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4章 犯苏家者死
    “以后必须找个神医,给娘看看身体!”

    苏浩辰微微皱眉,立刻冲外面喊道:“来人,快去把夫人的药拿来!”

    梅清月摇了摇头:“辰儿,药早晨已经吃完了,不过我已经让人去买了,估计等一会儿就能买回来,你还是先扶娘回屋吧!”

    “好,娘您慢点!”

    两人回到卧房,苏浩辰就扶着母亲躺在了床上。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就见管家苏泉走了进来。

    “苏泉,药买回来了吗?”梅清月问道。

    苏泉脸色难看,咬了咬牙狠声道:“回禀夫人,刚才派出去买药的人回来了,他说……他说我们的药被抢了!”

    “什么?”苏浩辰勃然大怒:“泉叔,有没有问清楚,到底是谁敢抢我娘的药?”

    “回禀少爷,是马家的一个仆人叫马贵,据说他是专门服侍马俊才的,刚刚在外面正好碰到我们的人,那个混蛋一听说是给夫人买药,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药抢走了,而且还把我们的人打了一顿!”

    苏泉气愤难耐,他很清楚马家一直在针对苏家,却也没想到这次会这么过分,居然连夫人治病的药都抢。

    “好好好,真是好一个马家,我必定跟你们不死不休!”苏浩辰咬牙切齿,眼中的杀意几乎凝成了实质。

    梅清月见状连忙拉住他的手:“辰儿,你千万不要冲动,现在你爹还没有回来,我们不能跟马家直接冲突,否则后果难料!”

    她真怕自己儿子一时冲动,跑去找马家人算账,最后再被马家打成重伤就完了。

    看着母亲苍白的脸色,苏浩辰虽然心中杀气沸腾,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放心吧,娘,孩儿不会冲动的,这样,您先睡一会儿,我让他们再去买药就是了!”

    说着,他双手十指在梅清月头上,以特殊手法轻轻按摩,很快就让母亲睡了过去。

    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关上门,苏浩辰脸色阴沉下来:“泉叔,您派人再去买药吧,等买回来就给母亲服下!”

    “是,少爷!”苏泉犹豫了一下:“少爷,刚才夫人说的一点没错,您可千万不要冲动,老爷不在,我们绝不能跟马家冲突!”

    “呵呵,泉叔您就放心去买药吧,我不会冲动的!”苏浩辰笑了笑,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苏泉看着苏浩辰离去的背影,脸上神情变换,他总觉得自家少爷,跟往常好像不一样了……

    春花楼,是连星城里有名的温柔乡之一,马贵满脸得意的走进门,立刻有老鸨子迎了上来。

    “哎呦,是马大爷啊,您可是好久没来了,是不是把我们春花楼的姑娘忘了?”

    “哈哈哈,这话说得好像我马贵无情无义似的,最近事多顾不上,今天得空我这不就来了,老鸨子,红梅呢?”马贵咧嘴大笑。

    “看您急得,放心,红梅早就在屋里等着您了!”老鸨子满脸堆笑。

    “行了,那你去招呼别人吧,大爷我自己去找红梅,哈哈哈哈!”马贵大笑着离开。

    他的心里无比得意,不仅仅是因为要夜会美人儿,更是因为受到了少爷的赏赐。

    今天他出外办事,没想到正好遇到了苏家去给梅清月买药的人,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药给抢了回来。

    马俊才听说这件事后,对他大加赞赏,还赏了他一大笔钱,所以晚上没事,他就来春花楼了,男人嘛,有了钱当然要找美女快活快活。

    “嘿嘿,看来以后要多去抢几次药了,如果能把梅清月那个病秧子直接弄死,估计少爷就更欣赏我了!”

    马贵奸笑着走进了一处房间:“嘿嘿,小美人儿,哥哥来找你了,好久没见,有没有想哥哥啊?”

