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49章 马洪涛的准备
    城主府,马洪涛面无表情的坐在客厅内,静静地等待。

    半晌后,一个下人忽然走进来:“城主,大老爷已经到门口了,他说要让您亲自出去迎接他。”

    “哼,老夫已经决定不当这个城主了,没必要顾忌他,去,告诉他,就说想进来我等着,如果不想进来就给我滚!”

    马洪涛阴冷说道。

    “这、这个……是,属下这就去!”下人满头大汗,不敢怠慢立刻跑了出去。

    没过多长时间,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马洪涛,你太狂妄了,老夫始终是你的大哥,你居然敢如此怠慢我?”

    随着怒吼,就见一个老者大步流星走进来,此人跟马洪涛有七分想象,正是马洪涛的大哥马洪峰。

    “大哥,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的脾气果然还是这么暴躁。”马洪涛冷冷的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我都以为你已经忘记自己是马家的人了!”

    马洪峰气得咬牙切齿:“四弟,你应该清楚我这次来是干什么的,可是你居然敢如此怠慢我,难道就不怕我禀告家族,撤了你的城主之位?”

    “哈哈哈哈,我已经不准备当城主了,还怕你干什么?”

    “什么,你不当城主了?”

    “没错,我准备把城主的位置让你给,就看大哥有没有兴趣了?”马洪涛拿起茶杯,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淡淡道。

    马洪峰神情发愣,完全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跟自己这个四弟,争夺城主之位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以前任凭他如何花费心机,都始终没有成功过,这个四弟把城主之位,看的比命都重要。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放弃城主之位,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不成?

    马洪峰不由警惕起来:“四弟,把话说清楚了,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的确是不想当这个城主了!”

    马洪涛随意的摆了摆手:“相信在来的路上,你已经把连星城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俊才和连云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实话告诉你,现在我心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情,报仇!”

    “你想杀苏家的人?”马洪峰问道。

    “不错,只要你答应跟我联手,在城主争夺战的时候杀了苏家的人,最重要的是杀了那个苏浩辰,我就把城主之位双手奉上,如何?”

    马洪涛咬牙切齿,眼中散发着彻骨的仇恨。

    马洪峰微微皱眉:“跟你联手当然没有问题,俊才和连云也是我的亲人,给他们报仇理所应当,但问题是苏浩辰会参加争夺战吗,他毕竟年纪还小,如果不参加,想在外面杀他可是会惹大麻烦的?”

    “年纪小却不代表实力弱,说实话,虽然我恨不得把他剥皮剔骨,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修炼天赋极高,等到城主争夺战的时候,他完全有资格参加。”

    马洪涛说着冷哼一声:“更何况,就算他不参加,我也有办法逼他参加,现在就看你答不答应了。”

    马洪峰点头:“我当然答应,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这次不仅要杀苏家的人,风家也不能放过,毕竟他们跟我们马家冲突不少,我可不想以后接任了城主之后,留下一堆麻烦。”

    “没问题,反正我本来也是准备要灭风家的。”

    马洪涛目光阴森:“对了,这两天你先住下,等过两天就找个借口离开,然后再悄悄潜回连星城,等争夺战开始的时候再出来。”

    “怎么,你是想让我暂时隐藏,麻痹苏家和风家吗?”

    “没错,如果让他们知道你跟我联手,肯定会严加防范,我可不想让他们准备的太充分。”

    “这样也好,嘿嘿,等到战斗开始的时候我再出来,肯定能给他们一个大惊喜!”马洪峰笑得很阴险……

    苏家,后花园,苏浩辰正在修炼拳法。

    皇极惊世拳的第三招叫做江河断,意为一拳打出,可以让江河断流,这一招并不是纯粹的攻击性招数,而更像是防御招数。

    江河断最关键一点,就在于一个“断”字。

    这招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无论对手的攻击从哪个方向来,以什么方式攻击,都可以在半途截断,而不让其伤到自己,可以说是相当实用。

    在修炼完第三招之后,苏浩辰没有停歇,而是继续修炼起了第四招——山岳动。

    这两招其实有些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它们同样可以面对,来自不同方向的敌人,但其不同之处就在于,前者注重的是防御,而后者注重的却是攻击。

    山岳动,注重的是一个“力”,这招一旦发动,自身就可以迸发出无穷巨力,主动攻击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可以说是一招群攻武技。

    时间缓缓流逝,用了五天的时间,苏浩辰终于把两招武技修炼纯熟。

    如此一来,皇极惊世拳的威力也进一步提升,达到了星级极品的程度,而苏浩辰的战斗力,也因此再次攀升。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停止修炼,而是准备继续提升修为,争取尽早踏入真武境三重的级别。

    “这两天修炼,丹药消耗的差不多了,必须再去库房拿一些才行!”他想到这里,就离开后花园,向着库房走去。

    刚刚来到库房,苏浩辰正准备开门进去,却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嗯?奇怪,库房明明锁着,可是为什么里面却有声音,难道是进贼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我苏家偷东西,倒要看看是从哪来的小贼?”

    他心中冷哼,悄无声息的打开门锁,然后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

    就见在库房本来平滑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打出了一个地洞,而此时在地洞的旁边,一只圆滚滚的小黄狗,正抱着几个丹药瓶子,准备扔进洞里。

    “球球?”

    苏浩辰面色古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小贼”居然是这个家伙?

    两人愣愣的对视,都在为对方的突然出现感到意外。

    片刻后,球球小爪子忽然一松,几个丹药瓶子顿时滚落在地:“当啷啷啷……”

    然后小家伙神色大窘,干巴巴的道:“这个……我可以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