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透视神医在花都〕〔特战之王〕〔神医毒妃:邪王轻〕〔捡个王爷去种田〕〔暖婚厚爱:陆先生〕〔陆先生,爱妻请克〕〔我家王妃富可敌国〕〔重生之嫡女有点毒〕〔弃妃,你又被翻牌〕〔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超宠契婚:老公,〕〔秦苒隽爷程隽〕〔秦语秦苒程隽〕〔秦苒程隽〕〔今天三爷给夫人撑〕〔重生之女将星〕〔太上执符〕〔汉阙〕〔神级文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媳妇有点甜 第五百一十九章,自来熟的大娘
    杨舒华被吓了一大跳,脸上血色都没有了:“什么?詹霆受伤了?他伤得重吗?”

    王明珠眼里露出犹疑,杨舒华急催:“你老老实实跟我说,詹霆是不是伤得很重?”

    王明珠眼泪滚落,掩口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我阿婆说,他的腿伤得特别重,医生说他的腿可能——”

    这未了的话,杨舒华自然也能够听得出来。

    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好在是在医院,很快就被就醒了。

    杨舒华抓住王明珠的手:“明珠,你说的都不是真的是不是?”

    王明珠眼里含泪:“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听错了。阿姨,您得坚强啊,卫大哥现在正等着您过去照顾他呢!”

    “是,我得过去,我得亲自过去!”杨舒华跳起来。

    王老太太挂了王明珠的电话,就去找人遮掩卫詹霆受伤的消息,不让顾长安知道,谁知道下面的人那么迅速,竟然已经跟顾长安联系了。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卫詹霆进手术室之前就跟送他过去的士兵说了,让通知顾长安过来照顾他的伤,所以那边早早就通知顾长安了,要不然的话,一般都要等卫詹霆从手术室出来之后,看他受伤的轻重,再根据他的意愿和实际情况,才会决定通知家属。

    王老太太得到消息的速度已经是很快的了,原本还以为有机会暗中操作一番,谁知道竟然还是慢了一步,由此也可见卫詹霆对顾长安有多上心,也不知道明珠那边会不会顺利了。

    但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才行。

    上面原本就对他们不满,要不是这一次战事要用到他们,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要不然的话只怕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被上面的首长发话收拾了。

    想想,被上面的大首长针对,那能有得了个好的?

    可谁知道,本来形势还挺好的,结果就闹出了这样的丑事来。

    若只是一时糊涂也就罢了,何芳都给儿子生下那么大的儿女了,这错误可就错得有点离谱了。

    想要遮掩都不好遮掩。

    更别说现在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儿子基本上可以说是保不住了,可会不会牵连到王家其他人身上去,却是上面的首长说的话算数。

    听老头子说,这一次应该是不会牵连,但他跟大孙子在战争上拼死拼活攒下的功劳,只怕也得抵消出去了。

    原本老头子就说过,这一次战事之后,大孙子肯定能够升到正团职位,可现在,别想了。

    王老太太眼里闪过一抹冷意,挂了电话之后,就将心腹叫进来:“……无论如何,都不要让顾长安那么快去到卫詹霆跟前,也绝对不可以留下任何痕迹。”

    “是!”一个低声应道。

    顾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安完全不知道王家背后的这些算计。

    她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到了中转站,她赶紧下车去了售票大厅,很快就买到了前往省城的车票。

    售票员一边把车票给她一边提醒她:“还有四十五分钟就要开车了,记得要准时上车,别耽误了开车。”

    “好的,谢谢您。”顾长安道了谢,背上行李包又急匆匆的去了候车大厅,因为候车的人不是很多,她看了看,还有一点时间,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个半路停靠时买的鸡蛋慢慢的吃起来。

    她出来得太过匆忙了,根本就没来得及准备食物,不过幸好她这些日子一直以来都有担忧,也怕事出突然自己毫无准备,所以私底下换了一些全国粮票在身上,要不然的话,她这几天只怕都得饿着了。

    “闺女呀,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顾长安吃完了鸡蛋,正觉得喉咙有点儿干,想拿出水壶喝口水,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乡下来的中年妇女,手里提着个大蛇皮袋,看着装了不少东西,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正一边擦汗一边咧嘴朝她笑,一口乡土味儿的问她。

    顾长安没有回答,只是朝对方淡淡一笑,就继续喝自己的水。

    倒不是她高傲,只不过出门在外,她总是习惯性谨慎。

    虽然对方看着很淳朴,但这个世界上,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多着呢。

    有时候吧,越是淳朴的人,才越具有迷惑性。

    对方倒像是被她的笑闪花了眼一般,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才愣愣的说:“啊哟,大闺女,你长得可真是好看,就跟那天上的仙女一样好看啊,俺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闺女呢!”

    顾长安还是不回应,对方却仿佛自来熟一般:“闺女呀,你是哪儿的人呀?俺是本地人,这一辈子都没出家门呢,这一回要不是俺的儿子受了伤,住了院,俺只怕也不敢出门呢!”

    “哎,闺女啊,这去桂省省城的火车是几点到的啊?什么时候俺们可以上车哟?”对方又问。

    受伤?桂省?

    顾长安敏感的转过头来:“大娘这是要去桂省?”

    “可不是哟?俺家儿子前两年当的兵,本来在部队里好好的,说是吃得饱喝得足,都没挨过饿,每个月还是有津贴,比在家里强多了,俺就想着,要是他能够在部队里多呆几年多好哟,谁知道突然间就跑到桂省去啦,听说是去打仗啦,还受了伤,特地给俺发电报,叫俺过去伺候他,听到消息可把俺给吓坏啦,俺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这要是坏了人可怎么办哟。”

    乡下妇女一边说一边抹泪。

    也许是都有家人受伤,让顾长安心软了一些,顾长安劝道:“大娘别担心,应该不会有事的。”

    “那就借你的吉言啦。”乡下妇女咧嘴笑了笑,忽的按住肚子:“啊哟啊哟!”

    “大娘你怎么了?”顾长安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