    他关上门,一脸急色的走进了里屋,却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嗯?红梅呢,怎么不在,娘的,难道老鸨子敢耍大爷?”他正怒骂着,忽然全身汗毛倒竖,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脊梁骨直接窜进了脑袋。

    他猛然转身,就见在房间的拐角,居然有一个人隐藏在灯光暗处:“什么人,给老子出来?”

    “马贵,好久不见了!”随着说话声,一个少年缓缓走出来。

    “苏浩辰,怎么是你?”马贵愣了一下,忽然满脸阴笑:“白天我才抢了你娘的药,晚上你就偷偷摸摸来找我,看来你是想给你娘报仇啊?”

    “你倒是不笨,知道我想干什么。”

    苏浩辰一步步地走过来,脸上杀机凛然:“马贵,你岁数也不小了,难道不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吗?你敢害我娘,我就要你的命!”

    “哈哈哈哈,大言不惭,老子已经是真气境四重,凭你一重的修为也想杀我,太可笑了,还是让老子杀你吧,只要把你的尸体带回去,相信少爷一定会对我大加赏赐,受死吧!”

    马贵连真气都懒得用,直接一拳就轰向了苏浩辰。

    “四重么?”苏浩辰不屑冷笑,同样一拳轰出。

    “砰!”

    一声闷响,两人的拳头对撞,居然迸发出强劲的力量,让两人同时连连后退。

    马贵骇然变色:“什么,你居然突破到三重了,这怎么可能,几天前你明明才只有一重的?”

    “问的真多,你还是先保住命再说吧!”苏浩辰冷哼一声,立刻再次蹂身而上。

    “狂妄,就算你突破三重又如何,照样不是老子的对手!”

    马贵大怒,浑身一股股真气涌动,又是一拳再次轰出:“没用的废物,今天我就杀了你,不仅仅是你,苏家所有人都会死,对了,你娘是连星城有名的美人儿,在杀掉之前,老子一定会好好伺候她,哈哈哈哈!”

    “找死!”苏浩辰眼中杀机毕露,终于调动了自己全部的肉身力量。

    “轰!”

    蓦然,两人的拳头再次对撞,只听“咔嚓”一声,马贵的手臂居然直接折断,骨头茬子都从肉里钻了出来。

    “啊……”

    马贵凄厉惨叫,满脸的惊骇欲绝:“不可能,你明明没有真气,为什么攻击力会这么强,你的肉体……你的肉体为什么会……”

    “对于一个死人来说,问这么多有什么用,你还是安心去死吧,记住,下辈子不要惹你不该惹的人!”

    苏浩辰声若寒冰欺身而上,手掌化刀砍断对方咽喉,然后毫不犹豫的,整个人直接打开窗户冲了出去。

    这时,春花楼的人听到打斗声终于冲进来,可看到的只有一具马贵的尸体……

    城主府内,马俊才一掌拍在桌子上:“什么,马贵死了?混蛋,是谁敢杀我们马家的人,太猖狂了?”

    一个手下脸色阴狠:“少爷,马贵白天抢完梅清月的药晚上就死,这也太巧合了,您说会不会是苏家人动的手?”

    “苏家?”马俊才脸色一沉:“监视苏家的人怎么说,马贵出事的时候,苏家的侍卫有没有人离开?”

    “这个……”手下犹豫道:“苏家的侍卫今晚都在家里,没有出来过,看来不是他们动的手,不过苏浩辰倒是出来过,也许是他杀的马贵?”

    马俊才一巴掌就抽了上去:“白痴啊你,马贵已经踏入真气境四重,可苏浩辰才一重,他有什么本事杀马贵,你有没有脑子?”

    “是是是,属下错了,请少爷恕罪!”手下捂着脸慌忙求饶。

    “哼,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没有人能在连星城杀我们马家的人,还不付出代价!”

    马俊才咬牙切齿:“对了,风家最近跟我们在生意上冲突不少,你们说会不会是风家人动的手?”

    “少爷英明,肯定是风家,哼,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我们马家的人,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手下义愤填膺,心中暗道:“娘的,不管是不是风家,先转移了少爷注意力再说,要不然他一会儿还得打我,哎呦,好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