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萧长夜柳依依〕〔镇世仙尊〕〔封少的掌上娇妻〕〔修罗宗师裴君临王〕〔旗木老卡与皮皮鸣〕〔浪子宰相〕〔半步传说〕〔染爷,今天掉马不〕〔当皇后穿成影后〕〔食色生香,一品美〕〔生而为王〕〔无双姑爷〕〔隐婚溺爱:神秘老〕〔在绝地求生里吃鸡〕〔从契约宠物开始〕〔八零宠婚:甜妻太〕〔我眼里只有金子〕〔重生后我被摄政王〕〔医者无眠〕〔女配她成了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二次元势力称兄道弟 第67章 没朋友的薙切绘里奈
    欢声笑语中打出了gg。

    秒,妙不可言。(此行字应该是原谅绿)

    当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李林不由地想到了这两句话。

    这下子就相当地尴尬了。

    估计薙切绘里奈是听到了刚才薙切仙左卫门为了拉拢李林而说的话,所以她才会气冲冲地走过来。

    就在李林想着这些的时候,从这个大厅之中的一个走廊之中走出了身穿远月学院服饰,一头金色长发,双手抱胸拥有强大气场的薙切绘里奈,而她后面则紧紧地跟着一位跟班绯沙子。

    “祖父大人,你在想些什么呀!”薙切绘里奈表情相当不悦地看着他的祖父说到:“结……结婚什么的,这是要双方两情相悦的,我才不会和来路不明的人结婚的。”

    薙切绘里奈还真是单纯,看起来她现在已经被少女漫画毒害颇深了!

    在批判了一波她的祖父之后,绘里奈就把目光给转移到了跟她祖父交谈的那几个人身上。

    要是那个人长得还可以礼仪也很到位的话就算了,要是个lowbee的话,绘里奈认为自己有必要跟自己的爷爷谈一谈人生。

    然后当把视线移到了李林身上的时候,她愣住了。

    而坐在座位上的李林带着微笑朝着绘里奈打招呼:“晚上好,绘里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

    薙切绘里奈,今年十三岁,先天拥有高人一级的味觉,并且在之后的地狱式训练之中充分地把这等能力给开发出来了。

    在小小的年纪之中就拥有了这般能力,于是“神之舌”的称号就被冠以到了她的头上。

    许多人都只看到了她表面上的光鲜,殊不知在这背后她做了多少的努力,为了开发出她的能力,她的童年几乎是在训练与学习之中渡过的,而到现在,对于她来讲最大的兴趣也就是偶尔看看少女漫画和绯沙子抽抽鬼牌。

    至于交往圈子?

    绘里奈交流最多的也就是自己的家人,至于朋友?

    emmmmmmmmm

    绯沙子应该算一个吧……

    她的女性朋友很少,至于男性朋友?

    那是啥……

    绘里奈表示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一般跟她接触的男性大多是请她品尝美食,很多餐厅都不会得罪美食评论家,尤其是薙切绘里奈这种“神之舌”的bug。

    因此他们往往是对薙切绘里奈毕恭毕敬,要不然一个差评,他们这个餐厅别想活了。

    于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基本上没有一个男性能够用正常朋友的态度来对待她。

    然而长久以来没有男人缘的薙切绘里奈今天却为了一个男生所困。

    具体就是昨天夜晚,当绘里奈和绯沙子回到宅邸之后的抽鬼牌大战。

    那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而绘里奈则被绯沙子杀地大败。

    现在已经到了第九局的最后时刻,荣获八连败,脸都被憋红了的绘里奈像一只炸毛了的猫咪一样,她紧紧地盯着手中仅有的两张牌。

    而只剩下一张牌的绯沙子正全神贯注着准备最后一波抽牌,抽鬼牌的实质就是打心理战,任何心里的情感都有可能表露到脸上。

    而在情绪很不稳定的情况之下,她的面部表情展露出的感情会更多。

    比如说现在。

    当绯沙子把手移动到绘里奈左边那张牌的时候,她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而当绯沙子把手放到了右边那张牌的时候,她的表情突然又放松了下来。

    这个实在是太明显了,平常绘里奈大人可不会这么明显的。

    是有什么心事吗?

    那么,作为绘里奈大人的秘书就应当帮助她解决所有的问题。

    于是,绯沙子放下了手中的牌,她用关心的语气问道:“绘里奈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您今天看起来有心事呀!”

    听到了绯沙子关心的话语,绘里奈突然一愣,随后她放下了牌。

    绘里奈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怀春少女一般的表情,她抬起头看向了房间顶上的那盏吊灯像是在看着什么虚无的地方一般。

    “呐,绯沙子,你还记得今天晚上的那个人吗?”

    听到绘里奈提到了这件事,绯沙子露出来一副思考的表情,那个人,额就是乘着她离开的那段时间到绘里奈大人旁边的那个人么。

    可恶,那种无礼之徒,于是绯沙子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直接问到:“绘里奈大人您是说的那个乘着我不在而到您身边的无礼之徒吗?”

    啊,绘里奈突然一愣,她发现好像绯沙子误解了李林在她身边的目的。

    对于有些事情就会钻牛角尖的绘里奈就连忙解释道:“不是的,绯沙子你误解了,当时那位只是在那里保护我罢了。”

    保护?绯沙子一脸懵逼,她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绘里奈说到:“请详谈这件事情。”

    于是绘里奈就把这件事情的详情告诉了绯沙子。

    “原来如此。”绯沙子点了点头,然后她向绘里奈问道:“那么绘里奈大人现在又为了什么而感到困扰呢?”

    “这个嘛!绯沙子……”绘里奈表示自己根本无法理清这些事情,她有些自暴自弃地躺在了床上,伸出来左手挡住了吊灯的光芒,她有些疑惑地说到:“呐,绯沙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起那个人就不自觉地感觉有些烦躁,觉得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

    “烦躁吗?”绯沙子歪了歪头:“是很讨厌他吗?”

    “不,不是的。”绘里奈直接摇头否定了绯沙子的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总觉得想到了他觉得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一听这话,认真严肃的绯沙子突然慌了起来:“难道绘里奈大人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这可真是不妙,明天我们去检查检查吧!”

    “啊,我想应该不是的……”绘里奈看着突然认真的绯沙子突然一愣随后有些哭笑不得地否认到。

    “不,这可不行,绘里奈大人,我们不能放过这一丝可能性。”绯沙子突然显示出了身为秘书该有的威严,她直接带上了严肃的表情说到:“绘里奈大人,明天的行程我会空出一些时间,明天去检查检查身体吧!”

    “哈,好吧!”

    对于认真起来的绯沙子,绘里奈表示只能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