般强盛,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们是背靠着这上国。

    就算要查,也得等到回到上国之内,去走一套很是复杂的流程。

    这卫士长自然不会闲得慌,去做这种对于他自己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利益的事情,反而会平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

    对于这卫士长来说,上国是何等地方,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见谁敢在上国之地搞什么小动作,这招耶乃是来交供奉的。

    所谓交供奉,气势就是给这上国送钱。

    送钱这种事,没有道理阻碍才对。

    单单是这个从理论上他就不能阻挡,因为一旦阻挡了,这事情被上面知道,其他暂且不说,大概率他将会受到责罚,毕竟‘供奉’这个东西,乃是上层最喜欢的。

    阻碍供奉,就是阻碍上层大佬收好处。

    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因素来考虑,只要招耶提出自己是来交供奉这个事情,这些上国卫士,就不可能拦下,就必须放招耶入上国。

    至于之后…

    招耶心里清楚,一旦自己被查到,那就是死罪一条。

    不过为了帮太一,为了帮自己整个部落的恩公,招耶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赌这一把。

    “前辈,请。”

    招耶低声开口:“还得麻烦前辈伪装一阵子。”

    “嗯。”

    太一微微点头。

    随后,二人化作长虹,朝着天际上空那一道悬浮的城池疾驰而去。

    越靠近这城池,太一越发的能够看清楚这城池的轮廓,这城池的建筑物,呈现一个从外到内的环形,而且越往中心,建筑物越高。

    也是能够看见这上国城池之内的修士。

    这里的修士,和招耶这等修士,完全不一样。

    都是穿着锦袍绸缎,与混沌大世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相对一比较,招耶这些人就是纯粹被放养的野人,是下等种族,而这上国城池之中,都是这小世界的贵族,是统治者。

    这样的境况,还是很少见的。

    在修真界,理论上来说,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应该是弱肉强食的铁血规则才对,强者就应该享受至高的待遇,弱者就应该趴在地上。

    可是在这小世界,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这城池之内的很多修士,太一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他们的修为很多都并不是很强,完全比不上那些散落部落的首领修为,但是他们却是能够凌驾在强者之上。

    无论是他们的生活,还是其他的各方各面,都是在这小世界的上层,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

    比如先前的那些巡查的卫士,这些卫士的修为远远不如招耶,一群招耶挥手间就可以灭杀的卫士,可是招耶面对他们的时候,却需要对他们点头哈腰,二者之间的地位和实力,已然是完全是搞反了。

    这种情况,必然是人为在推进,在刻意如此,塑造这么一个世界架构。

    “前辈,可以进城了。”

    等到那些卫士全部都是远去,招耶在前面引路,小声的给太一传音,生怕被那些离去的卫士听到,从而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二人的身影,很快便是来到了这城池的边缘,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门之前。

    这门,一眼望去,足足有着百丈之高。

    其上刻印着极为繁奥的符文,不需多想,想来是阵法之印。

    “前辈稍等。”

    只见招耶走在太一的面前,来到这城门之地,微微抬手,在他的手中,有着一枚古铜色的令牌翻手出现。

    当这令牌出现之后,从这令牌表面,有着微微古金光芒散出,这巨大的城门,在这古金光芒的照耀之下,竟是缓缓打开,有着一种密藏之门开启的错觉。

    “主人,屏住呼吸。”

    玄墨的声音传入太一耳中,太一亦是在同一时间,将自己的气息给封闭,有着古金色的光,从这门中散出,瞬间倾落在太一的身上。

    太一的一切,都被这光芒穿透。

    这,明显是更为细致的监测。

    不过所幸的是太一有着玄墨,在玄墨的神识护佑之下,这古金光芒所监测的一切,都是在玄墨刻意为之。

    换句话说,这上国之地的监测禁制,从太一身上所感知到的东西,都是假的。

    在这上国之地的禁制之中,太一就是招耶身后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部众,仅此而已。

    “前辈,请。”

    招耶走在前面,小声的说着。

    太一跟在其后,直接踏入了这巨门之内,进入这上国之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